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外出公干幾個月,皇宮里的景物在岩石眼中改變不少,特別是接見外國使節的小花廳改變更大,還好警戒人員全是老部下,在柯恩陛下換衣服的空擋里,岩石就抽空了解到近段時間的警備情況,黛納也去拿了這段時間的通報文件念給岩石聽。到這時岩石才知道,在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里,帝國已經連續兩次對魔屬威爾斯帝國用兵,戰果不菲。 但是很奇怪,帝國對魔屬用兵是絕密,雖然岩石和黛納都一清二楚,但這種事情在以前的通報文件里是不會出現的,皇帝陛下這樣做,難道是要大張棋鼓的干了嗎?不過,岩石也不會在這種事情上傷腦筋,因為他的職責是確保皇帝的安全,密切關注任何接近皇帝的人,才是他最重要的使命,所有靠近柯恩陛下的人,無分貴賤,先被他用目光檢查。 “今天陪陛下會見使者的有總參謀官、軍部的一名將軍、靠近波塔帝國三個行省的內政官員。波塔帝國那邊來的一位親王、塞維克·蘭度伯爵,還有另一位中年將領。”岩石做在會見場地里,看著手里的文件,輕聲對黛納說:“幾乎都是武將,座位安排一定要注意。等下我站在陛下左後側,陛下右後側安排一名身手好的侍衛,內侍長站在客人身後,茶點幾案放在這里、這里還有這里,陛下身後要保持暢通。” 這隊組合是很優秀的,無論桌椅的擺放還是座位的安排,岩石注意的只是安全,但任憑他提出多怪異的安排,黛納都能把細節布置做得既優雅又天衣無縫。兩人指揮著內侍們做好一切,然後才叫人去請波塔使者。在這些人進場的時候,岩石自己最後查看了一次會場,覺得萬無一失,才發出請陛下進入的信號。 “……這個月的畢業儀式陛下一定要參加才可以呀!陛下是帝國皇帝,學子們數年苦讀,不久就要下派,都希望能見陛下一面。”一如既往,最先傳到岩石耳朵里的是苦命的書記官的聲音,他跟在柯恩身邊,苦口婆心的勸說著,“上次陛下沒去,那些學子還一直遺憾…… “遺憾?朕見了他們才回覺得遺憾,一群什麼都不懂的蠢材,自以為在皇家學院待了幾天就目中無人了,更可恨的是,朕還要誇他們有志上進。”一身華服的柯恩陛下順著專用通道走來,一臉無所謂的神情,語氣卻是很不爽,“你們不累,朕累,回家告訴你老頭,朕不去。” “陛下還是去見見吧!要不然父親大人還得進宮來。”書記官一臉的悲戚,“上次的典禮陛下沒去,但父親大人事後卻知道陛下是在烤肉,結果我回家就被罰跪……說我不懂為臣之道,說我不懂勸解陛下勤政,說我……” “好了好了,朕明天就給你一套離皇宮不遠的房子。”柯恩停下腳步,看了書記官一眼,“你搬出來住好了,不用再擔心被你老頭折磨,朕召見你時,你也能來得快點。” “陛下,書記官一向本分努力,賞賜住宅也是應該的。”總參謀官這時笑著說:“但是陛下,就算書記官搬出來住了,他也還是羅倫佐院長的兒子啊!院長大人要教訓他,他哪逃得掉?” 柯恩考慮了一下,再哼了一聲,讓大家都知道他現在是很不爽,“知道了,都別說了,就是要朕去參加典禮嗎?好哇!朕就走,一個人玩是玩,一群人玩也是玩,那就大家玩吧……我的波塔親王,這幾天在聖都過得怎麼樣?還習慣嗎?塞維克·蘭度伯爵有沒有帶你去玩?” 一看柯恩進入房間,波塔使者們立即站起來見禮,柯恩大度的擺擺手,讓他們坐下。 這次波塔帝國派使者來斯比亞,是為了商量一件對兩國都極為重要的事,所以這位波塔親王可不是柯恩在里瓦求婚時遇到的草包,而是在幾十年前幫助波塔皇帝奪得皇位的人,也是波塔的親哥哥——亞南親王。這家伙來了好幾天,舉止言談溫而不火,比其他波塔親王還難以對付。柯恩得到的資料里評價這位親王有三個特點:狠辣、周密、謀而後動。在他面前,身為副使的塞維克·蘭度謹言慎行,更別說要油滑了,基本上是屬于不敢大口出氣。 “本王已經過了愛網的年紀,倒是讓柯恩陛下記掛了。”亞南親王微微一笑,像個和藹長者,“陪著我這個清心寡欲的老貴族,塞維克伯爵這幾天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啊!” 聽到亞南親王這樣說,塞維克·蘭度連忙站起來裝愣頭青,打著哈哈蒙混過關。 “是嗎?塞維克伯爵受苦了?那麼好吧!朕給親王陛下和塞維克伯爵安排一次皇家舞會,讓大家都看看,斯比亞帝國與波塔帝國相處得有多融洽。”對于這位亞南親王,柯恩是采用欲擒故縱的手段,反正這也不是斯比亞著急的事情,“亞南親王,朕的舞會比較特別,閣下得自帶舞伴。朕斯比亞的美女看久了,還真想看看波塔的美女是怎麼個漂亮法。” “謝謝陛下的盛情,本王一定帶著舞伴參加。至于這個波塔美女嘛!只要陛下一句話,要多少就有多少,想怎麼看就怎麼看。說笑了,說笑了。”亞南親王躬了躬身子,坦然接受了柯恩的邀請,“只是,小王前兩天的那個小提議,陛下是否考慮過了?結論如何?” “說句真話,亞南親王,你前幾天的那個提議讓朕很為難啊!所以這件事情朕還沒有跟幾位親王商量,大臣們更是不知道。”看對方說到正事,柯恩才收氣笑容,身子也靠上了椅背,“組成聯軍去攻擊魔屬帝國,這種事情破先例、違協議是一定的,後果可大可小。” 亞南親王微笑著問:“本王不明白,不知道陛下所指的‘可大可小’是什麼意思?” “這不複雜,我斯比亞帝國攻擊魔屬,那是因為朕一個人的仇恨,不打那些雜碎,朕坐立不安;不打那些雜碎,朕心里不爽。這種級別的戰斗在外人看來是小摩擦、小場面而已,神殿下會找我麻煩,神族知道了也只是大度一笑。”柯恩的手指輕輕敲擊著座椅手柄,慢條斯理的回答,“但是波塔帝國一加入戰爭,這事情的性質就變了,魔屬那邊就會說我們結伙犯案,不講規矩,要是他們也組個聯軍殺過來,我們的麻煩可就大了。” “陛下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坦白說,本王接到本國皇帝的這個命令是,也是有些意外!”亞南親王並不因為柯恩的回答而氣餒,因為他知道柯恩不過是在找理由推脫,“但請陛下考慮,僅僅斯比亞帝國進攻,陛下的仇恨什麼時候才能發泄完呢?怎麼說這也是戰爭,拖久了對誰都不好。再請陛下考慮,就算一直都是陛下一國進攻,魔屬聯盟難道就不能組成聯軍反擊了嗎?這時候如果有波塔加入,無論是攻是守,陛下都擁有了更加廣闊的空間。” “聽亞南親王這樣說,波塔帝國是一定要加入了?柯恩呵呵一笑,”凡是戰爭都得有個理由,波塔帝國為什麼突然對攻擊魔屬聯盟這麼熱心呢?難不成是因為兵太多、將太閑?“”波塔帝國還沒有那麼自大,再說神屬聯盟帝國攻打魔屬,這還需要什麼理由嗎?我們當然是為信仰而站。“說到這里,亞南親王放低了聲音,別有深意的說:”相信柯恩陛下也了解一些波塔帝國的現狀,本國……與貴國的情況有些類似,我國皇帝寫給陛下的信里也應該有說明,所以這方面還請陛下多體諒。 “看了貴國皇帝的信,朕多少了解一點,無論哪個帝國的皇帝都不好當啊!”柯恩歎口氣,深有感觸的回答,“既然這計劃是有貴國提出,朕想聽聽細節,之後朕才能跟各位親王大臣商量。” “誰不知道柯恩陛下是少年英才,本身就是軍伍起家,這計劃可不可行,陛下自然一眼看出。”亞南親王招了招手,讓身後的將軍上前解釋計劃,“本王出發的時候,軍隊已經開始動員,本國皇帝對這件事情是寄予厚望,而且希望兩國的好關系一直保持下去。前段時間有地方官准備上書彈劾貴國外派公干的貴族,被本國皇帝叫去罵了一通……因為本國皇帝知道,那些個貴族將領都是陛下您的心腹愛將嘛!波塔的這點苦心,還望陛下明白……” 聽到柯恩和親王談到外派官員,岩石心里有點不自然,但半獸人的表情變化不明顯,在接過波塔將軍的計劃書並分發給在座各位的時候,誰也沒看出來。 “親王說笑了,其實讓那些個混蛋受點教訓也好,省得朕再教訓他們一次。不過朕還是得領貴國皇帝的這個人情!親王回去時,請轉達楨的問候。”說起那些外派官員,柯恩也禁不住的搖頭,伸手接過岩石帝國來的計劃書,“將軍,你可以開始解釋了。” “是的,陛下,本國的計劃如下。”波塔將軍很懂規矩,就站在原地解釋,“本國出兵的數量僅是貴國的一半,進攻路線也不與貴國軍隊的路線重疊,指揮上更不會交叉。那麼從戰爭局面來看,波塔軍隊和斯比亞軍隊沒什麼聯系,這就從根本上杜絕了聯軍這個說法,免得授人口實。” 但兩國軍隊實際上就是聯軍。“柯恩看著手里的計劃書,那麼這個聯軍體現在哪里?” “回陛下的話,這體現在戰略之上,用兩只拳頭打人,怎麼也比用一只拳頭更加靈活有效。”將軍沉聲回答,“前情報共享,戰時互相策應,戰後利益均沾。神魔大戰結束不久,魔屬聯軍不過是個空殼,他們不可能跨越神魔分界線來報複,就算他們能做到這一點而緊急啟動戰爭機制,但臨時拼湊起來的軍隊也比不上已經配合熟練的我們。” “聽起來倒是很有誘惑力,可還有一點。”柯恩不置可否的問:“斯比亞軍隊自己打過去,得到的是一份好處,現在要背上這麼沉重的一個名聲打過去,還只是得到一份的好處。這就好比是做生意,成本上去了,錢沒多賺一點,那朕這是何苦?” “呵呵,陛下說得是,可本王又想了想,難道斯比亞帝國真的就一點好處也沒有嗎?”亞南親王笑了笑,“至于說到沉重的名聲,陛下,我們這事情就不簽協議了。本王建議在兩國各自的邊境建立在兩國的邊境修建一座金庫,都放入一定數量的金幣,交由對方軍隊看守。如果有哪一國不守信用,那些錢就當是賠償好了……當然,作為提議的一方,我們有義務多放些。” “親王閣下,好好的干嘛說到錢呢?難道在親王的眼睛里,朕就是一個喜歡錢的皇帝嗎?”柯恩打斷了亞南親王的話,笑咪咪的說:“天色不早,亞南親王回驛站休息吧!至于這件事情,朕稍後自會跟親王大臣們商量,無論是不是答應,這幾天就會有最後的決定。” “有陛下這句話,本王就很滿意了,陛下放心,本王知道陛下不喜歡有人收買大臣,所以本王絕不做這類事情。”亞南親王站起來,笑呵呵的行禮,“外面有本王送給陛下的禮物,希望陛下喜歡,本王告辭。” “看看,親王又何必這麼多禮呢?真是太客氣了,不過先說好,朕可不會回贈啊……”柯恩站起來,嘴里打著哈哈,目送著亞南親王出了門。 書記官和內侍長替柯恩送客到外門,轉回身時,一起被柯恩陛下的目光嚇了一跳——那時極為尖銳的目光,跟先前接見相比,擁有這樣目光的柯恩陛下,簡直就是另外一個人。 “波”的一聲輕響,柯恩把計劃書彈到了半空中,那幾頁淡藍色的紙張立即就燃燒起來,旋轉著落地之後,計劃書已經變成了一團灰燼。 看著地毯上那片黑灰,眼神逐漸恢複正常的柯恩突然發問:“我的總參謀官,你怎麼看這件事?” “回陛下。”卡羅斯輕聲說:“可行、有好處、有危險。” “當然可行。”柯恩走上兩步,看著剛才亞南親王坐過的椅子,“好處幾成?危險幾成?” “好處七成,危險三成。”卡羅斯想一下,“如果我們做得好,危險可以減到兩成。” “我的總參謀官,你進步不小啊!”柯恩笑笑,轉頭看著岩石,“你也是個將軍,說說看。” “回陛下,我不懂。”岩石一個立正,大聲回答,“一個我倒敵人需要出三拳的話,兩個我打倒一個敵人,一人只需要出一拳。” “行啊!你岩石出去一次也算是有進步,會做算術了。”柯恩沒什麼其他表示,“這件事情就這樣了,先要保密。岩石,把這個什麼狗屁親王坐過的椅子給我拿去燒了,什麼東西,敢跑到我跟前倚老賣老。” “可是陛下,你過幾天不是要回答他嗎?” “你也聽到我說過幾天了。”柯恩嘿嘿一笑,徑直走了出去,“這是大事,不用急,先吊吊這老不死的胃口再說。” 總參謀官和書記官對看一眼,兩人都不明白柯恩陛下心里的真實想法。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