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離開小花廳之後,柯恩東一個藉口,西一個藉口,甩了跟在身後的一大串人,然後從新建的密道溜出宮外,准備乘著自己專用馬車出聖都,但當柯恩打開車門的時候,卻發現一個人正端坐在里面等著他--就是在任何時候,柯恩都甩不掉的人(龍),白影小姐。 “每次偷溜出來的藉口都差不多,我聽說閣下也是個聰明人,為什麼不想個有意思的理由呢?”白影輕輕官上車門,側身從座椅拿起一套衣服。“看看吧!你還穿著上次偷溜時的衣服,換一套。” “這樣看來,我下次是得想一個新藉口了。”柯恩笑笑,起身走到屏風後。“我有時候也在想啊!有白影跟在我身邊,不知道是一件好是呢!還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那就退我回去,我早就再等著這一天。”白影依舊是不喜不怒的表情,三兩下脫掉柯恩的外衣。“你手上的傷口很平常,為什麼還在…。我幫你治療一下好了。” “別動啊!這傷口是我特別留下來的,要在四位皇妃面前保留這個傷口,你都不知道有多難。”柯恩套上普通貴族日常所穿的便服。“你也不用問,我解釋給你聽好了,原因很簡單,這傷口可以用來博取同情,因為最近我干了好幾件讓人氣歪鼻子的事情,比如讓帝國增加了不少人口……皇妃們正謀劃著找我算帳,但現在我因公負傷,她們必須要對我好一點。” “你要知道,這不算坦白。”白影為柯恩系上腰帶,外帶白他一眼,“這叫臉皮厚。” “我說龍小姐白影,你現在是我的女仆好不好?身為女仆,哪怕只是暫時的,被我騙來的,你也不能這樣評價你的主人。”被白影修理,柯恩也不生氣,反而笑嘻嘻的說:“自從上次回國開始,你好像變得比較凶了哦,難道你開始長大了?龍族的成年期是幾歲啊?” 白影知道這位皇帝是在皇宮里面悶久了找樂子,所以也就安靜著坐著不回答,任憑柯恩開始猜測,當他猜到三千多歲的時候,馬車在聖都郊外的一棟別墅錢停了下來,車門一打開,前一刻還油腔滑調的柯恩就變了樣子,從頭到腳,哪一部分都屬于一個十足的冷面貴族。 帶著白影進入別墅,柯恩徑直來到頂樓,這時的寬大廳房里,正站著一個穿黑色罩衣的南子,看到柯恩近來就要行李,被柯恩制止,“很久沒看到你了,天照,有點懷念呢!”柯恩坐下,指指身邊的座位,“我也不是沒有考慮過,你一個人常年在外面奔波,身邊沒有人照顧會寂寞,但現在還不能讓你回來,等忙完了這次的事情,你就可以回聖都,你的官邸,職務,還有新的身分都已經安排好了。” “我的新身分和名字?”天照問,“少爺,我不是很急…。。” “不是急,是有必要,總不能老讓你飄在外面,你現在的身分是帝國一等伯爵,軍隊出身,名字叫班尼森,早在一年前,我就派了人專門扮演這個角色,現在嘛!甚至在別國的情報名冊都有這個人。”柯恩笑笑,“班尼森伯爵,現在有一件事是最緊急的,你要放下手里的其他任務,立即去波塔帝國,在最短的時間里展開情報工作,那邊最近可能有是發生,我需要這些情報。” “是的,少爺。”班尼森接過柯恩地來的冊子,點頭回答,“對面的情報,會由專人送來。” “現在才打了三場,還有四場,等著這一系列的戰爭打下來,對面也應該油盡燈枯了。”柯恩想了想,“英雄計劃很重要,你人雖然來聖都了,但計劃的每一步都要落到實處。” “是的,少爺。”班尼森上前兩步,“接下來的具體安排是這樣……” 香雪提著小籃子,從別墅外的小道上走來,才進院門,就看到銀月湖子爵的馬車停在院子里,回廊邊還有一隊從未見過的武士安靜地坐著,雖然這些武士的打扮很普通,但香雪卻從他們的目光里感受到幾絲陰暗和殘酷,香雪來到這里已經好幾個月,再加上它是個聰明的女孩子,知道是子爵大人來了,而且在會見客人,于是就站在主樓外面,靜靜的等待著。 兩個鍾頭之後,子爵大人的貼身侍衛才把里面的客人送出來,那是一位黑衣男子,臉型消瘦,有著極為尖銳的目光,看著這位客人帶手下消失在門外,香雪不禁滿心的疑惑,因為他已經熟悉了帝國所有的貴族和官員系統,但子爵大人的這位客人卻不屬于任何一方--子爵大人,他不會是想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吧? 忐忑不安的進了樓,香雪才發現子爵大人已經到了二樓,正站在自己房間的落地窗旁,目光看著小圓桌上的一對布偶…。。就是第一天到聖都時陌生男子送的那對布偶,香雪心里一驚,小心翼翼的走上去行禮。 “一個月沒見,你變的更加漂亮了。”銀月胡子爵轉過頭來,臉上帶著細微的笑容,淡淡的問,“這對布偶倒是有趣,本少爺常在市面上游逛也沒看到過,你是從哪里買回來的?” 一聽子爵的問話,香雪的心跳就驟然加速,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知道自己的身體和生命都是屬于銀月湖子爵,如果說這是另一個年輕男子送給自己的,那就是在自找死路;如果撒謊說是自己買來的,謊言一但被揭穿,等著自己的也是死罪…。。自己怎麼會這麼糊塗,讓子爵大人看到了這對木偶呢?太大意了,要知道,貴族的忌妒心和疑心都是最重的阿! “樣子和顏色都不錯,但針線卻不怎麼好,這應該不是你自己做的。”銀月湖子爵雙手套上布偶,在旁邊的躺椅坐下,“怎麼不說話?” “回少爺,這對布偶……”緊迫的時間容不得香雪多想,她只來得及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後果,“那是香雪跟少爺第一天來聖都,在皇家聚會樓參加坊間聚會時,一位走錯包廂的貴族送給香雪的,如果少爺不喜歡,香雪這就去丟掉。” “好好的東西,又沒有破,干麻要丟掉啊!”銀月湖子爵似乎一點都不在乎這件事,把布偶遞過來,“不過,自己喜歡的東西,就要放在顯眼處好好保存哦,沾上灰塵就不漂亮了。” “謝謝少爺提醒。”香雪接過布偶,按子爵的意思放到壁爐上,卻已嚇出了一身的冷汗,正在想要用什麼話來引開子爵注意力的時候,一名侍衛跑到了門口, “報告長官!”侍衛說:“外面來了一輛馬車,十名武士,被我們截住之後,上面的人說自己是波塔使者塞維克、蘭度伯爵,要求面見您,這是他的名片。” “奇怪,塞維克、蘭度怎麼會找到這里來?這家伙也太神通廣大了吧!”接過名片,科恩有點奇怪,“查清楚了沒有,他來的時候有沒有遇到上一批客人?” “從他們離開商路開始,外面的衛兵就開始監視了,並沒有發現其他人,上一批客人是從另一條路離開的,雙方並沒有遇到。” “那就去告訴他,本少爺在沐浴,讓他在樓下大廳里等一會。”科恩把名片隨手一丟,轉過頭問香雪,“這段時間,公克學得怎麼樣?” “一切順利。”香雪低垂著頭回答:“少爺要香雪學習的東西,香雪都記住了。” “那就好。”科恩微微一笑,看看香雪身上穿的女仆服裝,“要見客人了,去打扮一下。” 一刻鍾之後,塞維克、蘭度被侍衛帶到二樓,進入一個裝潢富麗的房間,銀月湖子爵穿著浴衣,肩膀上披著一件淡藍色的長袍,七成干的金發梳理的很整齊,正斜靠在躺椅上看書,從旁邊那扇半掩的房門里彌漫過來一絲溫熱的水氣,幾聲嬌媚的女子嘻笑聲,在銀月湖子爵身後,一名絕色美女正從水晶杯中倒出紅酒,十指纖細,神情專注,從正門進來的塞維克、蘭度只能看到她的側影,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已被其高貴的氣質打動, “塞維克、蘭度伯爵,波塔帝國副使。”科恩抬眼瞟了對方一眼,目光又重新回到了書上,既不起身,也不問安,“到別人家來,兩只眼睛緊盯著女士看,這是哪一國的禮節啊?” “這實在怪不得我,這只能怪銀月湖子爵家的女士太有魅力了,如此有魅力的女士,不多看簡直是虧待自己啊!”塞維克、蘭度笑著回答,“說到這個禮節,子爵大人,我怎麼也算是個客人,就算我們一共只見了三次面,談不到十句話,閣下也該讓我坐下,給杯紅酒喝吧?” “本子爵可沒酒給閣下喝,想坐?閣下得自己找地方,身為使者的你明明就知道,陛下目前不希望我們這些大臣跟波塔使者走得太近,你今天還跑來陷害我。”科恩冷哼了一聲,放下了手里的書。“日後皇帝陛下問起,本子爵也好用這個藉口回答--臣沒私下跟波塔帝國的使者來往啊!塞維克、蘭度伯爵是不請自來的,臣沒請他坐,也沒給他酒喝。” “閣下說得太嚴重了,科恩陛下不想看到的,只是內臣跟外國使者串通一氣,給帝國造成損害這種事情,而本人今天來是為斯比亞帝國好啊!科恩陛下就算知道了,想必也不會責怪閣下。”塞維克伯爵嘻笑著,真的是自己走到另一張躺椅上坐下。“這真是個好地方,風景秀麗,人更出眾,銀月湖子爵真是一個懂得享受生活的人,本人很羨慕啊!” “這地方這麼偏僻,居然也能被你找到,這說明聖都周圍快沒有安靜的地方了,你再這樣不著邊際的說話,我真把你丟出去。”科恩冷著臉做個手勢,讓香雪給對方倒酒。“對了,閣下是堂堂的伯爵啊!怎麼會想到來看我這個小小的子爵呢?我是一沒種,二沒錢啊!” “子爵大人說笑了,沒錢沒權難道就不是重要人物了嗎?難道住在這聖都郊區,就能掩蓋閣下在里瓦帝國求婚儀式上顯露出來的顯眼鋒芒了嗎?我國親王在求婚儀式上敗給閣下之後,可是郁悶得很啦!”塞維克伯爵接住香雪送過去的杯子,目光禁不住的在香雪身上流連,嘴里說:“多謝美女姐姐,這杯美酒如此難得,讓我怎麼舍得喝啊!” “閣下請自重。”香雪微笑著,手腕巧妙地一翻,躲過了塞維克伯爵順杯而上的手指,走回科恩身邊站著, 塞維克伯爵悻悻然的把酒杯放下,又對科恩說:“既然科恩陛下能把這麼重大的一件是交給閣下去辦,閣下有怎麼可能不是重要人物呢?連敗六國求婚使,這是一班人能做到的嗎…。。啊!這位想必就是香雪姐姐了,我居然現在才想到,真是笨啊!” “你的贊揚話說完了嗎?”科恩回答。“如果沒什麼事,我可叫送客了。” “子爵大人不要急嘛!我來當然有事啊!”塞維克看看香雪,“不過,在這里談合適嗎?” “沒什麼不合適的。”科恩淡淡的回答。“請講。” “子爵大人是斯比亞帝國的重臣,當然知道雅南親王為什麼萊斯比亞,如果不知道,我這里有點東西,您可以先看看。”說到這里,塞維克伯爵拿出一張信簽交給香雪。“雅南親王何本人已經在日前向科恩陛下陳述了這個計劃的好處,但很顯然,科恩陛下還在考慮之中,我們不是急著要答案,而是這時局緊迫,實在是等不及了,晚一天,好處就少一分啊!” 看著香雪把信箋送到銀月湖子爵手上,塞維克伯爵的心跳不覺的加速,他明白,自己跟這位身分神秘的子爵不過就是數面之緣,也並不了解對方的喜好,目前只知道這位子爵在斯比亞帝國的地位相當高,而且專長于內政,他會用什麼樣的態度對待自己還是個未知數,但自己這次的使命非常重要,就算是冒險也要試一試…。今天下午,苦命的塞維克已經分別跑去幾位斯比亞大臣家里拉關系,送出的禮物有一馬車,效果卻並不是很好。 “波塔帝國的想像力真是豐富啊!居然能提出這種建議,如果不小心傳出去,不知道會嚇死多少人?”科恩裝模作樣的看著信箋,還假戲真做的微微改變了臉色。“怎樣?貴國還嫌不夠熱鬧?還要加進來打?打仗,打仗,打仗…。這仗打到什麼時候算個完?” 塞維克伯爵心里一喜,聰明的他已經從子爵的話里推斷出兩點:第一,在這件事情上,這位子爵的確有發言權,而且很了解斯比亞攻擊摩屬的計劃。第二,這位子爵大人並不討厭自己或者對自己有戒心,不然他怎麼會在話里發牢騷? “跟子爵大人說句實話好了,波塔帝國做出這個決定也是經曆過內心掙紮的,帝國內幾派也爭吵得非常厲害,波塔要求加入,其中最根本的原因是為了現任太子。”塞維克伯爵歎了口氣,苦著臉說:“太子幾年前就已經成年,可到現在還沒有軍功,因為先前受到排擠,神摩大戰期間連劍柄都沒摸到,原本還想,科恩陛下是正統接任帝位,後又親自討伐叛軍,深切體會過受排擠的痛苦,必定能答應這件事…。。可沒想到,科恩陛下還說要考慮……” “陛下說要考慮,那就一定有考慮的必要,我們這些做大臣的又能怎麼樣呢?”科恩心里雖覺好笑,但除了冷淡,臉上還是沒有別的表情。“我說依據,這又不是什麼火燒眉毛的急事,亞南親王又何必這麼心急,讓陛下慢慢考慮吧!” “沒時間了啊!這都是貴國第幾次攻擊了?”塞維克伯爵慘叫一聲,雙手蒙住了臉。“六萬波塔精銳已經聚集在國界上,多等一天,就得多消耗一天的糧餉,多等一個鍾頭,魔屬那邊的防守就會做得更徹底…。在拖,誰知道科恩陛下還要不要再打一次?” 塞維克的確很聰明,看起來這句話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但無論科恩回答他話里的哪一個問題,甚至是一個神情的細微變化,都會在一定程度上泄漏機密,在這種關鍵時刻,塞維克多掌握一點資料,就多一分成功的可能。 “閣下也別在我這裝可憐了,要裝,就去科恩壁下面前裝吧!”科恩不動聲色的把信箋交回給塞維克,沒有給他任何機會。“現在的我,就是一個賦閑在家,等候科恩陛下召見的小小子爵而已,連陛下的面都見不到,我又能為你做什麼呢?” “子爵大人又拿我開心,聖都城里的人哪個不知道您的身分啊?”塞維克並不氣餒,反而嘻皮笑臉的回答。“參加坊間聚會您坐二樓包廂,參加皇家舞會您跟皇妃跳舞,親王們見了您都笑,小公主見了您要抱,總參謀長拍您肩膀,大法官挎您骼膊……您這樣都還不重要,您這樣都還看不了科恩陛下,我立馬就把眼珠子摳出來!” 塞維克這麼一說,就輪到銀月湖子爵苦笑了,科恩一邊搖著頭,一邊在心里大呼後悔,平時在假裝銀月湖子爵的時候,實在不應該那麼招搖的。 “這是我國陛下和太子送給子爵的禮物,這是親王和我送給子爵的禮物。”塞維克一看科恩的神態就知道有戲,立即遞過另幾張單子。“別的不求,就請閣下在議事的時候,把兩國聯軍的好處陳述一變就可以了,就是閣下您不把伯爵放在眼里,也請看在大家曾一起逛過風月樓,爭搶過第一紅牌的面子上幫幫忙吧……那次爭搶,其實是我讓閣下來著……” “去青樓的時候遇到你,那件事是你故意的吧?”科恩被塞維克逗笑了。“似乎我不答應幫忙,閣下就會把這些事情寫在紙上貼出去?” “這次是真的沒辦法才趕來麻煩閣下,只要閣下幫忙,無論事情結果如何,波塔帝國會銘記在心的,太子更會感謝閣下。”塞維克做貴族不是一天兩天,當然明白與身分如此高貴的大臣談事情只能點到即止,當下也不糾纏,而是玩笑著說:“嘿嘿,閣下如果忍心不答應我,我可真干……就算被大法官抓去打板子,我也得把您的風流手段給貼出去。” “那都是以後的事情了…。。讓我想想。”科恩笑了笑,“來人,送客。” 送走了這個令人感到突兀的訪客,科恩陷入沉思之中:在兩個月前,科恩就決定把銀月湖子爵的身分做得豐富一些,不但認識塞維克、蘭度和另外一些外國使者,還用這個身分參加了一系列的帝國貴族活動,科恩的本意是想從另外一個角度觀察帝國的現況,而且也不用天天以皇帝的身分悶在宮里,可沒想到,子爵這個身分還會成為別人拉攏的目標,不過,看塞維克、蘭度的做法,他們的確很著急啊!這樣看來,其他大臣也應該收到了大筆的賀禮了吧? “少爺。”科恩正在想事情,突然聽到正為他換衣服的香雪低聲叫了一聲。“你的胳膊流血了。” “慌什麼?”科恩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繃帶松了,重新包一下就好。” 香雪急忙去外面拿來藥箱,仔細給科恩清理傷口,重新包紮,科恩看著香雪忙這忙那,不由想到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情景,輕聲問:“香雪,重新做個高貴小姐怎麼樣?” “少爺……”香雪看著科恩,心里那種畏懼感又重新襲來。“香雪聽少爺安排。” “那好。”科恩呵呵一笑。“既然這里已經有了訪客,那麼在以後的日子里,其他訪客也會跟著來,當我不在的時候,你就替我應付他們好了。” “是的,少爺。”香雪答應著,包紮完科恩的胳膊。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