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隔天上午,科恩筆下詔令十來位文臣、三十多位將軍進皇宮舉行“秘密會議”。這幾十號人都算得上是皇帝的心腹,在皇家議事樓皇帝陛下的辦公室里,大家有吃有喝得跟科恩陛下閑話家常,當然更多的時候是在談論帝國的政務軍務,但隨便哪一件事都跟聯軍沒有關系……快中午的時候,科恩陛下授意的官員帶著一份參加會議官員的名單跑去波塔使者那里,花了一頓飯的時間帶回大筆賄賂,在場的官員將領每人一份——除了皇帝本人。 這讓科恩陛下非常不爽,于是又有人跑去波塔使者那里報告,波塔親王無奈,只有再補送皇帝本人一份厚禮。就算這樣,也是到晚飯的時候,斯比亞帝國才“正式決定”答應波塔帝國的聯軍要求。波塔使者送的賄賂,各位大臣將領當然是看也不看的交給皇帝,不過這次科恩陛下非常大方,擺擺手,原封不動的還給眾人,就連自己的那份也平分給大家。 但在聯軍的一些細節問題上,科恩陛下卻做了些改動,第一是要求波塔帝國留下塞維克·蘭度作為常駐使者,以便日常事情聯絡,特別允許他在聖都修建府邸,斯比亞視這座府邸為波塔領土,斯比亞也會以同等條件向波塔派駐使者。 第二不要波塔帝國在邊界修建倉庫錢,波塔皇帝只要派一位公主、一位皇子來聖都“玩些日子”就可以了。至于斯比亞嘛…… “到目前為止,斯比亞帝國還沒有王子,什麼?琴倫小公主?”在談論細節的時候,偉大的科恩陛下是這樣回答,“親愛的亞南親王,你確定現己現在是清醒的嗎?誰都知道琴倫小公主是朕的心頭肉,親王居然讓朕割下心頭肉?這個要求太過分了吧?朕知道你想說王子,公主也是貴國皇帝的心頭肉,可是貴國皇帝的心頭肉們會常常大家呢……還是放遠點好哇!” 亞南親王磨破了嘴皮子,無奈科恩陛下吃定了波塔,親王有求于人不得不低頭。就這樣,斯比亞帝國與波塔帝國的第一個非平等協議正式達成了,科恩陛下隨後把一份作戰計劃交給亞南親王帶回,隨親王而來的將軍把波塔帝國的進攻計劃講明,雙方將領又花了一頓飯的功夫完成了進攻事件、進攻路線、特殊情況應對方法的交流,從而徹底結束了這次談判。 但令科恩驚訝的卻是在後面,當一切事情完成,送亞南親王出門之後,他只來得及喝下一杯酒,就有一位神秘人物來到皇宮大門外,給柯恩帶來了一張箋,因為來人有皇帝送出的憑證,門口的侍衛不敢怠慢,趕緊送到後宮。科恩看完信箋,當著各位皇妃長歎了一口氣。 “不是夫君我不原意陪你們對過這美好的夜晚,而是有人從中作梗啊!對方約我立即見面。否則後果嚴重哦。”科恩把信箋交給迷惑的皇妃們,“自從上次見面,我就想再會會這兩位,沒想到她們今天主動送上門來。好吧白影,我們去更衣." "不帶費雷奧將軍一起去嗎?“菲琳皇妃看看信箋,”不知對方的目的,還是小心點好." “有白影陪著我,烏鴉那家伙就不帶了,以免有人趁機混進皇宮搗亂。”科恩呵呵一笑,“放心好了,你們的夫君還沒有那麼嬌氣,大家早點休息,不用等我了。” 親自交代了皇宮的防衛,變換了裝束,科恩這才輕車簡行的出發。馬車輕輕地晃動著,駛過一條條街道,一直到了距離皇宮有三個城區的地方,才緩緩的停在一條冷清的小街上。 帶著白影嚇了車,科恩舉頭四望,發現這里已經是靠近城牆,屬于聖都城里比較偏僻的城區。科恩轉頭,懷疑的看看駕車的侍衛,侍衛練練點頭,向皇帝示意就是這地方沒錯。 這條街居住的都是平常百姓,而且是那種數十戶人家合住的大院落,樓層普遍不高,面街的方向多是圍牆,院落大門大都開在街道兩端。把大門開在街道中部的只有兩戶人家,左邊的一家門上掛著三盞燈,看來就是科恩的目的地了。 這次出來,科恩沒有變換樣貌,銘文配件上墜著玉飾,華貴長袍上紮著銀色刺繡腰帶,一副貴族工資的大半,只用罩衣帽遮蓋了大部分的黑發,這里倒也沒人能認得出來。 遠遠的,街道首尾的黑暗之中似乎有人影隱現,科恩知道,那是不放心自己安全地幾位皇妃在調派人手保護自己。回首看看皇宮方向,發現皇家議事樓依舊燈火通明,頓時心中一陣陣的暖意湧上來,本來就好像鋼鐵般堅硬的意志變得更加堅強。 “被約的客人到了,約人的混蛋卻沒來,真是沒禮貌啊!”科恩脫下手套,上前既不,輕聲一笑,“本少爺數到三,如果還沒有東西出現的話,後果自負啊!” 剛剛要數,大門上方的魔法燈已經被點亮,緊閉的大門也“吱呀”一聲打開。淡紅色的燈光中,腳尖還沒有點到界面上,幾聲柔柔的輕笑已經傳到科恩耳邊,那絲絲笑聲從耳朵眼睛鑽進去,讓人覺得半邊身子即麻又癢。 “見過科恩少爺,問科恩少爺安好。”閃動的目光掠過科恩及身後的白影,蒙面女子根據科恩現在的裝扮決定了稱呼,她緩緩走到距離科恩五步的地方,向科恩行了一個宮廷理解,“深夜約少爺到這里來,實在是有些唐突了,還請科恩少爺不要見怪。” 科恩缺是一副標准的地痞神態,趾高氣揚的問:“怎麼不等本少爺數到三再出來啊?” “那樣的話,奴婢不是成了‘東西’了嗎?”女子回答著科恩,自己掩嘴笑了起來。 “不錯啊!那麼本少爺就恭喜你,因為現在的你不是東西。”某位品行惡劣的人笑笑,“又不是沒見過面,還蒙著面紗,夜里裝黑幫會很容易被人砍的,知道麼?” “科恩少爺真是一個喜歡開玩笑的人,那麼奴婢也來開個玩笑好了。”這名女子心氣相當高傲,現在缺淪落到不是東西的地步,雖然知道對方是帝王,但這口惡氣卻是無論如何也吞不下,緩緩舉起左手,“如果奴婢現在向科恩少爺無禮,可恩少爺覺得結局會是什麼樣子?” “你連這種結局都不知道,也難怪只能當個看門的,想知道麼?那本少爺就發發慈悲告訴你好了?”科恩一臉的笑容,“結局是你完蛋,本少爺回家睡覺,就這麼簡單。” 女子剛才並不是真的想動手,說出那句話只是在提醒科恩,給雙方一個台階下,有點類似于吵架中常用的“再說一次看看”,只要科恩明白事理,這事就著麼過去了。沒想到科恩缺是個惡劣到底的地痞,居然一點顏面不留,一句回答已經把女子逼到極為尷尬的境地。 “是麼?這麼離奇的結局,奴婢倒是想試試看。”女子氣極,舉在身前的手腕一翻,腳下踏前半步,卻被白影擋住了視線——就在這一刻,普通侍女打扮的白影明明還站在科恩身後,但這一刻她已經堵住了女子前進的路線,無聲無息,別說姿勢沒變,就連衣角都沒晃動過。面對這駭人聽聞的速度,女子沒怎麼驚訝,反倒是隨科恩前來的侍衛看呆了,他們雖然是近身侍衛,可從來沒有看過白影顯露武技。 既然有人出頭,女子當然就不客氣,左手握拳當胸打出,眼中滿是蔑視——一依照她以前的經驗,對方至少是手臂折斷的下場,這還是她控制了力度的結果。而白影保持著剛才的姿勢,略低著頭,也是一拳打出。 兩只拳頭撞在一起,“噗”的一聲問響,白影一點事都沒有,反倒是那位女子被強大的沖擊力推得倒退幾步,腳在台階上一磕,身體向後倒去,在落地的前一瞬間被人扶了起來。 “你——一你不是人類!”女子還沒站穩身體,就恨恨的瞪著白影。 這次失手真的很冤枉,因為她被白影先前的速度欺騙,還以為白影是個精靈,誰知道白影是龍族,用打精靈的力度去攻擊所有生物中力量最為強大的種族,當然是吃不到好果子。 “切,你有什麼資格憤怒?”科恩走上來,跟自影並肩站著,“只有人類才能這樣說。” “科恩少爺啊!你也太霸道了,盡欺負我這可愛的妹妹。”扶住女子的人微笑著說了話,“她是弗格,我是愛米妮,狠心的科恩少爺難道真的忘記了嗎?” “本少爺連你的名字都記不住,還怎麼記得妨妹妹的名字?”科恩冷哼一聲,向台階走過去,“這麼晚了還把本少爺叫出來,不是在陷害本少爺嗎?要不是看在以前認識的份上,還真想劃破你的臉……嗯,這胸部不錯,你在衣服里面塞什麼了?讓本少爺摸摸……” “討厭。”愛米妮微紅了臉,帶著弗格的身體向後一瓢,躲過科恩伸過去的雙手,“人家遵守約定用本來面目看你,居然一點都不領情,我喜歡的科恩少爺可不是這樣子的。科恩少爺請進吧!等了這麼久,精心准備的酒菜都要涼了呢!” “居然放躲?告訴你,本少爺這招叫百發百中抓胸手,現在落空了,本少爺非常不高興!”科恩舉著雙手,一張臉又冷又具,“本少爺不高興,後果很嚴重,你自己看著辦。” 科恩並不是想真抓,也並不是在皇宮中壓抑久了,要在對方身上找樂子。他是用這樣的手法提醒自己,對方是自己的敵人而已,對于敵人,科恩從來都不放過任何一個欺凌的機會。 要是科恩對白影這麼說,白影絕對是不理會科恩,最多頭一甩站牆角去。但愛米妮卻不一樣,她微笑著走上來,站到科恩面前,回答科恩的話里還帶著絲絲甜意,“真是個調皮又任性的皇帝呢!不過你既然是百發百中,毀在我這里可會招人恨,那今天就滿足你吧!” 就在白影皺起眉頭,街角陰影里眾人心里想歪的時候,愛米妮面帶著促狹的笑容,舉起了自己的雙手,先讓科恩看到手心里兩個閃閃發光的“胸”字,之後再把手輕輕扣合在科恩的“爪子”里,嘴里柔聲問:“尊貴的皇帝陛下,現在您百發百中了,心情好點沒有?” “既然你已經用真面目相見,本少爺就領你這個情。不過嘛今天晚上如果抓不到你的胸,就算本少爺輸給你。”科恩笑笑收回了雙手,看看前面的院落,“什麼時候搬到這里來住了?這里的條件可不怎麼好啊,不是說有酒菜嗎?帶路!” “小小地方,委屈科恩少爺了。”愛米妮退後一步,“少爺請。”科恩清楚對方的實力,知道除了自己和白影,其他人不可能有什麼用處,所以只帶著白影登樓,讓隨行的幾名侍衛散開站在園子里,馬車停在大門外。雖然不了解她們為什麼在今夜約自己來,不過科恩並不擔心對方突然翻臉,根據目前的形勢,對方不可能這麼做。 酒宴就設在主樓二層,廳中有十多盞魔法燈,各自發出顏色各異的柔和光線,組合起來並不算膺旋,反面讓人看上去覺得十分自然和諧,也比科恩日常使用的燈光要富于變化。 站在科恩的角度,眼前滿桌的菜式也屬于豐盛,其中有一大半的東西,連科恩這個皇帝都叫不出名字來,看得出,此間主人是很有“誠意”的來招待他。賓主面對面落座,白影站在科恩側後,弗格站在愛米妮側後,看起來渾渭分明,不過一個眼睛里在噴火,一個神態自若。反正白影沒吃虧,科恩也樂得裝沒看到,眼睛只盯著面前的愛米妮。 坐在對面的愛米妮是第一次讓科恩看到她的真正面目——一愛米妮擁有足以打動任何一位正常男子的美貌,纖細的腰,飽滿的胸,白皙的皮膚,幽藍的頭發。更特別的是她的神態,一位女性要想在嬌媚誘惑與溫柔羞澀中找到一個平衡點,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陛下就這樣盯著我看,我會很難為情的。”愛米妮攏攏耳邊的幾絲散發,微微側著頭對科恩一笑,“陛下看了這麼久,都看出什麼來了?” “你很心急啊!現在就想知道我對你的看法,不過在這之前,你是不是應該介紹一下自己?”科恩歪著腦袋回答,“如果你現在僅僅是一個普通女性的話,我心里的想法的確會讓你很難為情:,:每次一想到叛軍左相原來是一個女扮男裝的漂亮女性,而且是一個渾身上下散發著特殊風韻的女性,本少爺心里就有一種比較邪惡的想法。” “陛下怎知我會把真實身分說出來呢?”愛米妮並不生氣,反而手持餐具往科恩的玉盤放著食物,“這是產自魔屬聯盟艾里納帝國的百花果,每年的產量不過一斤,非常難得。” “反正已經以真面目示人了,你的身分還有保密的必要嗎?”科恩看看玉盤里的百花果,“這玩意每年不過一斤的產量,那就是說魔屬各國的帝王也沒份享受,今晚卻被你拿來做開胃菜。哎!吃著這東西,就好像在大口的吃金票……愛米妮,能不能把這東西折現給我?” “陛下這個要求就難住我了,要知道我手里什麼東西都有,可就是沒錢呢!陛下試試這個,口味不一樣。”愛米妮被科恩逗笑,隨即又收起笑容正色說:“好吧!斯比亞皇帝,我不是人族,而是黑暗魔族。在平時,那些魔殿的祭司們稱呼我為魔將大人、第一魔將。” “看吧!只要一說到公事,每個家伙都是一本正經的,還故意加重語氣,生伯別人忘記你是第一魔將,別以為朕不會打官腔,好吧2第一魔將閣下今天晚上約朕到這里來,到底所為何事呢?”科恩嘴里塞滿了食物,連話都有些說不清楚,“對了,剛才你說自己是魔族,而身為人類的我居然忘記驚訝一下,現在補上好了,啊——一你是魔族!?” “冒昧打擾皇帝陛下休息了,眼下倒是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愛米妮側著頭倒酒,在科恩發出“尖叫”的時候,她那如水的秋波才橫了過來,“這一來,本人是第一魔將,職責所在,不能不專程跟皇帝見面;這二來嘛!本魔將很久沒有見過皇帝了,心里非常牽掛,想跟皇帝把酒敘舊,此行尤以敘舊為重……斯比亞求好特使,我這句話說得還像樣吧?”愛米妮的話一出口,科恩的目光立即就變得尖銳起來,因為她的這句話,無論神態、語氣、音調,都像極了科恩假扮的銀月湖子爵,而這句話,更是科恩贏了香雪的第二天對里瓦太子說過的。 “雖然一早知道你不是人類,但我依舊沒把你當敵人對待,我總想著,我們沒機會直接沖突。”科恩放下手里的餐具,語氣逐漸冷了下來,“看來是我錯了,你居然跟蹤我。” “說皇帝聰明呢!有的時候你又笨得可愛。”愛米妮的表情非常委屈,眼中隱隱蒙上一層水霧,“誰想跟著銀月湖子爵?是你自己跑去跟第三魔將的手下見面的,嘴里還肉麻的說‘太子妃天生麗質,冰雪聰明,真是皇族典范’,現在卻還來冤枉我!” “我靠!魔將的手下也太多了點吧?”科恩晃晃腦袋,喀皮笑臉的回答,“錯怪你了,也不用哭給我看吧?要是讓皇妃知道我在外面弄哭了女孩子,那我就得哭了哦……” “想讓我不哭也可以,不過……你得告訴我,斯比亞為什麼要幾次三番的攻打魔屬帝國?” “這是帝國間的小糾紛,用不著第一魔將親自來過問吧?”科恩拿起了酒杯,“再說了,本少爺做什麼,不必向任何人解釋。” “帝國間的小糾紛當然不用我過問。”愛米妮步步緊逼,一但兩個褲厘帝國聯軍攻打魔屬,這可不是小糾紛。“ “怎麼?你難道又要叫侍委拿劍逼我嗎?”科恩笑笑,“今時不同往日!“ “我當然知道今時不同往日,不過,我還是想試一下。”愛米妮前傾著身體,把漂亮的下巴放在雙手手背上,大眼睛直直的看著科恩,“既然是陛下提議的,弗格,亮劍。” 冷冽光華閃過,兩柄耀眼的短劍出現在弗格手上。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