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哎呀呀!我好怕。”把酒杯放到唇邊,科恩輕輕抿了一口香醇的暗紅色液體,說話的時候眼光根本就沒放在魔將和她妹妹身上,“吃飯的時候舞刀弄槍的可不好,很容易傷到自己,就算你對自己很有信心,確信不會受傷,我也會過來幫你達成這個任務。” “陛下似乎不擔心我妹妹動手啊!陛下忘記了嗎?上次你在左相府後花園面對弗格的劍,卻是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來應對。” 愛米妮真是太給科恩留面子了,事實上上次跟弗格動手時,科恩是狼狽不堪,要多慘有多慘,所以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愛米妮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科恩臉上。但很遺憾,科恩的臉上沒有出現任何對她有用的表情變化,他臉上掛著那種應付人的微笑,整個人就像一個心不在焉的聽眾,而不是痛心疾首或者難掩憤怒的失敗苦。 科恩沒動,白影也沒動,但白影卻已經做好了一切迎擊的准備,蓄力待發,如果真的動上手的話,哪一邊吃虧肯定沒人敢斷言,但腳下的這棟小樓將注定是不複存在,說不定整個城區都會被掃得一千二淨。 “我擔的哪門心啊!先不提手上的武技。”科恩輕輕的把酒杯放回桌上,“你們想動手嗎?似乎你們的主人還沒有點頭。” “主人?”愛米妮回望著科恩,目光里有些迷惑,“第一魔將已經是魔族在神屬聯盟的最高主事者,哪里來的主人?再說堂堂的第一魔將懲罰一個帝國皇帝,也不需要向誰請示。” “我就不擋不閃,你叫你妹妹刺一劍看看。想想你們也真是辛苦,演這麼複雜的一出戲,卻沒有什麼效果。”科恩冷哼一聲:“神魔兩族曾經有協議,不得傷害對方聯盟中的皇室成員、貴族大臣。這種條款雖然是秘密,但我卻一不小心知道了,動手的話,你得先考慮一下。” “科恩陛下真是神通廣大,居然連這個條款都知道呢!”愛米妮又笑,笑容極之嬌柔,“但條款上說的是不得隨意傷害,陛下想必明白隨意是什麼意思吧?我和妹妹請了陛下來盛情款待,而陛下卻一再拒絕,甚至言語輕薄。目光挑釁,我慎重的稍微懲罰一下,也說得過去。” “我是神屬聯盟的皇帝,你是魔族的魔將,作為相互對立的其中一方,我用這樣的態度對待你已經是很暖味了。至于說言語輕薄、目光挑釁,我個人覺得應該是挑逗才對。”說到這里,某人哈哈大笑起來,“不錯,你這個魔將可以慎重的對皇帝加以懲戒,但在你主子面前,你還沒有這麼大的膽子吧?” “在主人面前?”愛米妮坐直了身體,“科恩陛下,你把話說清楚一點。” “從坐下開始,我就沒把你當此地的主人看待,因為把你這個下人當主人對待,是對主人的不尊重,像你這麼聰明的一位魔將,居然沒看出來。”正色回答完,科恩臉上又是一副玩笑的神情,“還有什麼好說的,欄杆那邊的公主殿下要是還不想現身,我就要出怪招了。” 愛米妮和弗格一臉震驚的看著科恩,雖然跟林族相比,魔族的隱身魔法不是最好,但公主級別的魔族成員都是由魔王親授,她們實在不能置信,眼前這個人類發現了隱身在圍欄邊的魔族公主,而且是一早就發現了2難道說,科恩,凱達的實力已經達到這一步了嗎? 在無限的震驚之中,愛米妮的臉色還有一點擔憂,以至于神情和眼神都極為複雜。因為她知道,自己會見科恩的情形一定會出現在黑暗魔王的魔法屏幕上,當知道科恩能識破魔族公主的隱身魔法時,黑暗魔王會采取什麼措施?無論神魔,都不會允許這樣的人存活在世上!有心想要提醒這個招搖愚蠢的皇帝一下,可他只顧著低頭吃東西,竟然不看著愛米妮。 “好個斯比亞皇帝啊2”沉默片刻之後,魔族小公主殿下的嬌美身影終于顯現出來,多時不見,她仿佛變得淡漠了許多,這時隔著一層紗制幕簾坐在圍欄邊,輕聲對科恩說:“怎麼,沒有本公主的指引,你這段時間一定過得不怎麼樣吧?” “有沒有指引都一樣,該吃就吃,該睡就睡,生活不就是這個樣子嗎?”科恩極不文雅的用手抓起一塊不認識的萊肴塞進嘴里,“不過呢!像今晚這樣的招待我倒是比較喜歡,但這不叫指引……叫勾引。” “你說什麼?什麼勾引?”小公主身體一閃,下一瞬間就出現在科恩的對面,手掌也“啪”的一聲拍在桌面上,雙眼圓瞪著科恩,“居然對偉大的魔族無禮,你好大的膽子,跪下!” “叫手下穿前面遮不了咪咪,後面蓋不住屁屁的花衣服,眼兒媚、話兒軟,把本少爺弄得心癢癢,這難道還不叫勾引嗎?”雖然愛米妮連打眼色,但科恩陛下卻置若罔聞,他惡下口里的食物,看了一眼小公主,手又摸向了身前的酒杯,“拜托,本人現在是神屬皇帝,這輩子的最大使命就是跟魔族無禮,如果我能再進一步,比如說游泳上地獄島,跑去你的宮殿里小便,光明神族還會頒發很大的勳章給我——一不要再拍桌子了,我知道你在生氣。” 小公主殿下揚起的手掌舉在半空,眼光複雜的看著科恩。而遠在萬里之外的地獄島魔王宮殿里,黑暗魔王正拿著酒杯,注視著身前的魔法光幕,看這兩人如何把會面繼續下去——一在科恩發現小公主之後,魔王嘴角的微笑就消失了。“說,到底是怎麼發現我的?”小公主放下手掌,毫不客氣的坐在科恩對面。身為魔將的愛米妮乖乖的站到了屋角,心中萬念俱灰:小公主問這一句,等若是最後的例行公事,這就表示她接到了魔王的命令,要令科恩消失了……而科恩會坐以待斃嗎?反抗的話,今夜的聖都就會化做人間魔域,數十萬居民,到最後有幾個能活下來?心念一轉,愛米妮又為自己的想法迷惑,難道是自己在人類世界待的太久,所以才對這些人類憐憫起來? “想讓我告訴你啊?”科恩哈哈一笑,“可以,但我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小公主瞄著科恩的腦袋,既氣憤又惋惜,氣憤的是居然有人類可以發現自己的行蹤,惋惜的是這個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玩具犯了魔族大忌,就要死在自己手下。 “我剛才就放了話,我今天晚上要抓到她的胸,不然我就輸給她。”科恩舉起手來,用抓著的一根肉骨頭點點站在牆角的第一魔將,“要想聽原因,我就要她陪我一個晚上,我要抓一個晚上!” “准了!”還沒等第一魔將有任何反應,小公主就為她拍了板,“但你要先說!” “先小人後君子,麻煩小公主殿下你寫個合約吧!”科恩一邊吸吮著手指,一邊哼著,“要是等一下你們賴帳怎麼辦?我跟你又不是很熟……” “你要我,魔族的小公王殿下寫字擄給你?”小公主殿下更加氣憤,“一個小小的皇帝,居然提出這樣過分的要求,不伯我把你撕成碎片?” “把我撕成碎片?那是另一樁生意,雖然我不會答應。”科恩笑笑,一本正經的回答,“你考慮吧!反正這是你的事,我不急。” 小公王看看眼前這個即將死去的人,知道他是怎樣的性格,心里又十分想知道被發現的原因,而且,她知道還有其他魔族想聽……于是在不久之後,按照科恩的要求把合約寫好了。 “做生意要講誠信,那我現在就告訴你。”科恩趕緊把合約折好放進懷里,“你應該記得上次某人預謀魔化我,所以跟在我屁股後面,穿越整個神魔分界線的事情吧?白天,我們一起吃、一起跑,晚上,我們一起……,, “你敢把那個字說出來。”小公主的指頭點上了某人鼻尖,“我現在就把你撕了,我發誓!” “哦?”某人一臉的迷糊,“是哪個字啊?” “裝什麼糊塗?”小公主的臉都紅了,羞澀使她的反應減慢,“睡!睡覺的睡!” “知道了,我肯定不說這個字。”科恩很認真的點頭,清了清噪子,接著說下去,“在那段日子里,我已經很熟悉你了,當然,你知道我不是在說交情……我只是說,我熟悉你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香味。當我進了這房間,聞到這種香味,當然知道是你來了。” “你。你……”雖然是魔族公主,但聽對面的男子說到自己身上的氣味,小公主心里還是有些沒來由的慌亂,手足無措,“你,你亂說。” “雖然我不怎麼喜歡,但你身上的香味的確是獨一無二,我又不是笨到無藥可救的笨蛋,怎麼可能想不出來?”科恩看著小公主紅紅的雙頓,心里靜如止水,“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找幾個人實驗一下,記得要找男的,女性的鼻子在這方面反應遲鈍。” “無禮!閉嘴!”小公主就快要爆發了,她無法忍受這個人類嘴里說出的話。但很奇怪,她以前對其他祭司的滿嘴謊言或本承也只是討厭而已,不會產生這麼大的對抗情緒。 對于她的反應,科恩果然閉上了嘴——但是,誰也別想管住這位斯比亞皇帝,他的目光在房頂上瞟來瞟去,雖然嘴唇緊閉,鼻子里卻在哼著歡快的小曲,身體還隨著節奏輕輕晃動著。 雖然小公主殿下在生氣,但大家都知道事情是怎麼回事。在遙遠的地獄島宮殿中,微笑又在黑暗魔王的嘴角出現。近在颶尺的房間里,第一魔將那顆懸在半空的心總算又回到了原位,但一想到科恩懷里的那張合約,她的心又懸了起來……如果真被這位皇帝抓那里……自己今後在魔族里的地位將徹底失去,自己也會成為其他族人永遠的笑柄。 在科恩把一支小曲哼完之後,憤怒的小公主終于想辦法讓自己冷靜了下來,她坐正了身子,但整個人的位置顯得比科恩更高一些,目光也變成了一種“正常的憤怒狀態”,“說說吧!斯比亞皇帝,你為什麼幾次三番的攻打魔屬聯盟?” “根據朕信奉的偉大光明神族經典中的記載,黑暗魔族是邪惡汙穢的種族,是要被我們所鄙夷、鄙視的,神殿要神的子民見即殺之,挫骨揚灰。”科恩擺出了皇帝架子,正色回答,“對于魔族提出的任何問題,朕身為斯比亞的皇帝,沒有回答的義務。” “見即殺之,挫骨揚灰。”小公主嗤之以鼻,“你怎麼不做做看?” 科恩很無辜的把手一攤,“很簡單,我打不贏你嘛!” “少跟本公主要清頭。”小公主心里稍微好受了一點,“說吧!這次又要什麼?” “這次嘛!”科恩又拿起肉骨頭,指著還拿著雙劍的弗格,讓弗格心里忐忑不安,擔心得要死之後,才慢條斯理的說:“我要那對劍!還有,這桌菜……我要求打包。” “一對劍,一桌菜?”小公主本來已經想好要怎麼訓斥科恩,但一聽他說出來的這要求,不但大出意外,准備好的話居然派不上用場,一時語—— “沒志氣?不要搶我夫人的對白好不好?”科恩啞然失笑,“快點啦!做完生意我還要回家去睡覺,回去晚了我會被人拉耳朵。” “說吧!等下這里亂七八糟的東西都給你!” “好,其實我攻擊魔屬聯盟屬下帝國的原因很簡單,小公主殿下你不明白才顯讓我迷惑的地方。”科恩丟掉手里的肉骨頭,身體向後靠到椅背上,整個人的神態氣勢已經從一個好犯商人過渡到惡霸土匪,而且張嘴就說出不怎麼好聽的話,“我靠!那個威爾斯帝國是什麼東西?居然放在神魔大戰期間派軍隊無休止的折騰我2兩個斗士軍團殺了我多少土兵?老子的家底幾乎都在土城丟光了!現在手里有了軍隊,憑什麼不打?他威爾斯想過安穩日子,作夢!” “就為了這點事?”小公主殿下站起,一揚衣袖走到窗邊,學足了她姐姐的風范,“斯比亞皇帝,那是在戰爭中,神魔大戰,相互打殺有什麼好奇怪的?你現在已經是皇帝,應該有一個皇帝的心胸和氣度。” “心胸、氣度?好笑了,又不是你被入圍在上城被打,你有什麼立場對我說這樣的話?‘科恩保持著囂張的坐姿沒動,”是我被打了,我就要複仇,原因就這麼簡單,我要他威爾斯的皇帝爬過神魔分界線來求我。“ “那你的第九軍團把坎普帝國打得滿目瘡疾又怎麼說?” “所以我沒打坎普。”科恩笑笑,殘酷的眼光流露出來,“不過,他坎普帝國有本事報複的話,就來報複啊!我等著他。” “一點意氣之爭,一個皇帝就幾次三番的派軍隊攻擊他國,也只有你這樣的人才能做得出來。”在小公主心里,科恩是自己的專屬玩具,教訓起科恩來就猶如在教訓跑去別人家院子里撒了尿的自家小狗,“你身為皇帝,金錢、國力、影響,你考慮過沒有?” “跟你說過了,不要搶我夫人的對白,怎麼打?打成什麼樣子?結局是什麼?那都是我的事。”科恩倒也不生氣,“你是魔族小公主,我是神一 “這樣說來,你伺候過神族公主了?伺候那個既野蠻、又愛哭鼻子的夏洛特。克納赫是一種什麼感覺?”魔族小公主微笑著坐下,“看起來你還伺候得退高興,那麼你是否知道,夏洛特,克納赫怎麼看你?” “光明神族的小公主殿下怎麼看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怎麼看她。”科恩看著這個已經接近于刁蠻的魔族公主,出奇的平靜,“不管怎麼樣,她並沒有跟在我屁股後面折磨我。” “原來,你也知道那是折磨啊!本公主還在想,什麼時候再來這麼一次。”魔族小公主眼中有難以掩飾的驕傲,“斯比亞皇帝,你只是本公主的一件玩具,而且永遠都是。” 白影站在一旁,非常擔心科恩聽了這話後發怒,但科恩今天晚上的表現卻很好。 “如果殿下要自我陶醉,我就先離開。”科恩伸個懶腰,又向弗格招招手,“你,過來給朕把這些東西打包……” “想走?本公主還沒問完。”小公主冷冷的看著科恩,“今後你還想怎麼做?繼續攻擊?” “本人每次做生意只回答兩個問題,多了不答。”科恩嘴里咬著一根牙簽,“既然你那麼有本事,你應該能查得出來。” “用這樣的態度回答我,你就不怕本公主給你點厲害看看?”小公主舉起手,指著站在牆角的白影,“比如,本公主殺了這只龍。” “她是我的侍女,貼身侍女,我不關心她是什麼族,來自哪里。”科恩的目光迎上去,“今天晚上她跟我出來,我就要把她帶回去,你殺她,跟殺我沒什麼區別。”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