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在門口脫下披風,把手上的一迭舞會邀請函隨手丟到書桌上,表情平靜的格倫斯中將走到房間的落地窗前,一手按佩劍、一手背在身後,開始打量起外面的景致來。 站在福克斯堡最華貴的皇家酒店頂層,可以欣賞到絕佳的福克斯堡景色,天邊的旖旎晚霞,寛廣而平靜的大運河,富麗堂皇的帝王宮殿群,人聲鼎沸的角斗場,還有眼前那幾條最喧囂熱鬧的街道,繁華的布盧克的帝都,真無愧“整個魔屬聯盟的國都”這一稱號。 但這里,卻與中將熟悉的戰場完全是兩個世界,腳下那精細的拼花木地板,身側那金黃色帶流蘇的巨幅窗簾,還有床上那柔軟的天鵝絨被褥以及想躺在上面的動人嬌驅,這些真的是自己所追求的嗎?一身戎裝、滿臉風霜的自己,真的可以和諧的存在于這些東西之中嗎? 神魔大戰結束之後的這一段時間以來,自己的遭遇是多麼奇特,甚至可以說是冥冥之中有一只手推著自己前進,難道說,這就是命運嗎…。一陣清脆的響鈴聲打斷了格倫斯中將皂思索,他把放在窗外的目光收了回來,轉過身來看到自己的副官和摯友──沙亞准將。 “中將閣下,你的朋友來了,是斯維斯、赫本公爵,在會客室。” “斯維斯來了?”格倫中將有些意外和驚喜,立即走向門口,“我這就去見他。” “閣下。”在經過沙亞准將身邊時,沙亞准將輕聲說:“關于…” “嗯?關于什麼?”格倫斯中將停下腳步,轉頭看著沙亞准將。 沙亞准將在沉默片刻之後搖頭,“沒事了,閣下。” 沙亞准將站在門邊說話,他的表情在任何時候都是那麼冷靜,永遠知道在什麼時候應該做什麼,有時候幾乎會讓格倫斯中將覺得自己在這一點上都不如他。這樣過分冷靜的性格,真不合適做一個軍官。幸好他被強烈的仇恨帶入軍旅,又被命運帶到自己身邊,從而成為自己的搭檔,不但是在戰時,連政局中的很多事也是由沙亞准將做好一切准備,然後才讓自己發出決定性的一擊,而他本人卻不願意領受任何獎勵,時至今日,旁人依然認為他是一個普通的副官而己。對于這件事,格倫斯中將的心理有很強的愧疚感…。剛才,他大概又是想到了什麼,想說的時候又發覺自己沒有考慮成熟吧? “聽我說,沙亞,別太累了,你應該放松一下,這個城市有你想象到的任何放松方式。”格倫斯中將把手放在對方肩上,“不過這個建議是暫時的,我在上個月己經求母親為你挑選一樁合適的婚姻,我個人希望對方會是個公主…你可不能辜負自己未來的妻子啊!” “啊?”沙亞准將一愣,“公主?未婚妻?” “成功的可能性很大。”格倫斯中將笑笑,“我說,對于這樁婚姻,你可不能當逃兵啊!” “這個…難說。”沙亞准將眼中第一次出現慌亂的神色,“這跟打仗不同。” “試試看吧!哈哈。”格倫斯中將暢快的笑著,拍拍沙亞准將的肩,舉步走房間,來到位于套房另一端的會客室,“斯維斯,日安,我一直期待著與你的再次會面!” “我也期待著能與中將先生暢談。”坐在沙發上的斯維斯公爵站起身來,微笑著向這個權勢如日中天的世交好友致意,“來到布盧克的帝都,感覺還適應嗎?聽說魔殿的金袍主祭給你頒發了勳章,祝賀你,我真希望自己當時在場。” “除了游行慶典稍微吵鬧了些,一切都很好。”格倫斯中將愉快的接受了朋友的祝賀,親自到一旁拿過招待的飲料,熱情的回答。 “本來想在慶典結束之後去看望你和伯母,卻沒想到後面有一連串推不掉的邀請,耽誤了不少時間。對了,母親還讓我帶了禮物來。” “真是謝謝伯母的盛情。上次匆忙離開,實在是失禮的舉動。”斯維斯公爵重新坐下,客套的說著話,盡量將自己沉重的情情掩飾起來,雖然這對他來說不算困難,但看到格倫斯中將那張洋溢著旺盛斗志的臉,心情就不可避免的更加沉重,讓原本己有的決定開始動搖。 但金袍主祭已輕嚴厲的警告過他,考慮再三,斯維斯公爵決定利用這個機會旁敲側擊的提醒一下格倫斯中將。想到這點,神情方面不免有所松懈。 “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看到斯維斯公爵有些心不在焉,格倫斯中將有些迷惑,關心的詢問,“斯維斯,離開軍隊之後,你難道受到了什麼打擊嗎?” “不是我的事。”斯維斯公爵臉上的笑容散去,直白的說:“而是關于你的事。” “我的事?”格倫斯中將更加迷惑,還以為自己不小心有了失禮的地方,“我怎麼了?” “你擊退了斯比亞軍隊六次進攻,這是事實。但是格倫斯,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斯維斯公爵放低了聲音,“你認為自己六次擊敗敵軍的戰績,應讓得到什麼獎勵?” “今天我所得到的一切,都是我應該得到的。”格倫斯中將寛慰一笑,雙手打開,撫上了沙發靠背,“我很感激你,斯維斯,如果當時不是你,我不會有今天的成功。” 如果是換了一個人,年輕的格倫斯中將絕對不會以這種口氣說話,但在中將的心目中,斯維斯是一個最值得自己信任的人,就如同生死與共的沙亞准將一樣,在外面謙遜夠了,當然沒有在摯友面前再謙遜的必要…但為了他,斯維斯公爵才跟金袍主祭發生了直接沖突,情緒已經受到相當影響,又沮喪又急切,再沒有往日的平常心了。 “格倫斯中將!你太自大了!”斯維斯公爵又一次壓低了聲音,但語氣卻是極嚴厲的,“六次勝利的戰果,受頒三枚魔殿勳章都嫌過分,你居然還敢接受魔族佩劍!這件事情的後果將是非常嚴重的,會危及你的軍事生涯!” 看到斯維斯公爵突然用如此嚴厲的語氣對自己說話,格倫斯中將有些摸不著頭腦,但基于信任,他並沒有往其它方面想,只是解釋說:“魔族賜予我佩劍,那是對我日後的期望…” “胡塗!”斯維斯公爵打斷中將的話,“你應該知道,前聯軍總指揮官都沒能得到魔族佩劍!這份賞賜,你現在還承擔不起!” “我現在還承擔不起?”格倫斯中將的臉色慢慢慎重起來,“那依你看,我應該怎樣?” “現在退回魔族佩劍已經晚了,也不能退回賜予你的封號,你只能想想辦法,讓自己得上一場怪病之類,一兩年之內不能上戰場的那種,最好精神狀態再萎靡一些。”斯維斯公爵的語調緩和下來,“聽我說,格倫斯,你還這麼年輕,以後有的是機會立功,但你現在卻不能急攻近利、二十多出頭的人擔任中將已輕是極少見的情況,你以後的路會變得非常艱難,要知道官場情勢比什麼都要複雜…” “夠了,不要再說了!”格倫斯中將“呼”的一聲站起,“如果是我名氣太大,我退回佩劍和封號就好,為什麼要我裝病?為什麼要我精神萎靡?我是一個將軍,那會傷及我的軍事生涯!” “你現在不能退回佩劍和封號”斯維斯公爵有苦難言,因為退回佩劍,主祭大人就知道是自己在從中作梗,自己的家族都會被連累,“格倫斯,我說這話是為你好…” 公爵在情急之下犯了一個錯誤,他忽略了中將這段時間以來身處的複雜環境,他不再是以前那個默默無聞,甚至背負著恥辱之名的格倫斯,而是一個英雄。 “我說──夠了!”格倫斯中將的臉色變的非常難看,放在沙發上靠背上右手背青筋綻現,發白的手指幾乎要將那昂貴的布料揑破。好半天之後,中將才困難的開口,“我,來這里這幾天,一直小心翼翼,我一直在應付著所有的人。我知道他們嫉妒我,他們恨我…可是,我卻想不到,連你、連你這位從來都不把權勢放在眼里的人,也會這種想法。” “你誤解了…” “你說我誤解了,那麼好,我現在依然把你當作是最好的朋友。”格倫斯中將的目光垂到地板上,“我留給我的好朋友,也就是你,一個最後的解釋機會…為什麼你要我這樣做?如果你是為我好,為什麼不是簡單的退回佩劍和封號就好?解釋給我聽,如果你的理由足夠,我也會按你的話做…解釋啊!你以前要我做的事情不是都會詳細解釋嗎?這一次也解釋吧!不要讓我懷疑你別有用心!” “我…”斯維斯公爵在張開口的瞬間,心里卻想起了金袍主祭的警告,一時臉色發白,想好的話再也說不下去──他清楚,能在金袍主祭位置上穩待幾十年的不會是普通人,無論如何,他也不能用整個家族的命運來開玩笑。家族的上百條人命,與格倫斯一個人的生命,哪一邊更重要?哪一邊更值得自己去保護?哪邊輕、哪邊重? 時間在慢慢的流逝,公爵的臉色在變,猜疑和誤解彌漫在空氣中,越來越濃… “你說不出來了嗎?你這位高貴的公爵,天之驕子也有說不出話的時候?”格倫斯中將看著內心激烈交戰的公爵,滿腔憤慨的的發言,“一柄魔族佩劍而已,居然能讓你嫉妒…。不,你這樣優秀的一個人不會在意佩劍,你應該是在擔心下屆聯軍總指揮的位置才對。” 中將的眼神很悲涼,猶如看著一個已經死去的人,而斯維斯公爵卻是有苦難言。 “無論如何,我希望你冷靜下來。”在心里歎了一口氣,斯維斯公爵迎上中將的目光,語氣已經平複,“答應我,好好考慮我的提議,這對你來說真的很重要。” “這算是正式的決裂宣言嗎?”已經在心里斷定公爵背叛了自己的友情,格倫斯中將怎麼能在短時間里緩過氣來?于是譏諷的回答,“那麼,我接受。” 人都是有尊嚴的,更何況是斯維斯公爵這種驕傲的人物,在對方一再的蔑視語氣中,公爵大人已經不堪忍受,聞言點點頭,也不再解釋什麼,轉身向門口走去。 走到門邊,斯維斯公爵停下腳步,從懷里拿出幾份文件隨手放在旁邊的花瓶支架上,淡淡的說:“這些是我前段時間收集的數據,或者對你有用,有時間的話看看吧!” “多謝。”沒有經過任何考慮,面無表情的格倫斯中將就回答,“不送。” 隔在兩人之間的房門緩緩關閉,終于“喀嚓”一聲合上。門內的人雙拳緊握,難以抑制自己激動的情緒;而門外的人卻沉默的低下頭,目光憂郁,爾後逐漸走遠。 聽到那遠去的腳步聲,格倫斯中將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去,在握到把手的前一瞬間將手撐在房門上面,翻騰在心里的悲傷一點點湧上來,最終濕潤了眼窩。良久之後,他用哆嗦的手指解下那柄魔族賜予的佩劍,雙手捧著舉到眼前。 佩劍上的寶石依然璀璨,紫色光芒不住流轉,美麗之極。 “難道我成功,我取得榮譽,這一切都錯了?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待我,為什麼連斯維斯都會這樣對我…難道,這就是成功所付出的代價?” 淡紫色的光華一閃,門邊的花瓶支架已經變成兩截,斯維斯公爵最後留下的幾份文件化成碎片飛舞在空中…在接受這佩劍的時候,格倫斯中將絕對不會想到,魔族賜予的佩劍第一次出鞘,居然用來斬斷一段對自己來說最可貴的友情。 聽到響動,沙亞准將立即出現在會客室另一端的門邊,卻看到用雙手捧住臉的格倫斯中將,他整個人陷在沙發里,顯得異常痛苦──但那顯然不是肉體上的傷害。 “中將。”沙亞准將揮退了其趕來的護衛,關上房門走到格倫斯中將面前,輕聲說:“中將,你不能把魔族佩劍扔在地上,快揀起來。” 用粗糙的手掌抺去淚水,格倫斯中將揀起棋躺在地毯上的魔族佩劍,有氣無力的說:“沙亞,你剛才欲言又止,應該是想提醒我跟斯維斯的會面吧!” “是。”沙亞准將點了點頭。 “那又為什麼不說出來?” “不好說。”沙亞准將扶起房間東倒西歪的擺設,平靜的回答,“一來斯維斯公爵不一定就像我所想的那樣,二來我也不想讓中將在會面前就有心里上的負擔…。雖然不如道詳細情況,但我仍然希望會面能有個好結果。” “沒有好結果了──永遠沒有了。”格倫斯中將苦笑著,把頭靠在沙發上,“我跟斯維斯,已經算是徹底決裂了。” “我能看得出來。”沙亞准將正在四處追趕地上的小紙片。 “沙亞,你會不會有一天跟我決裂?”格倫斯中將突然問,“就跟斯維斯一樣?” “如果你繼續傻下去,我想我會的。”沙亞准將照舊是波瀾不驚的表情,一如第一次還到醉鬼狀態的格倫斯一樣。 “我…。。”沙發上的格倫斯中將蜷縮一下身體,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嘟嚷了一會聲,“我不會。” “嗯。”沙亞准將終于抓完了紙片,直起了身子,“我去把這些東西粘好。” “粘好了我也會丟掉!”格倫斯中將中氣十足的大吼,“我才不會看這個人給我的東西!”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