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在貴族們看來,逃避他人的挑戰是一件非常下作的事情,但如果是有條件的接受挑戰,卻是所有人都能夠接受的,畢竟不是每個貴族都有閑情逸致隨時跟人爭斗。所以當科恩說出後面那段話的時候,大家的眼神已經變得釋然,雖然以金錢這種東西當做條件有些市儈,好在金額不大,幾萬金幣而已,就當是挑戰方的一個付出好了。 “我給!不就幾萬金幣嗎?”年輕的伯爵恢複了雍容的氣度,雖然身高不及科恩,卻硬是要做出一種類似于“啤晚”的神態·他非常大愁沙懷里拿出金票,走過來交到科恩手上,再接過科恩手里的黑色手套,走回去站好。 “那麼,在本伯爵發出挑戰之前,你能告訴本伯爵你的名字嗎?”年輕伯爵用兩根指頭捏著科恩的黑手套,輕蔑的說:“這黑色很不純,還沾染著愚蠢,千萬不要傳染給我才好。” “我的這位朋友一向不喜歡說出自己的名字,就由我來做公證人好了。斯維斯·赫本公爵站了出來。這可是極為少見的事情,因為誰都知道,這位美麗的公爵非常討厭決斗之類的事情,更不會主動站出來做公證人,”我的這位朋友名叫阿撒·古台,世襲貴族。可能大家對這個名字比較陌生,那麼他還有一個比較知名的綽號──坎普瘋狼。“ “阿撒·古台……坎普瘋狼?!”手上捏著的黑手套掉了下去,年輕伯爵本來漲紅的臉色逐漸淡化下去,“你就是在分界線上救出很多貴族,並讓他們寫借據的那個人?” 許久以前,聯盟貴族圈子里就流傳過這位坎普瘋狼的事跡,那是因為他反出家族;一年多以前,這位坎普瘋狼的名聲又流傳了一陣,那是因為他在斯比亞軍來襲之時與斯維斯公爵並肩抵禦強敵,並在之後救出很多貴族;最近的一次是在兩天前,這位坎普瘋狼跑到帝都,拿著這些貴族當時寫下的血書逼債……其中還多次把還不上錢的貴族打得半死。 傳言之中,這位坎普瘋狼先生最喜歡兩件事,第一是賺錢,第二是打架。年輕伯爵當然知道自己的份量,自己怎麼可能打贏這位坎普瘋狼?這不是找死嗎? “你在千嘛?不要耽誤大家的時間,快點丟過來。”坎普瘋狼好整以暇的拍拍手,“你提出挑戰,我才能來定決斗方式……” 年輕伯爵彎下腰去撿起手套,丟也不是,不丟也不是,只能用求助的目光看著自己身邊的一干貴族,希望有人能夠幫助自己。無奈這群貴族都抱著一種看熱鬧的心態在旁觀,就是有心要幫他,也受制于年輕伯爵先前說得太滿的話而不好開口─決斗,是一件神聖的事。 年輕伯爵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急切的目光最後停留在斯維斯公爵身上,要多可憐就有多可憐。斯維斯公爵本來沒有要幫助他的意恩,但在心里考慮了一下,又改變了主意。 “這樣吧!阿撒·古台先生擅長的決斗方式與伯爵擅長的決斗方式都不一樣,匆忙的決定對大家都不公平。”斯維斯公爵上前一步,“如果大家都信任我,不如由我來決定一個公平的決斗方式好了,伯爵,你現在可以投擲手套。 有了信譽良好的斯維斯公爵保證,年輕伯爵才穩下了心,好歹向科恩丟出手套。科恩左手伸出、五指一張,就像是在表演雜技一樣,就這麼順勢把手套戴上,之後平靜的看著那位目光有點呆滯的年輕伯爵──這動作果然比較帥,圍觀的貴族中立即響起一陣掌聲。 “好的,既然挑戰已經被接受,那麼我接下來就宣布決斗方式。”斯維斯公爵看看雙方,再看看圍觀的貴族和走到門邊的母親,揚聲說:“鑒于這次決斗的起因有相當的巧合和誤會,又鑒于我個人希望雙方能在這次決斗中增進了解進而成為朋友,我宣布訣斗方式為──在一個月之內,誰先得到一百位貴族小姐的情書,誰就取得決斗的勝利。 “什麼?”決斗雙方和圍觀貴族都驚訝了,這樣的決斗,過程將會是很驚險的,且結果有可能會很滑稽──但無論怎麼說,都成功的避免了流血。斯維斯公爵,真是很聰明啊! 斯維斯公爵微笑著,不無得意的看著決斗雙方。會做出這樣的安排,斯維斯公爵當然是別有用心的。一直以來,他都想把阿撒·古台這位極為傑出的人才留在自己身邊,如今有這麼好的機會,他當然不會放過。斯維斯公爵知道阿撒·古台是一個絕對不會認輸得人,他一定會去取得一百位小姐的情書,但要得到一百位貴族小姐的情書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必須要展現出自己極為優秀的一面…… 在這期間,阿撒·古台就會變成一顆閃亮的貴族之星,他就會融進這個貴族圈子,也會被這個貴族圈子接納。這樣的話,他就會逐漸了解這個一直被他唾棄的貴族階層,說不定在離開的時候,會有一些留戀和喜歡,到時自己再從旁勸說,很有可能留下他。如果這些還不夠,那也沒關系。斯維斯公爵自然會想辦法為阿撒·古台先生在帝都留下那麼一星半點的牽掛,比如說,當阿撒·古台先生得知自己讓某位貴族小姐的肚子起了變化的時候……斯維斯公爵對帝都貴族小姐們迷惑男子的手段可是有相當自信的。 “我沒問題。”年輕伯爵第一時間接受了這個安排,並再次擁有了良好的自我感覺:只要不跟這位阿撒·古台打架,他有把握贏得勝利。不就一百位貴族小姐的情書嗎?這有什麼好傷腦筋的?就憑藉自己一貫“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絕佳手段,這還不是手到擒來? “這個嘛……”阿撒·古台先生用一種不太高興的眼神看著斯維斯公爵,好半天之後才慢吞吞的說:“我也沒問題。” “既然大家都沒有表示反對,那麼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下來了。”斯維斯公爵快刀斬亂麻,把目光放到圍觀的貴族身上,“也請各位作為見證人,負起監督之責。大家要保守決斗相關事宜的消息,兩位決斗者更不可以央求別人寫情書……為了給兩位提供方便,我的府邸將在今後的五天里舉行連場招待會,之後的場地就得靠其他見證人提供了。” “既然是斯維斯公爵的提議,我們當然是沒問題啊!”有這樣一場熱鬧可看,圍觀的貴族紛紛表明支持,更為可貴的是,一向不舉行招待會的公爵府會舉行五天招待會,難得啊! “大家聽我說。”在掌聲稀落下去的那一刻,科恩也上前一步,向各位貴族開了口,“我知道,各位都是來要求聯姻的,那麼在剛才,斯維斯公爵已經把他的婚姻大事交由我全權負責──當然,最後決定權依然在他,但第一與第二次的初選是由我負責,也就是說,我將接受大家的推薦,並從中選出十個人……請大家踴躍推薦,當然,報名費是必要的……” “一萬金幣!”幾位貴族笑嘻嘻的同聲回答,“我們知道了!” “謝謝大家的支持,第二次複選的報名費待定。”科恩哈哈一笑,“現在我送大家出去吧!因為有一點機密的事情要跟公爵談。凡是聯姻的事情,大家記得找我就好了……” 看到斯維斯公爵並沒有說出否定的話,貴族們放下心來,紛紛走上去跟科恩大拉關系。 此前他們最擔心的是斯維斯公爵和他母親互相推諉,誰也不肯說一句“負責任”的話,現在有人出來主持大局當然最好不過,至于是誰出來主持,那是無關緊要了。 看著這一群能在自己家里待整天的貴族們離開,公爵的母親也暗暗松了一口氣,走到愛子身邊,輕聲問,“怎麼從來不帶朋友回家,一帶就是如此特殊的人物啊?我可是聽說過這位先生的事跡,通常滑稽的事情他是不會做的。” “他的確是一位比較特殊的人,而且擁有不比任何人差的優秀才能,由他出面處理這件事,我們倆都會變得很輕松。”斯維斯公爵笑笑,挽著母親的手走進客廳,“我正准備推薦他進入聯軍,但唯一的問題是他不想為聯軍或者聯盟服務──他不想有任何牽掛,只要自由。” “于是你才安排了這樣離奇的訣斗方式嗎?”知子莫如母,公爵母親一笑,“知道了,我會幫你安排。” 母子倆正說著話,科恩已經從外面走了進來。那些斯維斯母子都感覺難以應付的貴族們,已經被他三言兩語給打發回家了。“ “伯母好,您的面容可真是慈祥啊!”逕直走到公爵母親前面,微笑著的科恩變戲法似的把手一翻,手上已經多出一個金絲編織的首飾盒,“這是送給您的。” “謝謝。”公爵母親一笑,接過盒子打開,但臉上的表情接下來卻有點愣,因為那里面是一顆極大的寶石,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這寶石的稀有和華責,“這是沒有加工的吧……” “是的,伯母,這顆寶石是我親手挖到的哦!”科恩才不會告訴別人自己沒准備禮物,而這幾天搜刮來的其他首飾上又有名字的事實。他謙虛的點點頭,一本正經的解釋說:“這是一顆珍貴的寶石,沒有經過任何加工,當然了,我在溪水里洗過……我認為,雖然它現在的樣子難看一點、不規則一點,但正因為這樣,才能代表我純樸的性格……” 聽到科恩這樣說,公爵母親忍不住笑出聲來,關上盒子道謝,並請科恩共進晚餐--公爵母親很多年沒有發出這樣的邀請了,比斯維斯公爵的邀請還要難得。 晚宴上,科恩烙守一個損友的最大原則:在極力打擊朋友本身的同時,又給予朋友身邊所有人最大的尊重。在科恩的花言巧語下,斯維斯公爵的一切都被狠狠的貶低了,但他卻成功的取得公爵母親的好感。斯維斯公爵也只能當這個為強行留下坎普瘋狼的代價。 阿撒·古台那麼聰明,一定會對自己的決斗提議有所懷疑吧? 然而,這位聰明絕頂的斯維斯公爵怎麼也不會想到,他這個決斗提議正中科恩下懷,科恩此次來魔屬聯盟可不是隨便玩玩就算了,他要在即將發起戰爭的時候,親自到聯軍軍部所在地探察魔屬聯盟高層的動向,就近指揮和調整在魔屬聯盟的情報系統,順便找找傳說中的生命之源。 晚宴之後,斯維斯公爵帶著科恩來到自己的書房。在帝都,公爵的書房是排名第一的,真正貨真價實的書房。三層樓數十個房間,裝滿了各種版本的書籍,其中不乏孤本絕版的傳世之作,聯盟里有多少文人名士以進入這“間”書房為莫大榮耀。但科恩顯然不關心這個,他更滿意樓頂的小花園……因為那里有非常舒適的搖椅,最適宜他用難看的姿勢躺在上面。 斯維斯公爵跟往常一樣,手里照例捧著一本書,因為科恩占了他的位置,只好委屈的坐在為客人准備的高靠背椅上,用科恩的話來說,這是為了讓“平時高高在上的公爵感受一下身為客人的局促和尷尬”。還沒說上幾句話,公爵母親的貼身侍女就走了上來。 “公爵晚上好,阿撒先生晚上好。”漂亮的侍女行了禮,把手上的一疊畫像放在科恩身邊的矮幾上,“阿撒先生,這是夫人為您決斗而准備的,目前身在帝都的單身貴族小姐資料。夫人交代我,要好好的把小姐們的資料念給您聽,以免您有所遺漏。” “輸掉也不要緊的吧?”斯維斯公爵聞言後放下手里的書,看著星空笑笑,“瘋狼閣下只喜歡打架,對于這種輸贏應該不怎麼在意才對。” 這時候,公爵甚至懷疑自己之所以提出這個決斗方式,其原因是想留下他為聯軍效力多點,還是純粹為了報“黑眼圈”的仇多一點。 而科恩呢!他正專心的用標准的“敗家子方式”把玩著一張珍貴的魔屬聯盟地圖,翻來覆去的看著上面的那些圈圈點點,根本就無視公爵的諷刺……因為他手上那一張,是遠古時期傳下來的,名為“藏寶圖”的東西。 “哦,原來在這里,抽空去看看。”好半天,科恩才放下地圖,對著有點不知所措的侍女笑笑,“謝謝夫人的關心,麻煩你了。至于你家的笨蛋先生,我們先不用管他一一開始吧!” “是。”面對阿撒先生近在咫尺,火辣辣的目光,侍女有些慌亂,連忙低下頭去取出一張畫像遞給客人,“這位是尤莉亞·菲格小姐,十六歲,父親是一等子爵,有教養,學識淵博,少有的優秀,特別是她的歌聲,她的詠歎調被評價為帝都最好聽的聲音之一……” “這樣啊!”科恩撐起身子,一只手托住下巴,以公爵都沒聽過的溫柔語調,專心致志的對侍女說:“是哪一首詠歎調?拜托你唱來聽聽看吧……” “對不起……阿撒先生,”侍女更加的慌亂,臉上飛起一片紅暈,“我、不會唱歌……” “可愛的女孩,你說謊。”溫柔的,別有意昧的說著話,科恩臉上似笑非笑,湛藍的雙眼仿佛看進了侍女心底,另一只手卻摸到了一塊點心,手腕一轉打向公爵,“笨蛋先生,怎麼才能讓你家的漂亮女孩開口唱歌?" “璞”的一聲,低頭看書的公爵接住了點心,嘴里淡淡的回答,“命令。” “可是,我不想用命令的語氣對你說話呢!”科恩對侍女說著話,眼睛里閃著光,臉上那生硬的線條逐漸變得柔和起來,“我應該怎麼做呢?怎麼做,才能讓你開口?" 科恩和斯維斯·赫本,這兩個人的長相和風格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類型,但對女性來說,卻同樣的具有罕見的殺傷力。科恩展現溫柔的機率,大概和斯維斯公爵展現剛強的機率差不多,殺傷力方面也差不多。 “我……”侍女的內心,正掙紮在癡迷與理智之間,“我不是,貴族。” “好強硬的拒絕,可是我……我不,怕。”科恩繼續著溫柔的一切,手上又摸到一塊點心,“喇”的一聲丟向斯維斯。 笨蛋先生接下點心,不等科恩發問就淡淡的回答說:“五十萬金幣能買到貴族頭銜,嫁給貴族男子能得到貴族頭銜,立下足夠大的功勳能得到貴族頭銜,皇帝陛下能夠冊封一般女子為貴族。” “你願意成為貴族?難道真要成為貴族,你才能抬起自己那令人心碎的眼睛跟我說話嗎個如果是這樣,我願意幫你去做。”科恩看著侍女,用極為認真的態度說:“我,以嘰哩呱啦大陸稀里嘩啦帝國第一任皇帝的名義,冊封你為女貴族,冊封完畢,現在是親吻祝福……” “唉璞”兩聲,科恩先前丟出去的點心飛回來打到科恩腦袋上,笨蛋先生在那邊說:“這種玩笑不能隨便開,有人揭發的話,你會被抓去坐牢。” “抓我坐牢?”科恩轉頭看著笨蛋先生,“誰敢!?” 笨蛋先生放下手里的書,指了指自己說:“當然是偉大的帝都治安督察官我一一兼職的。” “好老土的官。”科恩不以為然的轉回頭看著侍女,“我們……不如去找個房間談心……” 公爵夫人貼身的美麗侍女,平日當然少不了要被男子騷擾,在騷擾中保護自己是她們的必修課,但這位貴族卻不一樣。阿撒先生並沒有像其他無聊男子那樣對她毛手毛腳,也沒有像更無聊的貴族那樣威逼利誘,他的表情他的話語,都讓她覺得親切、覺得好玩,任憑眼里放射出來的,帶有天真和純潔的期待目光,就讓侍女難以說出拒絕的話來。不得已,侍女只好求助的看著斯維斯公爵。 “別鬧了,你決斗的對手今天夜里要舉行大型的魔法煙花宴會,請了很多貴族小姐光臨。”斯維斯公爵淡淡插了一句,“既然你想贏,不是該努力一點嗎?" “我當然想贏,不過卻想用更省力的方式。”科恩文雅的抿嘴一笑,“可愛的女孩,等我一會。” “你去哪?”看著某人直接從圍欄翻下去,斯維斯公爵揚聲問道。 “好男兒當以贏為重……”某人的聲音漸漸遠去。 “你可以到母親那里去了,阿撒先生短時間內不會回來。”對母親的侍女說完話,斯維斯公爵搖了鈴,對出現在門邊的一個警衛說:“一會可能會出現有關魔法煙花宴會的怪事,告訴治安督察署,不必在意。” “是的,公爵。”警衛走到門邊,似是想起什麼,轉身對公爵說:“夫人已經到觀露宮去了,是皇後的邀請。” “這樣說來,皇帝陛下今天也會去觀露宮?”想起某人一向的行事風格,公爵伸出手來揉揉額頭,嘴里淡淡的說了聲,“慘。”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