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觀露宮位于福克斯堡城南,位于一座臨近大運河的小山上,這里是全城唯一的一座山,也是皇家成員一邊用晚餐,一邊觀賞全城夜景的好地方,其中的凝露台位置最高,能夠鳥瞰整座城市。 今天晚上,凝露台上正好有一個宴會,這是皇帝陛下的家庭晚宴,皇帝夫婦和一些親近的族人都在座,當然,幾個皇子是不會被邀請的。 布盧克帝國的皇帝喜歡這徉的宴會,因為他是一個家庭觀念比較重的人,與他同桌的只有皇後、最被寵愛的一位妃子、皇族中最年長的亞提律親王,以及皇帝陛下逝去弟弟的夫人,斯維斯公爵的母親一萊昂絲夫人。 當皇帝陛下愉快的與眾人談著有趣的話題,並親自拿著酒壺為年老親王斟酒的時候,距離觀露宮不遠的天空里,突然爆出了一朵巨大的玫瑰色的魔法煙花,之後接連閃出三組亮麗的魔法煙花,刹那之間,絢麗多彩的光線把甯靜的夜空點綴的異常美麗。 “哦,今天晚上有人舉行魔法煙花宴會嗎?”皇帝興致勃勃的間皇後, “一定是很執鬧的場面吧!朕耳中仿佛聽到了女孩們的尖叫哦!” “是昵!是荷南伯爵舉行的,規模不小,”皇後含笑回答,“這孩子請了很多小姑娘去。” “看到臣民們有這徉豐富的生活,朕心里很欣慰。”皇帝陛下的目光停留在夜空的煙花上,隨意的說:“他已經是伯爵,一個貴族就得有擔當才行,就別再叫他孩子。” “是的,陛下。”皇後回答,“我會把這徉的稱呼用在女孩子身上的。” 似乎這位荷南伯爵與皇帝想的一徉,又或者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夜空中爆響一圈細密的橘紅色煙花,猶如一個在夜空中燃燒的火花,映襯著天幕上不斷閃爍的群星,橘紅色光圈之中又平行爆出一排綠色魔法煙花,在最初的那一刹那絢麗一閃而過之後,逐漸轉化為幾個文字一我是個男人! 皇帝陛下笑笑,贊許的點著頭,一旁的年老親王也咧嘴笑說:“好有氣勢的成年宣言啊!” “男人嘛!又是貴族,有時候就得具備一點直白的住格。”皇帝陛下拿起酒杯,若有所思,“嗯,不過在一群小女孩面前發出這徉的文字,荷南伯爵是不是想有個女伴了?” “說得是呢!妾身聽說有一個關于一百封情書的決斗。”最得寵愛的妃子接過話,嬌媚一笑,“但用這徉直白的話語來吸引女孩子的目光,會不會不太文雅昵?” “不打緊不打緊,怕的就是貴族們脂粉氣太重。”皇帝陛下不以為意,“要是這徉的話,行軍打仗怎麼辦?朕就喜歡斯維斯這徉的貴族,能文能武。你們不知道吧!斯維斯那家伙小時候能把二皇子打得哇哇叫,還敢偷偷跑到禦書房給朕的畫像上添胡子……” 正說著,夜空中紅光一閃,平行的魔法煙花又化為幾個大字——我站牆頭,迎風撒尿! 比斯維斯公爵小時候的行為更有氣魄。 這幾個字在夜空中璀璨著,也讓凝露台上的氣氛有點尷尬。身為主人的皇帝陛下對大家眨了眨眼睛,成功的將這尷尬氣氛化解,“有時候嘛!還是需要委婉一點。” 既然是皇帝陛下開口,在座的諸位客人當然是笑著附和,正好這幾個字逐漸散去,稍微下面一點的地方又連續出現好幾組花朵形狀的煙花,大家都在皇帝陛下面前混一下,說個小笑話就過去了……旁邊的皇宮內官卻偷偷的溜到一旁,招手叫人來,讓其快去警告荷南伯爵收斂一些。 皇帝陛下真沒生氣,其他人正慶幸皇帝陛下今晚心情不錯的時候,又一組火紅的魔法煙花在夜空中爆開,高高的掛在那里招搖著——我穿三條內褲,反著穿! “這個……”當皇帝是需要技巧的,最終要是知道在什麼場合說什麼話,今晚這位皇帝當然也具備這樣的才能,當下,他的手指就在桌面上輕輕敲擊,用單薄的空氣評價,“值得商榷、值得商榷。” 話聲剛落,還沒完全消散的大紅字下面爆出一排藍色小字——還常常尿濕! 這情況變化太快,皇帝陛下有點接不上來。 “這孩子,真是沒有張大呢!”皇後看到有點冷場,連忙出來緩和氣憤,目光流轉,最後停在萊昂絲夫人身上,“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那個什麼來著?” “皇後殿下是想說,成長的煩惱嗎?”萊昂絲夫人淡淡的笑著輝映,以“孩子”的說法來為這個倒黴的貴族開脫,“我用途聽斯維斯那孩子說起過,像是近段時間在年輕貴族中比較流行,大家都把自己的煩惱寫在顯眼處……” “奇怪的流行風潮。”皇帝陛下溫和的點著頭,順著萊昂絲夫人提供的台階下來,“但是這些孩子能找到合適的方式排解壓力,然後成為有用的人才啊!” 皇帝陛下終于屈服在顯示之下,承認這家伙是個不懂事的——孩子。 凝露台上所有的人都符合著皇帝陛下的話,大家都以為這事情算是結束了。但是轉眼之間,又一組飛翔在天空中的豔麗文字將眾人敷衍的努力擊的粉碎—如廁時進時沒,有助消化! “哼哼”皇帝陛下看看一桌子的精美菜肴,覺得自己胃口全無,“浮生難得早日閑啊!” 旁邊的皇宮總管心里暗歎一聲,吩咐手下,“准備撤宴。” 傳令官帶著這個命令很快就來到了帝都督察署,他進益的發現,萬年都難得光臨督察署一次的斯維斯公爵正穿戴整齊的等在里面,旁邊兩隊督察署衛兵也裝備整齊的排列在大門邊。接到命令的斯維死公爵什麼也沒說,帶這兩對衛兵,省事浩大的去了荷甫伯爵的府邸。當公爵趕到的時候,暴跳如雷的荷甫伯爵正在問罪安排宴會的手下,那麼丟臉的話也怎麼可能掛在天上上帝都所有人看——至于真正的某位始作俑者,早就偷偷跑掉了。 半個鍾頭之後,斯緯斯公爵完成了一切調查,把荷甫伯爵帶軍觀露宮,整一整衣服,先去見皇帝。皇帝陛下也難得看到來彙報公務的斯維斯公爵,怒氣去了不少,先叫他說說情況。 “回稟陛下,荷甫伯爵今晚在家宴請百多位貴族名嬡,宴會上安排了煙火表演,但荷甫伯爵拒絕承認那些不文雅的煙火是他收益的。”斯維斯公爵條理清晰的回答,“臣下搜索了賀甫伯爵的府邸附近,發現帝都帝都某魔法師行會的幾位魔法師,據他們供認,是有一個黑衣人劫持了他們,逼他們放出了那些魔法煙火。” “是這樣嗎?”皇帝陛下用手摸摸下巴,“這樣說來荷甫伯爵是無辜的嘍?” “黑衣人的身份目前還無法確定,這個人一日不歸案,荷甫伯爵無法證明自己的清白。鑒于這樣的情況,臣下建議做全城大搜查,但目前,似乎沒有對荷甫伯具適用的法律。”斯維斯公爵,當然知道皇帝陛下在生氣,在找發泄的對象,而他也不想背負一個“一定要找出這個人”的皇命,所以在回答的時候,就使用了一點小小的手段——日後有人回想,善良的公爵大人不但克盡職守,還幫荷甫伯爵求了情哦! “全城大搜查這種事情就免了,一點小小的事情,何必鬧得居民葉不能寢?”皇帝陛下想了想,“至于荷甫伯爵嘛!還有那幾個魔法師……朕就把這里的一桌菜賜給他們。總管,你去找一個有利于消化的地方,讓他們好好享用了吧!” “是的,陛下。”總管當然明白皇帝的意思,領命去了。而在座諸位都松了一口大氣,皇帝陛下這樣做,可是非常非常輕微的處罰了呢! 稍後,皇帝又向皇後打聽起那個“歡娛一百封情書的決斗”,聞言後啞然失笑,用手指點著斯維斯公爵的鬧們笑罵,“你這個壞小子,原來事情起因是在你這里啊!你既然有這樣的朋友,怎麼不帶來給朕瞧瞧?能跟你有這樣的交情,本身就不會差到哪里去。身為公爵,應該把‘為國舉賢’這四個字牢牢的記在心里才是。” “是的,陛下。”聽到皇帝陛下這樣說,斯維斯公爵也非常後悔自己定下的這個決斗方式,某人木空一切的狂笑表情在腦中閃現,又找不到其他的推脫之言,只好敷衍一句,“他這個人平時大刺刺,但其實是非常靦腆的,尖刀陛下的話,說不定會激動得暈過去……” “脂粉氣,脂粉氣。”皇帝陛下笑著結束了今晚的事情,“這就是朕所說的脂粉氣啊!” 眾人跟著笑,皇帝陛下宣布,“今天晚上就到這吧!改日再聚。聯為大家准備真正的煙火表演。”然後聲音小下去,“皇後啊!去告訴那些小姑娘,矜持一點嘛!不要動不動就寫情書,要看對方是不是真的值得托付……” “小女兒家的事情,陛下干涉可不合適。”皇後笑答,“讓姑娘們保留這一點自由吧……” 當斯維斯公爵跟母親一起回到公爵府書房時,某人正好整以暇的用一只手托著下巴,隔著一張桌子,繼續用溫柔的手段挑逗那位漂亮的侍女。可憐的漂亮侍女滿臉飛霞,潔白的貝牙幾乎把嬌嫩的嘴唇咬破,修長的手指幾乎要把一方絲巾絞破,但水汪汪的大眼睛卻怎麼也舍不得離開某人的臉……連公爵母子出現在門邊都不知道。 公爵大人干咳一聲,侍女才從內心的掙紮中驚醒過來,走到夫人身邊,頭放得要多低在多低,幾乎就要扣進胸膛……萊昂絲夫人微笑著瞄了她一眼,並沒有責怪。 “伯母晚安。”某人笑咪咪的走過來打招呼,“嗯,公爵大人為什麼晚上還穿這麼正式?” “預感到要被皇帝陛下召見。”斯維斯公爵沒好氣的回答某人,“穿得整齊一點是禮貌。” “不不不,公爵大人應該穿得隨便一點,在皇帝召見的時候要用跑的,最好是要流一點汗,呼吸再粗一些、急一點。”某人搖晃著一根手指頭,“這樣的話,會顯得公爵大人你,比較有誠意……” 一聽這話,斯維斯公爵為之氣結,萊昂絲夫人卻笑了,跟兩人閑談幾句之後,就帶著侍女走出了書房——在回房間的路上,萊昂絲夫人仔細的聽了侍女的回報,更綜合了晚餐後護衛隊天堂的報告,初步確定了愛子這個朋友的正常程度。 “現在看起來,這位客人還算比較善良的樣子,雖然做事情比較頑皮。”最後,萊昂絲夫人下了這樣的判斷,“我們再觀察一段時間吧!” “善良?”貼身侍女有些迷惑,“這位客人今晚做了那樣的事,還算善良嗎?公爵大人跟在他一起,真的沒問題嗎?” “那種惡作劇的舉動,屬于小孩子的玩鬧吧!”萊昂絲夫從看看這個與她感情深厚的貼身侍女,輕聲回答說:“如果不是善良的人,那麼為了贏得這次決斗,他完全可以在茶南伯爵的煙火宴會上放出一句大逆不道的話來……雖然可以在事後證明清白,但一兩個月的牢獄之災荷南伯爵是逃不掉的,而以天堂所說,他的身手完全不會讓人抓到證據” “是哦,他只用比較滑稽的話讓荷南伯爵下不了台……”侍女若有所思的回想著。 “看你這認真的樣子,再回想一下剛才的癡迷表情,不會是真的喜歡上這位年輕人了吧!”萊昂絲夫從笑笑說:“我們家的小女孩也長大了呢!不若今夜你負責安排這位英俊年輕的寢室?” “不要啦夫人。”貼身侍女一臉的嬌羞,“還不是夫人你讓我支試探的” “可是我沒想讓你咬著嘴唇,心如鹿撞啊!”萊昂絲夫人柔柔一笑,繼續打趣說:“那種嬌媚的神態,真是我見猶憐……對了,你支告訴管家,挑一位好女孩侍奉這位客人就寢。” 而在書房里,斯維斯公爵正為吸引坎普瘋兒郎先生對軍事著迷而努力著,第一步是要培養這位先生對戰爭的興趣,于是搬出了許久不用的戰爭棋來,騙某人說自己每天要下過一次才能睡得著。 “不會吧?”某人摸了摸黃金鑲寶石的棋子,“這上面還有灰……” “那是你的幻覺。”曆來不會撒謊的斯維斯公爵只有耍賴,接著使用另一招威逼,“可能是因為你今天放煙火放得太多,所以看花眼了。” “好吧!隨便你。”某人木然的點點頭,一副有心無力的樣子。 “那麼,我現在為你解釋規則,你聽好了。”斯維斯公爵點點頭,開始說:“這些棋子分別代表元帥、將軍、近衛、魔法師、飛行兵、步兵、騎兵……這里的橫線是代表山嶺,只有這種魔法師和飛行兵可以直接越過,其他兵種必須分兩次越過,至于勝利的條件是要自己的棋子到達對方的大本營,或者消滅掉對方全部的棋子……” 抬頭一看,某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溜到房間一角,在標有“藏寶圖”的書櫃下半蹲,手拿一第獸皮地圖,看得口水直流…… “我這麼辛苦的為你解釋規則,你卻跑去那邊看小孩子才有興趣看的東西。”斯維斯公爵憤怒的目光,連忙手腳並用的爬回來坐好,“好啦,繼續啦,既然你喜歡解釋規則。” 一陣無力感襲來,斯維斯公爵覺得自己很冤枉,這麼辛苦的為他好,卻不能得到他的理解,想要在憤怒上有所追加,又怕某人一怒,撒丫子跑個無蹤無影,那自己今日是以來所受到的這些閑氣不是沒有回報?于是把心情穩定了一下,決定從長計議。 “好了,看你也累了,就去洗澡安歇吧!”斯維斯公爵搖晃了一下腦袋,臉上恢複了微笑,“已經為你安排了房間和一切,就當這里是自己的家一樣,” “哦,自己家呀!”科恩四處看看,“那你在哪里睡?” “最近一年,我都是住在書房的……”斯維斯公爵回答著,突然心里一驚,發現自己剛才說錯了話,如果某人真把這里當成自己家,那樂子可就大了,一時之間有點躊躇,稍微呆了一下。 等斯維斯公爵發呆完畢,卻發現某人正在抬頭,而不知道人在什麼時候,已經在臉貼了一大把紙做的大胡子,裝扮成一個中年大叔的樣子…… “不要了吧!這麼詩情畫意的夜晚,連微風都是這麼善解人意……”中年大叔單手撐著下巴,微斜著臉,用極為威猛的目光看斯維斯公爵,“美人其實你早就對俺芳心暗許了吧?只怪俺這人一直都這麼遲鈍……真是苦了你一年來獨守空房……” “你——”斯維斯公爵的頭皮一陣發麻,全身肌肉關節都在一瞬間繃緊,整個人直接就從椅子彈起來,飛一般的立到牆角,“唰!”的一聲抽出了牆上的單手劍。 “哦?”某人用驚訝的目光盯住他,“好快的動作。” 從對方惡劣的玩笑中醒悟過來,舉著劍的斯維斯公爵哭笑不得,只能怪自己大意……某人事先已經掛上紙做的胡須,這就表明是在作戲了啊!看來,對于這個家伙,在任何時候都不能放松警惕啊! “切,不好玩。”某人沒趣的扯了紙胡子,一蹦一跳的去了門口,“洗澡去,睡覺、睡覺、睡覺……軟軟的枕頭,軟軟的床鋪,我討厭、我討厭……” 看著某人唱著每次睡覺前必唱的小調離開,斯維斯公爵才算真正的松了一口氣,活動了一下方才被嚇到僵硬的身體,這才發現自今天早上見金袍主祭後的種種惡劣情緒都不翼而飛…… “這個家伙,難道是看我心情不好才開這種玩笑的嗎?或者是提醒我不要太女性化?”斯維斯公爵自嘲的一笑,走到桌前,拿起某人丟下的紙胡子,雖然開玩笑的方式惡劣了一些,但是用心卻…… “這個?這個……應該……”仔細看了看手里的東西,斯維斯公爵的慘呼立即響徹了府邸,“這是我的孤本收啊!”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