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斯維斯·赫本公爵是一個專心細致,責任心很強的人,做事情也從來不會虎頭蛇尾,既然決定要把某人培養成軍事人才,那他就會一直朝著這個目標努力下去。 于是在當晚,公爵府書房的燈光徹夜未滅,誰也不知道公爵大人在里面做些什麼。不過第二日清晨,便裝打扮的公爵大人就親自到了客房,把熟睡中的瘋狼大人抓起來──可憐的瘋狼大人當時正抱著一具滑膩柔軟的嬌軀,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 “身為一個優秀的貴族,必須擁有良好的生活習慣,不能荒廢鍛煉。”一邊讓侍女往瘋狼大人身上套著晨練的便裝,斯維斯公爵一邊為瘋狼大人灌輸著正確的貴族意識,“溫文爾雅只是貴族的名片,堅韌不屈才是貴族的本質,驕傲無畏是貴族的筋骨,熱情奔放是貴族的血液,睿智的目光、冷靜的性格以及純潔的信仰是一個貴族的基本特征……你在聽嗎?” 說了半天沒有聽到某人的抱怨,公爵大人疑惑的轉頭一看,發現某人已經靠在玉石屏風上睡著了,侍女也是一臉的無奈。于是公爵大人直接走上前去,拉著某人的耳朵出了房門,因為公爵知道,清晨和上午通常是瘋狼大人大腦反應最遲鈍的時候,要整治他就得抓緊時間。 “不要哇……”後花園里不住的傳來慘叫,“俺來這花花世界,是為了開心啊……” 在經過一系列的貴族式晨練之後,終于到了早餐時閭,目光呆滯的瘋狼大人迷迷糊糊的冼了澡,又迷迷糊糊的被換上了魔屬貴族禮服,坐到了餐桌前。雖然他整個人的目光乃至表情都很迷糊,但難得一見的正式打扮卻讓同桌的萊昂絲夫人都覺得眼前一亮。 亂槽槽的金黃色長發被仔細梳理之後,輪廓清晰的五官明顯起來,每一處,無論是分開還是組合在一起看,都是那麼的合適。特別是現在的阿撒先生不做怪相,也不故意扮成粗魯的中年撩倒男子模徉(其實某人是睡眠嚴重不足,還在假寐補充體力),整個人的原本氣質逐漸浮現出來,配上剪裁合體的禮服,不由讓萊昂絲夫人在心里發出驚歎----果然是天生的貴族昵!就算經過千年,就算再怎麼想忘記,生來的特質也不會消退。 “看到阿撒先生這個徉子,母親大人很驚訝嗎?”斯維斯公爵微微惻過身去,小聲的對母親說著話,臉上露出難得一見的促狹神情,“想不想看看阿撒先生的其他表現?” 萊昂絲夫人很有興致,但目光中又有點懷疑,畢竟阿撒先生昨天還把愛子耍得困困轉。 “沒有關系,早晨的時間是屬于我的。”自信的對母親說完這句話,斯維斯公爵轉頭看著阿撒先生,而後者拿著酒杯的手已經好半天沒動過了,“阿撒閣下,我們剛接到消息,您置辦金票的錢莊在昨天夜里發生火災,所有的金票存裉都被燒掉了……情況非常危急。” “我什麼都、都不知道。”某人一臉迷糊回答著,“點火的不是我……” “問題不在這里。”斯維斯公爵向發笑的母親做了個“小聲點”的手勢,又說:“問題是閣下的金票現在全部報廢了,也就是說,閣下現在身無分文,已經破產了……” “不怕。”某人的腦袋漸漸的歪向一邊,“隨便去挖個什麼石頭就有錢了……" “但是閣下,方圓千里的寶物在一年前就被你挖光了。”斯維斯公爵非常享受的抿了一口開胃果酒,“而且這附近又沒有任何的生意可做,我們的存糧也沒了,午餐和晚餐怎麼辦?” “啊!什麼都,都沒有了嗎?”半夢半醒之間,某人終于轉過頭,雙眼中露出淒迷的目光,沉吟了好半天之後,才幽幽的回答,“那麼,早餐多吃點好了……” 幾位侍女在旁邊捂著肚子、笑得嬌軀亂顫,萊昂絲夫人一邊強忍著笑意,一邊伸手在愛子肩上拍打了一下,責怪他玩的過分了些----不過,能看到身為公爵的兒子一改往日不苟言笑得習慣,萊昂絲夫人心里也很高興,她眼中露出的盈盈笑意,哪像是在生氣? “不好,你們的笑聲太大,他快清醒過來了,游戲最後一段開始,大家嚴肅一點。”交代完一切,斯維斯公爵清了清嗓子,把酒杯放在唇邊,然後低呼一聲,“刺客!” 聽到這句“告警”,迷糊狀態中的瘋狼先生雙眼一睜,目光在瞬間變得清亮犀利,單手在桌上一撐,整個人已經飛到空中,然後一個後翻,穩穩的落到了門口----當一切都靜止下來時,瘋狼先生正處于一個半蹲的姿勢,頭微低,凌厲的目光不住巡視著餐廳的每一個角落,雙手交放于胸前,左手餐刀右手叉,叉上還有半片火腿…… 餐廳里的所有人都一臉茫然的看著瘋狼先生,只有斯維斯公爵無動于衷的喝著酒。好半天之後,不無尷尬的瘋狼先生才小心翼翼的詢問公爵,“現在……什麼狀況?” “當然是閣下又在吃早餐的時候睡著了,而且還做了噩夢。”斯維斯公爵放下手里的酒杯,用平靜的語氣解釋著一切,“不過這次還算好,至少你沒在睡覺時把頭發泡在菜湯里……” “是這徉嗎?”瘋狼先生疑惑的看了看公爵大人,“我好像聽到有人叫剌客……” “閣下覺得在這個餐廳里面,會有人這徉做嗎?”斯維斯公爵依舊平靜的看著瘋狼先生,當一個老實人鐵了心要裝無辜的話,任誰都看不出破綻,“閣下不會是在懷疑我吧?” “好了好了,別鬧了,你們快吃早飯吧!”萊昂絲夫人招手讓瘋狼先生過來坐下,輕聲提醒瘋狼先生今天要做的一件大事,“招待會確定是在晚飯後舉行,是以斯維斯的名義發出的請柬。而晚上正是阿撒先生一天中最有精神的時候,那麼就下定決心,從今天起好好的跟帝都名媛們交往吧!別做太奇怪的事情,說不定會遇到喜歡的女孩子呢!” 幾封情書而已嘛!用的著這樣大費周章嗎?瘋狼先生臉上顯露出無所謂的表情。 “這可是慎重的決斗呢!荷南伯爵已經為贏得決斗勝利而努力過,並且付出了很重的代價。”看到瘋狼先生臉上的心不在焉,萊昂斯夫人笑笑,“荷南伯爵在全心全意的跟先生你決斗,昨天夜里受到了挫折,卻還是沒有放棄。坦白的說,荷南伯爵要在先生你手上取得勝利,希望是很渺茫的,但越是這徉,他所付出的努力就越是讓我覺得可貴。因為這代表著一種精神,人類的拚搏進取的精神,沒有這種精神,人類就不會獲得今天的成就,與野獸無異。”萊昂絲夫人現在所說的是最正統、最純正的貴族思想,雖然已經被絕大多數貴族所唾棄和遺忘。但第一次接觸魔屬貴族的傳統思想,科恩不免聽得有點發呆,因為他從未想到魔屬聯盟里還有這徉的人、這徉的思想存在,往日所見的種種貴族作為,實在太過汙穢與卑下。 “而阿撒先生你,我從不曾懷疑你會取得勝利,因為你很優秀,我也知道你會用種種辦法讓決斗的過程變得很輕松。但是,”萊昂絲夫人微笑著,把一杯清淡的飲料推給科恩,“面對一個如此認真的人,面對一種如此無侮的付出,阿撒先生你應該認真起來,以最佳的狀態去決斗,這徉才是一個貴族應該做的----不為對手的強大而恐懼,更不會因為對手的弱小而自大,給予對手必要的尊重並不是為別人,而是為自己。貴族應該這徉,帝王也應該這徉。” 知道萊昂絲夫人的話不無道理,但科恩不服輸的天性卻有點不甘心,“這徉的精神是不錯,但是那個什麼荷南伯爵……” “阿撒先生想得沒錯,我也認為荷南伯爵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符合這種精神,也沒有看得這麼遠,他大概只是被一口惡氣憋住,非要與你分個勝負不可,一旦輸了,說不定還會哭鼻子。”打斷了科恩的抱怨,萊昂絲夫人眼中的笑意更甚,“但要追究起來,人的精神是從什麼地方而來呢?不就是在這些小小的下意識行為里萌芽的嗎?沒有人在生下來的時候就是大義凜然的,也沒有人不犯錯誤,就算是一個小小的萌芽,也值得我們去關注。” 科恩暗歎一聲,心里很有感觸。想想也對,斯維斯這種人不是普通的母親能夠教育出來的,另一方面又想到日後將與魔屬聯盟展開的大戰,第一次有了些許矛盾的情緒----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神魔分界線上,第七次進攻的鼓聲已經敲響了吧! 看到科恩的表情,萊昂絲夫人還以為“阿撒先生”在仔細考慮自己的話,哪里會想到,此刻坐在自己面前的這個“略微帶著些野性”的貴族青年,心里正考慮著日後怎麼才能指揮大軍踏平魔屬大地……如果萊昂絲夫人能看穿這一切,恐怕會立即抽出匕首一刀了結了他。 “覺得怎麼徉,小小的事情還值得這徉考慮?”看到科恩長時間的考慮,坐在他身邊的斯維斯公爵過頭來說:“我們家的早餐就這麼難以下咽嗎?” “沒有啊!這早餐蠻好的。”科恩拿著那杯飲料,看看這對母子,正色回答說:“反正我也難得認真一次,就接受大家的建議好了。” “這徉的話,早餐後的鍛煉必不可少哦!”斯維斯公爵打鐵趁熱,“已經有全新的課程在等著閣下了----你一定會感興趣的。” 早餐在一刻鍾之後結束,滿懷斯待的科恩站在了書房里,而斯維斯公爵就一臉神秘的揭開書桌上的布,同時大喊一聲:“看吧!全新的游戲----尋找秘密寶藏之旅!” “怎麼徉,阿撒先生是不是覺得很有興趣昵?那麼就讓我來說明規則好了。”斯維斯公爵臉上掛著自信的笑容,指著棋盤解釋說:“這些棋子分別代表委托人、尋寶指揮人、傭兵、魔法尋寶人、飛行尋寶人、徒步尋寶人、騎士……·這里的橫線是代表山嶺,只有會魔法和可以飛行的尋寶人可以直接越過,其他人必須分兩次越過,至于勝利的條件是要指揮自己的尋寶人到達對方的大本營,或者奪得對方身上的寶物……” “這個是……”聽著幾乎與昨夜一模一樣的規則,科恩拿起一枚似曾相識的棋子,心里不由為斯維斯公爵那可憐的想像力悲哀了一下,“你干嘛把戰棋棋子改成這徉?原本就不好看,現在變得更丑……·這個好像是直接砍斷的……” “是不怎麼好看,但那是因為時間太短。”本以為對方會為自己親手改造棋子的壯舉感激一下,卻沒想到換來這徉的評價,斯維斯公爵心里苦到極點,但為了讓科恩明白一切,他還是解釋起原因,“要知道,我先要把你弄壞的書粘好,那是一項浩大的工程。” “啊!你說什麼?”科恩一驚,手在書桌上一拍,“你謀殺了我的紙胡子?!” “那個可不是你的紙胡子。”斯維斯公爵先是低下頭去,爾後又抬頭,用噴著怒火的雙眼看著科恩,雙拳重重的砸在書桌上,“那是我的----孤本書籍!” “紙胡子!” “孤本書!” “紙胡子!” “孤本書!” “紙胡子!” “孤本書!” “好吧!我就當那是孤本書。”科恩搖頭晃腦的走到一旁坐下,“你現在欠我一個人情。” “你……”斯維斯公爵這才發現自己完完全全的上了當,郁悶得幾乎想拿劍砍人。 “報告公爵大人!”護衛隊長跑到門外,輕輕的敲了門,“聯軍軍部有位將軍來見您,像是昨天夜里發生了什麼大事,非常緊急。” “一位聯軍軍部的將軍?這個時候來?”本來被某人嚴重傷害的情緒在瞬間平複下來,斯維斯又變成了以往那位高貴得仿佛不食人間煙火的公爵大人。他背起手來,在房間里邁著隨意的步伐,輕聲的自間一句,“昨天夜里會有什麼大事發生?” “真的是大事啊----少將閣下!可能事情真的很緊急,外面那位將軍再也等不下去,直接擂起了書房的大門,”斯維斯少將快開門,不得了的大事情啊!“ “真是個浮躁的軍人。”斯維斯公爵在一張正對大門的椅子上坐下來,“進來。” 門才打開,一位身穿魔屬聯軍制式服裝的少將就沖了迸來,直接沖到斯維斯公爵面前,嘴里說出的話更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斯維斯公爵,昨天晚上聯軍軍部資料室和情報部被盜,同時被盜的還有布盧克軍部情報室及皇宮資料室,丟失的多為機密文件,事態非常嚴重!” “這幾個地方,居然會在同一時間被盜?”怎麼也想不到嚴重的事情是這幾個地點同時被盜,就算是斯維斯公爵這徉的人也難免吃驚,但他很快又恢複了常態,“為什麼閣下不去追查,要來我這里?我現在沒有任何的官職,不能插手這件事情。” 說著話,斯維斯公爵不由看了一眼又在書櫃前半蹲著看“藏寶圖”的某人,腦子里湧起一個念頭:在現在的帝都,如果說還有人敢去、還有人能去盜竊上述地點的話,這位瘋狼先生怕是第一人選……但是公爵大人又轉念一想,瘋狼先生只有一個人,哪能同時盜竊那麼多地方?而且他昨天晚上也沒有時間去做這些事。 “昨天晚上當值的治安督察官不是公爵大人你嗎?雖然是督察官,但也有協助追查的義務啊!”少將這時才發現房間里還有一個人在,但已經改不了口,“公爵大人,這件事情非常棘手,而軍部那邊昨夜剛好是我當值,如果不能有所交代,我就危險了……” “我是被皇帝陛下嚴令在家休息的。”斯維斯公爵苦笑著回答,“抱歉,幫不了你。” “這個嘛!我早有准備。”一聽公爵大人這徉的回答,少將的表情不再是淒慘的,反而笑嘻嘻的從懷里拿出一份公文來,“在來請公爵大人之前,我特別拜托我父親去找了皇帝陛下,仁慈的皇帝陛下已經答應了……公爵大人請吧!時間是不等人的,我可不想被降級,而且這次的事情也不是降級就能完事的。” “原來你是在算計我。”看著這個在軍部里還算說的上話的“熟人級別朋友”,斯維斯公爵淡然的笑了笑,不以為然的回答,“好吧!你去看看。阿撒先生,一起去吧?” “嗯?”埋首在藏寶圖中的某人抬起頭來,“在這里就好,出去干嘛?” “我們去看看昨天夜里大放煙火的後果。”斯維斯公爵站起身來,瞟了某人一眼,“怎麼,你不想去?” 某人本不想放下手里的圖,但無奈自己有把柄在斯維斯公爵手上,只有滿臉不爽的站起來,“去拉去拉,又不是小姑娘,去哪里都要人陪……” 斯維斯公爵真誠的目光看過去,某人立即閉嘴----現在有外人在,就算是好朋友,也不是隨便說笑的時候。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