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心不甘情不願的科恩跟著斯維斯。赫本公爵上了馬車。少將騎上戰馬,到馬車邊詢問公爵大人先去哪里,後者稍微考慮了一下,決定先去皇宮資料室,並叫人先去打點一切,然後一行人就趕到了皇宮。 而先行的人已經去稟報了皇帝陛下,皇帝陛下首肯公爵本人帶他的“朋友”參加這個特殊案件的調查,並頒發給了科恩一面腰牌——完全是基于對公爵的信任。 “這是每一個貴族都想得到的腰牌,這是皇帝陛下賜予閣下的佩劍。”斯維斯公爵把東西一樣樣的塞到科恩手里,“知道你這人不喜歡某些事,所以沒請皇帝陛下授予你具體官職,不過有了這些東西,你在帝都里也算是一位得到承認的貴族了。” 手里拿著腰牌,科恩心里不由苦笑,自己這出戲也未免唱得辛苦了一點吧?什麼皇宮資料室,什麼聯軍情報部,全都是自己親自安排策劃,然後指揮情報人員去偷的啊!現在拿到這些東西,算不算監守自盜?最起碼也是賊兵一家了吧? “真是麻煩。”走在宮里,科恩拉著脖子上的圍巾,“解決這種事,完了之後會有酬勞嗎?”沒有酬勞,但這是一位貴族應該做的。在我們身邊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會對世界產生影響,想要生活得很好,就得自己出來維持,指望別人做好一切是不道德也不現實的。“走在科恩身前一步的斯維斯公爵沒有回頭,”這幾個地點都非常敏感,在目前這種狀況下,發生這種事情算是比較離奇,能合理解釋的理由也不多 我們到了。“”公爵大人你來了。“一位看起來負責皇宮警戒的將軍迎上來,沒有絲毫客套,直接介紹說:”皇宮資料室是一處單獨的院落,三層樓一棟,二層樓一棟,守衛平房一處。昨夜共有三十四人當值,外面十六人,樓內十六人,還有兩名魔法師,理應不會出現這種事~~~~“ “他們人呢?”踏進大門,公爵隨口說:“叫上來做個詢問,先找出奸細再說。”沒有奸細,守衛的士兵都是帝國最忠實的士兵。“將領面色一凝,”他們——都殉職了。“”全部殉職!“斯維斯公爵停下了腳步,”三十四人,還有魔法師,連警訊都沒有發出?“”是。“將領點點頭,”我們還沒有移動他們的位置,公爵大人請看。“ “軍部那邊的情況也是一樣。”跟在後面的少將這時插話,“對方是少有的狠辣。”公爵的眉頭微微皺起,跟在將領身邊查看起詳細情況來。 從現在的情況看了解,昨夜不是盜竊而是突襲。突襲一方來的人不少,樓里的魔法師和士兵先被殺,之後才是院子里的衛兵,五名待在守衛平房里的衛兵反而是最後遇害。 從已知的推斷,這些人是少有的高手,多書衛兵到死都毫無察覺,就算是其中一名最警覺的衛兵,他的戰刀也沒有能完全出鞘。他們所使用的兵器很怪異,因為所有站在要點的衛兵的傷口都很特別,全是頸椎被銳器直接切斷。開動警鈴的機關就在負責守衛中樞的魔法師腳下,但這位魔法師卻沒來得及踩下踏板。跟其他人一樣,這位魔法師身上的致命傷也在頸椎,但在後備脊椎還有一處追加傷口。 資料室里面是遺篇狼籍,各種珍貴的資料都被突襲一方詳細翻找過了,有關軍事民生的資料都被有所選擇的拿走一部分,特別是地圖類資料,無論是別國地形圖還是本國的城市建築圖紙,幾乎是一張也沒留下,全部搬了個乾淨——有備而來,目的明確。 “啊撒閣下。”自己看過了一切,斯維斯公爵心里似乎有所悟,于是轉頭過去問那位無所事事的閑人,“你有什麼感想?說出來讓大家評價一下。” “我能有什麼感想?”科恩靠在一跟柱子上,看著房間里亂七八糟的一切,“這里的守衛已經是比較嚴密了,按道理說不應該出現這樣的事情。”“守衛的嚴密度大家都知道,但現在卻已經發生這樣的事。” 斯維斯公爵走到科恩身邊,“先不談守衛的事,你個人覺得突襲一方是怎麼近來的?又是怎麼完成這一切的?如果可以的話,最好能推斷出他們的每一個步驟。” “推斷出每一個步驟?這對你有什麼幫助嗎?”科恩聳聳肩膀,不無天真的想誤導斯維斯公爵,“我的公爵,你現在應該下令在各個路口布下天羅地網,嚴防被盜物品轉移才對。” “細微末節不用我去做,我也不認為這樣會對事情有什麼幫助,失去的物品就算找回來,也已經泄密了。”斯維斯公爵搖搖頭,“當務之急是推斷出誰做了這件事,以及他們做這件事的目的。要在戰略層面消除資料被盜所引起的影響,最少也要有所防范。” “不愧是公爵啊!想的真是和我不一樣。”聯軍少將點頭符合,“現在所知,至少有三處地點被盜,軍部損失的東西更始絕密,情況也更複雜……”“軍部我們等下再去看,先解決完這里的事。”斯維斯公爵看著科恩,“這里的人里,就以閣下對武技的監視最廣,閣下也精通借取之道,擺脫了。” 科恩眉頭也皺了起來,不過他跟別人考慮的東西可不一樣,他所擔心的,是怎麼在說出一些東西的同時又不讓人對自己產生懷疑。至于昨天葉里動手的人,早就已經分散隱蔽了。 “如果是我要帶人突襲這出地點,那麼我就要用一定的時間做前期准備,詳細的地圖與守衛員的情況是必須的。剛才聽這位說士兵都是忠貞的,但我不這樣認為。” 科恩走到一名守衛的試題錢,“沒有內應,這些資料很難到手,所以必須有內應,應該從其他不當值的守衛身上著手……也不排除對方會將內應一起干掉的可能,畢竟這是最省事的。” “襲擊這里的應該在十人以上,因為要同時對兩棟樓里的人下手,還要安排人在外面幾應。”科恩走到門邊,指著園子里的守衛試題說:“他們倒下的方向都差不多,從地上濺血的角度推斷,他們生前最後一刻都面向同一方向,而那個方向,正好是昨夜放煙火的位置——這就是對方動手的時間,他們事前一定知道會有煙火晚會。” “其實我是想了解,對方的人武技有多好?”斯維斯公爵輕聲問,“這是關鍵。”“武技有多好?”科恩笑笑,帶著幾個人來到樓後,“昨天夜里的光線算是好的,而他近來的路線只有一條,就是從背面的圍牆直接上樓頂,而從圍牆到樓角的距離卻足有三十臂遠,十個人分兩批,若是使用一般的武技絕對會被守衛發現。” “警衛將領說:”但我們毫無察覺。“”難道是借助繩索?但是圍牆底而樓頂高,那樣會很緩慢。“斯維斯公爵看者這一長長的距離,”樓頂上已經檢查過了,沒有任何使用勾抓的痕跡,到底是用什麼方法?“ “推測有什麼用?試試就知道了。”科恩隨手從一位軍官手上要了配件,上了圍牆,看了看樓角,再試了試配件的韌性/突然從圍牆上斜飛而下,中途力盡下墜是,用劍尖點在地面上借力翻身,順勢落在樓角處。整個過程極為順暢,曆時很短而且沒有什麼響動。 幾位將領看得一蛋,望向科恩的延伸中帶著敬佩和懷疑,但公爵大人既然帶著他來,那他自然是沒有什麼問題。斯維斯公爵倒是沒有什麼表示,再問科恩,“什麼人能做到這種程度?”“這我哪知道?我對帝都又不熟悉。”科恩還了配件,“擁有一批這樣的人,不容易。” “那麼,閣下應該了解調查的方向了吧!”斯維斯公爵轉頭看著警衛將領,“先調查帝都附近有哪些傭兵團體,又有多少脊背這樣能力的人昨天不在,也包括各貴族家的私人武力。” “這樣的話,王子們那邊……”將領有寫躊躇,“也要調查嗎?”“那是閣下的職責了,與我無關。”斯維斯公爵嚇了笑,“姑且認為對三出地點下手的人互相沒有關系好了,能有十個脊背這樣武技的手下,帝都附近能有幾個人?即便不是他們做的,讓他們收收心也好,帝都最近的氣氛,真是有點不象話。” “末將明白了。”警衛將領點著頭,“末將真心希望公爵大人能夠早日回來出吃大局。”“有些事情,不是真心希望就能達到。”斯維斯公爵溫和的喊著警衛將領,“不過,閣下的號衣我心領,晚些時候我會親自向皇帝陛下彙報這件事——我們去軍部吧!”“好的好的。”聯軍少將早已經等得不耐煩,聞言之後就往外走,而且不停在公爵耳邊嘮叨,“公爵大人,調查文筆之後,你也戶親自向聯軍長官回報的是吧?對方是這麼厲害的人物,根本是無從防起嘛!如果你幫我這個忙,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幫我一次好不好?你的面子很大,長官們絕對不會怪你的~~~” “你做夢。”公爵大人丟下這句鐵石心腸的話,和科恩上了馬車。馬車離開皇宮,逐漸靠到了大運河邊,斯維斯公爵和往常一樣拉起窗簾,觀賞著外面的景色,科恩跟著看了看,卻沒發現什麼特異之處,于是開口問,“都是你所認識的人,為什麼要分別對待?這樣的處理方式有些奇怪。”“在帝國方面來說,我目前雖沒有公職在身,但也是皇族成員,國家安危也有我一分責任在里面。”說著話,斯維斯公爵的目光回到了科恩臉上,“但在聯軍里我目前卻什麼都不是,一個閑人還是少惹人討厭的好。這一件事,有很多的人會搶著出頭的吧!何必擋住別人的路。”“但你交代別人做的事,對追回資料也沒有什麼用處吧?” “當然,資料是再也找不回來了。”斯維斯公爵點點頭,“我不過在用這件事打擊某些人。”正說著話,兩人所做的馬車正好經過一處私家莊園門外,往來行駛的馬車太多,不得不放慢速度。旁邊的馬車上大多坐著一些女士,不住有人向斯維斯公爵問好,公爵含笑回應,還踢了科恩一下,讓他也保持笑容,“她們在參加游園會,有可能會給你寫情書哦!”“難道是那個荷南伯爵舉行的游園會嗎?”科恩微笑著,目光在車窗外來回搜尋,終于在莊園門口找到了那位荷南伯爵,“還真是他啊!不知他還有什麼自信來招待這些貴族?”斯維斯公爵還想打趣科恩幾句,但馬車前方好象發生了什麼事,隨著幾句爭辯,慢行的馬車最終停止下來,政變聲也發展成了激烈的爭吵。 “這是格倫斯中將的馬車!你們必須先讓路!”,“你們只需退2個馬身就能讓我們過去,我們讓卻要退數十個馬身,哪有這樣無理的事情!”,“你這蠢貨,別說兩個馬身,格倫斯中將的馬車連半個馬身都不會退!” 聽到這樣的爭吵,斯維斯公爵臉色絲毫未變,敲了敲車門,“我們退。”磚頭對科恩說:“這得花點時間,不如下去跟各位貴族小姐熟悉一下,說幾句話。” “我才不想下去——”正在推辭,科恩卻突然看到兩位熟人所坐的馬車,“好啊好啊!”“喲,原來是兩位小姐啊!”科恩臉上帶著壞笑,靠近一輛剛在路邊停下的馬車邊,“很久都不見了哦,兩位有沒有想過我呢?”“呸——誰要想你啊!你這壞人怎麼會來帝都?”美麗動人的仙尼亞。吉倫特小姐鼓起大眼睛,一副不能置信的神情,“前幾天聽到傳言,沒想到你還真的來了。喂喂,那個決斗不會是真的吧?你這樣的家伙怎麼可能得到一百分封情書呢?”在仙尼亞身後,一臉溫和的愛麗。弗蘭小姐微笑著向科恩問好。斯維斯公爵也走了過來,含笑與兩位小姐打招呼。“以前都是我不好拉,其實我這人真的好善良。”科思裝出一副無比正經的樣子來,“那麼拜托兩位,回家給我寫情書好不好?”“你做夢!”愛麗。弗蘭小姐用可愛的小巧的鼻子“哼”了一聲。“哦,那我就把某人中毒之後的種種事情說給大家聽,相信可以賣個好價錢~~~~” 科恩嘿嘿笑著的時候,某為中將的馬車正從他身後經過,科恩的目光瞟過去,卻正好看到路後樹叢里的一點閃光,當即將自己身邊的公爵一把推開,同時高呼,“刺客!” 一排羽箭整齊的飛射過來,不過目標卻不是科恩和斯維斯公爵,而是經過的中將馬車。只聽中將馬車的廂板一陣異樣響動,居然在廂板中加入了鐵板,但是拉車的四匹健馬卻已經中箭,發出悲鳴倒下。而先前那位很會擺架子的車夫,早就被羽箭穿胸,眼見不能活了。 “從那邊下車,進莊園!”科恩拔劍出來,挑飛兩枝失了准頭而飛向女士馬車的羽箭後,才告戒女士們從另一邊下車。對面的樹冠上又飛射出數十道銀亮的光碟,空中響起一連串尖利的鳴叫聲,銀盤向著格倫斯中將的馬車飛到————這東西力量很猛,先前弓箭無法穿破的壁板居然被生生切開,連那沉重的馬車也在劇烈的震動! “啪!”的一聲,中將馬車的車門被人一腳踢開,兩個身穿軍服的男子滾了出來,直到這時,路邊馬車上的貴族小姐們才開始發出整齊的尖叫。有不少拉車的馬匹受到驚嚇,開始亂跑,場面更是混亂。“救人!”知道科恩不大喜歡管閑事,斯維斯中將頭上,受禮的長劍劃出一道耀眼光華,斬斷幾枝射向中將的羽箭。科恩不等他吩咐已經沖出,一邊挑著羽箭,一邊把另一名軍人遠遠踢開。 路邊擠滿了想逃去莊園的貴族小姐,圍牆邊尖叫不斷,貴族男子們自發的保護在外側好讓女士們安全的進莊園里。仙尼亞小姐的表現更加出色——她站在莊園圍牆外,直接抓住那些小姐用丟的,被她丟進莊園的貴族小姐們比遇到刺殺還害怕,就算摔不著這些小姐可一旦看到自己旋轉著飛過圍牆,嚇也嚇個半死啊! 混合著一群從莊園內沖出的武士,各貴族的護衛已經越過眾人向河堤的樹林沖去,手上的努機不住發射,書上刺客射來的羽箭少了很多。看到格倫斯中將和他的副官趁此機會找了個地方做掩護,那些逃進莊園里的小姐們的尖叫聲才小了一點,還有不少人在門邊探出頭來看。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