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樹上的剌客不住的被人射中而掉下來,幾個想逃跑的卻被一群護衛截住,圍起來圍殺,看到這一切,不少小姐已經開始鼓掌叫好,但科恩隱約覺得這次剌殺不會這麼簡單——暗殺主使者費了這麼大的精力,就是讓這些不入流的菜鳥送死嗎? 科恩遇剌的經險雖然不多,但沒有一次不是驚險萬分,在經曆這些刻骨銘心的剌殺之後,他那種超常的警惕心可不是斯維斯公爵能比的。期維斯公爵兩次想離開道路去看看其他人的狀況,都有被科恩用嚴厲的目光制止,因為在目前,只有這條道路還算是比較安全的。 任何敵人,在沒有露面的時候最有威懾力,而現在,無論是河堤一側還是在莊園一側,情況都太過混亂,到處是熙熙攘攘的人,怎分敵我? 此時,又一群飛增援的武士從莊園沖出來,科恩余光一瞥,立即發現問題所在,向那兩位正往自己這邊張望的軍人大叫一聲,“注意身後!” “殺!”混在武士群中的剌客突然發難,幾人一聲不吭的向手邊的武士下黑手,另幾人的武器先後向著中將殺到,這些人武技不錯,護在中將身邊的幾個護衛才迎上去就立即被對方輕松料理。斯維斯公爵一驚,不顧科恩先前的警告,飛奔過去支援。 心里暗罵一聲,科恩將手中長劍擲出,暫時解了中將的側方危機,之後幾步就沖到斯維斯公爵前面,才從亂人堆里劈手搶過一柄戰刀,道路邊的地面就多處暴起泥柱,近十名全身黑衣的剌客隨著飛揚的塵土飛到空中,完全將中將一行人包圍,而且從他們的身手來看,這些藏在地面下的剌客才是今天行剌的主角! 身邊已經沒有了護衛,中將與副官開始為了保住性命而奮力厮殺著,但他們兩人顯然不善于應付這種局面,在護衛死光之後,應付正面的剌客都有賺費勁,好在中將本人所持的是魔族武器,剌客的兵刃碰之即斷,這才勉強抵擋下來,哪還有空閉去管身後? 從後面趕上的斯維斯公爵纏住一名黑衣剌客,他的護衛隊長天堂纏住一名,剩下的幾名剌客依然殺向中將。但就在成功前的一瞬間,幾名剌客眼前一花,中將與他的副官都不見了——當然是被及時趕到的科恩大腳踢飛了,現在躺在莊園邊做一臉痛苦狀。 煮熟的鴨子飛了,幾名剌客看著處于自己包圍圈中的這個貴族,心里的憤怒已不可用語言來描述。剌殺最為重要是時機,而合適的時機往往是稍縱即逝,現在剌客們的行動已經完全失敗……而處于他們包圍中的科恩何嘗不是在心里叫苦,他不是個好好先生,但那位中將和他的副官對科恩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了,他非救不可。 但是他要怎麼做,才能讓斯維斯公爵不驚疑他熱心救人的動機呢?現在看來,只有當個狂人……反正也難得來一次魔屬,就好好開心一下好了。 “你們幾,手上的功夫不錯嘛!居然弄得本少爺一身的灰塵,這件事可不能就這麼算了。”嘴角掛起一絲絕對不能被稱之為善良的微笑,科恩揚聲說:“以一個貴族的名義,我在此宣布,我要與你們較量,如果你們贏了,我就保證你們安全離開。” 到科恩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斯維斯公爵才幫助天堂收拾完自己的對手,有點氣喘的站到一旁,做好了隨時支援的准備。他不是不想阻止科恩,但科恩好不容易主動的“以一個貴族的名義”做事,他當然要支持才對。好在先前那些跑到河堤上的護衛也趕回來了,把剌客團團圍住,不怕他們真的能傷到科恩。再說,這位瘋狼閣下可不是一般的瘋子,上次要不是自己全力說服,魔屬血族就沒族長了。 “不用懷疑,我所說的較量,就是我一個人單挑你們全部人——如果你們還是人的話。”秒恩隨手把戰刀插在腳邊,接過天堂丟來的一個長條狀包裹,“誰要是想單獨開溜,我會不高興,他也會死得比較難看。輸了的話就死在我手里,不用受刑。” 魔屬聯盟的民風一貫勇悍,貴族階層也一向仰慕勇武之人,一聽到科恩的話,外圍武士轟然答應,同時後退,讓出整條道路作為場地。緊急趕來增援的軍隊也已到達,把這段道路圍得密不透風,士兵們舉起無數把駑箭指向剌客,空中還有石像鬼和魔法師壓陣。 公爵的莊園主人荷南伯爵一道,去向當值軍官說明情況。因為有公爵在場,所以帶軍的當值軍官不敢怠慢,貴族阿撒·古台要與剌客比試的要求一層層的往上報。 科恩說出的條件對剌客也算上相當優厚,但這點並為足以吸引剌客與他做公平比試,最重要的原因是剌客已經失去了撤退的最佳時機,科恩的提議是他們唯一的活路。 等待時,荷南伯爵趕緊叫人救治傷者,好在剌客有極強的目的性,傷者並不多,而且十有八九都是被某位小姐丟過圍牆時扭傷了腳,被魔法師稍微治療一下後,小姐們就歡蹦亂跳的竄出來看好戲,苦命的荷南伯爵又急忙安排坐椅。 格倫斯中將和副官也坐下了——中將首次遇到剌殺,心里非常不爽。 科恩臉帶微笑,剌客們目光低垂,雙方這樣對峙了大概一刻鍾之後,允許比試的回覆終于到達。斯維斯公爵知道是皇帝陛下親自允許的,因為有三輛普通馬車在回覆到達的前一刻停到了河堤上,馬車邊全是皇帝的近身侍衛。 軍官大聲宣布了回覆之後,幾名剌殺客同時抬眼,少見的當胸持劍向科恩行了武士禮。 “不必行禮了。”科恩手一抖,長條狀包裹里的黑鐵直背長刀已經來到手上,“本少爺只是想愉快的打架而已。” 正對科恩的剌客徑直沖了過來,其他五名剌客的身體同時晃動,隱藏到這名剌客身後。但站在其他角度的人看到的卻是另一番景象,在他們眼中,這些剌客全部縱身跳進前沖剌客的身後,直接消失在他的影子里——就這徉無聲無息的消失在影子里! 圍觀眾人的呼吸都同時中止了一下,男子們一臉的震驚,貴族小姐們的尖叫聲重新響起。 貴族們只是震驚于這些人奇特的武技,但自幼在魔殿學習的仙尼亞小姐卻是為對方的來曆吃驚,因為這幾名剌客所用的不是尋常剌客所能學習到的武技,那是黑暗魔殿精心培養的武士都無法掌握的絕密武技,連仙尼亞小姐也只是偶然聽自己的導師提過一次而已。 傳說中,這樣的武士極少出現,但每一次出現都會帶來巨大的災難,而且他們不是黑暗魔殿的人,也沒有人知道他們真正的身分,魔殿的絕密文件上稱呼他們為——混亂仲裁者。 除了仙尼亞小姐,斯維斯公爵是全場唯一知道剌客來曆的人,但在這一瞬間,這兩個人都在想著一個間題,對于科恩接下來將要面對的處境,神情有些恍傯的兩人居然忘記關心一下了——為什麼,為什麼這徉的剌客要來剌殺中將?這種身手的剌客,一般的貴族是絕無可能請到的,就算是皇族成員,也不一定知道這種人的存在啊! 等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科恩已經提著黑鐵長刀沖向顯露出真正實力的剌客,在雙方兵刃交接的那一瞬間,隱藏在影子里的另五名剌客也同時出手,六柄一模一樣的長劍同時剌向科恩身體各處,引來圍觀女性的一片驚叫聲,大部分女性已經舉手去蒙眼,不忍心看到這位年輕且帥氣的年輕貴族濺血身亡——但是,看徉子是來不及了! 科恩手腕一抖,黑鐵長刀的刀身變得有些模糊不清,“噗!”的一聲巨響,空中爆出好幾蓬火花——剌客突然來了個後翻,五柄長劍再次自背後剌出,科恩手里的黑鐵長刀再次變得模糊,又是“噗!”的一聲巨響伴著火花出現,在刺客雙腳落地的那一瞬間,科恩的刀第一次主動揮出,一聲金屬撞擊的清脆嗚響之後,刺客不但沒如願的帶歪科恩的長刀,反而被強大的沖擊力逼退了好幾步才穩住身體,再也玩不出翻身的花徉來。 全場歡聲雷動,貴族們手掌都拍紅了,先前那些蒙住了雙眼的小姐們又驚又喜,一臉興奮的向身邊的人打聽剛才的詳細情況,一般的貴族當然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公爵大人卻知道,那每一次的響聲,都是科恩的黑鐵刀和剌客的六柄長劍各交擊一次的結果,他是純以速度壓制了對方的詭異武技。 “不錯嘛!熱身就給本少爺一個驚喜,繼續繼續。”科恩擺動了幾下腦袋,手腕腳踝也轉動著,仿佛現在才記起打架前要活動全身上下的關節,“沒有新東西的話,你們就完蛋了。” “閣下很優秀。”認為無人能抵擋的武技被對方輕易化解,剌客心里何嘗不是相當吃驚,甚至違反了刺客的守則開口說話,“現在,我等以追求武技的名義,向閣下虛心求教。”雖然嗓音沙啞難聽,說話的語氣卻異常的平靜柔和,腔調也帶著典型的貴族風格。 “放心好了,我不會手軟。”話一出口,科恩笑著將長刀揚起,一刀就直劈過去——舉刀的時候雙方還差著十步的距離,但刀身才一沉,科恩已經來到剌客身前,刀鋒更是帶著失嘯聲到了剌客頭頂!剌客急退,幾只握著長劍的手臂從身後繞出,不住向科恩發起角度刁鑽的攻擊,但科恩的腳步並沒有停下,反而以攻對攻,黑鐵刀以極快的速度接連劈出,長劍每一交接,就會被強大的刀勢震得歪向一邊,如此往複,科恩倒是把一只手背在身後,刺客卻被打得苦不堪言。 圍觀人群中爆發出巨大的喝彩聲,猶如是過節一般。而穩坐在莊園門下的中將搖了搖頭,在這幾個刺客的手底下活過來,還真是黑暗魔王保佑,想到這,被科恩踢中的部位又開始隱隱作痛——這家伙踢的可不輕。 火花中,科恩與刺客錯身而過,卻沒注意自己的影子也與剌客的影子交錯而過,但卻突然感受到自己身上好像背負了一個成年人,身形不由一滯——就在這一瞬間,兩支刺客的長劍在科恩的影子里出現,急速刺向科恩,一取背心、一取後腰! 而轉身過來的那名剌客,卻夾帶著另三名剌客發起攻擊,四點冰寒的劍失飛向科恩正面——四下再次傳出驚叫聲,小姐們又再一次難以自止的去蒙眼! “做夢!”科恩先是左手甩手一拳,把投射自己影子的那塊地面打得飛沙走石,兩柄背面剌來的長劍搖擺後縮進泥土里,之後右手長刀一撩,格開身前四支長劍,同時起腳踢在剌客胸口——剌客直接飛出,重重的摔在十幾步外。 揚起的灰塵逐漸散去,圍觀的人只看到面帶微笑的科恩還佇立在原地,造型簡補卻不失美感的黑鐵長刀斜舉在身側,身後的地面上是一個觸目驚心的深坑,而在另一邊,那名被踢飛的剌客正在很努力的爬起。貴族們不由得在這瞬間目瞪口呆,連喝彩都忘記了,就連外圍警戒的軍士們,此刻也覺得握武器的手心全是冷汗。 不會過分擔心科恩的只有兩個人,而這兩個人都知道,這幾個人對科恩來說是小菜一碟——如果他們的本領僅限于此的話。 在喝彩聲響起的時候,貴族們的情緒已經是相當高漲,多數在場的小姐心里已經牢牢的記住了這位年輕貴族此刻的醉人風姿,再也磨滅不掉。但對于科恩來說,雖然這對自己的情書大決斗很有幫助,但卻不可避免的違背了幾位皇妃和父母“少在魔屬聯盟出風頭”的叮囑。 刺客終于站了起來,調整了一下呼吸,又握緊長劍走了過來。科恩出手是留有余地,很不容易有人給他打,他才不想一次過清,好玩的東西,就應該好好玩才對。 “這里陰影不多,看來是限制你們發揮了。”淡淡的開口,科恩用刀指著場地的另一端,那里是中將最初的遇襲地點,好幾輛馬車翻倒在地,有大片的陰影,“去那里才過癮。” 聽了科恩的話,剌客眼中的目光顯得極為憤怒,冷哼了一聲,轉頭就向科恩所指的方向奔去,科恩非常合作的抬腳就追,兩人同時抵達。剌客直接跳進陰影中消失不見,而科恩就站到了幾處陰影的彙合點上。 “暗嚓”聲接連響起,被陰影保護著的剌客們長劍齊出,把幾輛翻倒的馬車弄得更加破爛,為自己制造出了更多、更大片的陰影,也讓圍觀的貴族們更加的擔心。 “聰明。”科恩打趣說:“你們是想把這個和樹蔭連在一起逃跑嗎?要不要幫忙?” 回答他的是三支疾剌而來的長劍,尖鋒上充盈著斗氣,側後還飛出一串魔法風刃,角度比剛才更刁鑽、攻擊也比剛才來得凌厲,科恩一邊閃躲著魔法攻擊,揮出的黑鐵刀上自然也帶上了斗氣,刀劍相交,金屬和斗氣都相互在撞擊在撕咬,空中爆出的火花更加的密集,發出的聲音卻越來越沉悶——不斷有飛射出的零星魔法擊中車廂,有時候能將車廂切割成兩半,一時間狀況混亂。 眾人再也看不清場中的打斗,只看到空中飛舞著木屑灰塵,一閃即逝的火星伴著斗氣四下亂撞,偶爾的一聲兵刃撞擊又讓人覺得心神不甯。任何一場爭斗,觀眾都選擇比較親近的一方投入熱情,眼前的這場比試當然也不例外,除了極少數人之外,大家都把科恩當成自己這一邊的,當看不到打斗過程時,大家都難免忐忑不安。特別是小姐們,本來只是短短的一段時間,在她們眼里卻像有十年那麼長,有人甚至濕潤了雙眼,不停的向黑暗魔王祈禱。 終于,場中有一個身影翻滾著飛了出來,直接摔在地上,蒙臉的布巾被鮮血染成另一種顏色。驚訝的呼聲還沒散去,又一個身影飛了出來,撞在地上反彈再落地翻滾,軟綿綿的沒有一絲清醒的跡象。然後是第三個和第四個,這兩名剌客是同時飛出來的,而且方向不同。 從大運河上吹來的河風帶走了遮擋視線的浮塵,阿撒·古台又重新回到了大家的視線——沒有血跡、沒有受傷,他一手持著黑鐵刀,一手放在身後,臉色平靜,河風不住的帶起他的衣角和藍色圍巾,整個人顯得是那麼飄逸,那麼完美。特別是在一個破爛得不能再破爛的壞境中,阿撒·古台這時的形象完美到了極點。 周圍的車廂已經全毀,場地中大坑套小坑,沒坑的地方也是一片狼籍。一名剌客單腿跪在阿撒·古台前面,拿劍的手臂無力的垂在身側,而阿撒·古台的刀尖卻擱在他的肩膀上——大家正在驚異怎麼才五個剌客,就看到半截斷劍從阿撒·古台左邊的陰影里出現,不過這短劍卻沒能對阿撒先生造成傷害,因為剌客的手腕被阿撒先生抓住了。 “以仁慈之名,我救贖你的靈魂。”用少有的真誠態度說完這旬話,阿撒先生左手揮了個半圓,把這名剌客拍在了地上,剌客的身體再也沒有抖動。 “至于你,因為你的勇敢,我給你自行決定的權力。”阿撒先生收回了刀,轉身走向斯維斯公爵。 身體一軟,徹底失敗的剌客頹坐在地上。喝彩聲在人群中湧動著,沒有休止的跡象。科恩當皇帝已經很長一段時間,當然知道在這個時候要含笑點頭,把那些崇拜自己的小姐們迷到她奶奶家。 “打得不錯,這場能收到三十封情書吧!”斯維斯公爵一邊鼓掌,一邊輕聲對科恩說:“特別是最後那兩句,是個完美的收場。” “當然。”科恩哼了一聲,“你以為我把刀放在他肩膀上什麼?想這兩句話比打架辛苦多了!” 掌聲中,布盧克皇帝的馬車離去了。而那位格倫斯中將也沒過來對他的救命恩人說上一兩句感謝的場面話,直接帶著副官離開,甚至在離去的時候,也沒有看斯維斯公爵一眼。公爵想去解釋些什麼,但感覺眼下這時機卻很不合適,所以仍舊沒有踏出和解的那一步。 “他還要在帝都待好幾天,應該有機會吧!”公爵心里這樣想著,轉頭對科恩說:“英雄要懂得在什麼時候謝幕,那麼我們現在去軍部吧!做個場面就回家。”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