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三處的景象幾乎一模一樣,斯維斯·赫本公爵只是對其他兩處的探察工作做了些建議,之後就帶著科恩回家了。因為之前遇到了格倫斯中將,公爵大人臉上的表情就顯得有些憂郁,這當然逃不過阿撒·古台閣下雪亮的眼睛,三下五除二,公爵大人就交代了一些事情出來,但沒有把金袍主祭的話跟最根本原因說出來,只說是普通的嚴重誤會。 “你那麼冷淡的性格,真的會那麼在意他嗎?別說是一個中將,就是十個中將搭人梯也未必能讓你如此啊!”一到公爵府書房樓頂,科恩立即把自己攤開,放在那張舒適的搖椅上,嘴里風涼話自然是少不了的,“不過要和好的話,就要考慮到這一點哦……” “考慮到那一點?”斯維斯·赫本公爵委屈的坐在一邊,抬眼問科恩。 “就如同是一面鏡子,如果不小心摔成了兩半,那麼就算重新補起來,也會有裂紋存在。更何況是你們分割的那麼遠,別人幾句挑撥的話,不是又得出問題?”科恩懶洋洋的回答著,一副經驗十足的樣子,“但現在嗎!為了讓他以後不至于做出什麼危害你的事情來,彌補一下總是好的。很多人都有報複的心態拉,一旦做不成朋友,就想把對方毀掉……” “你的話,聽起來怎麼會這麼怪?”斯維斯公爵提出質疑。 “怪嗎?”科恩無限真誠的看著斯維斯公爵,突然恍然大悟的拍拍腦袋,“我記錯了,這是安慰失戀的倒黴蛋的話……” “故意弄這個混蛋來笑話我嗎?”斯維斯公爵無意追究科恩的惡作劇,像是在考慮著什麼,“同一個笑話講兩次就不好笑了。” “你不喜歡,那我下次換新的好了。”科恩嘿嘿一笑。“反正他還得在帝都呆些日子,你等他冷靜的差不多了才去吧!火頭上的人聽什麼話都能變味,特別是在心情惡劣的時候,這時候人類的想象力是最活躍的。最好的時間是他離開帝都的前兩天,既然你們很要好,那麼他在即將離開這個城市的時候,心里也許會有一些不舍的情緒吧!那時候再和解就水到渠成了。” 開玩笑,科恩怎麼可能讓斯維斯公爵再去見格倫斯中將,科恩所樹立起來的英雄格倫斯只需要熱情和勇猛,冷靜這種東西最好是不要沾到一星半點,特別是現在這個緊要關頭,不能出一點點的差錯,至于在格倫斯中將方面,他的行程命中注定——會提前的。 “你說的沒錯,那個時候說的話,時間應該最好。”斯維斯公爵那能想到科恩心中在想什麼,還點頭贊同科恩的建議,“那麼現在就不為這件事煩惱了,你有沒有興趣跟我去一個房間看看?” 科恩點頭回答,“就是旁邊那個最大的房間嗎?好,但是我要帶著這張椅子。” 斯維斯公爵看著科恩那副“你不可能搶走椅子”的表情,搖了搖頭,走進了過道。那張搖椅在斯維斯公爵身後發出一陣痛苦的聲音,單是聽一下就知道,椅子一定在遭受非常不人道的對待,公爵開著門,忍無可忍的大聲說:“就是一張搖椅,它也是有尊嚴的!” “啪”的一聲,身後傳來木制品散架的聲音,接著是某人無辜的聲音,“它以死效忠了。” “別玩了。”斯維斯公爵推開門,像關照小朋友一樣的囑咐,“這個房間里不能說笑。” 某人裝模做樣的擺出凝重的神情,踮著腳尖走進去。他發現這個房間很大。也很空曠,除了在靠牆的地方有張簡單的寫字台之外,什麼家具擺設也沒有,明亮的魔法燈光照耀著被巨幅布幔遮蓋著的四壁,顯得非常怪異。科恩于是用一種曖昧的,小心翼翼的語氣說:“這里,不是用來做壞事的地方吧?我聽說有一些貴族有很怪異的愛好哦……” “怪異的愛好嗎?算是吧!”斯維斯公爵在牆角拉動一根繩子,四面牆上的布幔逐漸向上收起,還順手拿過一根細長的棍子,“這是我真正的書房,也是我研究地圖的地方。” “地圖?”科恩轉頭看了看,果然發現四面牆上全是地圖,而且不是一般意思上的地圖,都是大幅的,極為詳細的地圖,精細程度超過了科恩此前所見。 神屬聯盟,魔屬聯盟全國,各個帝國全圖……斯比亞的地圖更是全面,道路圖,地形圖,行政規劃圖,軍事詳圖,居然還有攻擊路線圖! 科恩感覺到眼花繚亂,“你的愛好的確很怪。那麼你有大陸全圖嗎?應該有吧!” “當然有。”斯維斯公爵點頭回答,走到了房間正中,“就在你腳下。而且你踩著帝都了。” “是嗎?沒看出來。”科恩低下頭,以無限迷戀,無限贊賞的目光看著——自己的皮鞋,“我今天穿的這雙鞋真不錯,是最流行的款式吧?”說著雙腿不住動彈,而且擺出各種姿勢,踩了可憐的帝都好幾十腳,根本不考慮斯維斯公爵的感受……這也難怪。平時到哪里去找可以踩的地圖?就是找到了那也好似自己的,踩壞了科恩會心痛呢! “之所以帶你到這里來,是想請你當一個聽眾。因為昨天夜里發生的盜竊讓我想到了很多事情,如果說這些事情是一個大事件的端渺,那麼就跟我的想法有很大的差距。”斯維斯公爵並沒有對科恩發難,反而用上了少有的誠懇語氣,“我怕是我的猜測出了問題,因為我跟那人的性格差異太大,難免有這樣的情況出現。” “那人?”看到斯維斯公爵這麼認真,科恩不無疑惑的問,“到底是誰啊?聽你的話,難道說我跟他的性格相似?” “在某些方面,你們很相似。”斯維斯公爵點點頭,“你也聽我說過這個人,科恩·凱達。” “你說你要打敗他,因為你是偉大的斯維斯嘛!那你多努力就好了,干嗎拉上我?我聽說知道了貴族秘密會被人做掉的,好危險!”科恩提不起興趣的表情。也是,換了誰也不想去幫助一個人分析自己的性格,更何況是科恩。 “昨天晚上的三起盜案,被盜的幾乎都是有關戰爭的物品,其中又以地圖為重點,而且對方派出了很有組織性的優秀人才來做這些事,三個案子是連在一起的,事先精細的策劃,然後是有效率的執行。”斯維斯公爵沒有理會科恩的抱怨,直接說出了自己對盜案的看法,“把這兩點放在一起,那麼對方的身份就昭然若揭了。這應該是一個即將對魔屬聯盟發動大范圍進攻的神屬帝國做的,而目前這樣的帝國只會有一個,那就是神屬斯比亞帝國。” “為什麼肯定是斯比亞帝國做的呢?”科恩問,“為什麼說他們要發起大規模的攻擊?” “這種事情,千多年前也發生過,是被稱為‘最後的瘋狂’的情報手段。”斯維斯公爵解釋說:“就跟尋寶的藏寶圖一樣,詳細地圖在戰時是異常寶貴的東西。每個帝國對自己的地圖都異常的珍視,視之為國寶。絕不能泄露給外人,更別說是敵對聯盟帝國。 而繪制地圖是一件浩大的工程,本帝國做的地圖難免出現偏差那些臨時繪制的敵國地圖就會有更多的錯誤,這種錯誤百出的地圖會在戰時帶來大麻煩,甚至是左右戰爭的結局。為了贏的戰爭,雙方會想盡辦法取得對方的地圖,有時候,手段是無所不用其極的。 “這很簡單,盜圖的時機而已。用這種盜圖手段就意味著告訴對方戰爭的消息,所以只會在臨站前夕才會使用,對手即便知道了,也來不及完成戰爭准備。”斯維斯公爵說:“而在目前,只有斯比亞帝國才在對我們魔屬用兵,也只有他們才能在短時間里完成攻擊准備。” “哦?這麼肯定?”聽公爵說“我們魔屬”這種話,科恩心里感覺非常怪異,但還是笑著問,“被你看穿,那斯比亞皇帝不是沒得混了?” "我疑惑的就是這個,按道理說斯比亞還不具備大規模攻擊我們魔屬的戰斗條件,無論是錢,糧,軍隊,科恩·剴達至少還需要一到二年的時間。“斯維斯公爵走到牆邊,在那張巨大的”斯比亞戰略物資細表“下站著,滿懷疑慮的說”那麼他現在盜圖又是為什麼呢?“ “你是說他在打沒有把握的仗?”科恩聳聳肩,“或者他是個瘋子啊……” “不是!他不是瘋子!”斯維斯公爵的語氣變的非常肯定,“他很沉默,有可能比任何人都要沉默……他登基之後所做的每一件事,無論看起來多麼荒唐,都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我永遠不會把這個敵人當成瘋子來對待。盜圖送回斯比亞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之後招人比對複制,再下發部隊也需要時間,那麼,如果他想立即進攻,應該就會在三個月之內!” “可你也說過他不具備戰爭的條件呢!”科恩說“這又怎麼解釋?” “也許是想打亂我們的軍事部署,也許是想讓我們動員部隊達到其他的目的……或者他盜取地圖不是為了打仗?”斯維斯公爵背對著科恩,痛苦的搖搖頭,“帝國的地圖非常多,其中軍部的地圖更囊括了各個帝國,或者他只想進攻一個帝國?不,他現在已經在找威爾斯了。” “想那麼多干嘛?他又不會一天內打到這里來。”科恩用無所謂的語氣誘導公爵。“或者是隨便打一打,不行的話就退回去啊!就像他打威爾斯一樣,都打了六次了。” “科恩·剴達連續六次攻擊威爾斯帝國,這行動的背後絕對是另有原因。”斯維斯公爵否認了科恩的話,“雖然我目前並不清楚,但我知道他不是單純的想練兵那麼簡單,六次攻擊,消耗的物資不是小數目,就算是瘋子,他也不會選擇這麼昂貴的訓練方式……” “那你要我怎麼辦?”科恩哼哼唧唧,“你讓我在這里罰站,然後你一個人用腦袋撞牆就能知道他在想什麼了嗎?如果可以的話,我站站是無所謂拉!” “抱歉,說到這種事情,我就有點激動了。”斯維斯公爵轉過身來,帶著點歉意,“我是想問,如果你是科恩·剴達,你一怒之下盲目攻擊一個聯盟或帝國的可能性存在嗎?這種可能性又大到什麼程度?” “你在考我啊!”科恩謹慎起來,抱起雙手,在地毯的神魔分界線上來回走了二次,心理的各種念頭紛至遝來,想了很多,最後轉頭看著斯維斯公爵,“沒有這種可能性,絕對沒有!就算是找一個不起眼的東西,也得准備萬全才對,他既然已經試探了六次,那麼就絕對不是盲目的攻擊,他會做好一切的准備才真正動手,否則目前這種局面就會維持下去。” “你心理是這樣想嗎?和我心理想的一樣。我原來還以為自己跟科恩·剴達的性格不一樣,所以在預測上有重大的失誤。”斯維斯公爵有些驚喜,“這樣說來,他盜取地圖也是在釋放煙霧,企圖讓我們起誤會,從而空耗財力,人力,甚至產生戰爭疲倦感,以至于在他真正發起進攻的時候,我們就會倦怠疏忽……” “好了好了,”看公爵大人沒有住口的意思,科恩舉起手來,“我又不懂打仗,你跟我說這麼多也沒有用啊……” 斯維斯公爵正要回答,門外響起敲門聲,天堂急切的聲音也跟著響起,“公爵大人,是金袍主祭。主祭大人派來了馬車,讓大人你立即放下一切事務趕去晉見。” “知道什麼事嗎?”一聽是主祭要見自己,斯維斯公爵是少有的吃驚,他現在最不想見的人就是金袍主祭了。“ “不清楚,但是只叫大人一人去。” “怎麼了?金袍主祭很嚴厲嗎?”科恩不解的問,“你臉色有點不好。” “沒什麼,我去去就來。”斯維斯公爵抬腳就往外走,又在門口停下。“我盡量在招待會之前趕回來,你先在這里休息一會吧……失陪。” “等一下,不要慌張,見誰也沒有必要這樣嘛!”科恩叫住了斯維斯公爵,走到他身邊微微一笑,用斯維斯公爵從來沒有聽到過的慎重語氣說:“記住,男人當然要以贏為重,但最重要的卻是穩守自己的信念,最後……麻煩你叫天堂搬張椅子進來,要躺椅。” “你……”斯維斯臉上的表情隨著科恩的話而變化著,最後轉過身去,輕聲說了聲,“謝謝” 接過天堂搬進來的椅子,科恩立即就躺了下去,先不無得意的哈哈哈大笑三聲,然後才研究起房間里的地圖來。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這次真是找到寶了,但這房間卻多半是斯比亞的地圖,什麼時候才能到其他房間去看看呢?不過這樣也好,公爵的地圖應該是魔屬里最為詳細的,科恩可以從中推斷出魔屬所能掌握的斯比亞情報——至于金袍主祭找斯維斯公爵去干什麼,科恩是不會擔心的,以公爵的地位,主祭想加害他也不是一時三刻就能辦到,其他的事,等他回來一問就明白了。 上了來接自己的馬車,斯維斯公爵也是滿心的疑惑,金袍主祭上次把自己趕走,不是說不要再見面了嗎?難道事情又有了什麼變化?那難道是格倫斯中將把自己勸說他的話告訴了主祭?不會,格倫斯雖然對自己有了誤會,但不會這麼不知輕重。如果是前線有了什麼變化,那麼在帝都就應該看得見告急烽火才對。就算是為今天的刺殺,但這件事怎麼會由主祭來管? 一看窗外,公爵大人才發現馬車並不是向魔殿行駛,而是向城門外奔馳,他不由得看著對面的傳信祭司,“這是怎麼回事?見金袍主祭怎麼不去魔殿?” “主祭大人不在魔殿。”傳信祭司輕聲但嚴厲的回答,“請大人不要再說話,保持安靜。” 要不是認識這個祭司,又有金袍主祭的親筆信,斯維斯公爵當場就要翻臉動手。但對方既然有信用憑證,他就不能莽撞行事,于是安靜的做著,心里暗暗猜測對方的企圖,以尋求應對方略……就算遇到最壞的事情,公爵也有安全脫身的自信,只是擔心家里的母親。 一瞬間,某人那張掛著壞笑的臉浮現在腦海里,公爵終于安心下來,“有他在,一切都會平安的。” 公爵雖然安下心來,但馬車出了城門之後卻沒有停下,而是一直向前,從商路上了鄉間小道,兩邊是越來越荒蕪偏僻,最後才在一處山谷中停下來,算算時間,這竟用了一個多鍾頭,距離帝都大概有五十里左右。 “我們到了,請下車。”祭司先下了車,指著近前的一棟別墅,“這處莊園是魔殿的產業” 斯維斯公爵下車,轉頭看看周圍,山谷是帝都附近到處都是的山谷,而眼前的別墅也屬于普通,加之周邊的環境並不怎麼好,實在是看不出有什麼奇特之處。傳信祭司已經上前打開了大門,請斯維斯公爵跟著進去。 “大人,斯維斯公爵來了。”進了門,傳信祭司恭謹的向壁爐邊做和的人行禮,因為光線實在太暗,斯維斯公爵沒看清楚那人是誰,只是隱約覺得這人穿了一身貴族服裝,不象是金袍主祭。 “點燈。”那人站了起來,房間里的魔法燈也被點亮——讓斯維斯公爵大吃一驚的是,這個人的確是金袍主祭,確切的說,這是穿上了貴族服裝的金袍主祭! 但是,魔殿有條基本規定,那就是祭司不得穿貴族服裝,所有的祭司都要遵守才行……因為身上負擔的是侍奉魔族的使命,所以身份上的特殊要用服裝加一區分,即便是金袍主祭,也不得違反。 主祭大人,為什麼要穿上這樣的衣服,為什麼又要讓自己看到?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