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看到我穿成這個樣子,你很吃驚嗎?”金袍主祭上前兩步,走到了燈光更充足的地方,“你臉上的表情很少見,上次看到,還是在前元帥趕你出軍部的時候。” “是的,我非常驚訝,不明白主祭大人為什麼會穿貴族服裝,不明白主祭大人為什麼又要讓我看到。”沒有半絲的猶豫,斯維斯·赫本公爵正色回答,“我很冒昧的提醒主祭大人,您的地位非常敏感,這種事情可大可小,但被人揭發的話,絕對會成為一個事端。” “之所以會穿這樣的服裝,那是因為我本出身貴族,有時候我也很懷念貴族的生活方式。”聽完公爵不怎麼客氣的話,主祭臉上並沒有出現一絲不悅的表情,但也沒有往日主祭的謙和表情,臉上表露出來的,只是身為一個貴族的驕傲和自豪,“誰會去揭發我?你嗎?” “不會。”斯維斯公爵回答,“雖然大人的著裝違背了魔殿的規定,但我不是監察祭司,大人也沒做觸及聯盟利益的事,所以我不會揭發。” “是啊!早知道你會這樣回答。”金袍主祭笑笑,向斯維斯公爵走過來,“雖然很想聽到你說出不忍揭露一個仁慈長輩的話,但你的回答卻讓我更加心安,因為這才是你一貫的作風,不在意小節,只是穩守自己的立場,這也是我為了做那些事情的原因——聽說今天你家在開招待會,為什麼不請請我?即便我說了不要再見面的話,你也該做些面子上的維系才對。” “謝謝大人的關心。”不知道主祭在打什麼主意,斯維斯公爵的表現不卑不亢,“招待會是為我的一個朋友開的,母親想介紹這個朋友進入帝都社交圈,所以第一天的招待會請的都是些女孩子,下次一定給大人送請柬去。” “就是今天在運河邊與刺客比試的那位貴族嗎?我也聽說了,你有年輕有為的朋友,我也替你高興。”金袍主祭轉過身去,放緩了語氣,“其實我今天找你來,是想問你幾句話。” “主祭大人請問”斯維斯公爵回答,“我知無不言。” “我知道,你一直都信守諾言。為了神魔大戰的審理,私下研究著斯比亞帝國,還順帶研究著神屬聯盟,但一直被很多問題困擾著,始終找不到合理的解釋。”主祭看著壁爐里的飄忽火焰,“你也一心以徹底打倒科恩·凱達為下一個人生目標,我說的沒錯吧?” “是的,大人。”斯維斯公爵點著頭,“科恩·凱達有很多行為,我找不到合理的解釋。” “現在就有一個機會,有某個組織能提供給你一切答案,也能提供給你科恩·凱達的機密資料,你願意放過嗎?別急著回答我。”說到這里,主祭轉過頭來看著斯維斯公爵,“你要知道,做任何事情都會有代價,任何組織也都有不能被人知道的一面,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仔細想想再回答我,趁著現在你還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 “請問主祭大人,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我到底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停頓了一下,斯維斯公爵才開口,“沒錯,這個組織對我很有吸引力,但就像大人所知道的那樣,我會守護一些東西,而旦水遠不會舍棄。” “不是什麼萬惡的組織!雖然名字不怎麼好聽。”金袍主祭笑了笑,意味深長的解釋說:“關于這一點我可以告訴你,這個組織所守護的東西大概與你想守護的東西差不多,他們很優秀,也一直在努力著,甚至組織的綱領與你的信念也不違背,或者有一條違背,不過我相信那只是暫時的……你明白我的話了嗎?” “明白。”斯維斯公爵看了主祭一眼,“大人的意思,是想讓我加入這個組織是嗎?” “和你談話很省事,我就是這個意思。那邊有一張扣放的文件,你可以先拿起來看一下,但在看之前,先得以你母親的名義發誓永不泄露。”主祭抬起手來,指著一邊的桌子,“這個組織能讓你一展抱負,能夠給你一切便利條件,前提是你要足夠優秀。如果你決定加入,就大聲的念出來,如果不打算加入,那你就告辭離開吧!我這個糟老頭還不至于殺你滅口。” 斯維斯公爵發了誓,走過去拿起那份文件看了起來,看完之後先是靜靜站立了一會,然後才看著主祭,一老一少,兩名盛裝打扮的貴族相顧無語。 “怎麼樣,身為貴族可不能優柔寡斷,有時候甚至需要賭上一把。”好半天之後,金袍主祭笑著說:“我知道,我並不是你的師長,你對我的信任也有限度,如果你不想加入,那你就離開吧!外面的馬車和馬任你選擇。我依然會遵守諾言,讓你順利的當上元帥,因為你這個人對魔屬聯盟來說太重要,所以我不會加害你,你應該能明白這一點。” “我了解,所以我在考慮。”斯維斯公爵左手的兩根手指點在文件上,目不轉睛的回答,“這是一個重要的選擇。” “我等著。”主祭點點頭,坐回壁爐邊的椅子上,“別太久,好了叫我一聲。” 斯維斯公爵低下頭,仔細看著文件,心里想到了很多,他並不是顧慮主祭會殺自己滅口,因為這份文件就算泄露出去對主祭也沒什麼影響。因為以主祭的睿智,他在做一件事情會把一切的可能想到,而且會一一堵住漏洞,況且揭發主祭對自己有什麼好處,那簡直就是自己毀自己……但是桌面上的這份文件,卻跟其他誓詞類文件有一個很大的區別,不,應該說是還漏才對,一個故意的還漏。自己應該怎麼選擇呢!選是?選否?猶如人生道路的岔路口。 壁爐的柴火燃燒著,時光在靜靜的流逝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斯維斯公爵閉上了眼睛,下了賭注,一個影響他一生、也影響很多人一生的賭注。 “我,斯維斯·赫本,以一個無尚光榮的貴族的名義,以一個世襲公爵的名義,在這里發誓,我申請加入組織,並依照組織的綱領行事。”房間中,回響起公爵平靜卻充滿決心的誓言,“以維護貴族光榮為己任,以維護貴族純潔為己任,一切行事標准,皆以此為最高綱領,不計個人得失。我願意遵守組織以下規定,規定第一條……” 壁爐里燃燒的火焰依舊是那麼飄忽,魔法燈光依舊是那麼明亮,公爵的誓言在房間里擴散著。金袍主祭靜靜的坐著,當斯維斯公爵把整篇條款都完整背出並睜開眼睛的時候,他才站起來,兩人目光對視,房間里又是短暫的沉默。 “我僅代表組織接受你的申請,把文件交給我吧!其實我也不知道,讓你加入這個組織到底是不是真對你好,一切都得看你自己啊!”金袍主祭歎了口氣,接過斯維斯公爵遞給自己的文件。之後,他把手伸到壁爐上,按了一個隱秘的機關,整個壁爐無聲的向側方移開,主祭看著眼前出現的通道,轉頭對斯維斯說:“公爵,歡迎來到黑骷髏會,我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 “黑骷髏會?”斯維斯公爵跟在主祭後面,“到底是怎樣的一個組織?” “怎樣的一個組織?你進去看了不就知道?”主祭淡淡一笑,在一處衣櫃前停下來,“這是你的櫃子,里面有你要參加眾會所需的物品,因為我是你的介紹人,所以我今天才出現在這里,以後的日子這里歸你一個人使用。記著,你現在還不屬于正式會員,只能旁聽,不能發問。” “明白了。”斯維斯公爵換了外衣,臉上戴著一個薄薄的面具,手指上還套了一個黑骷髏戒指。 同樣裝扮的金袍主祭再檢查了一遍,確認無誤後才跨進了衣櫃,消失不見。斯維斯公爵遲疑了一下,也跟著跨進去——只覺得身體一涼,像是穿過了兩層水幕,腳踏實地時,已經身處在一個極為廣闊明亮的廳堂之中。 “抱歉,身分檢查。”耳邊傳來警衛的聲音,手上的戒指已經被人用特殊的魔法球照過。一切完成之後,才獲准繼續前進。 不得不說,這個廳堂的建築風格非常符合斯維斯公爵的審美眼光,無論是材料、布局,每一處細節都布置得那麼完美,甚至連裝飾都做到了既富麗又風雅,簡直是前所未見的美,以至于讓自幼生長于皇室的斯維斯公爵都覺得有點目不暇接。 斯維斯公爵心里知道,自己是通過傳送魔法來到了某處不知名的地方,看看這巨大廳房窗戶外的景色,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那些景色,都是用幻景魔法制造出來的,但帝都附近有這樣一處巨大的廳房、自己會不知道嗎?應該沒有吧?這樣說來,如果自己不是被傳送到了很遠的地方,就是來到了地底深處。 寬廣、明亮的巨大廳房,嚴密的保護措施,雄厚的財力,還有頭頂天花板上那個巨大的黑骷髏標志……這一切都預示著黑骷髏會的不同凡響。 “別愣著,跟我到位置坐好,會議要開始了。”主祭輕聲吩咐著,走在前面引路,一路上不斷有人向主祭行禮,而主祭又把斯維斯帶到一處看似主持台的包廂就坐,這樣看來,主祭在這里的地位很高。 仔細一看,公爵發現整個廳房有十二個這樣的包廂,里面已經坐了人。另有一些排列成圓形的小桌椅,因為人不是太多,所以廳房顯得特別空。 “輪值主席已到,各位也全部到齊。”一位主持人模樣的貴族走到房間正中,揚聲宣布,“請求開始今天的緊急會議。” “准許。”主祭大人點著頭回答。斯維斯公爵雖然有話想問,但想到主祭的吩咐匣忍莊了。 “之所以緊急召集大家,是因為事情有了突然變化,情況已經超過了我們先前所預料的限度,我們必須調整‘暗流計劃’才可以。”簡短的通報完畢之後,主持人說:“那麼,先請情報官彙報,第一是神屬聯盟斯比亞帝國的戰爭准備,各位桌上有一份資料。” 一位同樣帶著面罩的貴族從小坐席里站起,快步來到主持人身邊。而斯維斯公爵一聽是斯比亞帝國的軍事情報,已經第一時間拿起資料開始看。剛開始看第一頁,公爵的臉色就有點變化,因為這份資料所涉及的層面,遠遠不是聯軍軍郃的情報能與之相比,公爵以前是情報部副長官,對這不再熟悉不過。 “各位請看”主持人已經激活了一個大型的魔法水晶球,巨大的影像漂浮在房間中,顯示出一份非常清晰的表格,情報官員的聲音隨後響了起來,“過去一年以來,斯比亞國內的戰爭准備一直就沒有停止過,這是在五十個交通要道統計的數據。”年前的道路軍隊通行量,半年前的軍隊通行量,以及三個月前的軍隊通行量,最後這一個數據,是本月的軍隊通行量。我們可以看到,本月通行量大概是以往的兩倍。後動物資的通過量也是如此。“ “以外,斯比亞帝國內的二十三處急救藥劑作坊全天開工,正在大量趕制急救用品,有經驗的巫醫和魔法師向軍隊報到,各個軍事學校的氣氛也不對。”雖然是在報告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但情報官的語調依然平緩有度,“軍事命令專遞得也相當頻繁,緊急調配的後動物資出現在各處,但我們以前沒能找到這些物資的生產基地。” “科恩·凱達最近在做什麼事?”公爵對面的一個包廂里傳出一句問話。 “待在皇宮,認真的處理各種政務。”情報官回答,“就如同以前發起戰爭前夕那樣。” “這樣說來,斯比亞軍大舉進攻的日期就在眼前。”另一個包廂也開始發言,“以前不是預計要一年的嗎?” “不知具體原因,但科恩·凱達顯然是把進攻日期提前了。我們的情報人員進不了斯比亞國境到神魔分界線這一范圍。”情報官回答,“不過進攻目標沒有改變的跡象,依然是威爾斯帝國。從斯比亞的各種跡象推斷,我們相信這次進攻將極為猛烈,威爾斯帝國可能會被全境占領。” “以科恩·凱達的性格,占領威爾斯帝國之後應該不會歸還,那麼我們要像以前一樣,把這份情報轉送出去嗎?就算不能完全抵抗住科恩·凱達,至少也可叢讓威爾斯帝國爭取到一定的時間,為救援爭取條件——輪值主席的意見呢?” “我的意見是,放棄主動抵抗的‘暗流計劃’,而改用另一個計劃。”主祭大人站了起來,“科恩·凱達的人昨天夜里在魔殿盜取了大量地圖,這就說明他的行動迫在眉睫,也說明他的胃口不會是只吞掉一個帝國而已,所以,為了一勞永逸的解決他,我提議使用‘仲裁計劃’。” “那個計劃,不是說不到最後關頭不能使用的嗎?” “制定的時候是這樣想,但想不到科恩·凱達的發展會如此之快。”主祭大人搖著頭說:“請看資料倒數第三頁,他的情報系統已經汙染了五個帝國,再這樣下去,他還會干出什麼事來呢?對付野獸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她未成年時殺死她,絕不能放任她積蓄足夠的力量。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們必須做出一些犧牲,即便是一個帝國完全被占領,也要比以後全盤混亂來得好。” “可是,不做一些努力的話……感情上有些不能割舍,畢竟是一個帝國,也有我們的兄弟在里面。” “其實在今天,我已經做過努力了。大家應該都知道那位英雄中將,我們都知道他是斯比亞費盡心機樹立起來的草包將軍,也是威爾斯帝國潰敗的標志點,如果他不死在戰場上,或者威爾斯帝國會有喘息的機會。”金袍主祭的話停頓了一下,“所以,我今天已經根據‘暗流’計劃派出了仲裁者,卻意外的失手,再刺殺的成功機會很小,用其他的辦法又不合適,而且這位中將在刺殺事件後已經秘密離開帝都。” 場中響起的話如同是閃電雷鳴,一次又一次的在斯維斯公爵腦袋里炸響,他必須緊握雙拳,一直握到骨節爆響,才能壓制自己跳起來質問主祭的沖動,當他用盡全身力氣冷靜下來之後,會場里已經討論起仲裁計劃的細節。 一句句語氣平和的發言在會場里回蕩著,在明亮柔和的燈光之下,在這樣一個美得讓人驚歎的大廳之中,所有人的發言,卻是要讓另一批人死去……每一句話,都牽扯到無數人的靈魂,每一個字,甚至每一個語氣里,都關乎著生死……發言在空曠的大廳里來回回蕩著,回響著,血腥味越來越重…… 一位負責分發資料的貴族走過來,把仲裁計劃的資料放在斯維斯公爵的面前,公爵大人看著封皮上的黑骷髏標志,內心湧起從未有過的恐懼感覺……這個可怕的組織,動不動就犧牲掉一個帝國,他們到底做出什麼樣的可怕計劃,他們到底有多可怕的力量?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在人會誓吾上沒有只字片語提到黑暗魔族? 微微顫抖的手指撫上了封皮,輕輕翻開,斯維斯公爵開始看起來,目光才稍微在內容上一接觸,心髒就不由自主的開始了劇烈的跳動。公爵從來不曾想過,一行行普通文字的組合,只是看看,自己內心居然也會有如此強烈的負罪感。 簡單的說,仲裁計劃就是要徹底犧牲兩到三個斯比亞正在攻擊的帝國,之後在強烈的民眾情緒之下,組建聯軍討伐斯比亞,同時聯絡神屬聯盟的兩個類似組織,在神屬組建聯軍討伐斯比亞,兩線同時開戰! 至于在斯比亞國內,計劃中也有一項又一項的安排,務必要使科恩·凱達顧此失彼,難以招架。科恩·凱達的名字之下,以紅色字體標注著一行小字“見之即處決”,科恩·凱達的家人、大臣,全部有同樣標注,更有甚者,斯比亞國都下有四個字——不留活口! 所以在魔屬聯軍的總指揮項目看到自己名字的時候,公爵心里什麼感覺都沒有。 看了看身邊正在發言的金袍主祭,公爵咬牙翻開最後一頁“兵力准備”,才看了一眼,就兩眼直冒金星。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重回分界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