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神魔分界線深處 前方是密林,身後是密林,左邊是密林,右邊是密林,到處都是一模一樣的密林圍繞在周圍的氣味怎麼也稱不上清新,腳下是一層層的,不知道多少年才堆積起來的枯枝落葉頭頂是濃密到他姥姥家的綠蔭,就算是再怎麼強烈的陽光也照射不下來,只能偶爾由縫隙乙中投射下一條窄細的光帝,可就連那一星半點的光斑也陷進了她面的落葉灌術里,任何人都能感受到它的可憐和無能為力 由遠而近,一組有規律的腳步聲逐漸響起,昏暗的密林中出現了兩個人影 前方那個全身黑色打扮是位男性手里提著一把黑色的直脊長刀,嘴里怒罵不斷,每走上十幾步揮動一次長刀,刀鋒上激射而出的金黃色燦爛斗氣就會在灌術叢里硬生生的沖擊,開辟出一段道路而走在他身後的那位全身白色裝扮的女性則要安靜得多,她只是專心致志的走在他後面,但偶爾也會蹲身下去,細心的扶起一株珍貴的花草 男子突然停下,用他那雙黑色的眼睛打量著周圍的一切,不耐煩的神情逐漸在臉上充盈著,眼看就快爆發的標誰,身後的女子卻走上去面對著他,白哲的手掌攤在他身前 “又干嘛?’男子凶惡的問,“我這里沒有龍吃的東西。 “我知道’女子舉起另一只手里受傷的小動物,平靜的回答,“我是找你要傷藥 “治療它干嘛字一直接拿來當午餐就好。’處于憤怒中的某人咆哮著,“就是因為你,本少爺已經六天沒吃肉了· “這是要送給琴倫公主的禮物,陛下難道是想讓我告訴她,陛下把她的小動物當做午餐吃掉了?”即便是面對著這位大陸上最凶惡的男子,女子的表情依然是那麼的平靜,沉著的回答,“傷藥給我 “拿去。”雖然把傷藥放到女子手里,但被稱為陛下的男子說話的語氣並沒有好一點,“所以說做大事的人不能有家庭,被家庭牽制是一件非常悲慘的事情連打個牙祭都不行。 “就在不久之前,陛下不是還說要常常自省,又說遷怒于人不是一個好習慣怎麼,陛下現在都忘記了碼?之竺女子在指尖上沾了少許的傷藥,均勻的塗抹在小動物的傷處,“陛下這麼聰明,就應該知道找東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多用些時間也是正常的 “什麼叫;不些?已經整整十天了,有這時間斯比亞軍隊能打完一場戰役。’男子手上的刀在空中一劃,刀尖指著那恍若永無邊際的密林,“再這樣找個兩三天,本少爺就開辟出一條橫越分界線的小路,有史以來最笨的一條路,要是被人知道,他們還不笑倒· “當陛下真心要做一件事的時候,那就專心的去做好了,為什麼這麼浮躁?”女子檢視著手里的小動物,語氣平靜的勸說著,“陛下其實不用在意別人的看法和想法,你是陛下啊。 “這就是龍族不能理解的地方了’男子冷哼一聲,走到自己開辟出的小路盡頭,“本少爺既然站在這個帝王的位置卜,決定要做這麼一場事情出來,那麼別人就得陪著我一起做債隴的所有作為,我一手開辟出的東西,我都要他們看到無論是驚訝也好,無論是恐懼也罷,我都要從他們的表情中清楚的看到,他們也必須表現出來,這就是身為觀眾的使命。 這位憤怒的男子,當然就是斯比亞皇帝凱達,而那位一首跟著他的女子,當然就是他的侍女白影自從在這密林中尋找科恩也不甚明了的那個親西以來,白影就一直在辛苦的平複著這位壞脾氣皇帝的怒氣似乎這是通病,男性們都不大適合尋找什麼東西 其實說起來,這事也不能完全都怪到科恩頭上算上今天的話,他們倆已經在密林中跋涉了十天在乙前的九天時間里,他們分別沿著那條巨大通道的左右兩側仔細搜尋過,卻什麼東西也沒能找到在難以抑制的怒氣乙下,科恩陛下今大偏離了原先的路線,沖過了一大片從來沒有人踏足過的沼澤區,在這片密林中發泄怒氣,一路上樹見樹倒,花見花散,可怒氣還是沒有半點消散的跡象一一時間太緊迫,外面還有大事等著科恩去主持 “即使是發怒戶事情也不見得就會向好的方面發展”白影揮動著雙手,右手食指在空中一點,打開一個白色的光圈,把包紮完畢的小動物放了進去,“如果靜下心,或者你下一刻就會找到那東西也不一定如果那東西有感覺,感受到這樣的你靠近了,也會躲得遠遠的吧于” “你這樣說倒也有道理,如果讓那東西躲起來就麻煩了,我要想個辦法才好科恩把黑鐵刀插在腳邊,之後抱著手來回走了兩個圈子,再之後大喊一聲,“我想到了! “怎麼樣?是什麼好辦法?”白影見多了,對科恩的突然大喊基本免疫 “很簡單,我就假定那東西在我的前方,一直在窺視著我,我不要驚動到他,因為一驚動他就會跑掉那麼就只有一個辦法’科恩微笑著,右手輕輕的撫上了刀柄,輕輕的把黑鐵刀提起來,“不給他逃跑的時間。 話聲未落,科恩手上的刀已經直劈下去,刀鋒在空氣中劃過,發出一聲尖利的嘯叫,附著在刀身的斗氣澎湃狂湧,在科恩身前回旋著,並卷起巨量的泥土,最終形成一個巨大的金黃色球體科恩再一刀劈出,金黃色的斗氣團回旋著,疾速向前飛出,一路上披荊斬棘。所向披靡。 科恩長笑一聲,整個人飛躍而出,緊緊追在斗氣團後面,手上一刀接一刀的劈出,為的是不使斗氣團消散 白影歎口氣,知道現在自己說什麼也沒用,只得跟了上去 如此充沛的斗氣,威力是極為強大的,用來開辟道路(或者是用來摧毀森林)效果也不是一般程度的快金黃斗氣團所經過的地方,地面震顫。飛沙走石,無數的動物竟相飛奔逃命但使用這種規模的斗氣,無論是誰都不能維持太久時間,終于,在開辟出近十里的筆直道路之後,偉大的斯比亞皇帝力竭了 “呼……∼’黑鐵刀支撐在地上,科恩氣喘不已,“稍急片刻,我還要再來一次, “這次的路很寬,再努力一點可以行駛馬車了”白影走到科恩身邊,解下水袋遞過去,“人類就是這麼奇怪?做出一些難以理解的事情之後,怒氣就會平複下來?” “少說風涼話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平時做皇帝的時候本少爺有多乖’科恩仰頭清空了水袋,亂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十天了,什麼東西都沒找到,前途難以預料啊。 “為什麼要這樣說?”白影在科恩身邊坐下,“我們不是已經清楚了神魔的態度嗎?” “沒錯,我們了解到神魔的態度,知道他們對于我攻擊魔屬聯盟其實並不在意,但你是否想過,他們為什麼會對我有這樣一種縱容的心態?本少爺雖然可愛,但也沒到人見人愛的程度吧?科恩把手枕在頭下,輕聲說:“還有魔屬貴族的動向,很值得懷疑啊” “既然看不清,不如暫停攻擊?”白影用手支著額頭,目光注視著遠方 “不能停。你當戰爭是兒戲嗎?像這種跨越分界線的戰爭是一個龐大精密的作戰計劃,付出的人力財力都是空前的,一旦開始就不能停下,否則對整個帝國來說都是一種傷害’說到這里,科恩閉上了眼睛,“如果不能了解對方的全盤打算,唯有自己准備充分上次讓你轉交給前線軍部的情報,已經給過去了嗎?” “轉交了”白影站起身來,“不過算算時間,我們也應該回去了吧?” “總攻日期接近,我們應該回去了’科恩一個翻身站起,向遠方的密林大喊一聲,“真是不甘心啊。十天的時間就這麼浪費了,不管你是什麼東西,最好不好讓我逮到一一” “怎麼了?”白影走上去,順著科恩注視的方向看,“陛下很少在大喊的時候突然停下 “你看這地面,前面一點’還刀入鞘,科恩指著側前方數十步的地方, “我們一路走過的密林,地面的枯枝敗葉堆得比天高,為什麼那邊的地面會那麼乾淨?草地會那麼整齊?” “應該是人為的吧。但這里不是在通道附近,應該不會是我們的後勤基地白影看了看科恩,“難道是我們找到了?” “有可能,過去看看’科恩點了點頭,又來了精神,幾把拽下垂在自己面前的藤蔓,領頭走了過去 一踏足在那片平整細密的草地上,科恩和白影就猶如進入了一個新的空間,這里光線充足,樹術花草}陣,就連品種都明顯與先前走過的地方不同一臉欣喜的白影努力辨認著,伯到最後還是搖頭,如果連她都認不出這些植物的種類,那整個大陸也沒人能認出來了 “果然有古怪吧。這里就如同是一座人王建造的花園,不過要論起格局安排和空間分布,連皇家園丁也未必有這個本事啊。’科恩輕笑兩聲,拍著身邊的一棵大樹,“這樹好奇怪,樹皮這麼光滑。這麼乾淨,就跟我家花園里的路幻柱子差不多” “的確是以前沒見過的種類”白影走過來摸摸樹皮,一臉的迷惑表情, “如果喜歡的話,我幫你找點種子,不過奇怪的是我找了這麼久,都沒發現這邊的任何花草有種子 “找什麼種子,整棵挖回去不就好了?但是這樹這麼大,今天是帶不回去了,先做個記號吧。’說到這里,科恩打個響指,“我突然記起小時候壞孩子才會的一個游戲,玩玩好了 白影還在驚異這位品格敗壞的皇帝小時候也會玩游戲的時候,就看到科恩陛下拿出匕首在樹身上刻起字來,等她憤怒的阻止時,壞孩子已經把自己的名字歪歪斜斜的刻上去了,還很不滿的對白影嚷嚷:“鬧什麼鬧,本少爺正誰備寫到此一游” 身為龍族,白影只會在此種情況下動怒,她一邊使用魔法治療科恩留在樹身上的深痕,吮邊用極不友善的語氣說:“不是說要找東西嗎?又說時間緊迫,還不去找?” “這邊也不是很小的樣子,當然要誰備一下’科恩自知理虧,悻悻收好匕首,走到一片空地上遠眺,“前面小山,好像是這個地方的中心點,我們過去看看不過白影,這麼大的一片空地,我們前些天在空中尋找的時候應該會看到吧?” “這里雖然距離通道有些遠,但我肯定自己曾飛過,應該會看到”白影跟上科恩的腳步,“想想也不覺得奇怪,既然那條通道能自己隱藏起來,看不到這里也正常 看起來不太遠的一座小山,其實距離科恩還有相當遠的一段路程,當兩人走過這段樹術花草交織的地域並登上一個緩坡乙後,才發現那座小山是位于一個平靜而寬廣的湖泊之中,科恩先前看到的不過是最上面的山頂部分而已但站在近處,卻能發現這座小山有些奇怪飛 如果它是山,那麼跟分界線上的其他山峰比起來,湖中的這個的確是小山沒錯但就兩人現在看到的,它卻更像是一個四邊形階梯狀的金字培,雖然表面覆蓋著大量植物,但每1面每1層都顯的很規則如果它真是一個人為的金字塔,那這規模就太大了點一一大過科恩此前所見的任何建築物。跟它相比,魔屬聯盟布盧克帝國首都的那個魔殿金字塔,就像是個玩具 山風陣陣吹過,歎習仙止斗上騰起數萬只色彩豔麗的飛鳥,首尾相接的圍繞著“山頭’飛翔,猶如是給“小山’戴上了一個色彩繽紛的彩環先前還平滑如鏡的湖面,此時已經蕩漾起粼粼細波,溫柔的陽光均勻的灑在上面,翻起千萬點璀璨的碎光湖泊周圍的嫩綠草地上,散布著各種大大小小,科恩以前從沒見過的動物,它們不住追逐戲,卻沒有一起弱肉強食的血腥場面 “好美的地方’好半天之後,站在科恩身邊的白影才說出第一句話,“我還以為只有龍島的平原才是最美的,沒想到神魔分界線上也有這麼美麗的景致 “如果我說我們還沒找到什麼東西,你會相信嗎?”哈哈大笑了兩聲,科恩說:“不枉費我十天來的辛苦啊。這麼大的地方,想跑也跑不了 “我倒是覺得;如果他不想讓我們看到,我們就是用十年的時間也未必能找到這里”白影淡淡一笑,舉起手指著湖邊,“那邊似乎是個碼頭呢。在那棵樹下的應該是一艘船吧?” “奇怪了,怎麼其他地方都沒樹,惟獨碼頭上有一棵?’科用敲敲自己的腦袋,“不管了,我們坐船去一一沖啊。 大聲叫喊著,科恩一陣風似的跑下山坡沖過及膝的花壇苗圃,越過道道齊腰的灌術籬笆,不時飛躍翻身玩著新花樣,身後帝起的旋風卷起千百片花瓣,也引得一群群的小動物四卜飛奔而跟在他身後的白影,這時卻已經有些目不暇接,直接將身體漂浮在半空跟上 色彩繽紛的花瓣被卷上天乙後,並不像往常那樣飄散下地,而是斜斜的。緩緩的繼續上升著,范圍越來越廣,數量越來越多,最終形成一幕漫天飛花的奇待景觀整個區域乙中都飄散著一種清淡而高雅的異香,草地上的那些動物仰頭向著天空,雖然在搖頭擺腦,卻一點也不驚慌,反而是一副很高興的樣子,此情此景讓科恩停下腳步,白影目瞪口呆 “快保存下來,拿回去給大家看’科恩小聲說:“他們一定沒見過這種景象 白影這才醒悟過來,雙手擺弄了好一陣,眉頭卻皺了起來,想了想,又掏出一個小小的水晶球,鄭重其事的詠念了一段好長的魔咒,之後才苦笑著對科恩說 “失敗了,所有的魔法都無效 “怎麼會?’科恩癟癟嘴,“龍族不是最擅長魔法嗎?” “不但是保留影像聲音的魔法,我現在連最聖本的照明米都無法使用了,這不是我的問題”白影看看四周,“這個巨大的空間里,似乎誰都無法使用魔法 “這怎麼可能?看我的好了”科恩盯著自己的手指,嘴里大聲念出火球魔法的咒文,徹底失敗之後很不甘心的抱怨,“這算怎麼回事,就算是最堅固的魔法屏障,也只能在一個層面上抵擋攻擊性魔法啊。還沒聽說過一個空間里魔法無效的情況 “也許,這就是此地吸引我們的原因之一吧?”白影攏攏耳邊被風吹散的幾絲秀發,“但這種花瓣雨應該是魔法造成的,我想,這是此地主人在歡迎我們 “既然如此,我們就去碼頭乖乖當客人好了’看看湖中的竺小山之二,輕聲一笑,科恩抬腳就走,“這次你不會跑了吧。 “你別再跑就好”白影輕聲提醒著,“主人已經表示了歡迎,做客人的也該表示善意 “我倒是想表示出善意,但我的眼睛卻提醒我,我可能被什麼東西給耍了科恩說著話,腳下小但沒放緩,步伐反而邁得更大,同時舉起手來指著碼頭, “白影你看那棵樹,是不是覺得眼熟?” “樹?”白影仔細看看那裸孤零零立在碼頭上的樹,感覺自己在哪里見過, “是有些眼熟” “哼哼,就是剛才我刻字的那一棵。’科恩一路跑上碼頭,“居然給我玩瞬間移動,看我不把你劈了當豁燒。 白影來不及阻止,因為某人已經沖到樹邊,直接伸手將夫稠攔腰抱住,威武萬分的扛在肩頭一一直到這時白影才看到這棵大樹是沒有根須的。而且當科恩將它抱離地面的時候,樹身有瞬間的明顯抖動,那絕對不是一棵樹應有的反應。 “哈哈哈,樹寶寶跑來碼頭是想坐船嗎?’科恩得意之極,不住的轉著圈子, “不如我幫你一把,直接把你丟到對面去好了” 毫無預兆的,距離碼頭十步的平靜水面上升騰起一蓬浪花,一句溫柔但不失威嚴的聲音清晰的響起,“放下她,你這個破壞王。”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重回分界線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