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放下她?破壞王?”科恩站穩身體,不無疑惑的問,“終于有東西出來說話啦?” 盡職的白影已經在第一時間站到科恩的側前方,全神戒備著,所站的位置既沒有擋住科恩的視線,又能隨時出手保護科恩。 湖泊水面上,升騰的浪花在繼續土升,而且還不住的加粗,當上升到兩人半高之後,水柱開始改變形狀,到最後,淡藍色的水柱幻化成一位身穿戰甲,手持長刀的古典女性。雖然她全身是由水構成,卻是栩栩如生,就連臉上的細微表情變化,服裝上的每一處褶皺都被完美的表現出來,比最精細的雕像還要精細千萬倍。 “水神分身,又一個水神分身。”科恩並不是第一次看到這種生物,只是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話語中充斥著難以壓抑的興奮,開心的大喊,“水族族長和長老委托我尋找水神,我是科恩·凱達。” 科恩的狂喜是很容易理解的,水神分身在這里出現不會沒有原因,而且她還能說話,那就能通過她找到水神,找到水神就意味著距離生命之源僅一步之遙,這樣的話,也就意味著菲謝待的重生指日可待。一想到這點,科恩怎麼能不興奮?怎麼能不激動? “殿下安好。”水神分身開口說,聲音莊重而充滿穿透力,仿佛能夠直接進入科恩的大腦一樣,“我當然知道殿下的身分,但在殿下你說話之前,是否應該先把她放下?” “閣下安好,你不提醒我,我還差點忘記了。”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失態,科恩微微一笑,放下了肩上的大樹,不過有感于這棵樹的“頑皮”,科恩是讓“她”橫躺在碼頭上,之後自己也在碼頭邊緣坐下,沖水神的影像一點頭,“上次我看到的水神分身是不能說話的,你比她好得多了,不過這身裝扮很明顯不適合你,還是穿長袍來得典雅文靜。” “殿下以前看到的那一個是水神殿下留在外海島嶼上的分身,而我是水神殿下的另一個分身。”湖中的水神分身靠近科恩,說話時已經放緩了語氣,“把她放好吧,科恩·凱達殿下,你剛才已經使她受傷了,她很恐懼。” “這沒問題。”科恩眼角一挑,示意白影去做體力活,而自己一本正經的跟水神聊天,“不過讓我奇怪的是你為什麼要用‘她’來稱呼這棵樹呢?這棵樹又是怎麼從我眼皮底下跑來碼頭的?還有,這是個什麼地方,為什麼非得讓我找這麼久才肯出現呢?” “殿下的問題太多,超出了我的職權范圍,我只能回答我所知道的。”水神分身繼續靠近,“她本身就不屬于植物,自然可以移動,殿下你現在轉頭看看就會明白。” 科恩轉頭一看,卻被樹的形態變化驚得一跳,當即哇哇大叫著,手舞足蹈的向水里栽去。因為那棵先前的大樹這時已經變成了一個人,一個年紀大概還不到二十歲的漂亮女性。比起一般人類來,她的膚色稍白一點,身穿著絲織服裝,因為低垂著頭,所以科恩看不清她的容貌。她左手撫著右臂上的一個傷口,有幾絲紅色的血痕從指間漫出來,科恩當然知道那傷口是自己剛才干的好事。 白影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既不出聲也不出手,因為她知道,一裸樹變成大活人這種事情雖然很值得驚訝,但卻還不至于讓科恩如此失態——他之所以會這麼誇張的掉下去,多半又是有什麼陰謀。 答案很快就出來了,水神分身伸出手臂接住了科恩,由水構成的身體能舉起一個成年人的身體,這才是最讓人驚歎的,要知道,那只是液態的水而已。 “看看你的傷口。”水神分身的另一只手放在“樹”的傷口處,嘴里卻問著科恩,“用來刻字的刀是待殊材料所制成的吧?” “匕首是黑鐵的,”科恩把水神分身的手臂當成是椅子,“待殊嗎?” “對樹精靈來說,黑鐵是一種待殊材料,所以傷可以治療,但痕跡卻無法消散了,也就是說,科恩·凱達這個名字將永遠留在她手臂上。科恩殿下,你難道就不能對植物和善一些嗎?”水神分身收回了手,“不過,一個負責外圍警備的樹精靈遇到破壞王,這應該不是最壞的結果吧。” 聽了這話,科恩頓時覺得有些尷尬,而且白影看向他的目光中有毫不掩飾的責備,科恩哪知道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但死要面子的他,即便心有愧疚,嘴上也不會承認。 剛才一直保持著沉默的樹精靈終于抬起頭,粉嫩的臉頰上一片緋紅,靈秀的雙眼中幾乎要垂下淚來,神情是既無辜又委屈,“還有其他的辦法嗎?我,我,我不要” “留下痕跡是沒辦法的事,雖然很難習慣,但過些時候就好了,你先去用山泉清洗一下吧。”水神分身安慰著樹精靈,“科恩凱達殿下,請上船。” “不要,我的熱情受到了極其嚴重的打擊!”科恩一副沒睡醒的疲憊表情,故意岔開話題,“本少爺辛辛苦苦找了十天,還以為找到了什麼好東西,卻沒想到只是一個水神分身而已,這個打擊對本少爺來說是很嚴重的,我要求你給我些補償。” “用這樣的口氣說話,科恩殿下心里看不起我是嗎?’水神分身把科恩放到一邊的小木船上,再招呼白影上去之後小船自行掉頭,快速而平穩的向湖中的“小山”行駛過去。 “科恩殿下是否知道剛才被你刻字的那位樹精靈,雖然看起來柔弱害羞,但普通的幾個人類大魔法師卻別想傷到她一片葉子,就算對方是最敏捷的武士,也摸不著她的衣服。” “那麼為什麼會被我刻上字呢?”科恩干笑兩聲,“難道是本少爺天賦異凜?” “胡說”雖然說著責備的話,水神分身的嘴角卻很明顯的露出一絲笑意,“殿下是客人。” “你不這麼說就算了,既然現在讓我知道她的厲害,那麼等下出去就得找她比試一下才行。”科恩走到船頭盤腿坐下,又抬頭仰望著那高聳的小山,“這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什麼讓我們來這里?” “殿下請稍等一會,我們馬上就到岸邊了。”水神分身一邊不慌不忙的推動著小船前進,一邊回答科恩說:“上岸之後,殿下自然就能找到一切事情的答案,又何必急在一時呢?” “我手下的官員要是都像你這樣一問三不知,早被我拖出去打板子了!”科恩看著那堵越來越近的高大堤岸,心說:“又不是見不得天日,何苦要作得如此神秘。 就在科恩心中不滿的時候,小船已經駛到距離堤岸只有幾臂的地方,兩人正誰備下船,船頭卻向左一拐,沿著堤岸飛速行駛起來。疑惑不解的科恩想要發問,船頭卻又向右一拐,直接從堤岸中直直的穿過——眼前的天地又煥然一新:與外面截然不同的,碧綠幽深的水面圍繞著一座威嚴聳立,表面沒有任何植物覆蓋的四邊形階梯狀金字塔。 巨大的金字塔共分九級,大體呈深灰色,上半塔身隱沒在蒙蒙霧氣之中,顯得冷峻肅穆,每一面都有寬大的階梯直通最上面平台。在面對科恩的這一面,階梯兩旁各有一條藍色光帶自上而下的一路流瀉下來,其他三面分別呈紅色、黃色和透明光帶,這應該是金字塔上唯一不同的顏色裝飾。 直到這時,科恩才發現身後那數人高的堤岸竟然只是一道待別的魔法屏障,如果真有人在那幻象堤岸邊停船靠岸,不知會走到哪里,又會看到什麼景象,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絕對發現不了這真正的地點。 小船終于減慢了速度,慢慢向金字塔下的平台靠過去,這巨大的石制平台僅高出水面數寸,若隱若現的藏在一排整齊的樹木之下,綠蔭低垂,水波漫漫,為這座“不苟言笑”的金字塔建築群增添了幾分女性意味的柔情。 當一個又一個奇異的景觀接連不斷的出現在眼前的時候,科恩甚至覺得面前的金字塔也不太真實,覺得這東西只是一個幻景,一個為掩飾真相而存在的幻景而已。雖然心里這樣想著,但金字塔的威嚴卻逐漸真實而強烈起來,從未向任何人,任何力量低過頭的科恩·凱達,這一刻也深深的被這金字塔散發出的威嚴氛圍震撼。 “看起來這東西蠻悲壯的,但又不失驕傲與尊嚴。”科恩站起身來,對身邊的白影說:“很難想像吧,一座津築也能讓人產生這樣強烈的感觸。” “請下船。”小船輕輕震動著,水神分身說:“兩位是數萬年來,沉眠之地的第一批客人。” “這里叫著沉眠之地嗎,我還以為又是聖域這一類的稱呼呢。”科恩上了平台,轉身問水神分身,“你也要上來嗎?” “我只能將兩位帶到這里,不能上去。”水神分身笑著搖了搖頭,“兩位請順著道路向前走,階梯邊自然會有人接待兩位——如果弄錯了方向,可是沒有東西招待的哦。”話語還在耳邊圍繞,構成水神分身的水柱卻已經逐漸模糊,最後消失在碧綠的湖水之中。 科恩微微一笑,轉過身來面對著金字塔,“白影,你猜此地的主人是個什麼人呢?” “似乎很難猜測,”白影微偏著頭,“在我的認知里,應該不會有具備這樣強大力量的人存在,但我們遇到的事情卻是真實的,我想,應該就是他在土城大戰的時候為你做出了通道吧?” “答案近在眼前,希望與我心中所想的相去不遠,但不管怎麼說,此間主人都值得我們一見。”科恩點點頭,先前的玩笑表情了無蹤影,感慨的說:“我要以最正式的方式見他。” “最正式的方式,那起碼要穿上全套正裝哦,這不是你一直所討厭的嗎?”白影驚訝的看著身旁的男子,“今天是怎麼了?突然轉性了?” “並不是像你腦袋里想的那樣。科恩·凱達有求于人才對人笑眯眯,平時不穿,那是因為不需要穿,所見的人也不值得我穿正裝。”科恩笑答,“你想想吧,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個擁有自傲和自尊的生命,我有什麼理由不給他起碼的尊重呢?” “這樣說起來,要得到你的尊重還很難啊。我試試這里能不能使用魔法,看你的運氣了。” 空間魔法突然恢複,看著手上的一整套衣服,白影又好氣又好笑的回答,“嗯,居然可以真的奇怪了,魔法也會欺負人?” 稍後,手腳極為麻利的白影就為科恩換好了全套皇帝正裝,別看這只是一套衣服,其繁瑣複雜遠超一般人想像,包括佩劍、飾品的話,全身上下有好幾十個零件,科恩當皇帝這麼久,也只是登基那天穿過一次而已。 銀白色的高領束腰禮服上點綴著兩排密集的藍色玉石紐扣,左胸上別著琴倫公主親手編成的寶石花束,背後一襲碩長的純白色披風,上面以銀線繡出斯比亞帝國和凱達家族的徽記,黑鐵長劍懸在腰邊,後半劍鞘向後平伸,撩起了披風一角。 白影用輕柔的雙手為科恩接上發帶,又從科恩耳前分出兩縷黑發,順腮邊垂下,後退兩步看看,終于滿意的點了點頭。 科恩平時的穿著總是非常隨意,即使是成為阿薩穿著貴族禮服的時候,也總帶著更多的野性。可是現在這身莊嚴繁複的華服卻將這與生俱來的野性微妙地調和成了一種王者的霸氣,讓他只是凜然而站,就有了一種睥睨天下的氣派。 “這樣就可以了,我們走。”科恩一手拿著正裝的手套,一手按著劍柄,邁開大步向前走去。白影收拾好東西,跟在他身後三步的地方。 一直順著寬闊的道路走,轉了兩三個彎之後,兩人已經可以遠遠看到最下面的階梯,不過在這時,最下一級的階梯邊卻坐著一個身穿白色衣袍的人。她一手支著頭,另一手無聊的撥弄著從金字塔頂流下的那條藍色光帶,讓藍色的流光異彩在手掌中不停變換形狀,再從指縫中滑走。對于從身後走近的兩個人,卻顯得不怎麼在意。 科恩沒有刻意掩飾自己的腳步聲,一直走到她身後才停下來,看著她一頭的直順秀發,先是沉默了片刻,嘴里才輕聲說:“水神閣下,我終于找到你了。” 在看到這個背影的那一刹那,科恩就意識到她就是自己尋找已久的水神。對他而言,找到水神是一件極重要的事情。早先受水族委托的時候,科恩基本上是以一種無動于衷的態度在敷衍,後來知道水神和生命之源有辦法使某人重生,他心急火燎的開始無頭蒼蠅似的尋找,此刻這句無限感慨的話,也正是他心境的真實反照。 “原來是大名鼎鼎的破壞之王啊。”女子並沒有回頭,只用淡漠的聲音問,“科恩·凱達殿下為什麼敢斷定我是水神呢?萬一不小心叫錯了,那多不好啊。” “水、土、風、火,上古四神當中與我淵源最深的應該就是閣下,接待我的話,閣下是最合適的一位。”科恩輕聲回答,“金字塔有四面,藍色光帶是水,紅色光帶是火,黃色光帶是土,透明光帶是風,如果能把玩藍色光帝的是其他三神之一,那我栽了跟頭也不冤枉。” “科恩·凱達殿下猜錯了,其實我是火神。”女子轉過身來,依然是坐在台階上,用平靜淡薄的目光看著科恩。她的面容與水神分身一模一樣,一舉一動,輕柔眼波不住流轉,表情更是靈動之極,整個人所散發出來的高雅氣韻,已不是分身能夠比肩的。科恩所見過的兩尊水神分身已經是少見的美女,這時見到真正具備生命活力的水神本人還是不禁呆了呆。 見科恩無言發愣,女子仿佛有點意外,偏了偏頭,眼神中有些好奇而科恩,他在這時露出了一個少見的純潔微笑。 “閣下的言談倒是印證了水無常態這句話。”左手攏在耳邊,科恩歪著頭做傾聽狀,“我仿佛聽到了火神不滿的抱怨,說有人假扮自己。對了,水神閣下,為什麼大家叫我破壞王?” “算你猜對了,可惜我數萬年來第一次說假話呢,就這樣被人揭穿了。”水神臉上終于露出一絲笑容,仿佛云霧霧開,周圍也似乎變得明亮起來,“在樹精靈身上刻字,在森林里用斗氣開路,這不是破壞之王是什麼?” “看人要看將來嘛,那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科恩臉不紅,氣不喘的從容回答,“對了,有一件事,一直沒機會謝謝幾位。” “什麼事?”水神站起身來,雙手隨意的整整身上的衣袍,袍裾如水波一樣流動,發出粼粼的光芒。 “數年之前,我曾帶領大軍在分界線外的土城與強敵撕殺,雖然僥幸得勝,但已無余力逃出生,”說到這里,科恩腦中又記起土城之戰那悲慘壯烈的場面,眼中出現一絲少見的悲傷,“在最緊要的時候,我們發現了一條寬闊的通道,本來我還以為是我另一位朋友的作為,到最後想想,她似乎不具備這樣的能力,今天看到這里的魔法才醒悟……” “殿下是說那條讓軍隊回到斯比亞的通道嗎?是我做的,原本是千年前為了好玩才和樹精靈們做出來的,沒想到最後能幫到殿下的忙。”水神輕掩著嘴角,笑說:“玩鬧時只是個雛形,後面要做得不讓人察覺,很是花費了一番工夫,不然也不會那麼晚才完成。” “不管是為什麼而做出來,結果卻是挽救了數十萬人的性命,避免了更大的悲劇。”科恩右手撫胸,深深一禮,任請閣個接受我誠摯的謝意。 科恩居然會主動向人行禮,最熟悉他的白影不由看呆了,水神也不無驚訝的後退一步,半天說不上話——她對眼前這位飛揚跋扈的皇帝很是了解,知道他並不是那種為達目的向人卑躬屈膝的人,在更多的時候,這為皇帝想的是怎麼在不巧顏令色的情況下達到目的,想要得到他一個真心實意的感謝,那根本就是白日做夢。但科恩殿下現在的行為,與平時簡直判著兩人啊。 看出了水神的困惑,科恩解釋說:“這一禮是替那些存活下來的士兵行的,閣下善待生命,自然當得起我一禮。” “這樣說起來,後面事情的發展可就有趣了。”水神釋然,微笑著走近,輕聲對科恩說:“殿下還記得進來之前在一位樹精靈身上刻過字吧?殿下可曾想過,當時整個通道的遮蓋魔法都是這位樹精靈做的呢。既然謝了我,殿下誰備怎麼去謝謝她呢?” “這樣的話,我當然知道怎樣去賠罪。”暗歎了一聲命苦,科恩苦著臉回答了水神,隨即灑脫一笑,“一路所見的樹精靈似乎很多,她們都是這里的護衛嗎?” “殿下來的路上大都是樹精和花妖,她們都是精靈,只是最擅長以植物的形態出現而已,算是最外圍的警衛吧。”水神向著科恩做了請的手勢,領頭向台階上走去,“另外的三個方向,就是其他三神的護衛了,而且各有不同火神屬下的猛獸。土神屬下的石巨人以及風神屬下的風族人類。我知道你曾經去過我留有分身的島嶼,他們過得還好吧?” “一切都很好,我已經將他們遷移到距大陸比較近的海島上,至少他們不會再為食物而發愁了。”科恩點著頭說:“這里有如此嚴密的護衛,那麼在金字塔這里不止是有四神吧?” “我們對你做的一切,包括今天請你到這里來,這都是她的意志。”水神抬頭,看著金字塔頂,“但她已經沉睡數萬年了,相信你也聽說過那個傳說了。” “數萬年前的生命之源,我當然聽說了,而且我也受人之托要找到她。”科恩歎了口氣,“為什麼這種辛苦的事情都是我在做呢?而不是其他什麼人?” “別的我不知道,但在很久之前,我就知道你是待別的人,你身上帶有一種生命之源才有的待殊力量,在整個大陸上,目前也就只有你一個人具備這種力量。”水神轉過頭來看著科恩,“也許你,就是我們一直在等待的那個人。” “一直等待的那個人?”科恩一楞,立即條件反射般的開始叫若,“難道你們也要我去做什麼事情嗎?就是那種很艱難、好危險、有去無回、九死一生的事情?拜托,我不想再把這些事情攬上身了,你們就找找別人吧!我這個人嘴不嚴,很容易泄露秘密。” “緊張什麼啊?”安靜的等到科恩發泄完,水神才笑說:“雖然我們有一點事情需要你的幫助,但現在卻還不到時候。” “那麼,我們現在做什麼?”科恩拍拍手。 “我們上去,”水神指指台階,“殿下心里一定有很多疑問吧,走上去就能找到答案。” “就是走上去這麼簡單?”科恩有點懷疑,按說一個守護得如此嚴密的地方,是不應該讓陌生人隨便上去的。 “請跟我來吧。”水神微微一笑,轉頭對身後的白影說:“龍女,你既然是科恩殿下的隨身侍女,那麼也請上來。龍島上的那塊魔法浮石還好吧?” “回殿下,龍島一切安好。”白影不是笨蛋,當然知道應該怎麼應對上古水神。 “當初風神做出那塊浮石的時候,我還笑她手笨,沒想到這石頭卻可以救下龍族。”水神若有所思地說。“說起那塊浮石,大概還能維持數年的時間吧。之後偽神就會發現你們了。” “發現?”白影吃了一驚。 “偽神?”科恩皺起了眉頭。 “你們口中的神魔,在我們這只有一個名字。”水神臉上的笑意消失,“偽神”。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