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這是水神第一次發自內心的憤慨語氣,雖然她已是幾萬歲的年紀,雖然面對的是兩位剛剛見面的人,但水神卻毫不掩飾自己語氣之中的僧恨和輕蔑。 看到水神臉上的表情,科恩不禁啞然失笑,水神略帶責備的可愛眼神停留在科恩身上,他忙解釋,“不是因為別的,我只是一想到水神也有這麼討厭的對象,就忍不住發笑而已,因為別人都說年紀越大的人越不容易動氣,這樣看來的話,水神閣下你依然是非常年輕的啊……我叫你姐姐如何?要不叫妹妹也可啊~~~” “怎麼,科恩殿下依仗著自己帶有生命之源的氣息,就准備把這里當作偽神聖山再胡鬧一次是嗎?不過這里卻是沉眠之地,我也不是那位腦袋里少根筋的偽神長公主,對付不聽話的調皮兔,我可是經驗豐富。”水神臉上恢複了笑容,慢慢走到科恩身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伸出手來扭住了科恩的耳朵,“殿下自己說說,知道錯了沒有?” 水神出手扭皇帝的耳朵,身為保鏢的白影根本沒辦法,水神的地位高過她太多了,況且白影心里也很希望有人能夠管管這個無法無天的囂張皇帝。 “既然水神閣下稱呼我為殿下,那就是自認地位略低,那麼拉我耳朵這種事,閣下覺得合適嗎?”科恩好整以暇的抱起雙手,輕聲為自己開脫,“我不過是看氣氛太凝重了,開個小玩笑活躍一下氛圍而已,好啦,水神閣下你現在松手的話,我絕對不記仇。 “可是殿下不是以閣下來稱呼我嗎?那就說明在殿下心中,還是認為我們的地位是平等的。況且拉耳朵這種懲罰都是長輩才能使用哦!”水神微笑著回答科恩,手指輕輕扣在科恩耳上,但看著科恩一臉的誠摯表情,哪還舍得用力捏下去? “水神閣下有幾萬歲是沒錯,但怎麼能算是我的長輩呢?”科恩一向狡猾,怎麼可能讓人隨便把一個晚輩的帽子套在自己頭上,“所謂的長輩,起碼要看著晚輩成長,無時無刻都關懷備至,晚輩要什麼給什麼從來沒二話,晚輩做錯事也不會責罰的那種啊……” “這樣才算長輩啊?”聽了科恩的話,水神臉上的笑容反而更加的濃了,“請問科恩殿下,如果看著你出生,在你兒時救過你的小命,這樣的我算不算是你的長輩呢?” “我們在討論一個嚴肅的問題。”科恩一本正經的看著水神,“可不能信口亂說哦!” “因為殿下的母親在懷孕的時侯,我們就發現殿下的特質,所以殿下人生里的每一步都有我們陪伴,科恩殿下還以為自己遇事有驚無險是天生的啊?”水神放開科恩的耳朵,手指又點上了科恩的額頭,“你這小壞蛋,六歲時差點淹死在護城河里,八歲時從樹上掉下來,跟人打賭爬懸崖的時侯也沒想想為什麼你每一伸手都能抓到草根樹枝?十歲的時侯……” “夠了、夠了、我敬愛的長輩。”科恩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白影,抓住水神的手,生平少有的認了輸,“這些事我們可以私下交流,完全沒必要現在說……” “終于肯承認了嗎?真是不容易呢!在四神里我是最小的,總有人以長幼有序來欺負我,現在終于有晚輩了!”水神很是得意,拍著手說:“不過,殿下平時還是叫我姐姐吧!” 平白無故的多出一個長輩姐姐,科恩有些哭笑不得,但除了乖乖點頭之外他是沒有一丁點的辦法,而一邊的白影卻早就在肚子里笑個不停,科恩踢到鐵板的事情,可是不多見啊! “我知道殿下這麼多秘密,殿下一定很奇怪吧?”水神高興夠了,才拉著科恩的手繼續向上走,“其實我一共有三個分身,一個留在海外,一個在這里的湖泊里,另有一個一直都守護在殿下身邊。但為了不讓偽神發現,這個分身幾乎沒有什麼力量,不足以干涉到人類的行為,所以當殿下在聖都祭壇受傷時分身無能為力。我們正在想辦法,你卻被龍族治好了。 “現在想起來,有些事情的確很奇怪。知道自己大難不死不是因為運氣的時侯,心里卻有點失落啊!或者對我而言,未知的東西會更有誘惑力一點吧!”科恩搖搖頭,若有感觸的說:“真是謝謝各位一直以來對我的照顧,那麼第三個分身現在也在嗎?讓她現身出來吧!” “她留在聖都了,因為不久之前,她找了一個合適的依附對像,可以更妥善的照顧你。”水神笑笑,“你別心急,到需要她出現的時侯,她自然就會出現。” “這樣說來,我還是有一點不明白。”科恩停下腳步,“既然分身一直在我身邊,為什麼不讓她告訴我一切事情?為什麼要我那麼辛苦的去尋找所有問題的答案?如果早告訴我,有很多事情我可以安排得更周密。” “雖然我是水神,但我其實並不了解人類的爭斗,而殿下你卻不一樣。你降生于世的其中一項使命卻就是要與眾生爭斗,即便你就是我們在等待的人,我們也要在你具備這種爭斗的能力之後才能見你,告訴你一些事情,否則你的處境就會變得很危險,不但幫不上我們一點忙,反而有可能送命。”水神正色回答,“現在殿下你擁有了一個帝國,具備了與人爭斗的實力,所以我們才見面。” 如果想知道更多,還得證明自己另一方面的能力才可以。 “另一方面的能力?”科恩抓抓頭,“難道是本人最擅長的調皮搗蛋、精怪嗎?” “不對!”從上面的台階上傳出一個雄厚的男聲回答著科恩,水神所說的另一方面的能力,就是你一直所盼望的,與偽神爭斗的能力! 這句話猶如是一道閃電,直直的劈進了科恩的腦海里,讓他心緒翻騰不止。 抬眼看去,金字塔第一級平台上一個男子,在之前的一瞬間,那地方還沒有任何東西,仿佛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出現了。 “看到了吧!這位就是火神。”水神拉著科恩的手,快步走上了第一級平台,來到了火神身邊,“烈炎,你不是要在第三級平台上接待科恩殿下嗎?為什麼要跑到第一級平台來?” “我只不過擔心你貪玩,很多事情說不明白而已。”火神往旁邊挪動了一下腳步,拉開與水神的距離,好像不喜歡與水神靠得大近。 “又想騙我,你這火暴急躁的性格我會不知道嗎?你明明就是急不可待的想來看看科恩殿下是個什麼樣子。”水神一邊說,一邊用手指戳著火神的手臂,“是不是?是不是?” 水神的手指每一次戳下去,火神的胳膊上就會冒出一點白煙,眉頭也會抽動一下,他的腳步不斷挪移,已經靠到平台邊緣,但臉上卻是一副老實大哥遇到無理小妹的無奈表情,讓科恩心里暗笑。好在不久之後,水神戳得厭倦,這才讓火神過來跟科恩說話。 “科恩殿下安好,我是火神。”火神是位年輕男性,滿頭的紅發,身軀魁梧,神情極為威猛,“等待殿下來臨的日子已經太久,我們期待這一刻已經有足足二十年,生命之源保佑,你終于健壯成長到可以承擔使命的這一刻,請殿下准備好接受考驗吧!” “我是科恩·凱達。”簡練的應對完火神,重新行禮也已完畢,科恩打量著眼前的兩位神靈,施展出選擇性失憶魔法,根本不接火神關于接受考驗的話頭,“終于和傳說中的上古神靈見面了,那麼接下來做什麼?大家是不是應該喝酒慶祝呢?” “殿下說笑了。”火神正色回答,“我們在行使自己的使命,陪殿下走上去。” “就是走上去而已嗎?”科恩抬頭看看,“雖然這階梯是長子點,但也用不著兩位都來陪我吧?” “因為殿下是這里的第一位客人,所以在中途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我們也不清楚。有可能殿下很快就能走上去,但也有可能永遠走不上去。”火神搖了搖頭,“這里一切的規則都是生命之源在沉睡之前決定的。我們守護著這里卻從來沒有經曆過,甚至沒有上去最高一層,雖然對殿下寄予厚望,實際上卻幫不上什麼忙,一切的可能都掌握在殿下自己手里。 “火神閣下是說,這金字塔還有一些連你們都不知道的秘密,數萬年來都沒人知道?”科恩有些難以置信,“包括你們也沒上去最高一層,那你們怎麼知道生命之源還在不在?” “我們所有的力量都來自生命之源,如果她真的出了什麼狀況,那我們也不會再存在。”水神笑著解釋,“曾經也有一些人進來過,但他們不是客人,只能在外面上岸。就算強行登上外面的金字塔,結局也只有一個。知道殿下的時間緊迫,不如我們一邊走一邊談吧。” 科恩點點頭,就想穿過平台向上走,卻被平台邊的一道隱型魔法屏障擋住,身邊的火神將手一伸,“要想上第二級平台,必須揭開四十個魔法封印,殿下這邊請。” “四十個?”科恩癟癟嘴,跟上火神的腳步,抱怨說:“數量是不是多了點?” 火神帶領著大家走到金字塔的另一面,最後止步在一組巨大的浮雕前。之後面對著浮雕,先伸出手來按在一塊突出的石柱上,再轉頭對科恩說:“殿下請把手放到這塊凸起的石頭上,之後閉上雙眼,平心靜氣等待異象發生。 “那之後呢?我是不是就平白無故的消失而且永遠不會回來了?”科恩雖然舉起了右手,但怎麼也不肯放下去,“我覺得,這種事情應該可以商量的吧……”水神眨眨眼睛,科恩舉起的手掌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壓下去,根本來不及有所反應,手心的皮膚就接觸到冰涼的浮雕表面。 再看看另一邊的火神,他雖然閉上了眼睛,但滿頭的紅發卻慢慢的直立起來,終于“呼”的一聲化為火焰,劇烈的向上升騰燃燒著。 雖然知道對方是火神,但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人頭上著火,科恩哪還能依言“閉上雙眼,平心靜氣”?他的另一只手指著火神的腦袋,兩眼圓瞪著,表情奇怪之極——難道這就是他們所說的“異象”? 科恩正在涼異,忽的感覺心口一涼,低頭一看,一截雪亮的刀尖透胸而出,稍後,銀白禮服上有一圈殷紅的血跡擴散開來,轉過頭去,科恩疑惑的目光捕捉到一臉呆滯的白影,正是她手中的匕首穿透了科恩的身體。雖然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這透胸的鋒刃卻擺在眼前。劇烈的疼痛不是來自傷口,而是來自內心深處,一種被最親密、信任的人所出賣的傷痛。 用放在浮雕上的手撐住身體,科恩咬著牙說:“白影……” “你應該質問的是我們,而不是她”水神一邊好整以暇的整理著自己的衣裙,一邊改變了自己的樣貌,變成一個科恩從沒見過的的女子模樣,“科恩·凱達,在你生命的最後一刻,我就讓你死得明明白白好了。笨蛋,這世上哪有什麼神?有的只是魔將!我是第三魔將,這位所謂的火神,就是我的助手……” “我,我不信。”咳出一口鮮血,科恩搖了搖頭,雖沒有力氣,卻語氣堅定的說:“魔將,魔將絕不會來殺我!” “人類的悲哀之一就是武斷和輕率,你怎知第一魔將不殺你,第三魔將就不會來殺你?難道說,魔將就一定要為魔族做事嗎?”第三魔將嬌媚一笑,“再說,你是死在自己侍女的手上,一如過往許多死在女人身上的皇帝一樣……這也算是風流佳話吧!” “你們,一廂倩願的來殺我。”科恩左手招住傷口,笑了笑,但在那混雜著痛苦和憤怒的蒼白臉龐上,他此刻的表情已顯得猙獰無比,“但……本少爺卻不會這樣死!” “我們花費這麼大的人力物力誘你來這里,當然不希望結局是這麼簡單,我們還要你看著我們幫你報仇呢!”第三魔將笑笑,對白影說:“把匕首抽出來。” “是的,主人”雙眼茫然的白影回答著,絲毫不考慮後果,將匕首緩慢而堅決的抽離科恩的身體——立即,從傷口噴濺而出的鮮血就染紅了白影的白色衣裙,觸目驚心之極。 “白影——你醒醒!”身體斜倒下去,只因為右手還牢牢的被牆粘住,科恩才沒有倒地。 “難過了嗎?痛惜了嗎?感覺到無力回天了吧?可惜啊!她現在是聽不到你的聲音了。你也領教過魔族的魔化,應該有所體驗才是,憑借你的意志雖然可以抵禦,但龍族卻還不具備。”第三魔將上前一步,眼里閃出詭異的光芒,繼續命令白影,“把匕首插到自己胸膛里。” “是的,主人。”白影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思,手腕一轉,匕首就播向合己胸口——在插入胸膛的前一刻,只剩半條命的科恩突然暴起,伸出手來抓住了匕首鋒刃,雖然阻止了匕首的去勢,但這也是暫時的……更別說第三魔將抬起手來,隔空捏住了白影的脖子。 “好一幕感人的場景,足可以令那些癡男怨女熱淚盈眶啊!”看著鮮紅的血液順著鋒刃滑下,在匕首尖頭聚集成滴,一點點落在白影胸口的衣服上,第三魔將笑著命令白影加力,並調侃科恩說:“如果我是你,干脆就自斷一臂,先逃了再說,哪還管一個侍女的死活啊!” “好……”科恩面無表情的看著第三魔將,“好主意!” 蓄勢已久的斗氣在左手勃發,科恩生生的將自己右手從手腕處扯斷,同時腳蹬石壁借力前沖,抱住白影之後,左手握住的匕首外翻,露在外面的那一點鋒刃直接劃向第三魔將的眼睛,這一招早有預謀,魔將根本來不及反應,只得疾速後退——她一退,迷惘中的白影立刻就清醒了過來,加力前沖追殺。 而科恩此時已全無余力,硬撐著又追了兩步後倒在了地上。 清醒過來的白影在一瞬間知道了整件事的詳細經過,激憤之下發揮出的力量,讓倒在地上呈半昏迷的科恩咋舌不已。她的身體化作一團白色的迷茫光幕將魔將完全包裹,光幕以極快的速度旋轉,魔將的身影幾乎都看不見了,拳掌破空聲和激烈的撞擊聲頻繁響起,顯示著光幕之中的搏斗有多麼險惡。 光幕快速移動著,所過之處無論是欄杆還是地板都悉數盡毀,靠近浮雕之後,整個牆面都被壓得深凹下去,碎石亂飛、磚瓦齊舞。 魔將的助手看不下去,從駐步處沖上,要去幫魔將一臂之力。當他跨步飛擊科恩上方的時侯,左腳卻被科恩抓住——要死不活的在地上躺了這麼久,科恩賭的就是這一刻,如果白影不能將魔將逼向合適的方向、如果魔將的助手再不上當,科恩可就快真的暈過去了! 用盡全身的力氣,科恩騰空讓身體成上仰姿態,兩腿接連踢出了這輩子最完美的一個偷襲組合,金黃的斗氣接連在魔將助手的胸腹之間璀璨閃耀,強勁的氣流將其身體表面的衣服吹得寸裂飛散,整個身體旋轉著,倒飛而回。 劇烈的動作之後,科恩的傷口又開始噴灑出鮮血——在白影醒來的一盼間,那傷口被她治療了一下,而現在,因為大量失血,科恩的視野已經變得非常模糊,手腳發冷。別說繼續打斗,再不被救治的話,他的小命就結束在這里了。到了這個地步,科恩只能企求自己剛才的攻擊能有效果。 在連噴了好幾口血之後,混身骨頭幾乎都被踢斷的魔將助手卻緩慢的靠著牆站起,一步步挪向前面的一幅浮雕,目光緊盯著上面的一個按鈕——雖然科恩看不清楚那是什麼東西,但一個瀕臨玩完的人想要盡量去靠近的,絕對不是一個好東西。 咬咬牙,科恩用盡最後的力氣沖了過去,這是最後的七量,以生命為代價的攻擊! 疾速的沖擊,速度快得讓人驚歎,但魔將助手的應對之策也令人驚歎,讓科恩直接從他的身體中穿過了——如同是穿透沒有什麼奇特之處的空氣一樣。 “混帳!”雙手撐地的科恩猛的轉回頭,怒罵一聲,“真他媽的混帳! 罵完之後,這位偉大的一國之君就住了嘴,他先看看自己完好的雙手,又看看眼前好端端的大家,再看看自己胸口,然後還站起來跳了跳,再然後就發起楞來。 “科恩殿下在罵誰啊?臉士帶著疑問神情的水神走過去,伸出手去摸科恩的額頭,“難道被幻景嚇到了?“ “這個……這個……”科恩晃動著腦袋,一邊看著眼前的一切,一邊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嘴里不無尷尬的說:“一言難盡、一言難盡。” “解開封印一定是很辛苦的事情吧!”水神掏出一方絲巾,“殿下頭上都冒汗了……” “何止,殿下的心跳聲變得非常急促。”一邊的火神回答,“第一個封印解開了。” “解開了?”科恩皺著眉頭,“用了多長時間?” 水神微笑著,伸出一根白哲修長的手指,回答說:“一瞬間。” “一瞬間!?”科恩跳起來,“在這一麟間的時間里,這里有沒有什麼奇特的事情發生呢?白影你有沒有移動過?水神你有沒有說過話?火神你的頭發有沒有燃燒起來?“ 水神和白影都有些驚訝的看著科恩,火神本人的表清更加無辜,他那一頭紅發好好的披在腦後,連發帶都還在,哪里有燃燒過的跡象?科恩左右看看,最後用質詢的目光看著白影,而後者沉默著,微微搖了頭。 “大概是科恩殿下沒有閉上眼睛的緣故吧。”水神解釋說:“殿下沒有照盼咐閉上眼睛、這樣會使幻景與眼前的現實重合,好在第一個封印的力度不強,要不然科恩殿下就危險了,我曾經聽說,第一封印是有關于背叛的呢! “背叛?不會吧!可能是哪里弄錯了。,,科恩尷尬的笑笑,按下心頭的不快,”下次我會閉上眼的,我保證。 “那麼請殿下跟我來。”火神直接走到第二幅浮雕面前做好啟動准備,科恩也收起玩笑的表情,走到浮雕正面站好,仔細打量了上面風格古樸的圖案花紋,之後呼出一口氣,右手放到凸起的石柱上,手心那一點冰涼傳來時,他已閉上雙眼。 就像是被傳送到了一處虛無之地,四周漆黑一片,無盡的黑暗壓迫過來,讓人躲不掉、避不開,感覺上也沉重壓抑。在黑暗中摸索良久之後,科恩前方才出現一絲透著光亮的細長縫隙,一個模糊的聲音幽幽響起,既遙遠又陌生,“用火系魔法怒火噴湧,可以擊破結界。” 原來做好了一切的准備,卻沒想到第二個封印如此普通,這讓科恩有點啼笑皆非但不管怎麼樣,還是得按照指示去做,科恩兩手齊出,二十多個光芒耀眼的巨大火球接踵飛出,接連不斷的狠狠砸在那條細長縫隙上,在劇烈飛濺的火花里,那道縫隙逐漸擴大,透射過來的光亮也越來越強,環繞在身邊的黑暗都被白光擊散……終于,眼前的白光還原成一幅浮雕的模樣,一個火紅色的符文在浮雕中心慢慢出現。 科恩轉頭,看見白影和水神都是一臉關切的看著自己,就知道自己的意識已回歸現實,也順利解開第二個封印。收回手,想起自己在黑暗里摸索了很久,科恩開口問白影,“我用了多久時間?” “只是一瞬間的時間。”白影回答,“連身體都沒移動過。” “解開這些封印似乎說不上困難。”科恩頓時來了精神,笑著對火神說:“我們繼續。” 火神點點頭,繼續開啟封印。這一面共有十個浮雕,除了把科恩嚇個半死的第一個封印之外,其他每幅浮雕都會產生一個毫無雷同的幻境,雖然具體的考驗手段各不一樣,但都需要使用火系魔法來解開。從最基本的怒火噴湧再到防護性質的烈焰護身,特別是最後一個浮雕幻境,那幾乎就是前面八種考驗手法的大集合,必須要用這些魔法組合去擊倒一個火神幻象才行。 不過,無論科恩在幻境里用去了多少時間,在兩神和白影看來,科恩都是在一瞬間就解開了封印,當十個火紅色的符文全部出現之後,這一整組浮雕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不見。本來第一層的封印都應該由火神來開啟,但水神看得高興,拍手微笑著走過來,接替了火神的向導位置,帶領科恩走過轉角。 在水神負責的這一面,浮雕幻境里全部需要使用風系魔法解開封印,繞著金字塔平台走一圈,科恩解開了全部四十個封印。但憑心而論,除了那第一個封印之外,科恩覺得解開這些封印其實並不困難,甚至說得上是有點容易,只要是具備了高級魔法師的水准就能過關,別說科恩了,就算是科恩手下的那些精靈魔法師也能通過這些考驗——如果這些還能被稱之為考驗的話。 一鼓作氣的的將四十個封印全解開,那道封住階梯的魔法屏障就顯現出來,通體閃爍幾下,又逐漸消逝在眾人的視線里。水神驚喜的走過去,站到了向上的台階上,轉頭過來對大家說:“真的消失了呢!我們距離生命之源又近了一步,大家走快一點,科恩殿下你要加油啊!” “這一組封印是九個,比起下面的封印應該是困難了不少,科恩殿下請准備好。”到了第二級平台的浮雕處,火神按上石柱,沉聲對科恩說:“開始。” 科恩輕輕呼出一口氣,准備進入封印幻境——強烈的光芒閃過之後,科恩再次進入一片黑暗之申。幾秒之後,一點微弱的紅光從無盡的虛空中滴落下來,並無聲無息的沁進地面。科恩還在打量這點紅光,它就開始變形,延伸成為一條細長紅線。 “這是……”話沒說完,這條紅線就開始閃爍,在一聲巨響中,紅線在科恩眼前變成了一堵熊熊燃燒的火牆,猛烈的火焰從地面噴湧而出,灼熱的炎浪撲面而來,幾乎讓人無法呼吸。科恩一驚,右手下意識的去抓刀,卻抓了個空,不得已只有縱身跳起,稍微遴開烈焰。 出乎科恩意料,下面燃燒的火焰突然爆長,火頭盤旋著上升,仿佛是有智慧的生物,直追空中的科恩。 “太歹毒了——這是破壞神之怒啊!”科恩終于認出了這個傳說中的高級火系魔法,舉頭四望,居然連一點提示都沒有發現,在第一級平台封印中出現的那個聲音也沒在這里出現。 “命苦啊!”科恩苦笑著罵了一句,“麻煩了!”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