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無論逃向哪里,那道不斷延伸的巨大火牆都緊追不舍,慌亂之中,科恩丟出幾個火球想阻擋一下火牆的勢頭。 未曾想火球一出,卻像是在這些火焰上潑了油一般,威力大增的火牆開始凝聚,最後化做人形,露出一幅猙獰的面目,張牙舞爪的直追科恩,火焰構成的兩只手臂不住揮舞,即便是逃跑功夫大陸第一,科恩此刻也落得個苦不堪言的下場。 唯一讓他欣慰的是自己這副慘像沒人看到,要不然的話科恩這個面子可就丟大了。 作為斯比亞帝國的皇帝,今時今日的科恩可丟不起這樣的臉——落荒而逃,這種事簡直太糗了。 “他奶奶的,這一點都不公平,根本不給我准備的時間!”奮力奔跑之中,科恩試過了好幾種應對的方法,最後終于了解到了自己的處境:赤手空拳、斗氣無效、還被個火人追著跑。如果再次使用火系魔法的話,那簡直就是在找死…… 想道這里,科恩腦袋里突然靈光一現,水神方才手戳火神肩膀的情況浮現在他的腦海中。科恩猛的縱身一躍,在空中轉過身來,右手五指微張,對著近在咫尺的火人一揮,嘴里大叫,“水晶雪霧!” 一片迷蒙的白色冰霧在科恩身前展開,急速追來的火人收勢不及,一頭撞在彌漫的冰霧上,速度驟然下降,表皮的火焰也立即熄滅,雖然掙紮著退出冰霧的范圍,但身體表面卻有一層層的黑殼掉下,體型小了三分之一。 “他奶奶的!你居然跟我玩陰險,用火系魔法考驗我的冰系魔法,喜歡冰霧是吧?我就讓你享受個夠——看我的冰霧神拳!”嘴里哇哇大叫著,科恩回沖過去,兩只拳頭囊在團團冰霧之中,將先前追著自己滿世界飛奔的火人打得支離破碎,更沒有放過四散的殘余火牆。 火人終于支持不住,不再維持現有形態,而是化為火牆,讓方圓數百臂方圓的地面上都燃起火焰,中心地點的地面更是被火焰燒得通紅,從上往下看,隱約可見地面都已經被熔化,一個個氣泡正從地表鼓起,立即就要爆炸的樣子——這才是破壞神之怒這種魔法真正可怕的地方,在接下來的時間里,那噴湧而出的沖天火焰會吞沒一切物體。 科恩漂浮在空中,冷眼看著下面正在醞釀的火山噴發,嘴角逐漸露出一絲笑意,在他高舉的雙手之中,正托著一片巨大的藍色光幕——在沖天的火焰洶湧而出的時候,科恩呼一聲,將光幕推向地面! 接連不斷的巨響里,藍色光幕將所有火焰擋住,並最終扣到了地面,就如同是在油鍋上蓋了鍋蓋,任憑鍋里的油濺得再怎麼凶,也于事無補了…… 看著藍色光幕下的那點還原的紅光,科恩冷哼一聲,“破壞神之怒又怎樣,遇到本少爺發怒,你就是小菜一碟!” 與其說是氣環境魔法的突然改變,還不如說科恩是在氣自己,因為此前的環境都很容易就解開了,科恩沒發現自己已經不知不覺的沉溺于一種輕敵的慣性之中,所以才被弄了個措手不及…… 生氣歸生氣,回歸現實的科恩卻沒有表露出任何異樣的表情,只是在心中暗自戒備,從容的跟著火神來到下一幅浮雕前。 這一組封印解除完畢之後,科恩發現比起第一級平台來,第二平台的難得有一個由量到質的轉變,特別是在最後的一個封印,十來組破壞神之怒同時發動,幾十個火人接踵沖擊,橫七豎八的火牆縱橫肆虐,無數的爆裂火球往來穿梭,間中還有火焰陷阱點綴……這樣熱鬧的場面,就算是魔導師級別的人物也無法輕松應對。 危機時刻,科恩不得不強迫自己融會貫通,不但用上冰系魔法,最後連風系和土系魔法都用上才勉強過關。 要知道,其中很多魔法科恩以前只是聽說過,更多的魔法是在第一層幻境里現學現用隨手揀來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勉強使用新魔法,誰都難免會有失誤,每當有失誤出現的時侯,科恩都會付出代價——幻境之中,魔法打到人一樣會痛! 還好,雖然在幻境中大量使用魔法,但科恩所消耗的魔力跟體力在回到現實的那一瞬間都會重新回到科恩的身體里,身體上也並不會有太多的不適,每次科恩回歸現實,回憶起那些情景,就覺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場夢……可是,絕不會有感覺這麼真實的夢境吧? 將心中那份自大完全收拾起來,一步一步,小心謹慎,科恩解除了三十六個封印,打開第二級平台的魔法屏障。雖然科恩本人辛苦之極,但在兩神和白影的眼中,他還是在一瞬間就解徐了面前的封印,金字塔四面走下來,也不過就是花去半個鍾頭而已。如果要說跟往日有什麼差別,就是平日話多的科恩已經越來越沉默。 因為這其中的艱難,只有科恩自己清楚。 從另一個方面來說,走完這第一、第二級平台,科恩對自己很少使用的各系魔法都有了新的感悟。 換個說法,那就是在這半個鍾頭的時間里,科恩經曆了常人一生都難以遇到的幾十場激烈魔法大戰,對手更是千奇百怪、匪夷所思,連續不斷的這麼打過,他想不有點收獲都難。 在幻境之中,鋪天蓋地而來的攻擊魔法根本不會給科恩留下任何詠唱魔法咒文的時間,攻防轉換之快,各系魔法之間的轉換之頻繁,普通人難以想像。而科恩所能使用的,都是最直接有效的魔法,但科恩從來都不喜歡使用魔法,如果他不是曾經學習過精靈手抄,本身又具備一般人難以比擬的判斷力的話,那麼在第二級平台就會敗下陣來。 所以,當挑戰第三級平台的時侯,科恩首次在浮雕前停下了腳步,在心中仔細回憶了先前自己所有使用過的,還有在幻境中所遇到過的魔法,自認為做好了萬全的准備之後,才讓火神開啟第一幅浮雕——第三級平台,四面四組,共計三十二個封印! 進入幻境,科恩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巨大的演武廳中,周圍全是寒光閃閃的武器,長短粗細、應有盡有。 三位勁裝打扮的武士在演武廳中安靜佇立,高大健壯,手中所持武器皆不一樣,但都閃爍著一種異樣的紅光。而演武廳中的唯一一扇門,卻在他們身後。看來,這個封印的解除要求很明顯,是要科恩擊倒這三位武士。 本來做好的准備全都派不上用場,科恩心里不免有些失落。但眼下卻不是自歎命苦的好時機,目光一掃,科恩選定了自己要用的武器,走到左側武器架上取了兩把長刀,手腕一振,讓斗氣充盈刀身,舉步就向三位武士走去——不過就是抄家伙砍人,科恩上輩子都沒怕過。 三位武士移動著腳步,擺出了一個倒三角陣形,尖頭位置的武士手上是一支長槍,後面兩位左刀右劍,他們臉上一片木然,沒有流露出任何表情,甚至在眼珠的位置上都只有兩個空洞,讓人看了之後感覺很不舒服。 沒有客套,沒有試探,也沒有平時打架的那種無聊叫囂,雙方上手就是殺招。數條人影交錯而過,兩聲巨響之後斗氣飛散。 科恩擊飛對方一柄長劍、砍斷一支長槍,自己卻卷了刀刃,武士服下擺也被對方刀鋒上的火焰燒得焦黑一片。 于是不待對方回身,左右雙刀交擊,刀身在脆響聲里斷裂成十數片,科恩再用雙拳猛擊,將這十數片包裹在斗氣里的斷裂刀身當做暗器發出,之後趁著對方武士一刹那的手忙腳亂,雙手往左右一探——武器架上的兩柄長刀自己飛到科恩手里。 雖然已經渡過了最危險的那一刻,但科恩心里還是驚歎不已,在剛才下場時,有感于對方的實力,科恩選用了自己很少使用的雙刀。但他卻沒有想到,就算是這麼慎重的應對還是險些出了紕漏。 這三名武士如果出現在大陸其他地方,已經可以稱得上是一等一的精英,因為他們每個人的實力只比烏鴉遜色少許,配合在一起的話,已經比烏鴉更難對付……應該說他們比科恩印象中的鳥鴉難以對付,因為誰也說不清楚烏鴉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遇到這麼難纏的對手,換著是普通人的話一定是在考慮怎麼全身而退,但科恩卻有一個跟其他火居彭然不同的性格—絕不認輸!對手越強大,科恩本身的意志就越是堅定,就算是再怎麼艱辛,也一定要把對手打成一灘爛泥! 一場昏天黑地的惡斗在兩個鍾頭之後結束,三名武士分別倒在演武廳的不同地點,而冷汗淋漓的科恩就坐在一地的殘破兵刃之中,一邊斂牙咧嘴的用魔法治療自己的傷口,一邊回憶著對方最後那無比凌厲的一擊。 坦白說,科恩以前從來沒有見到過如此完美的配合,跟這三個武士比起來,神殿、魔殿培養出來的武士也不夠資格為他們提鞋。他們在自己身上留下的傷口,一點都不冤枉。 第一級平台,科恩隨意而過,隨之而來的是一種輕視的心態。第二級平台科恩是憤怒而過,只是稍微帶著些謹慎。那麼這第三級平台,科恩已經是戰戰兢兢而過,心態方面已經變換成最認真的態度…… 科恩一向喜歡鑽研武技,他知道這個組合所具備的實力有多強,也知道後面的封印還有更多更強的組合在等著自己,這也就意味著,科恩再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等治好了傷口,養足了精神,並仔細地研磨著對方的武技,已經是三個鍾頭之後的事。科恩站起身來向門口走去,因為他還要去解開其他封印。 當然,在科恩回到現實之後,氣定神閑的兩神和白影還是只看到他用一瞬間的時間就解開了封印。在先前的閑談之中,科恩得知兩神也不了解幻境之中的世界,他們只是負責開啟魔法而已。 這一級平台上的幻境里,科恩全是在挑戰人數不一,武技精湛的武士組合,一個個的封印解下去,越來越艱辛困難,越打越心驚肉跳。 每一場厮殺都稱得上是生死相搏,每一場結束科恩都是遍體鱗傷,在幻境中耗用的時間也越來越多。雖然科恩事後可以治療好自己的傷再回到現實中,也可以長時間的逗留在幻境中回味那些驚險萬分的場面,但心靈上的疲勞感覺卻不可遴免的堆積起來,這種越來越深厚沉重的疲勞感讓科恩的腳步愈見緩慢…… 到解決完第三級平台上的所有封印,科恩已經不堪重負,不得不坐在台階上稍事休息。 再抬頭看看上面的那些平台,科恩第一次覺得自己心力交瘁,胸口悶得像是壓了一塊大石頭。 “怎麼了?殿下好像很疲倦的樣子。”水神彎下腰來,仔細觀察著科恩的狀態,關切的神情溢于言表,“解開了這麼多封印,一定很勞累吧?可惜我們都幫不上忙。 “沒事,我只是想坐一坐,一會就好。”在科恩回望水神的那一刻,他滿肚子的不痛快並沒有因為水神美麗的臉龐而消散半分,但抱怨的話湧到了喉頭,卻又被自己生生的咽了下去。一半是因為科恩的心性日見成熟,另一方面,就算是解封印這種事情再艱苦十倍,科恩也要繼續下去。 科恩一定要上去,一定要見到生命之源,因為只有那樣,才有機會讓某人活過來……菲謝特的笑臉在腦中浮現,笑容依稀,猶如是無聲的誓言。“殿下先喝點東西吧!希望能消除你的疲勞。”水神遞過一只玉杯。 科恩站起身來接過,一口就把里面的甘甜液體喝干,還微笑著回答,“有時侯真的很羨慕你們,隨便在哪里都能拿出一大堆東西來,火神閣下,我們繼續吧! “殿下請。”火神點點頭,領頭先走。而遠遠跟在後面的白影卻還在驚詫科恩方才的那個微笑。對白影來說,這是一個久違的微笑,她是在首次遇到科恩的時侯見過,那個時侯的科恩自知必死,暈過去之前還用這樣的笑容和口吻跟自己說話。而今天,科恩那種誠摯的,不帶任何邪念的笑容里,又增加了無畏的勇氣和自信,這才是科恩吧!這才是真正的科恩吧? 原來,如此驕傲的自己願意一直留在他身邊,任他欺負打趣,就是為了再看到這樣的笑容啊!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