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第五章 在白影想著這些的時侯,科恩已經跟著火神走上了第四級平台,但大家卻沒有直接去浮雕處,因為在第四級平台上,又出現了另一位神靈,一位神態平和,目光淡泊的女神。 “科恩殿下,這位是風神。”水神歡呼一聲,跳到風神身邊,“清韻,科恩殿下已經是我的晚輩了哦,你可不能跟我爭……” “誰要跟你爭啊!”風神輕聲回答著水神,雖然看起來她的年紀、長相都跟水神相似,但性格卻顯得要沉穩一些,她輕挽著水神的手臂,淡笑著回答,“要是生命之源現在醒來,看到現在的你還是這麼調皮,她會責備你的。” 水神瞪了這位女性一眼,自己走開去,不無委屈的站在火神身側。因為以前沒有什麼淵源,科恩只是向風神點頭致意,並不像對待水神那麼親切。 “科恩殿下安好,我是風神。”風神上前一步,對科恩說:“本來我應該是在第五級平台等待的,但看到殿下一路解除三級平台的封印,心里實在驚訝殿下的能力,就冒昧在此相見了。” “風神閣下安好。”科恩微笑著回答,“其實對我而言,跟閣下在哪里見面都不重要。” “看來我們的出現,科恩殿下心里還是有些迷惑,其實這也不怪殿下。”風神微笑著回答,“可能是某人只想著收晚輩,而忘記向殿下解釋一些事情了,我們的這個小妹妹哪方面都好,就是有些隨性,還請殿下海涵見涼。” “不用客氣。”科恩說:“水神閣下跟我很有緣分,能認識她是我的福氣。” “看吧看吧!果然是嫉妒了。”水神插嘴說:“科恩閣下已經是我的晚輩了。” “一會一個科恩殿下,一會又是一個晚輩。”風神打趣水神說:“不怕弄混淆了嗎?” “怎麼會呢?我是依照心情來叫的,不高興的時侯叫晚輩,高興的時侯就叫殿下。”水神高昂著頭,驕傲的回答,“你就別想了,誰叫你自己不早點出現,要把接待科恩殿下這種事交給我去做?” “還是不說這些了。”風神對水神的撇清並不在意,上前兩步,向科恩伸出了手,“科恩殿下,不如這層由我來帶你吧!” 科恩退疑了一下,握住了風神的手,與風神並肩而行。沒走幾步,只覺得胸口的悶氣消散不少,轉頭看看微笑著的風神,不由感歎上古神靈跟現今的神魔真是風格迥異——科恩這種人天生就會辨別什麼是真情流露,什麼是虛假造作,雖說自己是這里的客人,但風神舉止中的氣韻態度卻不是專為自己而展現,就算是面對其他人類,風神也必定是這種態度。 “殿下其實並不知道,你第一次就能解開三級平台的封印,這已經讓我們很高興了。”風神用親切的語氣說:“但這第四級平台的封印,卻不是僅靠實力就能解開的。曾經有一些人在外面觸發幻境,有人能撐過相當于第三級平台的封印,但卻沒有一個人能解開第四級平台的這類封印,一個也沒有。如果有什麼預料不到的情況出現,殿下千萬不能勉強。” “風神閣下不需要擔心,我與任何人都不同。”科恩微笑著,把手放在第一個浮雕上,“因為,我是科恩。凱達。” “看到殿下斗志激昂,我很高興。”風神點頭回答,“殿下記得,這些封印都是為你而設,這些封印本身並沒有奇特之處,它們所折射出來的,只是你心中的事物,無論恐懼、感動、熱愛,這些都會清清楚楚的呈現在你面前,殿下你所面對的一切,其實都是你自己。” 心里回想著風神的話,科圖的手掌已經觸到了浮雕,無盡的黑暗從頭侵襲而下,他已進入新的幻境。 等雙眼適應了身邊的白色光亮之後,科恩才看清自己面前的對手。無論是穿著打扮還是身形舉止居然都和魔族第一魔將一模一樣,如果不知道這是幻境,科恩甚至會過去打個招呼外加言語輕薄。 貼身的一套淡紫色武士服,勾勒出科恩所熟悉的誘人曲線,但那張豔美卻沒有一絲表情的臉顯得無比冷冽。而在科恩的記憶中,這張臉從來都是帶著嫵媚的淺淡笑容,以前紅潤秀美的兩片嘴唇這時緊抿成一條直線,就連往日那風情流轉的眼角眉梢,此刻也只是溢出些許殺戮氣息。 但這是幻境,面前的只是對手,而且是一個極為厲害的對手,科恩此前雖然跟魔將交過手,但那畢竟不是玩真的,他也並不清楚魔將真正的實力有多高。但在此後的一刻鍾,科恩就知道了魔族成員的實力,知道得一清二楚…… “噗!”的一聲,科恩重重的摔倒在地——在短短的時間之內,他一次次爬起,又一次次被擊倒,這已經是十七次輪回。科恩已經毫無保留的用盡了自己的全力,甚至用上了繼承自棉花搪處的特殊力量,對方卻是毫發無損。而科恩自己,反而被打成重傷。 所穿的衣服已經寸寸碎裂,連每一次呼吸都痛入心扉,傷口處泉湧而出的鮮血把摔倒的地方染得血跡斑斑。戰刀垂在身側,魔將在一步步的逼近,每一步邁出,都是以腳尖輕柔的點上地面,雙肩輕晃、腰身搖曳,從來都是一樣的姿勢,但科恩知道,這樣的魔將走過來,只是意味著死亡和失敗再一次的臨近而已。 腳步停止,沒有絲毫的退疑,魔將手里的長刀向著剛撐起身體的科恩當頭劈來——在這一刻,科恩毫不懷疑,要是被這一刀砍中,自己真的會完蛋大吉,陳尸在這幻境之中。 生死之間,科恩舉刀格擋,卻被魔將一腳踢飛,撞斷兩根石柱之後,翻滾到巨大演武廳的角落里。 輕聲咳嗽著,科恩伸出手去摸索掉在身側的戰刀,明明只有半臂的距離,他卻沒能力拿到,在剛才的那一擊中,右手手骨已經盡碎。 比起內心的傷痛,肉體上的痛苦其實已經不算什麼了,在此前連續十多次的失敗之後,科恩的信心已徹底的被魔將所摧毀,雖然在不屈的意志支撐之下他一次次的掙紮著站起來,但連科恩自己都知道,這種意志力再也幫不上任何忙,只能把自己的痛苦延續下去。 如果是遇到真正的魔將,甚至是魔族公主,科恩絕對不會這麼慘,因為科恩可以用機智為自己創造取勝或逃跑的機會,但在幻境之中,對手在心理上是沒有任何缺陷的,它們唯一所想的,就是怎麼打敗科恩。 魔將又一次走近,科恩苦笑一聲,還能使用的肩膀支撐著身體翻轉,伸出左手去拿刀,但比起廢掉的右手,這只麻木的左手也好不到哪里去。咬牙堅持中,科恩的手指終于搭上了刀柄——只要有刀在手,科恩就覺得自己的狀況還不是最槽糕,還不屬于手無寸鐵的弱者。 一只繡著細致花紋的戰靴出現在科恩眼簾里,鞋底放到了他的手指上。科恩困難的抬起頭,有點不能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對手。 “啪、啪、啪……”骨頭斷裂的聲音在鞋底與刀柄之間響起,一聲接著一聲。 左手被踩得血肉模糊,這就意味著科恩最後的依憑消失,連那一點手持武器而敗的自我安慰也跟著喪失在這只漂亮的戰靴鞋底之下,這種對心理的打擊、對信念的震撼使得他再也感覺不到肉體上的疼痛,只看著魔將那張沒有任何表情的臉,腦中一片空白。 但魔將的腳卻在移動,戰靴在左手手肘的位置上懸停片刻,鞋底壓住了皮肉。 “啪、啪、啪……”又一次骨頭的碎裂聲響起,科恩再無力支持,腦袋放到了地面上。這是幻境嗎?如果這里只是幻境,為何在這里的傷害,卻能延伸出去直達內心深處?現場沒有任何觀眾,以後也不會有任何人知道自己的慘敗,為什麼自己的心還像被撕裂一樣? “這就是與魔族的差距嗎,這就是第四級平台的考驗嗎,即便是退出封印之後身體沒傷,但這種懸殊的實力差距,又要怎麼去彌補?”這樣的想法在心里冒出來,科恩的眼神里一片空洞,“我一直所依憑的東西,卻無法達成我的目的,那我毫發無傷的退回現實中又有什麼意義?又有什麼意義?我的目標,我為之努力並艱苦付出的目標,已經失敗了嗎?” 腦中,仿佛有一個地方在跳動著,並逐漸變為一次次的膨脹與收縮,但科恩自己卻沒發現,他依然在延續著自己的想法,向自己提出一個又一個尖刻的疑問。而在這短暫的時間里,魔將已經踏碎了科恩的手肘,戰靴放到科恩的肩頭。 “啪、啪……” “這個金字塔是為我而建,他們為什麼要這樣說?我身上到底有什麼東西,值得他們在萬年前就這樣做?真的有嗎?那是什麼?難道我遺忘了什麼……這才是第四層而已……” 魔將的戰靴踏住了科恩的頭頂,沒有任何退疑的下壓,地板迸裂,科恩的腦袋被硬生生的壓向地面以下,他迷惑的雙目一分分的下移,逐漸沒入地面……腦中傳來的感覺就像是什麼東西要破土而出一樣,科恩的手腳開始抽搐。 終于……腦中的那一塊地方裂開…… “啪嚓!”一聲響起,魔將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右腿斷折。 就像劇烈的爆炸,一種久違的能量盼間充斥在科恩的身體,他的身體抽搐得更厲害,身體蜷縮成蝦狀,皮膚鼓脹,並開始滲出絲絲鮮血,就連已被魔將踩得粉碎的左手也在抽搐,突然,科恩的十指緊握成拳,身體跟著一震……魔將被一股猛烈的力量撞得飛起,遠遠的摔倒。 抬起頭,全身血汙的科恩緩慢的移動著左手,撐起自己滿溢力量的身體,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一步步向魔將走去,他身體上下的所有傷口,正以一種異常迅速的速度在恢複。 半躺在地上的魔將抬起頭來,被絲絲秀發半掩著的雙眼里,透射出一種迷惑而滿溢著痛苦的目光,她放下戰刀的右手捂住傷腿,先前冰冷的表情變成一種自怨自尤,緊抿的嘴唇欲言又止的微微抖動著,引人不由自主的想抱住她,輕聲安慰,給予憐惜……此時此刻,在這種角度擺出這種姿勢,魔將的身體都充滿了原始的誘惑,對任何人都有致命的誘惑力。 這一切,都映照在科恩的黑色瞳孔之中,邁動的腳步沒有退疑,也沒有加快,站到魔將的身前,向魔將伸出了手。 修長白皙手掌放在血跡斑斑的手掌里,科恩拉起了淚眼婆要的魔將。但下一個晰間,魔將的戰刀就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現在科恩頭頂! 鋒利的刀鋒停留在距離科恩頭頂三指的地方,因為科恩的手抓住了刀身,指縫里不斷溢出絲絲藍色光芒,無論魔將如何用力,戰刀都紋絲不動。魔將正要放刀後退,科恩的另一只手又掐到了她的脖子。 “拉你起來,只是想跟你說句話。”科恩看著已為魚肉的魔將,輕聲說:“你……只是一個幻境中的假象吧?雖然只是假象,但我還是要謝謝你的。 手指一緊,“劈啪”一聲,魔將的身體抖動幾次,隨後頹然倒下。 周圍的光線開始改變,眼前的一切逐漸還原成一幅浮雕,科恩回歸現實。 “解開了!”水神興奮的拍手,“殿下解開了封印。” “殿下,你還好吧?”風神關切的問,“每層的第一個封印都是最簡單的,不如我們休息一下再接著解?” “沒什麼,一切都好。”科恩笑笑,“不需要休息,我們繼續。” 風神退疑了一下,帶著科恩走向下一幅浮雕。果然,在下面的封印幻境里,科恩遇到了更加難以戰勝的對手,戰況之危急並不比被對手踩碎骨頭遜色。科恩甚至懷疑,這些封印不是為了檢驗自己的能力,而是純粹為了折磨自己…… 解開一組封印,雖然科恩的嘴角還有那種笑容,眼中流露出來的疲累神情卻怎麼也掩飾不住,跟著科恩一步步的向前走,後面的白影擔心不已。在科恩解開第三組封印之後,就連三位神靈,臉上也開始露出憂慮神色,于是白影知道,科恩已經超過大家的預期太多了! 只是把手放在浮雕上,只是一瞬間的時間,誰也不清楚科恩為每一個封印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可是科恩沉重的腳步、額頭沁出的汗水卻不是騙人的……當面色蒼白的科恩解完第四級平台全部二十八個封印之後,白影幾乎懷疑科恩再也邁不動腳步了。 但科恩這次卻沒有停下來休息片刻,而是在大家驚訝的目光中,悶聲不響的上了第五級平台! “我准備好了。”不等風神吩咐,科恩自己就把手放在石柱上,閉上了雙眼,“開始。” “殿下需要休息。”風神勸解說:“我們可以等的,時間不是問題。” “不用。”話不多,但科恩的語氣非常堅決,“開始。” 風神詢問的目光看著其他兩位神靈,水神和火神沉默了一下,都微微點了頭,于是魔法啟動—— 這是一個小花園,草木豐盛,鳥語花香,但無論是在園景的布置還是在整體風格上,都讓科恩覺得極為熟悉和親切,腦袋里那根本來繃得很緊的弦,這時也不由得稍微松動了些……其實在第四層,科恩體內的傷勢就已經積累起來,到第四層後半,傷勢已經非常嚴重,甚至到了隨時都有可能倒下的地步,他之所以急著上第五層,是因為擔心自己撐不下去的緣故。 走進花園的涼亭,慢慢的在小石桌邊坐下,科恩才稍微喘了口氣。眼前這如此熟悉的景致,到底是在哪里見過呢?這種可以讓他身心放松的環境,整個大陸上也沒有幾處。 腳步聲傳到科恩耳中,一個挺撥的身影從池邊小徑上走來,科恩抬頭望去,一張英氣勃勃的臉立即就闖入他的眼簾,科恩驚訝的站起,臉色連變,手足無措,因為這個從小徑上走來的人,是菲謝特。夏麥! 早已忘記這是幻境,科恩伸出手來,說:“菲謝特……” “你?”菲謝特用他略帶憂郁的目光看著科恩,語氣冰冷而淡薄,“你來這里做什麼?” “我來這里做什麼?”科恩楞了楞,隨即大聲回答,“我是為了救你,讓你複活!” “我什麼時侯要求你救過我?”菲謝特的目光開始改變,變得如同他的語氣一樣的冰冷,“複活我一個人?你要以什麼為代價?賭上這整個大陸人類的生命嗎?” 隨著菲謝特的這一句話,四周的一切幾乎都齊聲粉碎,無數場景的碎片漂浮起來,隔在兩人之中,猶如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無論如何,科恩也想不到菲謝特會這樣尖銳的質問自己,科恩長久以來的努力,以及支撐這無數艱辛努力的信念,仿佛也在這刻破碎了。 “不管你怎麼想,我依然會堅持這樣做。”胸中的憋悶在累積,而科恩卻在強忍著,對菲謝特說:“這是我的信念,你留給我的半個夢想......” “我是要你讓斯比亞的國民生活得更好,生活得更安定,不是讓你把他們推進戰火之中。”不待科恩說完,菲謝特就打斷了他的話,“你不但要把斯比亞的國民卷進戰火,還要把整個大陸的人都卷進戰火,你不是一個好的皇帝,你是一個鄶子手。” “那又怎麼樣?”科恩低著頭,慢慢的笑了,但那聲音卻比哭還難聽,“大家都生活得像野獸一樣,“甚至比野狗還不如——讓他們改變,就算我的出發點只是為了複活你,對他們來說也是好事!” “我不稀罕這樣複活,我恥于用這樣的代價複活。”菲謝特的目光並不尖銳,卻讓這時的科恩無法正視,“你還是科恩嗎?還是我所認識的那個科恩嗎?玩弄人命對于你而言,難道只是一個游戲?那你和你的對手,你發誓要打倒的那些對手有什麼區別?” “都說了我管不了那麼多!”猛的一揮手,科恩憤怒了,“我他媽一輩子才認識幾個人?我能讓我認識的人活得像個人就不錯了!其他人?其他人跟我有個屁的相干!” “他們向你下跪,奉你為皇,把身家性命托付給你!”菲謝特嚴厲起來,“而你,居然就這樣看待他們?” “我會給他們新的生活。”科恩申辯說:“到目前為止,所有跟著我的人,我都盡量給了他們好的生活……” “在那之後呢?就如同你剛才所說,給野狗一樣的人像家狗一樣的生活就是恩賜了嗎?”菲謝特痛苦的低下頭去,“你原本有能力讓他們活得像個人的……你為什麼不去做?” “因為那樣我會非常辛苦,比現在辛苦萬倍!”科恩一手按住胸口,困難的回答,“家狗野狗不都是狗?只要大家發現所有人活得一樣,也感覺不到什麼差別。” “那樣的話,你的心里會覺得平靜嗎?”菲謝特嘲弄似的一笑,“決心讓大家活得像人,你的心里才會覺得平靜吧?你要打破一切,卻不給他們新的環境,就是只想為自己輕松一點?還是你也在懷疑自己?” “我懷疑自己?我懷疑自己什麼!?” “懷疑自己的一切。”菲謝特平和的看著科恩,嘴里淡淡回答,“包括自己存在的意義。” 金字塔上,三神和白影眼中的科恩身體一陣劇烈的顫動,然後嘴一張,“噗”的一口鮮血噴在浮雕上,把浮雕染成一片紅色。這之後,科恩的身體向後倒下,被風神一把抱住,白影沖過去看時,科恩已經暈了過去——露出那種微笑,果然不是好預兆! “受傷了,但不算太嚴重。應該是從第四層積累起的傷勢。”水神過來查看之後說:“放進噴泉中治療吧!以他的體格應該可以很快醒過來。不過,今天我們也只能走到這里了。 “已經很不錯了,以他之前的實力只能走上第三級平台,再上的話形勢就很困難。沒想到這家伙居然邊解封印邊學習,把生命之源做出的幻境當做練功房了。火神看著昏迷的科恩說:“能走上第五級平台啊!對我們來而言這是很大的一個驚喜。” “我先把他放到噴泉中去治療,不然這條小龍要擔心死了。”風神笑答。 “你們准備好科恩殿下醒來之後的說辭吧!聽說這位皇帝的脾氣不大好哦,特別是遇到挫折的時侯。” 說完話,風神拉起了白影,直接就從金字塔上飛下去,降落在塔底平台的一處噴泉處。她用一層魔法光幕把科恩包裹起,再放進泉水之中。稍後其他二神也來到這里,三位神靈圍著一張小石桌而坐,都不開口說話。 白影的目光沒離開過科恩,心里氣憤三神讓科恩受傷,也不管他們的地位有多崇高,正眼也不肯給一個。但白影的這點小心思,怎麼逃得過三神的眼睛?于是被水神抓去聽講,講的當然是白影不得不專心去聽的東西——龍族的起源。 “……龍族是生命之源最後創造出來的一個種族,所以才具有比其他種族高得多的智慧,創造的時侯我們都參加了。”在課程的最後,水神還笑眯眯的解釋說:“風神的建議是要讓龍族能自由飛翔,土神的建議是要讓龍族具備比其他種族強大的力量,火神的建議是要讓龍族能自由的使用高級魔法……至于我,你想知道我的建議是什麼嗎?”白影點了點頭。 “我的建議是要讓龍族喜歡吃魚,可是這個建議被否決了,所以後來我就用龍族要具有獨特的習性來代替。”說到這里,水神的神情變得很有趣,“如果當時生命之源答應我第一個建議該多好啊!想一想,要維持那麼龐大的身軀,隨時都得忙著抓魚吃,那景像一定很有趣……” 白影沒有回答,只是在心里暗想:無論是人是神,只要是能和科恩談得來,就必定跟這位破壞王有一定程度的相似…… “剛才的話都是騙你的。”看到白影的反應,水神掩嘴而笑,表情中不無得意,“其實,龍族和人類,是極有淵源的哦,甚至可以說得上是……土神來了?” 白影跟著三神站起,向那位健步走來,長相淳樸、膚色淡黃的中年男子行禮。 “不用多禮了。”土神開口問,“是在哪里失敗?” “第五級平台的第一個封印。”風神回答,“展現出的實力令我們非常驚訝。” “這是好事。”土神點點頭,“他快醒了,龍女,請他過來坐,我們要說一些事情給他聽。”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