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第九章 接到中將的命令,威爾斯軍所有的偵察部隊傾巢而出,加大偵察范圍和力度,左右兩軍也開始向中軍*攏。右軍的側翼部隊為了早于本部到達指定位置,在一片剛偵察完畢的地域展開急行軍,卻在無意間迷失方向,進而跟一支斯比亞部隊不期而遇。 整個戰爭的起點,是源于兩軍數十人的部隊擦肩而過,隔著一片小樹林,兩軍的先頭部隊都在同一條小溪邊喝水。大家都沒有什麼准備,站起身的時侯,士兵軍官都看著對岸蘆葦里的敵人傻了眼,跟著,後面的大部隊現身。 這邊是擔負著誘敵任務的一支斯比亞部隊,一千多士兵連續數天晝夜行軍,疲憊不堪的正想在樹林邊休息一下,三千威爾斯軍就從側方的一處山口沖了出來。一時間警報四起,軍令橫飛,兩軍緊急列隊,隔著一里的距離相互對峙一一斯比亞軍體力用盡沒辦法搶先攻擊,威爾斯軍卻是害怕有埋伏不敢攻擊,只有兩邊的傳令兵風馳電掣般的一波波絕塵而去。 人數一萬多點的威爾斯右軍就在不遠處,聞訊後急忙趕來援助,萬余步兵的動靜可不小。幾十里的路程,他們引來斯比亞的偵察兵多次光顧,等威爾斯右軍氣喘籲籲的趕到並排列好之後,斯比亞軍的三千多騎兵也出現在相同地點,大家都是同樣的疲勞,實力又相差無幾,當然又是一陣郁悶的冷眼對峙…… 在這種平原丘陵地帶,在實力異常平衡的情況之下,最重要的是保持陣形,無論進攻還是後退,都是誰先動誰吃虧。如果威爾斯軍後退,那麼後隊會被斯比亞軍騎兵襲擊;斯比亞步兵身後不遠處倒是有樹林,但他們一退出騎兵的保護范圍,敵軍必定追進樹林中。如果要進攻,兩邊都沒把握一口吃下對方。于是,傳令兵又再一次的風馳電掣,絕塵而去…… 一次小小的相遇,在兩軍指揮部引起了激烈的爭論,參謀幕僚們的手指幾乎戳爛了地圖,那條以前沒人知道名字的小溪卻成為出現頻率最高的名詞。兩軍指揮部一邊行軍一邊擬訂了最終戰略,到最後,他們不約而同的把這次戰役的名字定名為“碎浪溪戰役”。 在接近碎浪溪的廣闊區域里,兩軍的大小部隊都在向著這條小溪集結,最新的敵軍態勢分析不斷送往指揮官手中,無論是科恩。凱達還是格倫斯中將,都在仔細的反覆研究著碎浪溪附近的地形地貌一一命運是無情的,以碎浪溪為中心線,前後十里的距離都是大片的平原,邊緣是起伏的連綿丘陵,正是大兵團正面決戰的好地方! 在緊迫的時間壓力下,格倫斯中將決心在此進行正面決戰,大量馳援的部隊江河般的彙集過去,行軍時卷起的煙塵彌漫在半空之中。而手下部隊已經被卷入的科恩。凱達卻是不得不放棄已經選定的戰場,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去迎戰,嘴里當然少不了罵罵咧咧……這時侯,雙方的偵察兵都是漫山遍野,科恩。凱達一聲令下,全戰場范圍的偵察兵大戰首先上演。 在之前的時間里,偵察兵的首要任務並不是殺敵,所以就算雙方偵察兵相遇,只要距離不是特別近,大家都是各忙各的,遇到心情好的時侯,還會招招手罵他一連串的髒話。科恩的軍令一出,各處偵察兵改變任務,開始盡力獵殺對方的偵察兵,不僅如此,科恩還派出所有的精英獵殺小組潛行至敵人後方與兩側,不管偵察兵還是後勤兵,不管是送水送飯的還是偷溜到林子里大小便的……只要是落單的敵軍,一個都不放過!地上的小范圍厮殺從沒間斷,天上時不時會有石像鬼掉下來,大戰還未開始,整個戰場的氣氛已經是極為緊張。 在這樣的獵殺強度之下,格倫斯中將派出整營整團的部隊前往主要方向偵察,折損千人之後,終于弄清楚了斯比亞軍一方的主力方位和大致距離,兩軍主力相距並不遙遠。于是格倫斯中將下令急行軍,要趕在對方主力到達之前消滅那四千人的斯比亞先頭部隊! 數量達五萬的威爾斯中軍趕到碎浪溪時,已經是半夜了,他們在一刻鍾之內整隊完畢,格倫斯中將一聲令下,數十名魔法師同時釋放照明魔法,讓夜空亮如白晝,前軍組成的五個方陣發出巨大的呐喊聲,長槍在手,巨盾齊胸,踏步聲如悶雷臨空,向斯比亞軍逼了過去。 這支軍隊長年和斯比亞軍交戰,對斯比亞軍的特點不可謂不了解,他們知道對方擅長奇襲,攻撩如怒火,後撤似疾電,曆次戰役中,他們都是憑借自身靈活的機動力和強悍的戰斗力在兩河平原上撕開一個又一個的口子,進出縱橫,猶如身臨無人之境,讓威爾斯軍有勁使不出。你想打,逮不到他們;你要退,他們又沾著你不放。像是今天這樣,兩軍擺開架勢正面決戰,毫無疑問是威爾斯軍盼望已久的事情。斯比亞軍不敢正面決戰,這是人所共知的事。 在威爾斯軍調兵遣將的這一天中,兩軍的陣線已經拉開到四里的樣子。看到威爾斯軍逼過來,領軍的斯比亞將領一聲令下,無論步騎,四千將士同時取出戰弓,一千步兵和一千騎兵以散線站立,引弦待發。另兩千騎兵持弓向前,在對方弓箭射程之外停下一一威爾斯軍早有准備,各方陣指揮官大呼一聲,方陣收起長槍,盾牌層層舉起,把自己保護得密不透風。 “標定十節一一放!”兩千騎兵同時拉弦、放手,一陣密集的弓弦震顫聲里,兩千多枝羽箭飛上天空,瞬間飛行後,這片不算太密集的箭雨嘯叫著向威爾斯軍的方陣落下,因為是第一波箭雨,所以里面以響箭居多,那淒厲的嘯聲能讓初上戰場的菜鳥心驚膽戰! “停步一一舉盾!”威爾斯軍前進方陣里傳出命令,五個方陣同時停下,官兵們一聲呐喊緊縮與戰友的距離,並用盾牌將方陣上方和四面緊密包裹起來,只聽那羽箭的嘯叫聲越來越近,最後在一陣連綿不絕的“劈啪”聲里,手里的盾牌開始震動。雖然擋住了大面積的羽箭,但偶爾還是有雪亮的箭頭穿刺下來造成傷害,這時侯,不但受傷的士兵會咬牙堅持,旁邊的戰友也會伸手來幫忙,因為大家都知道,如果在這時崩潰,倒黴的會是所有人! 第一輪箭雨過後,雙方軍官都緊張的檢視著戰場情況,兩邊的將領都要以此估計對方的裝備和戰力。但見魔法光亮之下,五個靜止不動的方陣中軍令一響,又開始緩步推進,盾牌上雖然插滿了羽箭,但五個方陣只在原地留下四十多名傷員一一在後面待命的,以人力推進的輕便盾牌車立即沖出搶救,威爾斯軍士氣大振,呼聲震天! 這支七萬多人的軍隊是威爾斯帝國的最精銳部隊,皇室傾舉國之財力打造,又經曆了七次與斯比亞軍的戰役,兵員越練越精,裝備越打越好,加之魔屬聯軍為實驗新裝備而不斷的援助,戰斗力已經遠遠超出以前的精英斗士團。無論在哪個層面上比較,威爾斯的所有軍隊,包括拱衛首都的近衛軍在內,都難以望其項背。雖然指揮官在此前的戰役中一直被斯比亞軍牽著鼻子走,但那是斯比亞的情報人員極其變態的緣故。身為一代人傑斯維斯。赫本公爵的密友,除了軍人世家的言傳身教之外,中將本身的素質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更別說這位格倫斯中將最近受到一連串的刺激,他那顆一直被熱血充盈的腦袋,已經逐漸冷靜下來了。被皇室派出的刺客行刺之後,中將終于把斯維斯公爵給自己的,被自己撕成碎片,又被沙亞准將粘好的那些信箋從頭到尾看了多次,終于明白了公爵的苦心,也對自己有了一個清醒的認識,這並不亞于一次新生……在這次戰役的指揮上,他完全換了心態。 因為中將本身曾經有一段屈辱的生活,之後憑借自己的努力和朋友的幫助爬起來,中間還纏繞著與歐佩親王一家的權力爭斗,所以對皇室的優待本就不十分看重。前些日子的刺殺,使他心中對皇室效忠的意味逐漸淡去,眼前的戰斗,不過是為家族、為父親、為自己的信念而戰,如果此戰擊敗科恩。凱達,粉碎斯比亞的整個戰役構想,那麼無論在軍界或政界,他都進退有余,不再受制于威爾斯皇室。 此戰關系到整個家族與所有手下的生死存亡,所以非贏不可}很多人都是在緊要關頭才會發揮出巨大的潛力,格倫斯中將就是如此,如果在此時此刻,魔殿或神殿再做一個公平的軍事將領的實力排名,徹底冷靜下來的格倫斯中將毫無疑問會進入前二十名之內…… 戰場上,威爾斯的五個方陣在逐步逼近,斯比亞軍三輪箭雨收效甚微,領軍的斯比亞將領一聲令下,前方的兩千騎兵盼間分散成兩股,各自繞著弧線向側面的方陣襲去。威爾斯軍中沒有成建制的騎兵,只有格倫斯中將本部的四千衛戍騎兵部隊,那可是從幽水關帶出來的老家底,不到拚命的時侯絕對不會用,所以中將只派出兩個步兵方陣掩護著弓箭部隊從兩翼壓上。他的意圖很明顯,要壓迫斯比亞騎兵的活動空間。 因為這是一場無法預料的遭遇,所以此時的斯比亞軍隊都是誘敵時的輕裝,所用裝備都不是最好的,特別是箭矢,為了多帶幾枝達到持續作戰的目的,都是選用輕便的普通箭鏃,遇到盾牌里鑲了鐵片的步兵方陣,任誰也是無可奈何。而騎兵又不能丟下步兵不管,指揮官只有狠狠心,把騎兵演練過卻並沒有在戰場上使用過的戰法用出來。 兩千騎兵一分再分,最後變成十個馬隊,從三個方向*近敵軍方陣,往來穿梭之中,在威爾斯軍的弓箭射程之外組成十個首尾相接的圓環。 騎兵們在最*近威爾斯方陣的那一點上放箭,在之後的圓圈運動中做好下一次射擊准備,一次又一次,反覆在最近的距離用密集的箭矢精確射擊,中間還夾雜著魔法箭。 面對這種多方向、高力度的打擊,威爾斯方陣的傷亡立即開始攀升,但斯比亞指揮官卻不得不為自己的屁股默哀一下……此戰法還沒有通過參謀部最後評審,雖然事急從權,但他冒然使用的話,回去免不了是要挨板子。 自此開始,威爾斯的步兵方陣陷入舉步維艱的境地。前進的話,盾牆難免出現薄弱環節,傷亡會上升;不前進或者後退的話,無論是對戰局還是對于軍隊本身,那都毫無意義。看到步兵方陣進退兩難,格倫斯中將命令兩旁的其他步兵方陣快速壓上,將先前的一線平推變為兩翼突前、中間壓後的形狀,繼續擠壓敵騎兵的活動空間,同時弓箭兵以散兵方式前沖,在最近距離內壓制敵騎兵。 這個辦法很奏效,斯比亞騎兵如果還想保持這種騷擾陣形,那麼他們就只能繞到最側翼去,這樣就與己方部隊遠遠隔開,不能互相配合;如果與己方部隊保持相對比較近的距離,到最後活動空間完全被擠壓,他們都會被包圍……如果是理智的指揮官,這時就要著手後撤。 斯比亞指揮官不笨,那一千多的步兵立即收弓,井然有序的向身後的樹林退去,騎兵繼續掩護。而格倫斯中將手一揮,准備完畢的三千輕裝步兵急速向前*過去,這些輕裝步兵里混編特殊兵種,短兵相接時殺傷力驚人,他們已經准備好在敵騎兵退卻的時侯沖入樹林追殺,到時侯,就算是斯比亞的騎兵,他們也只能看著樹林里的戰況歎氣…… 正面決戰就是這樣,雙方實力一擺開,大家所能玩出的花樣實在不多。格倫斯中將打定主意,先要以這一個小戰斗的勝利來鼓舞士氣,敵軍騎兵無法圍殲也就算了,但這一千斯比亞步兵無論如何都逃不掉。敵軍大部隊在人數上占絕對劣勢,行軍時會特別小心謹慎,當他們出現在戰場上之後,剛好可以給這千多步兵收尸。 在兩翼的壓迫之下,斯比亞騎兵的活動空間越來越小,不得已逐漸退卻,而威爾斯中間部分的步兵方陣兩翼壓力一去,立即改變陣形,四四方方的陣列變為五路橫隊,組成一道只防禦正面的寬闊盾牆,將後面沖上的輕裝步兵全部藏在牆下……誰都知道,當他們迫近樹林的時侯,盾牆一收,輕裝步兵會蜂擁而出,慘烈的血戰就開始了。 這片樹林並不很大,四面都是平原,退入其中的斯比亞步兵無法藉地形遠遁,唯一希望是死守至大部隊到來。但斯比亞軍隊是大陸上作戰風格最為頑強的部隊,他們的戰力不會因敵人多寡而有所起伏,土城大戰、討逆戰爭,從來都是以少勝多。緊要關頭,帶隊軍官有條不紊的布置防禦,士兵們不慌不忙的站位准備,就如同平時訓練那樣。 斯比亞騎兵部隊逐漸後撤,已經無法再支援步兵,指揮官大聲下令,三千將士取出火油箭矢,准備在敵軍進攻時幫步兵最後一把……就在格倫斯中將發出沖擊命令的前一刻,大隊的斯比亞翼人部隊卻由天空橫向飛越戰地,雖然沒帶來什麼傷亡,卻讓中將吃了一驚! 隨即,中將派出的一支偵察輕騎也在戰場邊緣出現,領隊軍官揮舞著手上的旗幟,向中將發出警訊,中將在心中暗歎一口氣,傳令部隊回撤。 “定一一如山!”軍令一出,威爾斯軍步兵同時接令,數萬士兵“喝哈!”一聲大喊,盾牆立時停止前進,手中盾牌齊齊插進泥中,里許長的距離上,幾千面盾牌竟大致是一條直線! “退一一如絲!”盾牌自泥土中撥起,在“喝哈!喝哈!”聲里緩緩後退,無論是持盾的方陣步兵,還在隱藏在盾下的輕裝步兵,腳步沉著穩健,隊形絲毫不亂! 負責掩護的弓箭兵以前方傳來的“喝哈”聲為信號,一聲退一步,三聲發一箭,以最大射程壓制敵軍可能的追擊,連帶兩翼的步兵方陣,在整個撤退之中,投入的部隊進攻是什麼樣子,退到本隊出發位置時還是什麼樣子,隊形沒有任何變化。所有部隊在執行軍令時毫不退疑,進退有度,根本沒人去想為什麼長官會在絕對優勢下撤退的問題,其紀律性之強,組織性之嚴密,怕是其他魔屬部隊看了都要自·漸形穢。 這邊剛剛後退到指定位置,悶雷般的馬蹄聲就從戰地邊傳來,在連續不斷的照明魔法光亮下,戰場兩側同時湧出一支騎兵,遠遠望去,這兩支部隊在行進間不像其他騎兵那樣銳利刺眼,盔甲不反光,武器沒出鞘,只有頭盔上的紅色帽纓在不住搖曳,遠遠近近連成一片。 威爾斯軍的士兵沒見過這種部隊,一般的軍官也沒見過這樣的部隊,但他們的高級長官卻不陌生,指揮部參謀以上的軍官都知道,這些騎兵是斯比亞帝國最為精銳的部隊一一皇家近衛軍。 盔甲不反光,那是因為溺愛近衛軍的斯比亞皇帝讓他們在盔甲外穿上罩衣;武器不出鞘,是因為近衛軍對未到敵人身邊就開始大喊大叫的戰法不屑一顧,而當他們武器出鞘的時侯,戰斗力只能以恐怖來形容。 如果剛才格倫斯中將下令進攻,倒黴的就不是樹林里那一千多斯比亞步兵,這支來援的近衛軍會在中將眼皮底下,把他的萬余進攻部隊打得連渣都沒有……如果中將前去救援,就不可遴免的會破壞自己全軍的陣形,到時侯,對方還沒出現的主力就會大發利市,也許,對方主力等的就是這個。 斯比亞近衛軍在最佳沖擊距離線上停了下來,全軍上下全部下馬,全員手持缰繩以節省馬力,樹林里的斯比亞步兵唱著軍歌從容後撤,雙方開始新一輪的對峙。 三個鍾頭之後,那支傳說中的主力才在正面丘陵上現身,遠遠看去,這幾萬人的主力部隊實在讓人有些迷惑,他們松松垮垮,隊形散亂,簡直就像是一群拿著竹竿的鄉下農民,如此情形,讓格倫斯中將氣悶不已,明白自己過分小心,中了對方虛張聲勢的計謀。 待這支斯比亞“主力”步兵好歹把陣形擺開,一面巨大的旗幟才緩緩由丘陵後移動上來,與其他所有斯比亞旗幟都差別甚大,格倫斯中將接連派出五支輕騎抵近偵察,有命回來的都搖頭說不認識,情報參謀拿過一本圖冊,所有人的手指都指在第一幅圖案上。 軍官們對看一眼,已知道對方指揮官的身分,那種特殊的旗幟圖案,只有斯比亞皇帝親自帶兵時才會使用一一也就是說,這會來的就是科恩。凱達!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