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第十章 照明魔法接連不斷的飛上天空,異樣的明亮光芒之下,兩軍遙遙相望。兩位最高指揮官的目光都停留在對方的部隊上,久久的凝視著,沒有人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寬闊的平原上,只有溪水在流動,發出微小的聲響,小溪兩邊的十多萬人都是鴉雀無聲。 直到一刻鍾之後,斯比亞軍中才有軍令響起,竟然是命令所有部隊原地休息。隨即,威爾斯軍中同樣傳出原地休息的命令,十來萬人就地坐下,都看著對面發愣——科恩迫于整個戰役的壓力,要盡快解決這里的事好去攻擊威爾斯首都;而格倫斯中將的時間就更為緊迫。但雙方的部隊都已經消耗了大量體力,實在不適合在這時開戰,于是大家都選擇了休息。這時,斯比亞軍隊的左軍到達戰場,七萬余人的帝國精銳盡聚于此。 誰都知道,明天上午將是一場惡戰,格倫斯中將翻身下馬,招集手下將領去了中軍營帳,而斯比亞這邊,科恩陛下卻帶著一群手下軍官來到前沿。這時侯,照明魔法已經沒有再使用,連片的髯火在兩軍陣營中燃燒起來,搖曳的橘紅火光布滿平原,映照著黑沉沉的夜空。 威爾斯軍一坐下,立即有後勤兵送上戰時干糧和開水,軍官士兵人手一份,雖然有點難以下咽,但上下人等都吃得還算滿意,大戰在即,有這樣的條件就不錯了。可是半個鍾頭之後,斯比亞軍就讓他們領教了什麼才叫做好條件……百多輛馬車在陣形後做出了香噴噴的熱食! 不但是食物,在斯比亞軍完善的後勤保障體系之下,部隊的戰備條件做得相當完備,騎兵步兵都在極短的時間里做好了肉搏戰的准備,一捆捆特制羽箭被送上前沿,一隊隊的士兵正在往盔甲上加裝甲片,雖然作為主力的三萬步兵不是什麼精銳,但也不是全無戰力。 為了明天的戰斗,格倫斯中將和他的將領在營帳里做著計劃,一群人絞盡了腦汁,把斯比亞軍可能玩出的花樣全部考慮了進去,並一一做出應對方案。最後都認為,本方應該借助數量優勢,盡早盡快在戰線上形成突破,不給斯比亞軍出花樣的時間,因為他們除了步兵之外,有萬多近衛軍,斯比亞的近衛軍雖然不屬于重騎兵,但沖擊力卻不比重騎兵差。 同一時間,科恩。凱達卻站在那邊小樹林的邊緣,一邊聽先前指揮官的詳細彙報,一邊看著敵軍盾牌在地上留下的痕跡出神,好半天之後,才對身邊的軍官們說:“看看吧!即便不是老牌的軍事強國,卻也有難啃的骨頭。眼前這支軍隊的戰斗力,已經遙遙領先于當年土城大戰里的魔屬聯軍。” “那我們應對的戰術是?”跟在科恩身邊的參謀小聲問。 “這個還用說嗎?照老規矩做,先去叫他們起床,營以上軍官都到我那邊去等著。”科恩冷哼了一聲,“本少爺能把他立起來,就能把他踩下去!” 少頃,數百人的斯比亞輕騎上馬,疾速橫越整個戰線,新換的精制羽箭一波波的射向威爾斯軍前沿,偶爾還會有一個魔法師很囂張的偷溜過去偷襲一下。但威爾斯軍不為所動,只派出少量騎兵前來驅逐,兩支騎兵就在戰場中部你來我往的先打了一場。威爾斯步兵的戰斗力是沒話說,但騎兵就不是那麼強悍,他們被精銳的斯比亞游騎兵拖帶著,反覆擠壓幾次之後隊形就開始散亂,反被斯比亞軍分別擊潰,又讓威爾斯搶救傷員的擋箭車忙個不亦樂平。 此起彼伏的騷擾一直繼續著,好容易熬到了快天亮才逐漸平複下來。斯比亞的游騎兵大勝,不免讓對方的士兵心里對斯比亞騎兵有了點畏懼。天亮之後,斯比亞的騷擾行為換了方向,精靈弓箭手出現在戰場各處,開始用冷箭射殺威爾斯的偵察兵和傳令兵……雖然這種行為對決戰本身起不到什麼實質性的幫助,但斯比亞一方卻樂此不疲。 在此期間,兩邊的指揮官都定下了最後的戰術,吃過了簡單的早飯,雙方士兵緊一緊盔甲,准備作戰。寬廣的戰場上,漸次響起戰鼓軍號,兩軍的指揮部隨主帥移動,最大、最威武的那面戰旗,都插在了視野良好的丘陵上。 格倫斯中將打定主意不給科恩玩花樣的機會,于是將七萬大軍分成兩個波次列隊,前面大致是由一萬人的步兵方陣,掩護著萬余輕重突擊步兵;其後才是三萬絕對主力,只等前面的盾牆一有突破,立即就會全線壓上。五千多弓箭手列最後,另有一萬部隊做為預備隊,格倫斯中將的指揮部所在地有四千騎兵、一千近衛。 考慮到對方可能先使用近衛軍進行沖擊,所以在出發位置的選擇上,中將把自己的部隊盡量擺得離對方遠一些。斯比亞如果真要用近衛軍沖擊,就得越過近四里的距離,這一段路下來,馬匹的體力已經去了一半,更與自己的步兵完全分開,以自己魔下部隊的嚴密組織和紀律,完全能抵擋住。如果斯比亞不用近衛軍沖擊,那麼中將最大的顧慮也就不存在了。 就憑斯比亞步兵昨天夜里的“優秀表現”,這一戰的結局也不會有太大的變數。 “喝哈!喝哈!喝哈!”威爾斯前後陣線中的士兵眼看著旗幟、耳聽著口令,一步步的調整著自己的位置,在一陣密集的戰鼓聲中,擺出了整齊的進攻陣形,當幾十輛沖撞戰車被推到最前沿的位置時,威爾斯軍已完成了最後的戰斗准備。 看著這一切,格倫斯中將心里不無自豪,這就是他的部隊,他不但要在這里擊敗科恩·凱達,還要帶著這支部隊回援首都——私下去見見那對握劍的父子。 時間逐漸推移,斯比亞的軍隊終于了有動靜。但這三萬步兵的出場方式卻很奇特,他們不是先站好隊列逐漸推進,而是在整個戰場的左右兩側出現,士兵們踏著整齊的步伐向前邁進,當到達科恩·凱達選定的戰線時,兩路步兵同時轉身向中間合攏,組成一道三里長的防線—如果說這種出場方式有什麼特別效果,那就是讓威爾斯一方仔細清點了他們的人數。 “第一團到達!”、“第二團到達!”、“第三團到達!”……“見習軍官團到達!” 戰旗揮動,鼓聲激昂,十位團長按序喊出自己到達位置的消息,稍停頓,斯比亞軍中一個洪亮的嗓聲響起,“向皇帝陛下報告——全軍團抵達戰線!” “全軍團抵達戰線!”三萬將士轟然響應,“奮勇殺敵、揚我軍威!” 直到這時,威爾斯軍中的絕大多數人才知道,這支敵軍是由斯比亞帝國的皇帝帶領。 “皇帝陛下軍令到——全軍將士聽令!”傳音魔法將幾里外的斯比亞傳令官的聲音送到威爾斯士兵耳邊,三萬步兵的回應聲更添其聲勢,“接令!” “今次碎浪溪戰役,將敲響威爾斯帝國的喪鍾!為此,皇帝陛下特將步兵軍團命名為‘碎浪’!全軍將士務必浴血奮戰,不辱斯比亞鐵軍之威名,將敵軍全殲于此!” “陛下萬歲!”剛才還沒有名字的軍團徹底激動起來,“浴血奮戰、全殲敵軍!” 聽到遠遠傳來的這些聲音,格倫斯中將心里有些好笑,但為鼓動士氣,他還是帶著幾名衛兵和主帥旗幟下了丘陵,來到一線部隊前面。 “威爾斯的健兒們,敵人就在眼前!科恩·凱達是七次進攻我們家園的罪魁禍首!”格倫斯中將一拉馬僵,順著隊列飛馳,“你們的家人用糧食養育你們,為了你們毫無顧慮的殺敵,他們捐獻出了最後一塊銅板、最後一片面包!他們唯一想得到的,就是你們勝利的消息!” “喝哈!”威爾斯士兵敲擊著盾牌,“殺敵、殺敵、殺敵!” “我們都經曆過艱難的日子,被別人冷眼看待,為什麼會忍受侮辱?是因為沒有勝利!”格倫斯中將繼續著自己的話,“我們身為軍人,就有戰場殺敵的使命!不管世界怎麼變化,不管政局如何混亂,身為軍人的使命沒有變,我們是有尊嚴的軍人!我們要殺敵建功!” “殺敵!建功!” “眼前,我們占據了所有的優勢,勝利——是屬于我們的!”唰的一聲抽出佩劍,格倫斯中將狂呼一聲,“威爾斯健兒在此!我軍威武——誰敢阻攔!” “我軍威武——誰敢阻攔!”群情激奮的威爾斯士兵跟著中將放聲吼叫,激情完全被釋放出來,巨大的聲浪在戰場上空回響,引得鳥驚獸奔! 斯比亞軍的指揮部里,參謀軍官們倒是覺得這一連串的戰前鼓動很是熟悉,這位威爾斯將領,無論口氣和用詞,都與多年前的科恩長官有相似之處。 “威爾斯軍膽小如鼠!”冷不防的,科恩陛下身邊有人大吼一聲,清清楚楚的讓所有人都聽到,“有種的就跟我岩石單打獨斗,誰輸誰投降!” 聽了這話,兩軍將士無不詫異,而坐在馬鞍上的科恩·凱達卻忍不住的笑了,輕聲罵著從魔法陣里退回來的岩石,“混蛋,不過就是叫你去喊一聲實習一下,你打輸了怎麼辦?還真的帶軍投降?” “回陛下。”岩石手足無措的回答說:“我又不是指揮官,哪有權力帶軍投降啊?不過是有人教我這樣喊的……” 科恩還想問問是誰教的,威爾斯軍的軍號聲已經連綿響起,陣營中的旗幟晃動著,前軍開始緩步前進。 碎浪溪戰役,終于正式開始。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英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