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漫長的戰線,像是巨大的風車在緩緩的旋轉,一直注視著戰局靜格倫斯中將,他的腦袋也在跟著轉,只是速度不知道快了多少倍。他明白,如果自已聽任戰線這樣子轉下去,已方部隊一定會陷入被動之中,處心積慮的斯比亞人也一定為自已准備好了後面的節目。但在目前,威爾斯的主力步兵都在戰線上,中將手里只有一支唯一的預備隊,要把這一萬人投入戰場,必須要贏得絕對主動才行,不然的話,接下去的仗會打得很辛苦。 因為這支一萬人的預備隊最大作用不是投入戰斗,而是站在戰線旁邊威懾敵軍,讓敵軍不敢做出太離譜的戰術安排,一旦把這支力量投入戰斗,那就無法遏止科恩·凱達玩花樣,下面的戰局就會充滿變化──但科恩·凱達手里已經沒有任何的部隊了,他還能玩出什麼花樣?難道他是想利用方才那離開戰場的三千輕騎兵嗎? “注意監視戰場兩側及後方,命令後勤人員武裝。”目光從未離開戰線的格倫斯中將終于下定決心,輕聲下令,“命令預備隊從後突擊敵軍正在推進的左翼,一定要打散他們!” “中將閣下,我們是不是應該留下點預備隊?”一位高級參謀小聲建議,“一方面可以保持我們戰術的靈活,另一方面也好防備對方消失的輕騎兵?” “你看到戰線後面那四千近衛軍了嗎?”中將指著斯比亞左翼後靜止站立的部隊,“預備隊沖上去支援,必須先打掉他們才行。但近衛軍戰力不可小看,少于一萬的人數,有可能會被他們打敗。至于說對方的輕騎兵,就交給指揮部的衛戍騎兵好了。” 威爾斯指揮部的參謀們立即選定了突擊方式,一聲令下,人數萬余的威爾斯預備隊以極快的速度組成三個尖椎陣形,士兵們提盾舉刀,齊聲呐喊著繞向斯比亞軍左翼──這一切都被位于戰線另一端的科恩看在眼里。格倫斯中將的想法很正確,除了那四千近衛軍,科恩手里現在無兵可調。而科恩也明白,格倫斯中將是想先以預備隊纏住自已的近衛軍,然後再想辦法使威爾斯的大部隊從風車里脫身,為了戰局,科恩絕不能讓他這個算盤打響了! 只思考了片刻的時間,科恩就下達了一連串的軍令,指揮大風車的戰鼓聲維持不變,但指揮近衛軍的火紅戰斗旗卻在不住的搖動著,斯比亞近衛軍立即實施反沖擊,但他們並不是三個相應的陣形,而是在前面擺開三個利于防禦的普通方陣,後面是一個利于突擊的尖錐陣! 威爾斯指揮部的參謀們看到這一幕,都有些迷惑不解,而格倫斯中將卻緊抿著嘴唇在冷眼旁觀。分成四個陣形的話,那就是每個陣形一千人,斯比亞軍難道是想用這四千人反殲人數萬余的威爾斯預備隊?雖然大家都知道近衛軍強悍,但威爾斯軍這次出來的部隊卻弱不到哪里去,這樣的安排,無疑是把戰役主動拱手相讓! “近衛軍指揮權下放。”這時的科恩·凱達淡然一笑,又從嘴里吐出一截草根,在沖擊的兩軍即將相交的那一刻,他才說了一句,“要讓威爾斯人領教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精銳。” 指揮權下放,就意味著在戰局中另開一戰,如此激烈的戰況里,敢這麼干的指揮官也只有科恩了。 “西塞里亞!”威爾斯預備軍狂呼著,三個陣形勢不可擋的沖擊上去,就猶如是三支燒得通紅的淬毒匕首。看到近在咫尺的斯比亞軍,組成尖錐的前鋒士兵眼都紅了,這些人是整支部隊里的精英士兵,更有強悍的特殊兵種,憋了年多的悶氣,就要在這刻爆發出來。 反觀斯比亞近衛軍,士兵們卻有條不紊的完成迎擊的准備,站位、支盾、微微下蹲,隨著長官一聲穩健的“接敵!”口令聲,後方的士兵同時發力,協力將前面的士兵緩緩推上去。 刹那之間,三處交戰點殺聲震天。伴隨著拋灑上天的連綿血光,金屬的猛烈撞擊聲轟然大作,飛斧,弩箭、投槍在士兵頭頂往來穿梭、密如雨點。只是短暫的一個照面,長槍的尖頭就不再雪亮,激斗的咆哮也變得嘶啞。威爾斯的近百特殊兵種故伎重演,想從上方飛躍一線到斯比亞軍身後,卻在半空中就被支援的翼人砍得支離破碎,有那麼少數幾個漏網的,又在落地之前就給穿在長槍上。 雖然這支威爾斯軍是精銳部隊,但就算讓他們再練十年,在單兵配合還有陣形戰斗力上,他們都遠遠不是近衛軍的對手,因為他們缺少真正意義上的實戰經驗,也沒有相應的裝備和訓練方式,相互一沖,高下立判……三支鋒利的威爾斯淬毒匕首撞在堅韌如磐石的斯比亞方陣上,立即就折斷了刀尖,失卻了鋒芒。 回旋的戰刀劃裂空氣,舞出死亡的悲愴,被撞飛的士兵身上噴濺而出的鮮血,散發著只有死神才喜歡的腥味,在斯比亞尖銳的鋒刃之下,威爾斯士兵不斷的倒地,失去生命的身體在近衛軍的方陣前累積著,直到齊腰高……這三千人的斯比亞近衛軍方陣,就僅憑一已之力,擋住了威爾斯軍萬人預備隊! 威爾斯指揮部里,關注著戰局發展的參謀們極為緊張,因為就在預備隊沖上的這段時間里,大風車又旋轉了兩度。很明顯,威爾斯軍非常不適應這樣的戰術,也沒辦法協調一致,在跟對方厮殺的時候跟上旋轉的節奏,再這樣下去,怕是要陷入被動。而緊急出擊的預備隊,又在此時陷入了與近衛軍的苦戰,雖然近在咫尺,卻根本幫不上忙。 “命令,派三位指揮官到前線就近督戰,各自指揮一翼及中部。命令右翼停止前進,命令左翼死守,不得後退一步!”在這時,格倫斯中將嘴角卻逸出—絲笑意,“命令中央部隊,舍命突擊,我要看到他們摧毀敵軍正中的戰旗!” 就在這短暫的時間里,格倫斯中將已經看清了斯比亞軍的弱點,那就是在戰線最中部,處于高大戰旗之下的那個方陣。雖然這個方陣目前看來是腳步最整齊,士氣也最高,但他們卻是大風車里最輕松的一個方陣,既能得到兩側的援助,又基本上是在原地踏步。而在整個大風車里,壓力最大的部隊是在兩翼,既然科恩·凱達的兵力捉襟見肘,那他就不可能把精銳方陣放在這里! 所有的特殊兵種都被集合起來,統一投入中部戰線,殘余的弓箭手不再顧及頭上的翼人,盡量支援中部。數百名毒蠍武士更是直接跳起,踩著自已人的腦袋、肩膀前去支援。原本就在中部厮殺的步兵這時已經瘋了,完全不理會個人生死,組織起一次又一次狂濤般的攻勢──中部旗幟下的斯比亞軍遭受了自從開戰以來最猛烈的打擊,在短短的時間里,盾牆就被打開數個缺口,如果讓威爾斯特殊兵種沖入,士兵傷亡數就會開始飆升! “陛下!”科恩身邊的作戰參謀緊張的轉過頭來,“中部戰線危險了,他們可能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傷亡太大了。” “慌什麼,結朕沉住氣。”科恩瞄了作戰參謀一眼,用極為冷淡的語氣回答,“維持好戰線,這是最重要的。” 事實上,當看到威爾斯軍集中所有特殊兵種突擊中部的時候,科恩心里何嘗不震驚?組成中心點的步兵,的確是整條戰線之上戰斗力最低下的一個團,無論如何,他們都抵擋不住敵軍如此強度的猛攻,唯一的希望是他們能撐久一點,撐到變化出現…… 沖到突擊兵種身後的毒蠍武士止住了腳步,殘酷的目光從刀鋒之後那無數雙冷寂眼睛中透射而出,越過前方人牆,籠罩在斯比亞的預備軍團士兵身上,讓這些沒有經曆過殘酷戰爭的斯比亞士兵一個個不寒而栗,要互相緊靠才能勉強維持著戰線。但接下來的事情,卻讓這些新兵的士氣下降到極點──在一輪輪“左刀塗毒!”“右刀塗毒!”的命令聲里,毒蠍武士輪換著把一柄戰刀舉高,另一柄戰刀夾在脅下,空出的手從肩甲下取出毒劑,順勢就抹在刀鋒上! “塗毒完畢!”五百余名毒蠍武士同聲回答,同時將手上的兩柄戰刀舉起,這千多柄戰刀,一半腥紅一半碧綠,都在向外散發著令人惡心的臭氣,熏得人頭昏胸悶邁不開步,不要說是砍在身上,稍微站得近些的威爾斯士兵,都是“哇”的一聲把隔夜飯給吐了出來。 “快調弓箭手──不,命令五百近衛軍急速支援!”科恩心里一緊,萬想不到毒蠍武士還有臨陣抹毒這一手,雖然下作,但卻很能打擊已方士氣。當初久經曆練的精銳都在他們手上吃了大虧,新兵們是不可能與之抗衡的,要是戰線中間一垮,這仗還怎麼打? 威爾斯指揮部這次學足了以前斯比亞軍隊的風格,誓要把敵軍士氣打擊到最底,攻擊隊列里已經清理出供毒蠍武士直達一線的通道,毒蠍武士們用嘶啞難聽的聲音詠念著祈禱,高舉塗毒戰刀列隊前進,前排的斯比亞新兵嚇得不住發抖……毒蠍武士的可怕盡人皆知,與之對陣簡直是一場噩夢。 “沖擊!”一聲令下,數百名毒蠍武士騰空而起,從空中飛躍斯比亞軍的防線,雙刀繞身而舞,紅綠光芒招搖著,後排斯比亞軍射出的羽箭被紛紛擊飛,地面上也有數十名毒蠍武士發起強攻,偶爾有從空中掉落的同胞尸體,竟然是看都不看就亂刀砍成碎塊再拋入斯比亞陣營之中。只要有斯比亞士兵沾到飛濺的血珠,無論皮膚盔甲都會被劇毒腐蝕,立即開始冒出白煙,一聲聲慘呼接連響起,更有甚者,一張臉被劇毒腐蝕得露出骨頭! 翻越到陣線後的毒蠍武士嚎叫著,開始大開殺戒,紅綠相間的死亡漩渦一個個卷起來,沒有任何斯比亞新兵能夠獨自阻擋鋒芒,散了隊的都是一照面就慘叫著倒下,一步一驚心,一刀奪一命。雖然斯比亞的新兵也演練過合擊戰法,三三兩兩合並在一起,但對沒有經過完整訓練的他們來說,戰爭跟訓練完全是兩回事,毒蠍武士更是在神魔大戰後精心訓練過,他們踏著變幻萬千的腳步進退,殺人如麻,游刃有余。 面對如此凶惡的敵手,新兵如何抵擋得住,防線當場就開始散亂,正在這時,幾名中級軍官帶著手下親衛飛馳而來,這幾名軍官服裝異于常人,本是陣後督戰的軍法隊,看到情況危機,再也顧不得職權限制,沖上來支援。 “我們是斯比亞帝國的第一批新兵!”跳下馬沖進斯比亞軍陣中,一名軍官撥劍在手,大聲呼喊,“難道我們忘記自已的誓言了嗎?” “沒忘!”幾十名圍攏在軍官身邊的軍法隊員轟然回應,“忠君報國,揚我軍威!” 軍法官都帶著士兵上來了,好歹讓心理接近崩潰的新兵們振奮了點。 “殺──!”領頭的軍法官長劍連挑,終于把一名毒蠍武士剌了個透心涼,這才繼續高呼,“將軍是從士兵做起──精兵是從新兵做起,斯比亞軍,從來沒有怕過!” “沒有怕過!”跟隨軍法官而來的士兵沒有一個不是身經百戰的老兵,戰法圓滑,下手狠辣,放聲回應的時候手中也沒慢下來,粗獷的回應之中還不斷夾雜著“干你娘”“去你媽”的髒話,與之厮殺的毒蠍武士人數不多,被接連放倒了十來個。 “以前沒怕過!現在沒怕過!”努力沖殺之中,軍法官已經帶著士兵來到了主軍旗前,手起劍出,剌翻了一名欲圖染指軍旗的毒蠍武士,左手扶上旗杆,大叫,“以後也不會──” 被他剌翻在地的毒蠍武士翻身而起,雙手抱住軍法官的腰,一口包含著劇毒的鮮血全噴在軍法官臉上! “以後也不會怕!”數十名親兵接過長官的話,將那武士亂刀分了,虎目含淚的緊緊護在軍旗之下。但軍旗是敵軍攻擊重點,殺了這一批毒蠍武士,又有更多的毒蠍武士沖上來,幾十名軍法處的援軍無疑是杯水車薪,被瘋狂沖上的毒蠍武士一一殺死在軍旗下,雖然身死,卻無一不讓敵人付出慘痛代價,幾名中毒而死的士兵,雖然臉上肌肉盡被腐蝕,但嘴骨卻還在不住開合,至死都在呼喊“斯比亞軍,沒有怕過!” 一群原來被壓在軍旗後側的新兵把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雙眼通紅的把戰刀一橫,“拼了!” 軍心士氣是一個看得見卻摸不著的東西,有可能隨時隨地為了任何一件事情而起伏,但沒有任何軍人,能比一群夾雜著悔恨、羞愧、憤怒、忘記生死的士兵更有血性! 戰刀不夠長沒關系,他們的手能把刀鋒送進任何敵人的身體,長槍折斷了也沒關系,他們還有匕首、拳頭以及血肉之軀,在斷氣之前,他們還能咬鼻子、挖眼睛,踢下陰……當這群新兵把自已的嗜殺本能一一展現的時候,再怎麼精英的武士,也要為他們而戰栗…… 被逼無奈的毒蠍武士只能用上最後一招,用戰刀割裂自已的嘴,不顧性命的噴出大片劇毒鮮血。能把舉世聞名的毒蠍武士逼到這個地步,斯比亞的這群新兵已經擺脫了新兵的身份,真正成為見識了戰爭殘酷的戰士……但這來之不易的成長卻已經晚了些,那些毒蠍武士的自殺行為,已經為他們的後續部隊贏得了時間! 雖然有皇帝陛下在後督戰,雖然有旺盛的氣勢,雖然有左右盡力的支援,但這個戰斗力低下的步兵團卻改變不了敵軍蜂擁而上的現實,隨著防守層被越打越薄,防守體系終于全線失衡,大批不成陣列的長槍兵死在對方特殊兵種的刀下,而在特殊兵種後面的威爾斯突擊步兵,已經成群的沖進了他們的防線,還存活的少量斯比亞步兵完全被其淹沒,而那面指揮著戰線移動的軍旗,也已在搖晃中倒下! 戰線有了突破,威爾斯方面歡聲四起,在整條戰線之上無論軍官士兵,都覺得自已在這一瞬間渾身充滿了力量,指揮部里的參謀們更是欣喜若狂,就等待中將下達全軍突擊的命令。而斯比亞中線的軍旗一倒,步兵軍團的士氣軍心不可避免的蒙受了巨大打擊……對于任何一支部隊,士氣軍心一垮,這仗也沒辦法再打下去,格倫斯中將所追求的就是這個效果。 “碎浪軍團聽令!”突然,戰場上空響起斯比亞皇帝的聲音,語調沉穩,吐詞清晰,威嚴氣概流露無遺,“左右翼向中平移半位,擠死這些威爾斯小娘們!” 有皇帝陛下在此,有皇帝陛下親自指揮,倒了面軍旗算個屁,斯比亞步兵軍團振奮精神,數萬人同聲回應著,左右兩翼同時移動腳步向中間靠攏,立即就把缺口擠得只剩三分之一。 斯比亞軍戰線後方的千人預備隊在五百近衛軍的帶領下沖上封堵,三面夾擊之下,本來還想擴大突破口的威爾斯軍死傷慘重,但由于其中特殊兵種太多,又是混戰,僅余的那三分之一的缺口,卻是無論如何都封不上。 “威爾斯中軍聽令!”格倫斯中將兩腿一夾馬腹,沖進傳音魔法區域,大喊一聲,“帝國榮耀、我軍成敗都在此一舉,全軍將士一定要浴血奮戰,殺出一條血路來,斯比亞軍已呈敗象,撕裂他們!”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英雄、命運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