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撕裂他們!”一隊又一隊的威爾斯中軍狂呼著口號,不要命一樣的湧向缺口,前仆後繼,此處戰況己呈白熱化。 “碎浪軍團保持現狀!軍官見習團負責封培缺口!”科思。凱達吐草根的聲音傳到雙方每一個士兵耳朵里,“死死的封住威爾斯的小娘們!你們拼光了指揮部上,指揮部拼光我上!要不就走出去,要不就埋在這里,今天就是要比比誰的命長!”因為是軍隊未來的棟梁,所以軍官見習團成員本來分站在靠近中心點的部隊後層,現在己經到了拚命的時刻,他們立即被抽調出來封堵缺口。 這些人可不是普通新兵,而是久經曆練的老兵油子,單兵戰斗力當然是沒得說,小配合就打得更好。才一上戰線,沖進缺口的威爾斯突擊步兵就立即倒了大黴一但成爾斯軍對這個地段是志在必得,本身沖過防線的人就不少,後面還有大把不要命的士兵一波波的沖過來支援,雖然只剩余三分之一的缺口,但這里的戰況是既激烈又混亂,軍官見習團只能死死的堵上去,一時之間無法重新組織防線,更別說去追擊那些沖到戰線後方的零散敵軍。 正在這時,與威爾斯預備軍纏斗中的近衛軍方陣里,突然傳出一聲軍官的洪亮命令,“方陣一退!”占據優勢的三個方陣沒有任何遲疑,立即就開始緩慢後退,在脫離一線戰斗之後,後退速度越來越快。這讓一直苦撐的威爾斯預備隊有些摸不著頭腦,指揮的軍官想都沒想就下令沖擊,但斯比亞軍三個方陣的退卻方向卻不一致,一個偏左、一個偏右、一個居中,沖擊的三個威爾斯尖錐陣也不可避免的分散開來。 “預備隊不能分散!”遠在指揮部里的格倫斯中將大驚,忘記自己還在魔法傳音區域,大叫一聲,“要中圈套!”“現在才發現,己經太晚了!”科恩。凱達從來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可以打擊敵人的機會,馬上逮住格倫斯中將的話頭說下去,“笨蛋威爾斯,這次你們死定了,現在乖乖跪下,聯說不定會饒你們不死!” 加起來近十萬人的戰場,除了身前的厮殺,誰又知道遠處發生了什麼事情?聽到科恩。凱達這幾旬囂張的、充盈著無比信心的話,斯比亞士兵的整體面貌隨之一振,而敵方士兵雖然信念堅定,心底里那塊最軟的肉還是忍不住要晃一晃一不晃的,那就不是人。 在預備軍團被近衛軍三個方陣拖帶而分散的那一刹那,在後面等待多時的近衛軍尖錐陣悶聲不響的沖上,沖擊方向直指成爾斯預備軍的陣形結合部,雖然結合部有一定的兵力,但這個近衛軍尖錐陣的前進速度太快,鋒芒太利,根本不能被結合部那點兵員所阻擋。相鄰兩個方陣的威爾斯軍官急令部隊增援,卻又被面前的近衛軍方陣給牢牢纏住,根本就動彈不得。 雙方爭奪的,就是這麼一丁點稍縱即逝的時機,大敵當前,威爾斯預備隊的士兵雙目皆赤,做好了和近衛軍拚命的准備,但近衛軍的沖擊隊伍里卻忽的飛出幾道光芒刺眼的銀白色光帶,根根都有腰那麼粗,眼前才一亮,百來名威爾斯士兵就帶得全身上下完全麻痹——“轟”的一聲巨響,結合部最後幾列士兵被這閃電魔法打成漫天飄揚的粉末! 阻擋己經不複存在,組成尖錐陣的斯比亞近衛軍一千人,己經沖到威爾斯軍背後。過了這一關,威爾斯就再沒有任何的預備部隊,而他們的所有部隊都在轉大風車,當然也不可能掉頭來阻止他們,他們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任何事! 沒想到科思。凱達居然把精銳部隊藏得這麼深,更沒想到斯比亞的魔法師居然能隨隊攻擊。意識到情況不妙的格倫斯中將雙眉緊縮,緊急從各支部隊調集人手,但先前己經有大量兵力去支援中部,這時候己經拿不出太多人手,甚至連一個特殊兵種也擠不出來,指揮部里的參謀們大為緊張,有人建議讓騎兵出擊,但中將心里明白,就算衛戍指揮部的騎兵全部出擊,在膠著狀態的戰線上也難以找到合適的地方下嘴。 而在他考慮的時候,沖到威爾斯軍背後的一千近衛軍己經開始大開殺戒,一連串的銀白色閃電在威爾斯軍背後出現,在後方部隊里制造著大量的傷亡和混亂,更為可恨的事情是他們中的弓箭手和魔法師,這些人專挑各級指揮官下黑手。 千人部隊風一般的卷過戰線後方,大小軍官身上插滿了精靈族羽箭,看著什麼地方像是個指揮部,閃電、風刃、火球劈頭蓋臉的就飛竄過去…… “他們不是普通的近衛軍”一名威爾斯的參謀大喊,“他們是斯比亞的特殊兵種”的確,這千人的部隊里並不單純只有近衛軍,里面還有個大概一百人的魔法師大隊,兩百人的精靈弓箭手以及配屬的近衛。 這些人組成的獵殺小組遠比威爾斯的特殊兵種強悍,三下五除二,就在威爾斯戰線上劃拉出不少大大小小的口子。 軍官被殺,指揮部被端,上令無法傳達,接連而來的就是部隊的不知所措和混亂,雖然失去指揮的部隊有能力各自為戰,但這是一場極為激烈的戰爭,敵我雙方全殺紅了眼,誰都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哪怕是露出一根針的縫隙,說不定也會帶來滅頂之災…… 況且是如此之多的縫隙身穿黑色軍服盔甲的斯比亞步兵如同是貪得無厭的螞蟻,慢慢的,緩緩的,漫過了威爾斯軍堤壩一樣高大的戰線,在他們逐漸滲透過來之後,那些天殺的斯比亞近衛軍就會毫不停留的沖向下一處地點。 威爾斯軍被突破地段固然是一片混亂,未被突破的地段也被抽調了大批兵員,而這大批的兵員卻遲遲無法突破敵軍中部,僅有的特殊兵種卻還在各個突破口之間疲于奔命,拚命封堵缺口。 他們己經無力去阻止什麼,雖然戰線中部還是處于激烈的混戰,但風車的運轉卻再一次開始一斯比亞軍的這一次旋轉非同小可,立即帶給威爾斯軍更大的混亂。 看到大風車繼續旋轉,斯比亞軍指揮部里的岩石才抹抹頭上的汗,長籲了一口氣,他身在後方,看著前面的戰斗只能干著急。轉頭一看,卻發現科恩陛下眉頭緊縮,岩石心里當下就納悶了,眾官兵浴血奮戰,明明己經搶回了戰局的主動,陛下為什麼還是很煩惱的樣子,現在的戰況,不是應該輪到讓對面那個格倫斯中將傷腦筋嗎? 科恩手中的馬鞭無意識的敲打著馬鞍,又轉過頭去看看身後的十來輛蒙著黑布的馬車,眉頭更加的緊了。岩石知道,這是陛下每次遇到兩難進擇時才有的表情……但是,現在這情況需要進擇嗎? 另一邊,格倫斯中將握著馬鞭的手也更緊,目光不住閃爍,比起他的對手,顯然這位中將是更拿不定主意:戰局己經很明顯,除了全線退卻,己方步兵是不可能脫離這個旋轉的大風車,但斯比亞人能允許自己退卻嗎?即便是他們無力追趕,但戰役失利的自己,又能退到哪里去? 中間是廖戰之地,每一眨眼的工夫都有士兵濺血倒地,而兩位互為對手的最高統帥,卻都是一言不發。 岩石看看前面,看看身邊,心里是更加的納悶,己經身為將軍的他深知,戰局發展成這樣,對方己經是沒有多大的希望了,但那個格倫斯中將為什麼還不撤退?陛下的本意可不是要全殲格倫斯中將的部隊,因為格倫斯的軍隊戰斗力真是一流,打成這樣,部隊依然保有完整的建制,雖然混亂,卻不慌亂,耍消滅一支有如此紀律和組織的軍隊,己方到戰後也剩不了幾個人…… 最好的局面是對方潰退,實在不行,撤退也能接受。因為戰線上每死一個士兵,科恩陛下的心里就會像被刀割一下,陛下對士兵的珍惜,岩石早己了解。 “傳令。”威爾斯指揮部這邊,在閉上眼沉默了片刻之後,格倫斯中將才下令說:“指揮部衛戍騎兵,組成沖鋒隊形。”“是的,長官!” 參謀官立即傳達命令,又轉回頭來問,“是要發起最後沖擊了嗎?哪位將領帶隊?” “我來帶隊。”格倫斯中將平靜的看著身邊的參謀們,“在我出擊的時候,這里的一切就拜托你們了。” “中將大人!你不能——”“住嘴!”中將冷喝一聲,“除了我親自去,還有誰能打破這個局面!?” “可大人是中將,大人要是有什麼意外……”情急之下,軍官們都圍了上來,但沒人敢往下想。 “士兵們都看著我,軍旗到處,必定所向披靡。”格倫斯中將卻淡然一笑,命令參謀說:“為配合我作戰,你命令輜重後勤急速撤退——不!為了逼真,指揮部隨同緊急撤退!”“中將大人!”軍官們大驚失色,十多人立即就把中將圍了起來。 “不聽令行事者,斬!”格倫斯中將長劍一舉,威嚴的目光掃視一圈,身前的將官們不敢再阻攔。中將豪氣勃發的甩開幾只拉住自己的手,大步邁出。 奪眶而出的淚水,立即就將他身後軍官的視野模糊。這命令,與其說是隨同撤退,還不如說中將是給了他們一條後路。 這邊的騎兵一調動,那邊的科恩就看到。可在眼前,這位中將要用騎兵沖擊什麼地方? 而來到騎兵部隊前的格倫斯中將,他那敏銳的目光直直的落在了戰斗最激烈的戰場中心點。 陪在格倫斯中將身邊的,是四千精銳的輕騎兵,這些人都是他從幽水關帶出的老家底,兵強馬壯,可說是魔屬聯盟里最出色的部隊之一,到現在這個時候,也應該露面了。 格倫斯中將一帶馬緩,順著隊列巡視了自己的騎兵,從頭到尾沒說一句鼓動士氣的話,但力戰求死的決心卻在眼神中表露無遺。屬下騎兵們用既狂熱,又無所畏懼的目光回望著他,回望著這位帶著自己從幽水關出來的長官,回望著給了自己第二次生命和尊嚴的長官。 一聲嘶鳴,戰馬掉頭,中將帶領這支騎兵下了丘陵,途中緩緩拔出自己的佩劍,劍鋒離鞘立即就散發出朦朧的幽藍光芒,整支騎兵慢慢的,以這藍色光芒為中心展開沖擊尖錐陣。 戰馬由。慢步逐漸變為小跑,細碎凌亂的馬蹄聲逐漸融合,變得沉悶震撼。馬上的戰士持搶握刀,表情堅毅,緊隨在格倫斯中將身側,哪怕是沖去龍潭虎穴,他們連眼皮都不會眨一下。 “岩石,”久不開口的科思陛下突然輕聲問,“這支騎兵怎麼樣?”“這支騎兵……”岩石想了想,才老大不情願的回答,“還成。”“叫近衛軍准備,隨時支援前線。”科恩陛下點點頭,“敢說一個不字,我立馬把你拉去喂狗。” 這句話正對岩石脾氣,要知道在後面干看了這麼久,任何一個軍人都會忍不住的想沖上戰斗,但岩石身負衛戍重責,卻注定無法上戰場厮殺,實在是忍得辛苦之極,這時有了陛下的命令,日後也好交代了…… 于是立即跑去抓來自己的屬下軍官一陣安排,千余近衛軍翻身上馬,准備戰斗,雖然岩石知道自己上不了前線,但屬下部隊參戰,他卻是一樣的興奮。 威爾斯軍的騎兵在前進,而他們的瑙重後勤部隊卻開始了撤退,一連串的馬車急速離開,稍過片刻,連威爾斯軍團指揮部都有了撤退的跡象。 科恩。凱達正摸著下巴考慮事情,前進中的威爾斯騎兵前端卻藍光一盛,四千多騎兵同時加速,戰馬在狂嘶,戰士在嚷叫,碎浪溪兩側的地面上,一草一木都開始了劇烈的震顫,這支騎兵的攻擊鋒頭,居然是直接指向戰線中部! 那里,是混戰之地,五分之三的士兵,可是威爾斯士兵啊蹄聲如雷,氣勢如虹,四千威爾斯騎兵緊緊的跟隨在他們的中將身後,組成一個巨大的三角尖錐沖擊著,如雷般的聲響里,天空上的斯比亞翼人士兵只看到一個由密密麻麻騎兵組成的巨大倒三角,拖帶著漫天灰色煙塵沖向戰線! 格倫斯中將這一沖代表了自己的選擇,同時,也把他的對手逼上了一個必須選擇的境地。 自從被威爾斯車沖擊之後,戰線中心點的戰斗本身就戎有防線口,敵我雙萬都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戰線犬牙交錯,士兵難辨敵我,某些地段厮殺慘烈兵員眾多,有的地方卻稀稀拉拉的沒多少人…… 格倫斯中將手里的長劍一舉,輕騎兵拉弓就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鏖戰中的步兵根本無暇顧及戰場的形勢,先是被一陣突如其來的亂箭射得連片倒下,剩下的人意識到情況不對,漫天的投槍己經飛來,鋒刃無眼,無分敵我中者立倒,有的投槍力量強大,竟然可以連穿幾人戰斗中的斯比亞士兵死得壯烈,而那些存活下來的,滿臉血汙的威爾斯步兵還來不及欣喜一下,己經被己方的滾滾騎兵淹沒。 看到這一幕,科恩。凱達明白了格倫斯中將的用意,眼里凶光一閃,手己經握到劍柄上,但轉念一想,手又松開,只命令岩石的騎兵出擊。 “陛下。”岩石來到科恩身邊,“他要沖擊陣線哪里?”“哪里都不是。”科思再一次吐出草根,“他要沖我的指揮部。”“他敢”猶如受到了巨大的侮辱,岩石暴喝一聲,哇哇大叫著,帶著屬下近衛軍去了。 無論岩石怎麼不樂意,格倫斯中將的確敢這麼做,他要沖擊的目標從一開始就不是戰線,他的目光是盯在了斯比亞的中指揮部上,盯在了斯比亞皇帝的軍旗上,盯在了科恩。凱達本人的身上。 這場戰爭,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本來都應該是格倫斯中將取得勝利才對,之所以格倫斯現在陷入被動,只是因為帶領斯比亞軍的是他們的皇帝,只要這個萬惡的科恩。凱達還在戰場上,即便是新兵,斯比亞軍也能超水平發揮……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直接沖去挑了科恩。凱達的指揮部,否則此戰必敗。 要想沖過斯比亞人的防線,也不是那麼輕而易舉的事情,四千多騎兵沖過步兵戰線之後,還剩下三千不到,但這三千多人一步也投停留,直接殺向科恩。凱達所在的丘陵。 任何時候,讓敵軍沖到皇帝面前都是一件有負職責的事,天上的翼人急了,從後方呼嘯著掠過敵騎兵,趕到他們的沖擊路線上,抖開幾十張俘敵大網向威爾斯騎兵罩去,一網下去,就是二三十名騎兵人仰馬翻,但卻絲毫阻擋不了他們的沖擊。 精靈弓箭手、隨隊魔法師,全把打擊目標放在了這支沖擊的騎兵身上,對這樣一支己經把生死置之度外的部隊,把人做為打擊對象是完全沒用的,弓箭手們射馬不射人,魔法師只用自然系魔法,召喚起無數的藤蔓纏繞馬腿。 就算是這樣,格倫斯中將的這支騎兵還是左沖右突,突出了他們的打擊范圍。斯比亞軍還要追擊,遠在指揮部的科恩陛下卻一聲令下:“步兵不得後退一步,所有力量支援戰線”斯比亞軍,令行禁止,本來耍追擊敵人的步兵立即掉頭,重新投入步兵戰斗,無論是士兵還是軍官都知道,他們打得越好,皇帝陛下就越安全。 而在這時,由岩石帶領的一千近衛軍騎兵,己經迎頭跟格倫斯中將帶領的兩千多威爾斯騎兵撞在了一起!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