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無論從裝備、兵員、馬匹著眼,或者是從戰術、訓練、戰斗意志這幾方面來評價,威爾斯這支輕騎兵的確算得上精銳之師,雖然一路上幾近三分之一的人因為各種原因掉隊,但沖擊速度、攻擊強度並沒因此減弱。如果是在其他戰場,兩千多人只能算是草芥,但這支輕騎卻不一樣,鐵蹄過處,泥飛草顫,就算在神魔大戰決戰階段的總沖擊,也就是這個氣勢而己……沒有人會懷疑,這樣一支騎兵還有什麼阻礙沖不破,打不垮。 但在今天這個戰場上,威爾斯騎兵要想達到自己的目的,卻不得不正視接下來要遭遇的對手—斯比亞皇帝科恩·凱達的親衛部隊,由岩石少將帶領的一千皇家近衛軍。 今日的岩石少將,數年之前還是個身價不過八個銀幣的奴隸士兵,他身邊的戰士,有一半是天天在他手下挨拳頭,被他一手訓練出來的精銳;另一半是跟他並肩戰斗過的三十六部族子弟;那上上下下的軍官,都是當年跟他一個大鍋里搶搜食的第九軍團戰友! 還沒接觸上,近衛軍騎兵就是三輪急箭,全部取敵軍兩翼馬匹,威爾斯騎兵本來還是完整的尖錐陣,兩邊頓時塌陷了好大一片,好在雙方都是在奔馳之中,三箭之後己經沖到了跟前,不然再讓近衛軍放上幾輪,威爾斯這邊就得由中將唱獨角戲了。 斯比亞近衛軍同樣是一個尖錐陣,戰術非常簡單,箭射兩翼,強沖中路——喊殺聲里,領頭沖鋒的岩石少將挺一支長槍沖上,雪亮的槍頭轉瞬就到了格倫斯中將身前。 格倫斯中將早看到一位身材出奇高大,全身銀亮盔甲,背後一襲純黑絲絨披風的斯比亞將領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沖來,但萬萬沒想到這位將領的速度居然會有這麼快,風馳電掣中,綴著紅纓的長槍己經到了眼前,這塊尖銳的金屬撕裂了空氣,凌厲的鳴叫聲忽的灌進雙耳。 雖然中將少有上戰場跟人捉對厮殺的經驗,但也是自小就受軍事熏陶的世家子弟,在這危機時刻,想也不想就往後一仰,右手長劍全力劈出——紫色光芒一閃,斯比亞將領的長槍斷作兩截,那將領一聲怒吼,手里半截長槍一蕩,把右邊幾個趕來營救中將的威爾斯騎兵掃下馬,左手塔形盾牌斜舉,就著馬力向格倫斯中將掃來!整套動作一氣呵成,力沉勢猛,就算中將身穿精良盔甲,如果給他打中,少不了要丟掉半條命。 雙手握住劍柄,格倫斯中將拼盡全力劈出一劍,兩騎錯身而過,“當”的一聲大響,斯比亞將領的塔盾被砍下一大塊,而格倫斯中將胸口一悶,雙臂發麻,武器都險些失手飛出。雖然馬身己經交錯,但中將卻不敢大意,因為他知道這種身經百戰的軍人極為可怕,剛剛才直起的身體又是向前一俯,果然,那將領右手的半截長槍回蕩過來,“鳴”的一聲掃過他的頭頂,把他馬邊的一名親衛打下馬去! 再次直起身體,格倫斯中將己經是一頭冷汗,好在一眾親衛盡力保護,又有魔族佩劍護身,他才沒在沖擊中落馬,雖然與對方近衛軍的互沖只是不長的時間,但對中將而言,這卻是一段漫長而黑暗的激烈搏殺,好幾次生死之間的徘徊之後,本來緊咬著牙關的中將,終于也和普通士兵一樣,開始瘋狂呐喊著沖鋒。 斯比亞近衛軍的沖擊使得威爾斯騎兵陣形大亂,速度也完全降了下來,陷入停滯苦戰的現狀。而一旦失去了沖鋒的整體優勢,單兵作戰能力又有誰能跟斯比亞近衛軍相比? 近衛軍分做兩路,左右一繞,把威爾斯騎兵分割成了好幾塊——對于占據速度優勢的近衛軍來說,最有利的是用長槍刺馬,或者是用槍身掃人,無數的威爾斯戰馬就這樣悲鳴著倒下,無數騎兵就這樣被他們硬生生的用鐵槍掃下地來,成了只有半條命的步兵…… 忽然眼前一空,前一刻還充斥在視野里的刀光劍影全部消失,中將轉頭一看,發現左右己經沒有了敵人,只有不到百人的親衛還陪伴著自己,再往前方遠處一看,斯比亞皇帝的旗幟己經十分的清晰了,軍旗下,那位身穿鎧甲,被十多名軍官簇擁著的人,不就是科恩·凱達嗎! “兄弟們!”格倫斯中將一舉長劍,“跟著我,殺了科恩·凱達!” “殺了科恩·凱達!”近百名近衛在長官兩旁展開,以一字橫隊開始沖擊,他們知道那是什麼地方,知道那里有些什麼人,更知道那些人的能力,但他們心里卻沒有一絲畏懼。 “中將大人!”遠遠的,正負責安排“撤退”的威爾斯軍官們驚呆了,齊聲發出悲涼的呼喊。他們原本以為中將沖過戰線之後會掉轉馬頭直出戰區,誰知道中將己有必死之心,要沖擊的是敵軍指揮部?強烈的羞愧充斥著身體,所有人都抓起武器,調頭向著戰線沖去。當然,也不是人人都有跟著中將去死的決心,還在繼續“撤退”的十多名軍官,立即就被自己的同僚砍成了兩截。 雖然也是一股力量,但在眼前,這幾百名軍官投入戰場己經不能挽回大局了。 因為斯比亞軍隊己經牢牢的掌握了主動權,戰線中央的軍旗又樹立起來,大風車現在是想怎麼轉就怎麼轉,各自為戰,一片混亂的威爾斯軍己完全跟不上對方的腳步。 一字排開的近衛們跟著中將才剛剛沖上丘陵,一陣弓弦的震動聲就傳到耳朵里,密集的羽箭飛了過來,連帶中將在內,所有騎兵全部應聲落馬。 重重摔下馬來,五髒六腑都是劇烈的一震,這滋味可不是好受的,中將搖晃著站起來,吐出嘴里的幾根雜草,惡狼般的凶狠目光直直盯著前方軍旗下的科恩·凱達,那是他的仇人、敵人——但在他與科恩·凱達之間,卻隔著一排斯比亞近衛軍,這群手持弩箭的近衛軍,正用冷得像冰、尖得像針的目光盯著自己。 中將的近衛也陸續爬了起來,但他們顯然沒有中將的好運氣和顯赫身份,只要是站起來的人,立即會被弩箭射中腿腳關節而再次倒下去,但斯比亞人用的是一種沒有鋒刃的特殊弩箭,“璞、璞”的悶響聲里,中之立倒,弩箭卻不會插進血肉……他們,居然是想生擒這些最驕傲的戰士。 憤怒的目光投射到軍旗下,卻發現未戴頭盔,黑眼黑發的斯比亞皇帝根本就沒看著自己這邊。“科恩——凱達!”中將咬牙切齒的呼喊了一聲,手握長劍一步步走過去,他身後的近衛一次次爬起,又一次次被射倒,直到再也爬不起來,卻沒有一個人發出慘叫哀號。 “科恩·凱達,”己經管不了戰線上如何,也管不了身邊怎樣,格倫斯手里的長劍指向科恩,狂呼一聲,“是男人的,跟我一戰!” 一塊石頭飛來,撞在格倫斯的劍刃上,強大的撞擊力使得長劍偏向一邊,格倫斯中將正要大罵,站在中間位置的斯比亞近衛軍兩邊一分,一位穿著精細盔甲的斯比亞將領邁步從空隙中走了出來。因為有先前險些被斯比亞人打下馬的經曆,中將倒沒有小看這位走來的將領。 連身盔甲是嶄新的,罩衣上有醒目的家族標志,左胸位置上綴滿大大小小的勳章,背後拖曳的黑色絲絨披風上繡了金線,這種裝束不是普通人能夠擁有,來人一定是個位高權重的貴族將領。但格倫斯中將想破了腦袋,卻不能在己知的情報中推斷出這個人是誰,不過他知道,自己想要挑戰科恩·凱達,就一定要打敗這個走出來應戰的人。 斯比亞將領越走越近,在距離格倫斯中將十多步的地方停了下來,冰冷的,不帶任何感情的目光從頭盔中射出,先看了中將,再抬起手來,向著中將一指。 “報告皇帝陛下。”一名斯比亞軍官高喊,“辛迪亞伯爵請求和敵軍指揮官決斗” “皇帝陛下回覆。”稍後,科恩·凱達身邊的一位將領回答說:“決斗都是帶有條件的,不能平白無故的決斗” 站在格倫斯中將身前的辛迪亞伯爵抬起手來,用手指指指自己,然後手掌在脖子上一劃,又指指格倫斯中將,手指彎曲做了一個下跪的姿勢。 “回稟皇帝陛下,辛迪亞伯爵提出決斗條件。”近衛軍官再喊,“辛迪亞伯爵輸了自盡,敵軍將領輸了就要全軍投降” “哈哈哈哈哈哈!”聽到這個條件,格倫斯中將不等科恩·凱達那邊有所反應,先就仰天一陣狂笑,之後才大聲說:“投降?兄弟們!” “到!”橫七豎八躺在地上的威爾斯士兵同聲回答,氣勢根本不因自己無法站起而衰弱。 “給斯比亞人背一遍第九條軍規” “軍團法規第九條。”近百名威爾斯士兵齊聲背誦,“陷陣之將,再無權力” “聽見了嗎?這就是我軍團的軍規!無論決斗結果如何,威爾斯軍人都會力戰到死!”格倫斯中將站直了身體,驕傲的昂著頭,“這是我魔屬聯盟最優秀的將領,斯維斯·赫本公爵定下的,你今天就算殺光了我們,改日遇到他,絕逃不過失敗的命運” “皇帝陛下回覆,看在斯維斯·赫本的面子上,給敵軍將領一個決斗的機會;又看在斯維斯·赫本的面子上,給敵軍將領先療傷!”科恩。凱達身邊的將領再次回答,“皇帝陛下說,一連給了兩個面子,拜格倫斯中將所賜,斯維斯·赫本成了厚臉皮啦” 丘陵上的斯比亞人同聲哄笑,把格倫斯中將氣得臉色發白,一擺手推開前來為自己治療的一個魔法師,可才踏出一步,就被好幾人按在地上,被治療了個徹徹底底。 趁這時機,有人從後面為辛迪亞伯爵送上一把戰刀,黑鞘黑柄,樸實無華,但辛迪亞伯爵卻轉身過去,向著科恩·凱達遙遙行禮。于是格倫斯中將知道,這戰刀一定是斯比亞皇帝所有。 “還他媽等什麼!”治療完畢之後,生龍活虎的格倫斯中將幾步沖上去,“殺啊!” 中將手里的這柄魔族劍從沒遇到過敵手,在絕大多數情況之下,都是對方的兵器被斬斷,就算是精良的名劍寶刀,也難在魔族佩劍下堅持到第十擊,今天的戰斗里,他就是依靠著這柄劍沖擊敵陣,斬斷了百多柄各形兵刃才沖到這里。這時候全力出手,劍身上的紫色光芒大盛,幾乎將他整個人完全包裹。 “唰”的一聲,辛迪亞伯爵抽出黑鐵戰刀,右手順勢一蕩,刀身拍在劍身上之後猛然發力,“噗!”的一聲爆響,強大的力量不但將格倫斯中將的長劍撞歪,還把中將本人帶得轉了半圈。中將右手一麻,使不出絲毫力氣,于是順著再轉過半圈,身體騰空而起,兩腳交替而出,向辛迪亞伯爵喉間踢去。 辛迪亞伯爵左手一翻,刀鞘翻飛,“噗噗”兩聲打在格倫斯中將的膝蓋骨之下,明明有機會一刀要了中將的小命,伯爵卻起腳把中將踢得倒飛出去。“嚓!”的一聲,中將把手中長劍插入地下,才危險萬分的穩住自己搖搖欲墜的身體,兩條腿膝蓋以下一片麻木,己經完全無法移動… …雖然一雙眼睛里依然燃燒著怒火和決心,但中將眼前的這個伯爵卻是一道高大的牆,他無法越過的牆。 辛迪亞伯爵舉起手,向著格倫斯中將一指,兩指又屈了屈,一名近衛軍官大聲喊,“格倫斯中將,辛迪亞伯爵命令你認輸!” “認輸?”看著辛迪亞伯爵舉在身前的那只手,格倫斯中將哈哈一笑,“你們想讓我像那兩根手指一樣,向你們的皇帝卑躬屈膝?白日做夢!” “那麼,趁你在前線要殺你全家的人,就是值得你卑躬屈膝的人?”那名近衛軍官笑答,“皇帝陛下看你還像個人樣,才給你這一個決斗的機會,別不知好歹!” “放屁!”格倫斯中將怒罵,“我跟科恩·凱達——” 中將還沒把下面的話罵出來,辛迪亞伯爵就毫無預兆的沖上,中將眼前一花,只看到伯爵身後的披風高高揚起,隨即就聽到“噗!”的一聲,自己的身體己經飛了起來,輕飄飄的飛了一陣,然後重重的摔在地上,一時胸悶頭暈,忘記自己先前要罵什麼了。 這實在怪不得格倫斯中將,他本來就不是領軍沖鋒的勇猛性將官,個人戰技比一般軍人優秀己經是了不起了,怎麼能跟斯比亞皇帝身邊的將領相提並論?那些人都是從士兵一刀一槍打上來的,實戰經驗豐富之極。 “中將!”幾個靠得比較近的威爾斯近衛紮掙著想過去扶起長官,但還沒等他們撐起身體,幾支弩箭就又把他們射翻在地,斯比亞人的意思再明白也沒有,決斗是格倫斯中將一個人的事情,任何威爾斯人都不得插手。即便如此,這場決斗也是難得一見的奇觀,兩軍陣前,無論斯比亞皇帝是出于什麼考慮答應決斗,那都是給足了格倫斯中將天大的面子。 格倫斯中將翻身站起,嚎叫一聲,舉起長劍再刺,被辛迪亞伯爵側身閃過,伯爵手一揮,狠狠一拳打在中將的左腮上,中將“蹬、蹬、蹬”的倒退三步才穩住身子,張嘴吐出一口血水,想也不想的再次沖上,卻又被辛迪亞伯爵當胸一拳打得眼前發黑,差點暈過去。 雖然說是決斗,但無論是斯比亞人還是威爾斯人都明白,這位格倫斯中將不可能是辛迪亞伯爵的對手,因為這位從頭到尾沒說一個字的辛迪亞伯爵早己收了刀,一拳拳的把中將打得站立不穩。但格倫斯中將卻像是個不倒翁,無論伯爵的拳頭有多重,無論疼痛有多劇烈,無論身體的搖晃幅度多大,始終都不倒…… 決斗己經變得非常枯燥和單調,中將虛弱的身體沖上去,被伯爵一拳打退。 或者大口的呼吸幾下,或者是吐口血,中將搖搖晃晃的又沖上去,他那單薄的身體,就像是隨時都會斷裂一樣,渾身上下的盔甲也凌亂不堪……但圍觀的斯比亞近衛軍卻沒有再傳出哄笑聲,他們知道,如果不是一個出色的軍人,如果沒有強到極點的意志,這個中將早趴下了。躺在地上的威爾斯士兵,一個個怒目圓睜,淚水卻不爭氣的流下來。 一陣馬蹄聲傳來,身材高大的岩石少將從戰線上回來了,看了看格倫斯中將,又看了看辛迪亞伯爵,搖頭歎息一聲。 辛迪亞伯爵先一掌砍在格倫斯中將握劍的手腕上,緊接著一拳擊出,格倫斯中將再次飛了出去,這一回,中將是真的被打倒了,身體蜷縮在地上,強烈的抽搐著,好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中將!長官!”威爾斯士兵們哭喊著,心急如焚卻毫無辦法,好在中將很快就清醒過來,不住哆嗦的手在地上摸索著,拿到了佩劍,可還沒等站起來,就“哇”的一聲開始嘔吐。 “格倫斯中將,你己經輸了!”斯比亞近衛軍官大聲說:“在你每一次攻擊的時候,辛迪亞伯爵都可以殺了你,身為軍人的你,難道還想一直裝著不知道嗎?” “輸……”格倫斯中將抹了抹嘴,聲音己經低不可聞,“決斗,輸了,人……沒有輸!” “一個好的將領,應該知道什麼叫審時度勢,一個好的武士,舉止行為應該對得起自己的身份。”近衛軍官大聲回答,“你決斗輸了,戰爭也輸了!” “我……都說了。”格倫斯中將淡然一笑,“陷陣之將,再無權力。” “斯比亞帝國不強人所難。”岩石回過頭,對格倫斯中將說:“你回頭過去看看,看看你的軍隊。” 格倫斯中將這才意識到,戰場上那震耳欲聾的喊殺聲己經去了大半,回過頭一看,自己的步兵己經被斯比亞軍隊分割成好幾塊,全無戰線可言。跟隨自己沖鋒的騎兵還剩下一半,全部丟失馬匹擠成一團,被斯比亞的近千近衛軍包圍。而整戰場上,大面積的厮殺己經停止,雖然無數士兵還緊握著武器,但他們的眼睛都在看著這邊,看著自己! “在你要求決斗的時候,你的軍隊己經被我們打敗。但皇帝陛下開恩,宣布如果你贏了,我們就放你走,放你的軍隊走。”岩石冷冷的說:“現在你輸了,你要給個交代。順便一說,你站的這地方,是魔法傳音區。” “將士們,我……我對不起你們。”格倫斯中將笑了,笑容中充滿了苦澀,“大家把性命托付在我手上,我卻……卻辜負了大家……” 接著手腕一轉,魔族佩劍的劍尖就向胸口刺去!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