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中將的這個舉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誰會想到一個剛才還極為堅強的將軍,下一刻卻是鐵了心要的要自殺?在這一瞬間,幾乎所有的威爾斯士兵都在狂“不要!”,這里面的大部分士兵是真心愛戴他,另有小部分頭腦圓滑的卻是在想:中將死了,自己也別想活。 一只大手從格倫斯中將背後伸出,牢牢的抓在了劍刃上,中將回頭一看,居然是自己的決斗對手辛迪亞伯爵雖然白爵的手上戴著一雙覆蓋了金屬甲片的手套,但魔族佩劍是何等的鋒利,鮮血立即就從割裂處流淌出來,滑落到劍鋒上,藍光碧血,奪目之極。 因為想不到對方有什麼理由阻止自己自殺,所以格倫斯中將在發愣,而辛迪亞伯爵卻奪了他的劍,隨手就是一個耳光,把中將大人打得云里霧里——在先前的決斗中,這位辛迪亞伯爵有大把殺他、打他耳光的機會卻不殺不打,為什麼決斗完了還要做這樣的事情? “你自殺了倒是簡單。”辛迪亞伯爵第一次開了口,還在流淌著鮮血的手指著戰場中的那兩萬多三萬威爾斯士兵,“你想過他們嗎?你死了,他們就得陪你一起死!” “當兵打杖,在哪死都是一樣!”格倫斯中將有生以來第一次被打耳光,所以回答得極為憤慨,“落在你斯比亞手里,會有什麼好下場!” “青山處處埋忠骨,軍人死在戰場上沒得說。”辛迪亞伯爵的語氣非常之重,“但是!杖已經打完了!他們可以不用死!” 聽了對方這句話,格倫斯中將的臉色突然變得蒼白,眼神也變得非常奇怪,失魂落魄的連退幾步,不住的顫抖的手指著辛迪亞伯爵,“你……你……你是誰!?” “我嗎?”辛迪亞伯爵沈穩的回答,“斯比亞帝國世襲貴族,皇家近衛軍少將軍團長,辛迪亞。肯塔。” “不對!”格倫斯中將狂呼一聲,“你取下頭盔、取下頭盔!” 戰場中的威爾斯士兵、連帶斯比亞士兵都邊惑不解,為什麼這位中將大人會突然變得激動起來呢?為什麼有那麼多軍官在場卻沒有人阻止他呢?不過想歸想,包圍與被包圍的人都緊握著武器對峙著,誰都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就連臉上流下的冷汗也不敢去擦。 在格倫斯中將的大呼小叫中,辛迪亞伯爵沈默了片刻,然後緩緩的伸出手來,解開頭盔皮扣,把頭盔取了下來——在看到這位辛迪亞伯爵的臉之後,格倫斯中將卻突然安靜了,面如死灰的他緊咬著嘴唇,身體不由自主的抖動著,幾縷血絲順著嘴角淌下…… 因為這位名叫辛迪亞的斯比亞帝國貴族少將,就是數年來與他朝夕想處的人——沙亞!這巨大的打擊來得太突然,任憑格倫斯中將怎麼想,也想不到自己身邊的副官、好友就是斯比亞帝國的將領。看著這位衣著光鮮的“貴族少將”,格倫斯中將腦海不由浮現出與他第一次見面的情景,憤怒、悲涼在心中交織,最後化為一種深深的無力感。而跟他對望的沙亞,目光卻是那麼的安靜,那麼的理直氣壯。 “沙亞,你這個卑鄙的……奸細!”停頓了一下,格倫斯中將才接著罵下去,他原本是要罵對方叛徒的,但對方既然從開始就是斯比亞的軍官,當然就不能算是叛徒。 “我並不是沙亞,我是辛迪亞伯爵,斯比亞帝國的軍人,以效忠皇帝陛下為己任,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所以,我一點都不卑鄙。”辛迪亞伯爵才一回答,全體威爾斯士兵都傻了眼,這個聲音,這個語氣,的確是沙亞淮將啊!他什麼時候成了斯比亞的近衛軍少將了?難道真的是奸細?不過九其中的一些士兵又在暗暗高興,沙亞淮將,他不會眼看著自己挨刀吧? “胡說八道!你這個騙子,你手上握有我軍絕密情報,怎麼不是卑鄙的奸細?”格倫斯中將呸了一口,神情鄙夷的說:“杖打到這個份上,你可幫了斯比亞的大忙啊!” “從潛伏到中將閣下身邊的那天起,我唯一的任務就不是傳遞情報。”可恨的辛迪亞伯爵依舊是用安靜又理直氣壯的眼神看著格倫斯中將,不慌不忙的說:“皇帝陛下選定了你,依照命令,我就得在任何時候保證你和你家人的絕對安全,中將閣下如果向我提出問題,我提供的答案也必須是正確、有效的……至於說到情報方面,我完全不會插手。” 看著他的眼神,聽他這樣說,格倫斯中將只是冷笑,卻找不到什麼話來回答。良久之後,格倫斯中將才打破了沈,“我……我的家人呢?他們在哪里?” 辛迪亞伯爵招了招手,近衛軍士兵推著十來輛馬車車廂過來,幾名軍官跑過去,一把揭開車廂上蒙著的黑布,打開車窗,格倫斯中將一眼就看窗邊出現的臉孔,那全是自己的族人。 軍官再打開一個車廂的車門,格倫斯中將的母親正坐在里面,兩名侍女陪伴著。無論是坐是蹲,格倫斯的親屬們都是一言不發,目光沈穩,幾個小孩子正要哭鬧,卻被自己的父母制止。 格倫斯中將的家人們都明白,威爾斯帝或已經容不下自己的家族,斯比亞的皇帝也不會無緣無故的把自己帶到兩軍陣前,雖然每個人都有想活下去的想法,但心里卻還在掙紮,天生的貴族烙印更不允許他們在這個時候流露出任何神情,因為,那會干擾格倫斯中將的判斷。 “如同我對你的承諾,中將閣下,我把你的家人全部帶離威爾斯國都,這一張,是從威爾斯近衛軍軍官身上搜出來的,威爾斯皇帝的命令。”辛迪亞伯爵拿出一份命令,在中將眼前展開,“上面定了你的判國罪,你所有的家人都將被流放,但威爾斯皇親們已經提前賄賂押解軍官,要他們在押解途中帶你的家人去某處莊園……” “閉嘴!”格倫斯中將額頭上的冷汗直冒,他當然知道威爾斯皇親們想干什麼,族人一旦被帶去了那里,怕是會死的淒慘無比,“你殺了我吧!放過我的家人,放過我的部屬!” “中將閣下想錯了,斯比亞帝國從沒想過要用閣下的家人和部屬來威脅閣下做什麼,如果要威脅,戰前我們就會那麼做,不用等到現在。”辛迪亞伯爵放下手里的命令,“斯比亞帝國的皇帝陛下望你能看清楚眼前的狀況,為自己,為家人、為部屬選一條活路。” “活路?”格倫斯中將已經從憤怒中平靜下來,“什麼活路?” “我們望中將閣下能帶領屬下軍隊歸順斯比亞帝國,接受斯比亞皇帝新的任命。”率迪亞伯爵稍稍抬起頭來,“相信你也清楚眼前的局面,繼續反抗,你們會照個精光;如果沒有你這位優秀的將領帶領他們,即便是所有的士兵歸順我方,對我們來說也沒有任何好處,其結果必然是就地遣散,或者坑殺。閣下願意看到自己的士兵,得到這樣的結局嗎?” “成為一個帶領大軍投降的懦夫,這就是你給我的活路?”格倫斯中將笑笑,“你還是一劍殺了我來得方便。” “中將閣下要尋死很容易,難的是繼續活下去。”此時的辛迪亞伯爵已經不是中將能看透的人,“一個愛兵的將領,以一己的營舉換來幾萬士兵的存活,誰還你非議你?活且眼前的這個結果非戰之罪,而是因為威爾斯帝國先斷了你的後路。不仁不義的,是威爾斯皇帝。” “你在我心中已經沒有任何誠信可言,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很不巧,本人正好是全權負責勸你歸順的唯一人選,閣下必須信任我。”辛迪亞伯爵的眼睛冷冰冰的,“不過皇帝陛下恩淮,無論你如何選擇,你的家人我們不會為難,即便是閣下今天決定力戰到死,斯比亞帝國還是會負責你家人的安全,永不加害或放逐。時間緊迫,中將閣下可回軍陣里,高屬下自行決定去留。” 格倫斯中將沈默了,斯比亞人這一手做得是相當漂亮,但是他絕不相信自己做出令斯比亞人不滿意的選擇之後,事情還會有那麼美好,但那麼些關注著事態發展的威爾斯士兵,怕是已經動搖了……他們會想,自己的長官都被帝國加害,自己又能有什麼前途? “科恩·凱達……”格倫斯中將的目光停留在科恩·凱達身上,恨意在豕漸充斥著。 “不錯,閣下的父親是在士城之戰中死去的,但閣下剛才也說了,戰士死在戰場上是死得其所。”辛迪亞伯爵當然知道中將在想什麼,“況且剛才中將閣下不也是想殺敵建功嗎?閣下想要拿去換取功勞的,是我們的人頭吧?我們之前跟你有什麼恩怨嗎?” “你!”格倫斯中將還想打擊這可恨之人,無奈敗軍之將理屈詞窮,只有轉身向丘陵下走去,走了十多步,突然轉回頭來問,“我的家人,不受傷害?” “是。”辛迪亞伯爵以不容斯疑的語氣大聲回答,“斯比亞皇帝,言出必行!” “陛下不是沒答應嗎?”岩石稍稍的靠到科恩三邊,低聲問自己的皇帝,“辛迪亞伯爵假傳皇命這樣說,會不會被軍法官砍腦袋?” “爬開,沒看本少爺很不爽嗎?”科恩何嘗不知道辛迪亞伯爵在打什麼主意,瞪了岩石一眼,“一邊去。” “沒有一個皇帝會發棄這種牌。”短暫的沈默之後,格倫斯中將放低了聲音,“為了這個,你會付出什麼代價?” “這個……”辛迪亞伯爵垂下了眉頭,聲音也第一次小了下去,“與閣下無關。” 格倫斯中將不再說什麼,一步步的走下丘陵,有人把一匹馬交給他,讓他騎著回歸本陣,一路之上,進入眼簾的全是傷兵、屍體,斯比亞人的軍醫早已進入戰場搶救己方傷員,而威爾斯的傷兵被這些軍醫分類放在一邊,檢查之後在腦門上寫了救治方法,卻並不救治。滿臉血汙的傷兵不哭不鬧,只用哀求的目光看著他,讓格倫斯中將心中一陣陣的震顫,包圍著威爾斯軍的斯比亞人讓出一條狹窄的通道讓他經過,因為此前已經在丘陵上看過了戰場形勢,所以中將知道,自己的這支軍隊無論如何也逃不出去,剛進入本方軍隊,幾十名軍官就湧上來圍住了格倫斯中將,中將不進來,他們是不敢移動分毫的。中將看著那些本屬指揮部的軍官們,連罵他們的心思都沒有了。 現在,圍繞在格倫斯中將身邊的,是焦急的詢問,是低聲的哀求,還有激烈的爭吵,而中將本人卻什麼都不管,只對身邊的軍官們淡淡的說了一句,“我的決定已不再重要了,你們自己看著辦吧!”隨後,在眾軍官詫異的目光里,格倫斯中將走到陣前,慢慢的盤腿坐下,再也不說話。 “看到這種情況,雙方的將士都有點發蒙,不清楚中將這是在干嘛,唯有科恩陛下罵了一句髒話,一拉韁繩,來到坐著格倫斯中將母親的馬車邊,開回說:”夫人,你的兒子是既聰明又倔強,居然大膽逼朕,不如夫人建議一下,朕該拿他怎麼辦?“ 格倫斯中將這麼做,是擺明了給科恩陛下出難題:你斯比亞皇帝不是本事大嗎?現在我全軍都在這里,自己來勸降啊!我格倫斯不獨斷專行,身為中將有自己的尊嚴在,不可能親自下令投降,如果勸不下來,你一國之君還有什麼臉面為難我的家人? “斯比亞皇帝難道不知道嗎?”格倫斯的母親端坐著,淡淡回答,“格倫斯中將現在還是威爾斯帝國的將領,逼迫一下斯比亞皇帝,那是合乎情理的事情。” “看到夫人的表情儀態,朕就想到另外一位夫人,好吧!朕就在放縱格倫斯中將一次。”科恩哈哈一笑,縱馬來到魔法傳聲區域,朗聲說:“威爾斯士兵們,你們是想聽朕說說大道理呢!還是想聽點朕說點實在的好處?” 科恩·凱達的發言,威爾斯的士兵還是第一次領教,所有人都毫無例外的傻了眼,雖然在魔殿一直以來的宣傳中,斯比亞皇帝都是一個不怎麼正經的皇帝,甚至會用“流氓”、“地痞”這樣的字眼來稱呼,但親身感受這位皇帝的話,恐懼卻不免混雜了那麼一點新奇。 “既然沒人選擇,那麼朕就先對你們說說道理。”科恩·凱達的目光睥睨著戰場中的群群威爾斯士兵,“為什麼朕的軍隊在節節勝利的時候停止攻擊?為什麼朕要給你們一條活路?那是因為,在朕的戰勝你們的那立廳,你們就不是朕的敵人,而是屬於朕的子民了!” “沒錯,朕要定了威爾斯這塊士地,而且不打算還給誰!”斯比亞皇帝的囂張可不是說著玩的,張嘴就能嚇死人,“如果魔屬聯盟里有誰不服氣的——可以!但他必須打贏我,有這樣的人嗎?沒有——連一個都沒有!” 如果不是以新兵戰勝了威爾斯的精銳軍隊,那麼科恩的這句話只能惹人恥笑,但現在,科恩·凱達卻是站在已成定局的戰場上說出,傲視大陸的霸氣在這句話里顯露無遺。 “萬歲!萬歲!萬歲!”戰場各處的斯比亞士兵同聲呐喊,更壯聲勢。 “每一個人,都有家鄉和親人,朕也有,熱愛自己的故鄉和親人,為他們而戰斗,這沒什麼可非議的。”斯比亞皇帝逐漸向前,已經出了魔法傳音的區域,但他的聲音還是清晰的回響在每一個人的耳邊,“現在的威爾斯皇帝是個什麼東西,你們和你們的中將都應該知道,這種畜牲,有資格領導你們的故鄉和親人嗎?我呸!” “萬歲!萬歲!萬歲!”斯比亞士兵一邊監視著敵人,一邊熱烈響應。 真的呸了一口之後,科恩陛才繼續講“大道理”。 “你們會想,斯比亞帝國是神屬聯盟的帝國,得到威爾斯之後絕不會好好對待你們,是嗎?”科恩陛下哈哈一笑,“但朕要告訴你們,在朕得到威爾斯之後,不會在威爾斯修神殿,也不殺魔殿的祭司,你們愛信仰誰就信仰誰,朕沒心思管這個……” 幾萬威爾斯人的下巴“匡當”一聲就掉下地了。 “你們,的確是威爾斯最精銳的一支精銳,在今天,你們可以選擇歸順朕,也可以選擇抵抗、甚至自盡,但你們選擇後者的話,卻是對你們所熱愛的故鄉和親人的傷害!”科恩·凱達加重了語氣,“你們今天死在這里,你們的親人就會恨朕,他們就會以力戰至死的你們為榜樣,成為朕的敵人,不斷的給朕制造些小麻煩,而朕,對待敵人從不心慈手軟!你們的親人也不會有你們這麼好運,能在朕跟前聽朕講道理,朕很忙。” 威爾斯軍人的眼神迷惘起來,他們是士兵,從沒想過那麼遠的事情,科恩的講話回避了情感上的阻礙,直接指向戰後的實際生活,既顯示了自己強大的信心,也間接造成一種令威爾斯軍人無法回避的壓迫感,彷複威爾斯全境已被科恩·凱達佔領一樣。 “好了,大道理講完,現在來點實惠的。”科恩陛下的話頓了一頓,“只要跟著朕,那就是朕的人了。你們還是一個軍團,朕不想把你們分了,想留下的士兵,只要經過再次訓練就可以,現任的軍官直接轉入斯比亞軍隊;要回家的,戰事平息之後可以領取遣散金,朕給你們兩倍的遣散金!只要是朕的士兵,那就得活得像個人,房子、士地、老婆,一樣都不能缺!” 沒哪句勸降的話比這句更管用,格倫斯中將當場就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他不願意士兵們白白去送死,可也不願意自己的名節不保。但在科恩·凱達的這句話說出來之後,他就知道,自己身為魔屬將領的一切榮譽,都已經不複存在了。 “但是,朕有個條件。”在威爾斯軍人心亂如麻的時候,科恩陛下卻舉起手來,指著枯坐陣前的中將,“你們的中將臉皮薄你們要歸順朕,就得帶著他一,不然,朕不接受。” 說完,手指一彈,一個金色光球激射而出,掠過寬廣的戰場,“噗”的一聲把格住斯中將打了個跟頭。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