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輕微的搖晃里,車夫勒住缰繩,馬車在鄉間的麻石路面上慢慢停下,路邊,喬裝成農夫的護衛轉過頭來,用沉默的眼神向主人報告一切正常。之後,一位身披大氅,用風帽和面巾將自己掩飾起來的男子步下馬車,他先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地形,才向旁邊的房舍走去,一雙錚亮的高筒馬靴輕柔踩在路面上,沒有響聲。 進到門廳里,男子才取下風帽和面巾,露出了清秀俊俏的面目,手腳麻利的侍從接過他解下的大氅,淨手的金盆、拭面的毛巾、潤喉的飲料一樣接著一樣上來,另有侍從匍匐在地,仔細的清理馬靴上的灰塵,男子無可奈何的苦笑了一下,任由侍從們服侍。 “不太習慣嗎?”進了大廳之後,坐在壁爐邊的主人站了起來,“赫本公爵?” “還好。”斯維斯。赫本禮節性的點點頭,“晚安,主祭大人。” “身為上位者,理所當然應該享受與身份相符的待遇,貴族之所以被稱為貴族,並不僅是貴族的付出更多一些,還有生活的優越。”主祭走到酒櫃邊,拿出水晶酒杯為客人斟酒,“雖然也不可避免的助長了荒淫奢侈的風氣,但對普通人來說,這種生活方式正是他們努力奮斗的目標。各國每年的新進貴族不在少數,哪怕只能在百人的新進貴族里讓我們篩選出一名精英,對我們的事業都是有幫助的。” “這點我當然明白。”斯維斯。赫本接過了酒杯,“我一直不明白的倒是主祭大人的選擇,大人已經做到魔殿主祭的官職,為什麼還會參與一個秘密結社?我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解釋。” “如果是其他人問我,我會沉默,因為保持適當的神秘感對結社首腦很有好處,但公爵閣下卻是一位不會被神秘感迷惑的人。”主祭今天的心情似乎很不惜的樣子,微笑著說:“請坐,我的先生,我會為你解釋這個疑問。” “這是一個故事,你這樣的人必定不會相信魔殿那種關于我的公開宣傳,說我出身子普通人家,不過是為無數平民子弟編織一個夢想罷了,我們姑且把這當做是善煮的宣傳好了。”賓主落坐之後,主祭看著壁爐里的橘紅色火焰,輕抿了一口紅酒,“我出身子突藍帝國的一個貴族家庭,家族龐大顯赫,為了自我保護,在家族會議上,長輩們決定讓我進魔殿當見習祭司,主要原因是因為我性格最堅韌,長了一張堅毅的臉,而那一年,我才十二歲。” “做一個祭司是很辛苦的,因為魔殿與世俗是兩個世界,世俗的一切權力在這里都要低頭,即便是有強大的財力,也找不到門路送出去,做祭司想出頭,早期全靠自己。”主祭歎了口氣,“在一般權貴眼里,穿金袍的祭司是一群可怕的自利小人,但他們不知道,越是地位低下的祭司階層,其權力斗爭越是可怕和黑暗。學院祭司中的自殺率和他殺率是一般貴族不可想像的,我那一期兩百人,到畢業時僅剩三十二個人,天資好的、心機深的、長得俊俏的、性格強硬的、糊里糊塗的,一個個都死了。這些人,無一不是有背景的貴族子弟。” 就算已經見慣了權力斗爭,斯維斯。赫本在聽到這樣血腥的事情時,還是感到很驚訝,這機率已經遠遠超過了激烈的戰爭。 “熬,一直熬到從學院出來,當上一個小魔殿祭司,不靠錢財、不靠裝傻、不靠屁股,我得到了委派書。”主祭向公爵舉起酒杯,得意的晃晃,“我新的起點,是領五名灰領祭司、五名見習祭司、一名書記祭司、二十個衛士和三萬四千九百一十六位信民。” “這個時候,應該可以緩一口氣了。”公爵回答,“至少會減輕一些壓力。” “對一個胸無大志的人來說,壓力是少了,只要讓上面滿意、下面不出事就好。”主祭大人苦笑了,“但在另一方面,情勢卻更加危急,家族的生存壓力最重要,自己還得向上爬。向上爬,就得把數+名跟我同樣身份的祭司踩在腳下,一個不好就是引火燒身的結局。” “我理解。”公爵點點頭,“祭司的地位不是世襲,爭奪極為激烈。” “對于一些知根知底,會在將來威脅自己生存的人,怎麼能讓他們繼續存在呢?所以,雖然心里非常難過,有些事情還是要去做,不能有半點猶豫。”主祭的聲音低沉下未,“我一直用‘成大事者不拘小節’的格言來安慰自己,總想著當自己有一天攀上權力頂峰的時候,會結束這樣的悲劇……每天,我都在救贖別人,但有誰知道,我才是真正需要被救贖的人?知道為什麼我被稱為有史以來最幸運的金袍祭司嗎?” 斯維斯。赫本回答,“因為大人是有史以末最年輕的一位金袍祭司。” “也有這個原因。”主祭點點頭,“不過對于我而言,我的幸運之處在子我心狠手辣,因為這樣,所以我在極短的時間內就當上艾里納帝國大魔殿的助理祭司,在這一任上,我遇到當時的金袍主祭,從而被破格提拔,追趕上了一個時代。” “追趕上了一個時代?”公爵想了想,“大人所處的時代,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吧?” “你還年輕,有很多事情沒有經曆過,自然不明白。”主祭笑笑,“祭司風光無限,但幾乎每一個祭司的心里都極陰暗,又不可娶妻生子,如果不是性格堅韌、信念忠貞的人,早晚都會身心墮落。但我的導師,上一任金袍祭司卻就是這樣一個人,同期的皇族、貴族中也有這樣的人存在,你熟悉的皇帝、凡爾倫元帥.吉倫特子爵都是這樣的人,由這樣的人所主導,接連兩次贏得神魔大戰,徹底扭轉神魔聯盟局勢,怎麼能說這段時期不是一個偉大的時代?” 斯維斯想想,的確如此。 “在這樣一個時代之中,我的目光不可避免的被吸引,跟很多人相比,我的內心是自慚形穢的,自當上祭司以來的種種疑問也越來越濃厚。為什麼,為什麼這個世界會是這樣?為什麼想活下去,就得雙手沾滿鮮血?”主祭的目光閃爍著,“當這一切的疑問積累起宋,有一件事使我對這世界的認識有了改變。” “我想不到在這段時期之內,世俗還能有什麼事情能改變大人的世界觀。”公爵想了想,“應該是魔殿里發生的事情?” “是的,這件事情就是我的導師,上任金袍主祭過世。”主祭點了點頭,“在當時的魔殿,導師是我唯一不需要防備的人,是我的良師益友,這樣一位親人即將過世,我當然很傷心,日夜守在病榻前服侍,但我那彌留之際的導師,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顯得非常的欣慰和歡隃。” “欣慰和歡愉?”斯維斯不能理解怎樣的人才會有這樣的表現。 “我很迷惑,但這樣的迷惑怎麼能向一位即將寓世的人提出呢?”主祭緩緩說:“導師自然是知道我在迷惑,于是向我說明了原因,一個令人震驚的原因——我的導師,他是至今為止唯一一位善終的金袍主祭。” “唯一一位?”斯維斯公爵這一驚可不小,“那麼以前的主祭……” “全部是死于非命,當然宣傳里可不會這麼說,也沒有任何記錄。”主祭不動聲色的說:“我在當時同樣震驚,但我導師卻向我說起一件往事,他的導師死得淒慘無比,他當時就在場,眼見著自己的導師被燒成灰燼卻毫無辦法……” “誰有這樣的權力,難道是……” “是啊!除了他們,誰還有權力處死魔殿金袍主祭啊?想想看,擁有如此顯赫身份的人都會死于非命,這個世上還有誰的生命是得到保障的?這樣一個世界,真的正常嗎?” 主祭笑笑,“自此之後,我就發誓要為心里的疑惑找到答案,我要避免更多、更大的慘劇發生。我告訴自己,我不是什麼祭司,我是一個驕傲的貴族,我有責任,我有義務……接下來的事情,因為你不是骷髏會的成員,所以你不能知道。反正後面的事情就是這樣了,我加入了骷髏會。” “那麼……骷髏會的宗旨是什麼呢?因為我現在無法想像,像骷髏會這樣一個組織能在魔屬聯盟里產生和延續下來。”公爵問得有些困難,“一切秘密組織,產生的基本條件是追求共同利益,但就我所知,參與骷髏會的成員已經超越國界,每位成員都是顯貴精英,這些人還有什麼追求不到的利益?又有什麼利益,值得用如此激烈的手段去爭取呢?” “你的疑問就是這些嗎?”主祭的目光看過來,仿佛洞悉一切。 “當然,我還有一個疑問,最重要的疑問。”斯維斯公爵回望著主祭大人,“但凡是秘密組織,之所要嚴守秘密,一定是因為其宗旨不符合當權者或上位者的利益……但骷髏會的成員是如此顯赫,那麼容不下骷髏會的,就不是各個帝國的皇室了吧?” “就像我以前曾經告訴你的那樣,你一日不決定加入,你就不可能知道骷髏會的宗旨。”主祭並不打算向公爵說出這關鍵的一點,“生活就是在賭博,在對手揭開底牌之前,你就需要作出正確的判斷,而我在這個賭局中還能做些什麼呢?告訴你對手的底牌?當初我在賭這局的時候,可沒有人這樣幫過我,這顯然很不公平。” “的確,是我的要求過份了。”公爵點點頭,回答,“可見好奇心太濃,並不是一件好事。” “你有沒有好好想過,自己的好奇心是源自哪里?世界上值得探詢的事情太多,為什麼你單單對這一件事情感到好奇?還是你心中對世情旱有疑惑,只為尋求答案?”說到這里,主祭放下酒杯,“雖然無法告訴你關鍵的東西,但我可以告訴你一些黑骷髏會的往事。”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