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是日傍晚,共有二十三個家族經格倫斯少將的手辦理了赦免手續,另有十六個家族因為抵觸情緒強烈,不太符合赦免條件,只被格倫斯暫時移送到條件稍微好一些的地點關押當格倫斯看著辛迪亞輕描淡寫的合上公文時,軍營里剩下的就是純粹意義上的九族了。 但格倫斯知道自己的使命還沒有完全完成,他也不想就這樣草草結束赦免,在那些原皇室九族里,還是有大把他想要赦免的人存在一一無論當初自己怎麼下狠心,但在事情過去之後,人的心總會莫名其妙的軟化下來。而自己,應該是這些人最後一絲生存的機會,只要此刻自己抽身一走,基本上就是與這些在押皇族的死別,生與死的無形界限,居然可以這麼模糊和清淡。 格倫斯的目光在木柵欄上流轉著,第一次流露出焦慮和不安,他心里在考慮,考慮要怎麼拖拖時間,晚一點交還皇帝陛下的手令。 但他很快就意識到,拖拖拉拉辦事不是自己的專長,如果有人配合的話還好,可眼前的另一位少將……天邊最後的一抹陽光已經被黑暗淹沒,自己,還有自己想赦免的這些原皇族成員,都沒有時間了。 “閣下也得參加今夜的宴會,到時間,應該准備了。”一絲不苟的收拾好文件,辛迪亞少將並沒有看身旁神情沮喪的某人,他細心的從文件袋上抽出一根線頭,平靜而友好的對格倫斯少將說:“身為臣子,不能後于皇帝陛下到達會場,那是大不敬,是罪。 “你以為我不懂嗎?”格倫斯少將再也忍受不了對方的欺壓,一拳砸在桌子上,“你不是威爾斯人!你當然可以旁觀一場好戲!” 一邊的當值軍官見到這種情況,立即向下屬打眼色,幾名士兵跑過來,手腳麻利的架設起一圈布慢,燈光的布置也別有心機,既能照明,又不至于讓人看到里面的“帝國爭端”。微風下,燈光搖曳著,這個小小的,相對封閉的空間給當中兩個人帶來一種錯覺,仿佛布慢已經分割了某些外在因素,讓他們可以用單純的目光來看待對方。 “你……”好半天之後,辛迪亞少將才開口說話,不過投射在夜空的目光里卻滿是失望,“到底要花多長時間才能長大?到底還要經曆多少事情,你才能成熟?” “變得和你一樣的成熟?騙子似的成熟?”格倫斯少將頭一甩,“永遠不會!” “說到騙子……我倒想問問你了,你現在身上穿的,是斯比亞的軍裝,而你現在心中所想的,卻是自己還是威爾斯人吧?你剛才處心積慮,言語失常,不過是想拖延歸還陛下手令吧?”辛迪亞少將有些困難的站起來,“你的所想、所為,和那些被關在柵欄里的人有什麼區別?但你卻還穿著斯比亞的軍服,騙子,你認為自己還不是騙子?” 格倫斯少將這種出身的人甚少在意別人的想法,只會留意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公平事情,即便此刻還依然是這樣,他的呼吸越來越粗,眼神也越來越委屈……因為在他心里,一直認為自己長久以來就受到辛迪亞少將的欺負,今天,皇帝陛下派了辛迪亞來,就是皇帝和辛迪亞在聯手欺負自己。 “不錯,我是騙了你,怎樣?我有勳章可拿。”辛迪亞少將抬起手來,用手指彈彈胸前的勳章,之後轉過身去,“你騙皇帝陛下,卻是要殺頭的。 “我還能怎麼樣?丟下那些人不管?看著他們上斷頭台?真的要我站在行宮廣場上大叫‘株他們九族’?那里面有一半是女人和孩子!”格倫斯少將指著布慢之外柵欄的方向,說到最激動的地方,眼淚已經掉落,“那里面,有在童年拉著我的手散步的皇妃,有我年少時憧憬過的公主,有同我打過架卻不會報複我的同窗,要我殺了他們?要我送他們上路?” “你是個廢物。”辛迪亞少將慢慢的轉過來,毫不留情的指出對方最大的錯誤,“如果剛才這些話,你在出宮之前就向皇帝陛下坦白的說出來,現在還會有這麼多人關在這里嗎?多年以前你就看不清大局,現在居然還不知長進,你以為皇帝陛下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麼?” 這已經是某人在今天第二次被震撼了,在淚痕滿面的格倫斯發呆的時侯,一個信封遞到他眼前,很普通的信封,上面只寫著一行字“格倫斯卿親啟”,格倫斯認得這是斯比亞皇帝的筆跡,因為陛下筆跡之“奇特”,外人絕對難以模仿。 “看看吧!”辛迪亞少將放緩了語氣,“雖然陛下從沒有這樣寬厚的對待過任何一個人,但陛下卻不會給你太多重來的機會,安分守己,你當陛下只是說給其他人聽的?” 退疑了一下,格倫斯少將還是拆開信封,卻發現里面並沒有多少字,只有短短的兩句話“格倫斯卿還沒拿著朕的手令威風過吧?慢慢玩,三天之後記得交回書記官處”。 看完之後,格倫斯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靜……他是一個將領,已習慣在刀光劍影中保護自己屬下的生命,但在進入帝都的這幾天,受情勢所迫,處心積慮的去營救一些自己本無能力營救的人,才真正感覺到自己的渺小與無助,對科恩陛下,對辛迪亞少將,甚至是對自己,都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走吧!宴會真的要開始了。”辛迪亞少將抬頭看看天色,“這個宴會將會銘記史冊,錯過的話,未免可惜。” 因為舉辦宴會的決定是皇帝陛下臨時下達,為了不顯得倉促,管理行宮的官員建議將其辦成一個通宵宴會,當然,在負責宴會一般流程的官員看來,這樣才能把宴會辦得有聲有色,但這樣一個建議,卻讓負責警戒的近衛軍和聯絡處加重了一倍以上的工作量。 就皇帝陛下本人來說,答應下屬這樣的請求有兩個原因,一是考慮到自己要在宴會上做很多事,時間寬裕點更好;二是自己在斯比亞舉辦的宴會都只到半夜,有這樣的通宵宴會,總好過一個人在後宮釣魚一一連日的勞碌,已經讓科恩無法在夜晚入睡。 而剛剛經曆過戰爭洗禮的帝都(因為沒有新的名字,到現在為止還是保持原名)也就是在這個夜晚,才恢複了一點往日的繁華氣象。斯比亞皇帝的購買與本地貴族的搶購,讓商業集市上燈火通明,馬車載著奢侈品川流不休的湧向各個府邸,滿世界飛奔的裁縫學徒和珠寶商保鏢…… 看到這一切,無數的帝都平民疑惑了,他們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真實還是虛幻,如果這是真實的,那麼這種景象能夠維持多久? 帝都原皇家監獄地勢高聳,其中最豪華的一個單人牢房,舒適程度不亞于皇宮,站在裝有柵欄的露台上,能飽覽大半個帝都夜景。在這個時侯,露台上也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帝都,在不住凝聚又分散的目光里,同樣是一種濃重的疑惑。 “舍棄了朕,你們舍棄了朕。”由于用力過度,抓住金屬柵欄的手指已經發白,原威爾斯帝國皇帝喃喃自語,“去參加科恩。凱達的宴會,你們……居然打扮得如此妖豔!” 沒有錯,那些在他眼前經過的貴族馬車,沒有一輛是陳舊的,金銀所制的花邊醒目耀眼,車上的乘客風流調債,但其中卻沒有人,沒有任何一個人舍得抬眼起來,向著這黑暗的懸崖上望一望,通過那個同樣黑暗的露台,給他們往昔的君主一點心理上的安慰一一站在一個徹底的旁觀者地位上,觀看一個已不再屬于自己的熱鬧場面,當事人不免心如刀割。 好半天之後,原威爾斯帝國皇帝才低垂著頭,轉過身向房間里走去,但目光飄過房間里的絲絨沙發時,邁起的腳步靜止在地毯上,一頭的冷汗一一雖然沒有明亮的光線,但沙發上卻真真切切的坐著一個人,一個女人。少時,一束不知來自何處的光亮,柔柔的照射在女人身上,映出花一樣的容顏,冰一樣的神態。 “魔將大人晚安。”單膝跪下之後,原威爾斯帝國皇帝嘴角出現了一絲笑意,“朕還以為,偉大的閣下已經忘記朕了。” “差不多是這樣。”魔將的雙手疊放在腿上,語氣很平淡,“一個令自己帝國衰敗的皇帝,還期望有誰能記得他?” “既然已經被遺忘了,那魔將大人的到來意圖就令人費解了。”威爾斯皇帝的目光低垂著,“魔將大人似平不會為了看我的笑話而來,這里畢竟是監獄。” “我是路過,看到皇帝在露台上咬牙切齒,就順道過來看看。”魔將在這時才露出一個笑容,“怎麼樣?被另一個年輕的皇帝打敗,你心里有何感想?” “科恩。凱達?我對這個人沒有任何想法,帝國在盼間易手,換著任何人也一樣吧!”威爾斯皇帝的目光緩緩上移,終于看清楚了魔將的裝束,鑲嵌寶石的舞鞋,黑色的晚禮服以及細心搭配的首飾,不禁有些疑惑,“地位高貴的魔將大人,難道也要溶入世俗生活了嗎?” “看來我是真的不應該來,你居然還以為自己有救。”魔將又笑了笑,緩緩站起身,華貴的禮服舒展開來,柔和的面料反射著光線,“認命吧!科恩。凱達今晚所邀請的魔殿祭司,將會一個不落的去參加宴會,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我被徹底拋棄?意味著我在魔族眼中變得一文不值?”威爾斯皇帝臉上的笑容變得冰冷,“不錯,我早就應該想到,這是魔族的一貫作風,想我……想我戎馬……一生……” 余下的那些大逆不道的話,威爾斯皇帝已經說不出來了,因為他的上半身被無形的力量深壓下去,不得已只能用雙手撐住地面,關節“咯咯”亂響,渾身汗如雨下。 “都擁有一個帝國,你本有與科恩。凱達一樣的機會,但你無法把握局勢,這怨不得任何人。魔殿沒幫你嗎?聯盟沒幫你嗎?你的臣民,曾經不肯效忠你嗎?”微昂著頭,魔將上前兩步,站在身體已經貼在地面的皇帝身前,“與其讓你這樣不思進取的庸才待在寶座上,不如讓其他人來試一試,讓別的君王重振君綱,或者,還能給我們一點驚喜呢?” “于是你們就找了科恩。凱達?”威爾斯皇帝冷笑一聲,“你也會感受到驚喜?” “你也是一國之君,幾十年的皇帝當下來,居然沒染上一點王者風范?”魔將並沒有采取進一步的懲罰,只淡淡的說:“你的頭,科恩。凱達會來取。其實本魔將今天來這里,只是要告訴你一句話,在你死之後,威爾斯皇位人人都可爭奪,如果你的後人有東山再起的機會,魔族會給予一定的關照。你,就安心的去吧!” “要我心甘情願的去死?臨死之前還要我心甘情願的閉上嘴?這就是偉大的魔族送給我的最後一份禮物?”威爾斯皇帝慘笑,“怕我泄露什麼的話,現在殺了我不就好了!” “你不了解科恩。凱達陛下,他是個小氣的皇帝,而你是他手中的俘虜,本魔將如果現在殺了你,讓科恩陛下發起瘋來,本魔將可消受不起。”魔將露出一個親切的笑容,“不多說了,我得去參加宴會了,你也好好休息吧!” 一句惡毒的咒罵剛湧到嘴邊,威爾斯皇帝就昏睡過去。魔將轉身,直接穿過鑲嵌了鐵板的牢房牆壁,下一刻就坐到一輛豪華的雙轅馬車上。 “怎麼樣?”同樣盛裝打扮的弗格探過身子問,“順利嗎?” “順利。”魔將微微地點頭,看了看馬車外,“今夜的帝都,還真是漂亮啊!” “這個破地方什麼時侯漂亮過?”弗格冷哼回答,“還不是有某個流氓在這里。 “不要這樣啊!我的妹妹。”魔將伸出手來,輕輕桃了一下弗格光滑的下巴,“要知道,我們的花費可都是他付的錢呢!對于一個吝音的男人來說,今晚的開銷已經夠讓他心痛了,更何況我們還要大吃他一頓呢……” “對了,請柬上的特殊菜肴,究竟是些什麼東西?居然用粗體字寫得如此醒目。”弗格翻開請柬,疑惑的問,“在斯比亞住了那麼久,也沒見你有什麼東西吃得開心。” “他這個人啊!什麼時侯肯在飲食上下功夫?你還真以為能吃到什麼?”魔將笑了,“所謂特殊的菜肴,應該是指整個威爾斯吧!這位陛下大概會親手持刀把威爾斯一寸寸的切開,分給與會的賓客。不這樣做,他就不能收買今晚的這些人,而事實上,即便他真的這樣做了,還是有很多貴族不會被他收買……威爾斯的人心向背,說到底,還是要看我們魔族的意願。 弗格呆了呆,“那麼……我們的意願是……?” “王上的心,遠比天空遼闊,遠比海洋深邃。”魔將轉過頭來,收斂了笑容,“小女孩,收起自己的好奇心,別問那麼多。” 馬車駛上帝都最寬闊的街道,與參加宴會的大批貴族馬車彙合,馬匹神駿健壯,乘客風雅亮麗,在兩旁明亮的燈光映照下,這些極盡奢華的馬車齊頭並進,場面浩大。雖然在道路兩邊還有相當數量的警戒軍士,但卻沒有流露出太多的肅殺緊張氣氛。 當馬車行駛到行宮前的廣場時,參加宴會的貴族已來得七七八八,數百輛馬車在廣場上依據主人的身分地位排列著,衣著華貴的主人們走過鋪著紅色地毯的廣場,在宮門的守衛處交上請柬,逐一進宮。魔將讓自己的馬車停靠在最外側,混在隊伍的最後,對于從身邊走過的人,魔將始終面帶微笑,彬彬有禮。在威爾斯貴族看來,她是斯比亞貴族,而在真正的斯比亞貴族看來,她又似平是威爾斯貴族…… 在宮門負責接待的官員,打心底里佩服這些威爾斯貴族的“頑強生命活力”。在今天早些時侯,這些貴族要不就像死了老子一樣垂頭喪氣,要不就像老婆被搶了一樣義憤填膺,但就在接到皇帝陛下請柬的這一會功夫里,他們就一個個笑眯眯的出現在自己眼前,禮服穿上了,妝化好了,用親切熱情的口吻和自己打招呼……真是不佩服都不行。 在與會的威爾斯貴族中,更有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是剛被皇帝從監獄赦免出來的前皇族親信,這可以從衣著上看出來一一雖然為他們准備了大量的裁縫和珠寶商人,但匆忙之間,他們的裝扮還是與其他沒進監獄的貴族有很大差別,以專業的眼光評價的話,只說得上兩個字——“勉強”。不過,有鑒于軍營監獄並不是什麼舒適的樂土,就這麼點時間,這些貴族能穿得清爽乾淨的來,已經是難能可貴。 此外,他們的出現,讓其他的威爾斯貴族倍感興奮,這應該是斯比亞皇帝表達善意的一個信號,表明寬容的一個信號,那麼,不管以後會發生什麼事,眼前的場景至少說明這位皇帝想在目前跟大家和平的相處下去一一沒有發生足以改變這位皇帝治理方針的意外的話。 與被捕貴族熟識的人走上去,一邊敘情感懷,一邊走上了通向行宮深處的地毯。 魔將看到了這些被赦免的貴族,對科恩此舉的用意,也在心里揣測了好一陣,直到行宮大門將要被關閉時,她才帶著弗格走向大門。 “美麗的小姐,請出示請柬。”大門正中,一名斯比亞文官含笑而立。 “在這里,先生。”弗格遞上請柬。 文官接過請柬,讓身邊的軍官查看,又補充了一句,“兩位如帶有違禁物品,還請交出”官員先生,您覺得會有貴族小姐在身穿晚禮服的時侯攜帶違禁品嗎?“ “當然,我這是例行公事的詢問。”文官讓開,“請進,兩位小姐,兩位今晚是斯比亞皇室的貴客。” 在魔將走出自己視野之後,文官向軍官一點頭,“去報告,又發現不明身分者兩名,女性。”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