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宴會的主要場地在後宮花園,這花園景色優美,占地極廣,更難得的是旁邊還有很多自成一格的建築群,里面的房間可以讓疲累的客人們休息、消遣。十來組樂隊在花園各個角落演奏,多是威爾斯貴族熟悉的樂曲。做為宴會中心的廣場更是燈火通明,一支穿著斯比亞軍服的樂隊在這里演奏,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樂隊里的人並不是軍人出身。 除了女性之外,在參加宴會的客人中,威爾斯本土的貴族代表已經占了半數,此外還有各大魔殿祭司和社交名流。 斯比亞方面,除了高級將領,還有一部分尾隨科恩。凱達遠征足跡的斯比亞貴族,斯比亞軍隊帶來的高級內政官員們也盡數穿起禮服到場。兩方面的人不算是特別陌生,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尷尬之後,逐漸開始交談,場面至少看起來熱烈了些。 與貴族們不同,威爾斯的魔殿祭司和斯比亞的高級將領都是要嚴守立場的人,這兩群人一左一右站在花園兩側,目不斜視,神情凝重。雖是一樣的神態,可他們的心態卻大不一樣,特別是魔殿的祭司,他們是今天會場上最為難堪的人,平日里,祭司們都大叫自己怎麼怎麼忠誠,但現在,在神屬國軍隊的鐵蹄之下,他們卻出不了聲…… 因為,魔族到現在都沒有對斯比亞的占領行為發表任何看法,在斯比亞軍占領威爾斯的那時起,他們再沒接到魔族的任何指示。要如何反應才合乎偉大的魔族的心意呢?號召人民推翻斯比亞暴政?無疑是找死;搶著去抱斯比亞皇帝的大腿?這更是找死;自殺表示自己對魔族的忠貞?這個,可以晚點再說……只有活著,才能更好的侍奉魔族嘛…… 好在科恩。凱達的軍隊並不像其他神屬軍隊那樣大殺魔殿祭司,也並不阻止他們的日常活動。今天,在斯比亞人的“誠意邀請”下,祭司們來了,但他們也只有一言不發的坐著,裝成很有內涵、很有格調的樣子,不喜、不怒、不悲、不哀。 如果不是魔族的態度,這個宴會就沒有舉行的基礎。而在這個時侯,所有人都明白到斯比亞皇帝要收買人心,但科恩。凱達究竟要用什麼方法來收買人心才是重點,也是眾人的疑惑之處一一從根本上講,科恩。凱達是神屬人,他應該明白自己在魔屬土地上待不長。 難道真的會像大家所猜測的那樣,科恩。凱達會把威爾斯的土地拿出來做人情?這對斯比亞來說沒有任何好處,還不如搜刮一筆再退兵來得合適……在深深的疑慮之下,就算眼前的花園再怎麼充斥著歡樂氣氛,與會的人們也樂不起來。 “皇帝陛下。”穿上禮服的書記官站到科恩身後,輕聲說:“准備完畢,陛下應該出場了。 “是嗎?”科恩陛下微微轉過頭,漂了一眼身邊一張覆蓋了布慢的長餐桌,“那就出場吧!早點解決這事好回家。 說完轉身走向房外,八名內侍抬起餐桌,緊隨皇帝身後。皇帝今夜心情不錯,大概是因為穿起一套黑色鑲銀邊晚禮服的緣故,皇帝不喜歡斯比亞皇室的銀白色傳統服裝,陛下曾經對自己的皇妃說:“渾身銀白色的禮服,難道不怕被別人當成是一顆釘子嗎?” “那麼穿上黑色的禮服是什麼?”某位皇妃是這樣回答的,“一顆黑色的釘子?” “黑色鑲銀邊的釘子!”陛下哼哼著回答,“至少有青春的活力!” 富有青春活力的陛下才剛走進花園,腳步卻突然停了下來,原本平和的眼神望向路邊的涼亭,在盼間變得冰冷。身邊的侍衛雖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但還是立即完成了防禦一一涼亭里,坐著兩位體態端莊的貴族小姐,她們一邊微笑著交談,一邊用暖昧的目光看著科恩陛下。 書記官走上去,輕聲對兩位小姐說:“小姐們,你們已經越過了請柬上的涉足范圍,請退回花園里,不然的話,小姐們會受委屈。” “請柬的范圍是超過了。”其中一位小姐舉起手里的花束,讓書記官看到綁在花束上的一小塊玉石飾物,“但這樣東西,卻允許我更加的靠近斯比亞皇帝。 書記官疑問的目光望向皇帝陛下,他的皇帝陛下恨恨的瞪了一眼拿出玉飾的貴族小姐,一轉頭,走近了臨近的一棟小樓。 得到答案的書記官再次轉過身說:“小姐們,因為是晉見皇帝陛下,我得再次提醒,請不要攜帶違禁物品或是做出什麼不適當的舉動……” “我就是違禁品,我的書記官先生,生得如此美麗,是我最大的不幸。”魔將淡淡一笑,手里折扇帶起的氣流,正緩緩把若有若無的香氣帶向四周,僅態萬千的回答,“至于不適當的舉動,那不應該是我所擔心的嗎?” 書記官原本也是個長相秀氣、唇紅齒白的貴族公子,只是每天被皇帝調戲,已經對這樣的語言完全免疫,當下只禮貌的點了下頭,“請吧小姐,陛下已經進房間,不要讓陛下等你。 科恩陛下氣沖沖的走進了房間,腳一跨,坐到了窗台上,依著窗簾閉目養神。門鎖“喀嚓”一聲輕響,有人走了進來,一股淡淡的清香也隨之彌漫在空氣之中,宴會禮鞋在地板上踩出清晰的、富有節奏的腳步聲,最終停留在絲絨沙發前。 “我警告你,長話短說!”科恩猛的回身、伸手,話已出口,才發現絲絨沙發上空無一物,堂堂斯比亞皇帝的怒氣失卻了承載的對象。 “陛下為什麼一見我就發這麼大的火?難道陛下今晚有什麼不想讓我知道的陰謀?”無聲無息,魔將出現在科恩頭邊的下垂窗簾中,她用白哲修長的手指把半透明的簾布撩開一點,隱約露出秀美的面容,幽怨的說:“真讓我心寒,這是我第一次以本來面目出現。” “身分差距,我的一切都不想讓你知道。”科恩的身體平躺下去,自下而上的看著魔將的臉龐,邊說話邊伸手出窗,在窗外花叢里摘下一朵不知名的花朵,“送你,做為讓我看到第一魔將的嬌媚容顏的回報。” “陛下什麼時侯也學會甜言蜜語了?雖然我也期待陛下這樣的溫柔態度,但當陛下真的說出這種話時,我卻很不習慣,不過……”魔將微笑著接過花,退疑了一下,隨即把花優雅的插到耳邊發鬢,“多謝陛下。” “魔將大人今夜到這里來,不會僅是跟聯假扮情人聊天吧?”科恩以手枕頭,用隨意的口氣說:“又有什麼歹毒計謀要施展在膚的身上?” “我哪敢對陛下施展計謀啊!”魔將掩嘴而笑,“今天來這里,我心里真是害怕呢!” “胡說八道。”科恩冷哼一聲,“你還有什麼好怕的?” “我怕呀……”魔將撩開窗簾,舉步走出,僅態款款的坐到了絲絨沙發上,“我怕陛下大開殺戒,把局面弄得不可收拾。外面那些貴族雖不怎樣,但全數殺了的話,也是場風波。” “誰告訴你朕要大開殺戒的?”科恩歪過頭,看著沙發上的魔將,“也不動腦筋想想,朕是那樣的人嗎?把人放了再抓來殺,多麻煩啊!” “不用想,你就是這樣的人。”魔將身邊的弗格冷淡的回答著。 “大人說話,小孩子少插嘴。”科恩朝弗格搖晃著一根指頭,目光卻放在魔將臉上,懷疑任何事情都要有證據,不然就會冤枉好人,假如魔將大人只是冤枉一個平民百姓也就罷了,但冤枉的如果是一個皇帝,特別是像朕這麼帥的皇帝,後果會很嚴重。“ “皇帝陛下什麼時侯變得這麼世俗?好吧!就算我不小心冤枉了陛下,難道陛下就因為這個變成好人了呀?”魔將臉上的笑意更濃,“想聽聽我為什麼這樣說嗎?我的陛下。” “即便是我用東西堵上你的嘴,你也會說出來的,你今晚來見我不就為這個事嗎?”科恩扭動著身體,讓自己躺得更舒服一些,“說吧!朕聽著。說好了有獎,說得不好……哼哼。” “很簡單,因為我猜不到陛下會用什麼別具一格的菜肴來招待這些賓客,猜不到陛下用什麼來收買外面那些貴族的心。就算陛下是萬中無一的人物,在今晚的宴會上力挽狂瀾,成功收買了貴族,但對于所有的威爾斯人,陛下也有時間去一一收買嗎?”魔將臉上的笑容淡去,“沒錯,威爾斯人的確對他們的原皇室心灰意冷,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就會擁護陛下你。 “作為一個帝國皇帝,收買民心難道不是最基本的工作嗎?朕在很努力的去做,你卻跑來潑朕的涼水。”科恩笑答,“不滿意朕在這里逍遙快活,你主子自然會把朕趕回去。” “事實上,如果陛下能收買民心的話,盡管放手去做。威爾斯皇室失德,寶座人人可爭,陛下你,也可以爭奪哦!”魔將的手臂放在沙發扶手上,手心柔柔的托住自己的下巴,“但陛下一向剛烈,誰能保證一會的宴會上不會掀起腥風血雨?所以身負使命的我就得前來告知陛下,雖然偉大的魔族一向對陛下寬容,但我們有底線。” “人人都可爭奪?從朕的手上爭奪?不怕死的就來!”科恩又開始了冷哼,“威爾斯沒有皇室了,從今以後,這里就是斯比亞帝國的一個行省!” “如果陛下有這個能力,盡管放手去做,具備這樣英氣的陛下,才是讓我心醉的人物。”魔將的目光不住閃動,“但是……陛下確定信仰魔族的威爾斯人,會忠心歸順信仰神族的斯比亞帝國?陛下曾經是神佑騎士,雖然做得不怎麼稱職,但帶軍殺入魔屬可是常有的事呢! “帶軍殺過來怎麼了?在戰爭里倒下的人會比在領主刀下喪命的人多嗎?威爾斯人要感激朕,因為朕會給他們重新選擇生活的機會。”科恩露出一個微笑,“過不了多久,威爾斯人就會發現朕是個有趣的皇帝,一個值得效忠的皇帝。” “聽陛下的意思,陛下似乎不打算在今晚的宴會上給予貴族什麼好處?”魔將的神情嚴峻起來,“斯比亞皇帝,我剛才所說的話你應該慎重考慮,你不能對數量如此龐大的貴族下毒手,如果那樣做了,等待陛下與斯比亞帝國的,將是一場深重的災難。” “怎麼,魔將大人真覺得朕會殺人嗎?你太悲觀了。”科恩看著窗外,“請看看外面,歌舞升平,氣氛祥和,一個人,要鐵石心腸到什麼程度,才能下令在這里殺人。” “因為你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把威爾斯分給這些貴族。”魔將加重了語氣,“第二個辦法,就是殺了這批貴族,另立新貴。” “朕已經一再表明不會殺他們,魔將大人還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不怕留給朕一個啰嗦的印象嗎?”科恩坐了起來,“朕不打算把威爾斯分給這些貴族,因為那是朕一刀一槍打下來的,是朕口袋里的東西。有人想要的話,可以,但他必須打敗朕!” “再者,朕也不打算殺了這批貴族,雖然朕曾經這樣想過,他們的確是一批很會制造麻煩的家伙。”走到桌邊,科恩拿過兩只酒杯,開始盡起主人的義務,“但一方面他們跟我沒有仇,另一方面,朕也不想辜負愛米妮小姐甯願落下啰嗦的名聲也要勸朕的這份情誼。” “甜言蜜語。”魔將接過酒杯,“沒記錯的話,陛下第一次稱呼我為小姐。” “啊!其實以前就常常這樣叫了,在心里。”科恩眨眨眼睛,“朕的心里藏著好多心事啊!” “我是魔將,陛下試圖輕薄我是一件很危險的事。”魔將似笑非笑的看著科恩,“陛下准備怎麼去消除兩種信仰間的隔閡?雖然這是個沒有答案的問題,但得不到陛下的答覆,我是不會放陛下去會場的。” “朕要是不回答呢?”科恩看著杯里的紅酒,“你想把朕軟禁在這里?” “不行嗎?”魔將臉上飛起一片紅暈,在燈下照射下,顯得嬌俏可人,“軟禁陛下,似乎不是一件難事。” “鏘、鏘”兩聲,一邊的弗格手中已經多出兩柄短劍,光滑的劍身映出主人的目光,一樣的冷冽冰寒。 “真是可悲,覺得朕會被你們威脅到嗎?”科恩好整以暇的回答,“你們什麼時侯才會放棄這種幼稚的手段?” “什麼時侯威脅陛下了?我說的,可是會立即發生的事情呢!”魔將饒有興致的觀察著科恩的反應,突然說:“陛下,覺得我美嗎?” 科恩前傾身子,仔仔細細的把魔將從上到下的打量了一遍之後,才說:“美,無論是身段容貌,都很美,神態多變,很能令人沉醉。” “那……陛下是否知道,一個如此美麗的女性,她的心卻是很脆弱的?”魔將蜷起小腿,右臂舒展,在絲絨沙發上擺出一個能完美展現自己誘惑力的姿勢,“陛下如果還不答覆,美麗女性就會生氣了哦,套句陛下的話,後果好嚴重的。” “一個吻。”科恩笑眯眯的看著魔將,“在威脅和誘惑之間,朕要選擇後者。” “流氓。”魔將撫住自己的臉頰,“你在挑戰一位美麗女性脆弱的心理。” “這怪得到朕頭上嗎?”科恩哈哈一笑,“魔將大人今天晚上穿得這麼漂亮,朕的要求是合乎情理的。給不給?” 魔將慢慢站起,走到科恩身前,拿過一顆水果,剝了皮,捏在纖纖玉指上,在科恩眼前晃晃,“說吧!陛下。說了之後,就給你水果吃。” “好簡單的,信仰嘛!只要讓他們覺得,朕的行為是魔族默許的就可以。”科恩看著魔將那近在咫尺的眼睛,“既然魔族都默許了聯的作為,還有哪個不怕死的敢跳出來鬧事?” “陛下的膽子可真是大。”魔將皺起了眉頭,“魔族什麼時侯默許了陛下的行為?” “朕說了。”科恩取過魔將手里的水果,丟進嘴里,“是讓他們以為……” “難道陛下認為,本魔將會讓陛下在宴會上胡說八道?”魔將驚奇的神色難以掩飾,真是無稽,陛下怎麼會想到用魔族來欺騙貴族,那樣的話,本魔將有職責立即將陛下拿下。 “朕一向善于用別人想不到的辦法解決問題。”科恩笑著回答,“魔將為什麼就這樣肯定朕會說謊?就算朕說謊好了,有哪一個皇帝不說謊?朕還沒無聊到要去挑戰魔族的神經。” “我不相信陛下能在不損魔族威信的情況下騙到這些貴族,作為魔將,我會制止一切有損魔族威望的事情發生。”魔將想了想,才回答說:“而且,這些貴族不是笨蛋,他們會向陛下要證據,即便陛下捏造了證據,但是神族那邊,陛下怎麼交代?” “魔將大人不知道嗎?”科恩頭一歪,把果核吐出窗外,“兩邊討好,是朕的拿手好戲。” “陛下最好三思而行。”魔將搖著頭說:“這是不可能做到的。” “做別人做不到的事,才是挑戰,這樣活著才有意義。”科恩搖頭晃腦的說:“別擔心朕,朕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 看著這樣的科恩。凱達,魔將沉默了。 “跟著來吧!”科恩親吻了自己的手指,再把手指印在魔將的臉上,“我的客人。”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