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因為皇帝陛下還沒有到,宴會會場上,斯比亞貴族們可是忙壞了。力克.凱達親王和提夫.羅倫佐公爵各自帶著幾個隨從,不停周旋在威爾斯貴族和祭司們中間,其他貴族官員也都各展所長的在與威爾斯人套著近平,僅從場面上看來,這個宴會倒還像模像樣。 “請注意。”一名近衛軍官站到會場邊,大聲通報,“斯比亞皇帝一一科恩。凱達陛下到! 樂隊指揮手一揚,急促的鼓聲響起,會場各處的音樂立即停止,游走在餐桌與舞池之間的賓客放下手里的東西,在會場入口兩側列隊,就連對任何人的反應都很冷淡的祭司們也不例外。少時,在嚓亮的小號聲里,皇帝陛下挽著一位漂亮得令人窒息的女性出現。 面帶微笑的科恩陛下穿著黑色鑲銀邊的禮服,背後還有一襲長長的黑絲絨披風,明朗的笑容、清亮的目光,一點也看不出來這是占領軍的首領。身邊麗人微微低著頭,身穿海藍晚禮服,直順長發披在肩後,只佩帶幾樣精致的小首飾,笑容中帶著幾絲羞澀,整個人顯得特別淡雅。在魔屬貴族看來,這打扮再順眼不過,但是,陛下身邊的女士是誰呢?無論在魔屬還是神屬,這樣的發型都代表著這位小姐還沒有婚約,她顯然不是斯比亞四位皇妃中的一位。 第一魔將帶著弗格,從另一側進入會場,遠遠的站立著,關注著發生在科恩身邊的一切。而站在魔將身邊的貴族小姐們,這時卻在驚歎皇帝陛下身邊的那位小姐,驚歎的內容不是容貌,因為容貌是天生的,再怎麼驚歎也于事無補,但是這位小姐禮服的布料和樣式,以及佩帶首飾的款式和作工,都是她們從未見過的美。這位小姐,到底是誰呢? 同樣的疑問,一樣充斥在有資格列隊歡迎皇帝的人心中,很快,皇帝陛下就和藹的把身邊的小姐介紹給威爾斯的貴族們,卻只有一個極模糊的稱呼一一福爾娜小姐。除了這位突然出現的福爾娜小姐,大家還看到由八名侍者抬來的長餐桌,桌面上覆蓋著一層布幔,看不到有些什麼東西……這是今天晚上的特殊菜肴?是巨型的威爾斯地圖,還是血淋淋的屠刀呢? 但皇帝陛下並不急于揭開謎底,他一一跟歡迎自己的貴族們說話,開玩笑,沒有表現出一星半點的君王強權,如果此前沒有戰爭,大家真的會以為眼前的科恩。凱達是和平主義者。這場見面好不容易才告一段落,科恩。凱達在眾人的簇擁下走到會場中心,接過了一杯紅酒,全場目光聚集在他身上,所有人都凝神靜氣,焦急的等待著斯比亞皇帝最重要的講話。 “各位。”舉起酒杯,科恩。凱達突然笑了出來,“不要這樣看著朕,朕會不好意思的于是貴族們跟著笑,讓自己的目光顯得柔和一點。 “到這里也有幾天了,早就想著和大家見見面、談一談,最好是在相互之間培養出一些信任基礎。”陛下清了清嗓子,目光緩緩掃視著會場上的男女,“我們都明白一件事,那就是現在的威爾斯地區,大體上還處于一種混亂狀態,當然,這種混亂是潛在的,存在于民眾的心中。造成這種情況的最根本原因是朕引起的,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朕心里在想什麼。” 這可能是威爾斯貴族所聽過的,最實際直白的皇帝發言,沒有一點修飾,直切主題。他們呆握著手里的酒杯,連大氣都不敢出。 “所以啊!趁著今天晚上的好天氣,朕把你們都請來,就是要讓大家知道朕心里的想法,讓大家知道斯比亞帝國的意志。之所以請了這麼多人,是因為朕的想法不怕讓任何人知道,任何人都可以發問,包括今夜的這麼多漂亮女士。”科恩臉上還保持著笑容,但所說的已不是輕松的話題,“你們是貴族,你們的問題朕會親自解答,然後,你們就要履行自己貴族的義務,把朕的想法向屬下領民傳達。” 雖然得到可以發問的許諾,但這時還沒有任何人想問,打斷皇帝的發言是很不理智的。 “為了不顯凌亂,朕先為今晚的談話定一個基調。”科恩陛下向自己的軍官們舉起酒杯,“祝賀你們,你們提前完成占領威爾斯全境的任務。” “謝謝陛下!”數十名將領舉起酒杯,大聲回應。而聽了這些話,在場的威爾斯貴族的臉上都多少有些不自然。雖然他們猜測科恩。凱達接下來會給自己好處,自己也准備接受這些好處,但聽到軍官們中氣十足、自豪威武的回答,還是覺得很刺耳。 “各位,就像朕剛才所說,斯比亞完成了占領,而且不打算就這次占領與任何人談判。”科恩點了點頭,“威爾斯和坎普,將會永遠成為斯比亞帝國的組成部分,朕會視情況決定威爾斯和坎普的行政等級。至于各位的職務和頭銜,先暫時保留,朕會再做調整。” 都知道斯比亞皇帝膽子大,但誰也沒想到斯比亞皇帝的膽子居然會這麼大,連一點掩飾也不做,連一點試探也沒有,就這麼赤裸裸的把兩個帝國納入自己的版圖。 “皇帝陛下說暫時保留是什麼意思呢?”貴族人群中,有人發問。看似是忍不住問出一句事關切身利益的話,但科恩卻知道這問話的人別有用心,因為他太急了。 “朕這話很簡單,暫時保留,也就意味著在以後會有變化。”科恩想也沒想,“難道各位想永遠止步不前,男爵就當一輩子的男爵,子爵就當一輩子的子爵?” “皇帝陛下的意思是只升不降?”發問的人緊逼不棄。 “只升不降?這是你家的規矩吧?哪一國的貴族是這樣起來的?朕不欺瞞你們,因為在斯比亞帝國,無論是誰,想升就得拿出功勞來。如果朕說無論干得怎樣都升,那不成了騙子了?”科恩陛下呵呵一笑,“朕不過就是打破過去的格局,是給大家一個機會,讓以前絕無可能升職的人,現在有可能;讓以前絕無機會一展抱負的人,現在有機會。” “仔細考慮皇帝陛下剛才的話,”另一個聲音在角落里響起,“難道皇帝陛下是執意打破威爾斯原來的政治體系嗎?可能皇帝陛下不了解,威爾斯原本的政治體系是很健全的!” “很健全?”科恩轉過身來,輕聲說:“請問這句話的先生走到前面來。” 科恩的語調很平緩,用辭也很客氣,但這句話還是讓在場的人心中一凜,再也沒人交頭接耳的議論—早就聽說斯比亞皇帝飛揚跋雇、心狠手毒……這位跟他唱反調的貴族,大概是凶多吉少了吧!就在大家的擔憂中,一位上了年紀的老貴族從人群中走出,昂首走到距離科恩十步遠的地方,雙手放在身前,靜靜的看著科恩。 站在軍官群中的格倫斯少將暗自歎息一聲,那位老貴族,是他今天才赦免出來的。 “先不要告訴朕你的姓名,因為這是個嚴肅的問題,朕不想受其他因素的影響。”科恩饒有興趣的看著老貴族,“老先生,剛才那句話是你問出來的?” “其實那句話不是我問的,皇帝陛下。”老貴族鎮定的回答,“但等了那麼久,既然沒人肯站出來,而我的疑問又恰好跟這個問題差不多,我當然就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朕喜歡風趣的人,也欣賞你的生活態度。”科恩哈哈一笑,“說出你的問題!” “謝謝皇帝陛下。”老貴族毫不客氣的問,“第一,皇帝陛下為什麼不想知道我的姓名?第二,皇帝陛下真的要把威爾斯並入斯比亞?第三,我們目前是什麼身分?” “朕知道了你的姓名身分,在回答問題的時侯難免會帶有針對性,這樣的話,對其他人不公平。”科恩淡淡的笑著,“威爾斯並入斯比亞帝國,是已經存在的現實,沒有任何人能夠改變這一點,當然,可能有的人不太樂意接受這個現實,沒有關系,朕會讓這些人樂意接受。至于說各位目前的身分,在朕進入這個城市的那一刻起,你們就是斯比亞帝國的臣民了。” 此言一出,在場的威爾斯貴族又再次開始了議論,本身還存有幻想的人更是吃驚,斯比亞人,科恩。凱達,他真的敢這麼做?“ “皇帝陛下,我想稍微提醒一下。”老貴族舉起手來,“威爾斯是一個帝國,這個帝國皇帝,這個帝國屬于一個聯盟,這是帝國無論以前還是現在,都被一個偉大的力量所承認!” “威爾斯是斯比亞的一個行省。”科恩並不生氣,一板一眼的回答,“以前的皇室爛掉了,現在沒有了,任何人想要再擁有威爾斯,必須打朕手里來搶……至于說到偉大的力量,斯比亞帝國也不缺這份。” “我反對!”一位威爾斯魔殿祭司沖前幾步,激動的揮舞著拳頭,“威爾斯的民眾絕對不可能歸依神族!任何這樣的企圖都是陰謀、是褻瀆、是妄想!” “你的反對……不成立。”科恩看著這位祭司,“如果事實如你所說,那麼威爾斯土地上的所有魔殿會在第一時間被摧毀,你們這些祭司會在第一時間被割斷喉嚨,但現在,你們不是還好好的嗎?魔殿不是還好好的嗎?” “皇帝陛下,我想這位祭司想表達的,是另一個意思。”看到祭司半天沒說話,老貴族開了口,“皇帝陛下占領了威爾斯,這是事實。但陛下要把威爾斯並入斯比亞,想把我們變成斯比亞的臣民,這是不太現實的,因為,威爾斯的最高領導者不是皇室、不是聯盟,而是黑暗魔族,我們生命及靈魂的擁有者。” “原來,你們擔心的是這個。一直以來,在很多人的眼中,朕做事都是率性而為,不考慮後果,沒想到你們也會犯這樣的錯誤。”科恩把手上的酒杯交給內侍,對著老貴族搖了搖頭,“不錯,在一些小事上,朕不想考慮得那麼遠,但你們認為在出兵打仗這種事情上,朕也會不考慮後果嗎?難道朕這幾天來的作為,沒讓各位把問題想得更深入一點?” “我等愚昧,想不出這其中奧妙。”老貴族說:“請皇帝陛下指點。” “斯比亞是個強大的帝國,很強大,但要攻打威爾斯和坎普,斯比亞卻要出動所有的軍隊,消耗所有能調集的資源,因為,威爾斯和坎普的面積加起來,比斯比亞的國土面積還要大上那麼一點。”科恩嘴里說著話,一步步走近老貴族,“朕不知道有個魔屬聯盟存在嗎?朕不知道你們的信仰嗎?朕當然知道這些。” “既然陛下知道這些,那麼陛下的用意更令我等疑惑。”老貴族微微一笑,“陛下的兵力分散,當魔屬聯軍來臨之時,陛下准備怎麼做?” “魔屬聯軍當然會來,如果他們全力攻打,那將是一場惡戰,但不巧的是,朕早就知道魔屬聯軍會在一月後兵臨邊境,小打一場就退回去……”科恩站在老貴族身前,話卻是說給在場所有人的,“朕還需要做什麼嗎?” “這不可能!”老貴族搖著頭,“這絕對不可能!” “朕在當上皇帝以前,也相信這世上有很多不可能的事,但在當上皇帝之後,朕的看法改變了。”科恩的目光掃過會場里的威爾斯貴族,“朕的名氣不小,大家應該不陌生。在朕做到之前,有哪一位覺得朕有可能打下威爾斯和坎普?在朕做到之前,有誰覺得朕有可能當上斯比亞皇帝?在朕做到之前,有那一位覺得朕有可能打敗魔屬聯軍?” “皇帝陛下的英武,的確是世間少見。”老貴族不為所動,“但眼前這件事,卻與以前的那些事有根本上的差別,事關魔族。” “你們啊!每日膜拜,每天祈禱,卻不明白信仰的主上的心意。”科恩背起雙手,語氣平淡的說出一句石破天驚的話,“人類的力量,是不能和魔族相比,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如果不是朕事先知道點什麼,朕不會打這場自討沒趣的戰爭。” 會場里一片寂靜,在場的貴族祭司全都呆住了,所有人的想法不外乎兩種,一是科恩。凱達在撒謊;二是魔族事先與科恩。凱達有協定! 而老貴族更是震驚,一邊哆嗦著向後退,一邊喃喃自語,“不會的,不會的,這不是真的……” “怎麼不會?”科恩笑答,“這就是朕不碰魔殿,也不干涉魔殿祭司日常活動的根本原因。” “不是不相信皇帝陛下的話。”老貴族還沒從震驚中醒悟過來,但另一邊魔殿大祭司終于說了話,“但我們沒有接到任何消息。” “大祭司覺得自己會接到什麼消息?”科恩的雙眼沒看著大祭司,卻挑逗似的看著遠處的第一魔將,“沒有任何消息,這意思還表達得不夠清楚?” 魔將沒有與科恩對視,但在暗自准備著,准備在科恩說出有損魔族威嚴的話時阻止他,在魔將看來,科恩說出這樣的話是無法避免了。 但會場中心的科恩卻似乎是想把語不驚人誓不休的精神貫徹到底,“原皇室已經從上到下都爛透了,做出這麼多令人心寒的事情,換著是朕,也會想把這些人換掉吧……或者,朕會換掉更多的人……” “皇帝陛下所說的話,有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老貴族總算回過味來,“如果事情真如陛下所言……不,本人還是認為這不可能,除非陛下拿出證據!” “懷疑皇帝說的話,可是大罪。”科恩看著老貴族,“你應該是剛被赦免吧?” “如果皇帝陛下有證據來證明這一切。”老貴族無畏的目光迎上,“本人任憑陛下處置在旁邊的斯比亞貴族和官員看來,老貴族這話已經把科恩逼到懸崖邊了,如果科恩拿不出證據,那自然是名聲掃地,但如果科恩拿出了證據,神族那邊又怎麼交代?私自與魔族交涉並達成協定,這罪名幾平等同于造反!” 但科恩在宴會前就有命令,任何人不得在他發言時發言打岔,不然以親王和羅倫佐的機智,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向這個危險的方向發展。就算事情發展到現在這一步,依然可以化解,但科恩卻以目光阻止了想發言的親王和院長,讓這兩人急得心如火焚。 “本來啊!大家只要等上那麼一、兩個月就能知道答案,因為結果就是最好的證明,但大家卻偏偏很心急。”科恩像是一點也沒意識到自己所面臨的危險,依舊用不急不緩的語調說著話,“正好,朕也是個急性子,今天就把這事情說開了,免得以後多費唇舌。” 在場的人心情緊張到極點,等著看科恩拿出證據,會場邊的魔將微抬眼,准備好了一切。 “不過呢!這證據也難拿。”科恩又笑著說:“貿然給大家看了不該看的東西,朕是無所謂,可大家的小命就危險了。” 親身體會到這皇帝的惡劣之處,在場的威爾斯貴族恨不得沖上去捏住他的喉嚨,把他摔在地上,再踩上一萬只腳一一斯比亞的流氓,沒證據就不要打腫臉充胖子! “你們的表情有點奇怪。”科恩不無得意的笑著,“怎麼了?” “請皇帝陛下……拿出證據……”老貴族的目光在顫抖,“只要能證明這件事……就算看了不該看到的東西……不就是個死嗎?” “不要這麼悲觀嘛!像你這樣忠貞的人,朕怎麼舍得讓你去死。”說完這句話,科恩臉色一正,“你們選出十個人來,要威望、學識最甚者!” 一收起笑容,科恩整個人的氣質就已經改變,不再是那種人畜無害的溫和,不再是吊兒郎當的調笑,而是皇帝,是威嚴、是君王的犀利。 為了親眼看到證據,周圍的人群中又走出八個人來,六名貴族,兩名祭司。魔將想了想,讓正要向前邁步的一位祭司暈倒在地,然後輕提裙角,款款走上前去,待其他人手忙腳亂的把暈過去的祭司送到場邊,八男一女已經站到老貴族身邊一一不是沒有人懷疑魔將的身分,但在這個時侯,一個女人的身分已經變得無關緊要了。 科恩走到覆蓋著布慢的餐桌邊,向這十個人做了個走近的手勢。雖然科恩已經表明不會讓看到證據的人死,但除了魔將,其他人心中還是忐忑不安。 “下定決心了。”待十個人圍站在餐桌邊,科恩又問了一句,“真的要看?” 除去魔將,其他九人相互看看,之後義無反顧的點了頭。 仰天大笑三聲,科恩伸手握住布幔一角猛的一揭一一毫不著力的布幔先是向上揚起,再從邊緣逐圈卷起,最後在科恩手里變成一條“布棍”。 雖然這一手耍得非常漂亮,但現在沒人會去欣賞這個,大家都急著想看餐桌上的東西,但那十個人的身體,卻剛好把餐桌遮了嚴實! “你們,”科恩陛下隨手扔掉布幔,大聲問,“看清楚沒有?” 沒有人回答,除了站在科恩陛下身邊的魔將,其他九人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著……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