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距離餐桌比較近的賓客都在向前移動,想從桌邊人牆的縫隙中看清餐桌上究竟放著些什麼東西,但他們的腳步很快就停下了,科恩陛下威嚴的目光在人群中撩過,“不要急,每個人都能看到,有誰想不看清楚,朕還不答應呢!” 說完這句話,陛下又看著餐桌邊的人,說話的語調已經變得有些低沉,“各位,看清楚這些東西了嗎?認識嗎?” “認……認得……當然認得。”一名地位很高的魔殿祭司用顫抖的聲音回答著,“看起來,似乎非常……相似的樣子。” “非常相似?你覺得朕用假的來騙人是吧?”科恩陛下問這句話的時侯,臉色已經是不高興了,看著老貴族,“老先生,看到這些東西,你心里有什麼想法呢?” “本人……本人……能不能……請問皇帝陛下,這些東西是從哪里來的?”老貴族艱難的咽下一口唾沫,“本人只是依稀認得其中三種,但在一時之間,實在難以辨別。” “怎麼你只認得其中三種啊!朕可全部都認得,不過呢!朕學識淵博是朕自己的事情,朕似乎還沒有在這方面指點你們的義務。”科恩·凱達背著手,睥睨的目光罩著老貴族,“聽聞威爾斯學派一向以學識論尊長,那麼,你就應該知道現在要怎麼做才合乎禮儀。” “這個……”科恩陛下這句沒頭沒腦的話,讓老貴族想了半天才反應過來,老貴族躊躇了一下,漲紅了臉,以微小的聲音說:“晚進學生,求皇帝陛下……求老師指教……” 科恩還想玩玩“你說什麼,朕沒聽見”的惡劣把戲,卻偶然看到羅倫佐院長“不怎麼友善”的眼神,于是咳嗽一聲,點了點頭,“好吧!朕就給你們說說這些東西的名目和來曆——只是說說多沒意思,反正也拿出來了,不能讓人說朕小氣,不如請大家品嘗一下好了。” 九人這次倒是反應迅速,異口同聲的大聲回答,“小人不敢!” 他們自稱小人,不是對科恩,而是對擁有桌上東西的原本主人自稱——因為這些東西,根本就不是人類有資格享用的。 “小人不敢!”在科恩的目光威逼下,九人又再次複述自己的話,同時後退一步,單膝跪下。 在這個時侯,不能靠近餐桌的人們才看到餐桌上擺放的東西,那並不是大家事先猜側的威爾斯地圖,也不是散發著血腥味的刑具,而是十多道精致的菜肴。雖然看得不是很真切,但那的確是菜肴沒錯,而且色彩鮮豔,做工精致,讓人垂涎欲滴。 在第一時間就明白過來的貴族沒幾個,但是沒過多久,就算是再怎麼沒見識的貴族,也聽到身邊的竊竊私語,于是,全場的貴族就都知道了這些菜肴的特殊之處——這是各個魔屬帝國每年進貢給魔族的貢品! 各個帝國進貢給魔族的貢品,幾乎是大陸上每年出產的珍稀物品,與其說是可口的食材,倒不如說是一種象征意義的表現,不要說是貴族,就連皇族都不敢私自享用。就算是魔族賞賜,也沒有人敢私留那麼一星半點。 當一個出兵占領了魔屬帝國的神屬帝國皇帝拿出魔屬帝國進貢給主人的東西並笑嘻嘻的請被占領魔屬帝國貴族們品嘗的時侯,在場人們想不變成腦袋一片空白的白癡也不行。就連在場的斯比亞官員們也都心有余悸,科恩這種要人手法他們可不陌生,但看到這些前一刻還有持無恐的威爾斯貴族被皇帝陛下乾淨俐落的收拾掉,心里又有一種特別的快感。 沒有人想到,請柬上“特殊菜肴”原來真的就是菜肴,也沒有人會想到,菜肴也會具有這種程度的震撼力。這個結果實在是太離奇了,無論這菜肴是不是真的,斯比亞皇帝的為人已經昭然若揭,他除了是一個皇帝和流氓之外,還是一個讓人恨得牙根發癢,但絕不敢發作的人,因為永遠不會有人知道他手里握著什麼底牌,永遠不會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麼。 “有什麼不敢的啊!這些東西在朕手上就是朕的,朕想請誰吃誰就得吃,不吃就是不給面子——難道你們不怕這些東西都是假的嗎?”在這個時侯,斯比亞皇帝已經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上位者,他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邊的魔將,臉上隱約展露出一種邪惡的笑容,“身為一位有修養的女士,美麗的小姐,你應該為大家分發餐具了。” 即便是身為第一魔將,愛米妮這時的心態也很複雜,既有又輸一局的沮喪,也有眼看這個流氓擺脫困局的驚訝,更有意料不到結果的自我埋怨。聽到科恩的調侃,魔將柔柔的對科恩一笑,抬手接過餐具分發起來,但看向科恩的眼神卻分明包含著恨意。 九個人困難的站起來,各自接過自己的餐具,但一個個驚魂未定,雙手止不住的發抖,鑲嵌著金邊的銀盤和象牙柄的刀又互相撞擊,發出一陣陣細微的響聲。 “這第一道菜啊!似乎叫春日錦繡,主料是百花果,朕聽說這東西年產不過一斤半斤的,連皇室成員也無法享用,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科恩從魔將手里拿過刀又,開始為各位圍在餐桌邊的貴族祭司們分發難得一見的佳肴,“做法是先將干百花果放在清水中,三天之後拿出來,其他制作過程保密……之後加配料,至于是什麼味道,各位自己試一下吧!” 連魔屬皇帝都無法享用的東西被自己捧在手里,貴族祭司們的心態都很複雜,但總的來說,他們很激動。在科恩陛下誠摯的目光之中,他們小心翼翼的把食物放進嘴里,懷著感激,虔誠,受寵若驚的心情運動著上下牙床……至于到底什麼味道,怎麼可能在這時嘗得出來? 不過,因為科恩陛下鱉腳的解釋,現場之中有一男一女被氣歪了嘴,男的是羅倫佐院長,女的是第一魔將,他們都鼓起眼睛,很不滿意的瞪著皇帝陛下。羅倫佐院長是氣憤中帶著惋惜,這麼珍貴的一道菜,解釋好了能拉攏多少人心啊!而魔將的氣憤是很純粹,魔族請你吃的東西,怎麼也算是珍貴了吧!居然被你解釋得像地瓜湯! “啊……其實這些東西啊!朕雖然認得,但從來不曾用心研究過,說起來男人對食物的確是不太敏感,說到下廚,還是女士更稱職,所以啊!朕專門請了一位夫人來跟大家解說。”科恩微微一笑,伸出手來打了一個響指,“還不鼓掌歡迎斯比亞帝國第一位女伯爵?” 在看到了這些菜肴之後,科恩陛下在貴族們的眼里的地位已經完全改變了潮水般的掌聲立即就響起來,順著皇帝陛下的目光,鼓掌中的格倫斯少將看到花園小徑上走過兩位盛裝的夫人,等看清前面那位夫人的臉,格倫斯少將差點暈過去,因為前面那位身穿華貴晚禮服,禮服上有授帶的夫人是他的母親——可憐的格倫斯少將好幾天沒回家,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親成為了斯比亞帝國第一位女伯爵。 因為陪伴了科恩陛下好幾天,格倫斯少將對陛下的行事風格有一定的了解,稍微想了一下就明白陛下安排母親出場的原因,心里又感動,又羞愧,頓時就想流淚——女伯爵的出現在貴族群中引發一陣陣議論,但議論的內容卻與以前不同了,以前,格倫斯少將一家都是“最先投敵者”,但現在,格倫斯一家卻變成了“最先感受魔族意志者”。 科恩讓出了自己的位置,自顧自的在會場里走著圈子,饒有興致的看著其他人的臉色。 “調才謝皇帝陛下,也謝謝各位的掌聲,今天在這里看到各位,我心里很高興。”雍容華貴的女伯爵不計前嫌的向大家行了禮,接替了皇帝陛下的解說重任,“各位,這一道菜是烈焰龍蘭香絲,香絲魚是一種非常罕見的深海魚,極難捕捉,但卻非常美味,特別是背上這條半指長的細微銀色絲狀物,帶有天然的高雅香味是整條魚的精華所在。而這一道菜的配料所需的香絲,就要消耗近千條香絲魚。” “作為配料的香絲魚雖然罕見,但這菜的珍貴之處卻正在這里,而是作為主料的烈焰龍蘭。整個大陸上龍蘭樹也有百多棵,但烈焰龍蘭樹只有一棵,生長在地獄島魔殿,每年結果不過二十顆,要先對十二顆烈焰龍蘭進行精湛的微雕,然後擺放在金盤中……”女伯爵在解說中突然遇到狀況,“現在怎麼只有十顆?” “當然只有十顆。”在場里繞圈子科恩陛下回答,“那兩顆早被朕吃了……” 女伯爵釋然一笑,一邊用刀把烈焰龍蘭分成小塊,一邊繼續解說下去,她當然不會知道科恩所說的“早”其實代表很長的一段時間。既然她都不知道,在場的其他貴族就更不知道了。皇帝陛下請客,吃魔族珍稀菜肴,這是多麼莊嚴而神聖的事,誰能想到這是過期食品?! 女伯爵手腳麻利,在解說的時侯,已經把所有的菜肴分成小份,保證在場的貴族都能分到一口。在酪愛惡作劇的皇帝打個手勢之後,內侍開始為所有的貴族和祭司分發餐具,讓他們依次上前領取。一陣手忙腳亂之後,大家都目不轉睛的看著手里的那一丁點食物,神情虔誠而又自豪——這份特殊的榮譽,斯比亞的貴族們沒有一個拿到哦! “吃啊!”科恩很不耐煩一聲令下,“等什麼?等海枯石爛?” 雖然科恩陛下這命令稍嫌粗暴,但在威爾斯人聽來卻無疑是天籟之音,在爭先恐後把手上的東西吞下去之後,還有人舔著嘴唇,意猶未盡的盯著桌子上的湯湯水水。 “現在,你們都吃了。”科恩陛下停下腳步,臉色陰沉的問,“有沒有人吃出假的來?” “臣下不敢!”威爾斯貴族們匍匐于地,誠惶誠恐的改變了稱呼。 “既然朕請你們吃的東西都是真的,”科恩陛下走了兩步,“還有沒有人懷疑朕的話!?” “臣下不敢!”威爾斯貴族的頭埋得更低。 “這樣的話,朕占領威爾斯和坎普是邪惡還是正義?”科恩陛下雙手插腰,傲視全場,“朕,到底是不是你們的皇帝?” “皇帝陛下是正義的!”伏跪于地的人群,回答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整齊,“皇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朕喜歡聽這句話。”陛下的語調變得有些陰陽怪氣,“再叫大聲一點!” “萬歲,萬歲,萬萬歲!” “明天放假一天,把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向屬下領民宣講,朕要所有的人都在最短的時間內聽到這件事。”科恩打鐵趁熱的下令,“誰的領民不知道,朕就剝奪他的爵位官銜。” “臣下一定竭盡全力,不敢有絲毫懈怠!” “都乖啦,你們跟朕久一點就會知道朕不是個懷皇帝。三天之後,你們來這里接受朕的任命。”志得意滿的皇帝哈哈一笑,“這里有些跟著朕來的貴族和官員,你們要好好的相處,也要好好的招待他們,以後啊!你們就是一家人了。” “陛下的意願,就是臣等的目標!” “都起身吧!”看著如釋重負的威爾斯貴族,科恩恢複了正常的笑容,“別說朕不想親近各位,朕實在太忙了,一大攤子事等著朕去辦。朕的哥哥力克親王會代替朕主持今夜的宴會,還有我們美麗的福爾娜小姐。” 站在一邊的福爾娜走上去,略帶羞澀的微笑著,把手放進科恩陛下的手中,另一只手牽起裙邊,向在場的人行禮。 “這位福爾娜小姐,是斯比亞文化大臣屬下的交流司司長,帝國軍隊文化巡查,二等一級官員,也是帝國皇太後的心肝寶貝。她這次隨朕來這里,是帝國第一皇妃的安排,福爾娜小姐會率領一個訪問團,在各地進行友好文化訪問,你們要負責她的安全。”宣布了福爾娜一連串的官銜和使命之後,科恩又特別叮囑說:“還有,朕很喜歡福爾娜,任何人想要邀請福爾娜小姐,不管是進餐還是跳舞都要得到朕的允許,明白了嗎?” “明白了!”雖然有不少人在心里暗自打著福爾娜小姐的算盤,但聽到皇帝陛下霸道的發言,都知道自己沒希望了。 “奏樂,跳舞,開心的玩吧!”科恩轉身就走,“朕就不陪你們了。” “恭送皇帝陛下!”全體貴族與祭司行禮,“皇帝陛下晚安。” 科恩陛下微笑著走向場邊,先向自己的哥哥和羅倫佐院長打個眼色,囑咐他們好好利用余下的時間。之後走過餐桌,一把握住魔將的手,硬牽著走出會場。手里捧著銀盤,盤子上堆著菜肴的第一魔將毫無辦法,只得任憑科恩陛下的流氓行為。 “有沒有搞錯?”一直走到後宮的湖邊,科恩陛下才摘下自己的帝王面具,恢複流氓本色,“本少爺恩澤八方,分你這麼珍貴的菜肴,你居然一點也不吃,分明是不給本少爺面子!” “需要給你這麼一個懷心眼的皇帝面子嗎?你居然用魔族賞賜給你的東西來做人情,這件事雖然不大,但是,”氣憤的魔將還沒緩過氣來,“很奇怪,因為我並不記得魔族在什麼時侯賞賜了你這些東西,如果你是偷來或者做假,那你就等著自吞苦果吧!” “身為女人,這樣的脾氣怎麼可以呢?”科恩陛下撇撇嘴,一副不屑的神情,“本少爺已經是英明神武的皇帝,偷雞摸狗的事情早就不做了,這些東西可是來得光明正大……說起來,還是你親手打包的哦。” “是我?”魔將努力回憶著,疑惑的目光瞥見科恩陛下雙手十指分開,曲成爪狀,猛的想起聖都的那個夜晚,“你是說,你今天請他們吃的,就是當天小公主殿下請你吃的?” “我就知道你不會忘記那個甜蜜的晚上。”科恩嘿嘿發笑。 “但是……”魔將看看手里的銀盤,“時間已經過去很久了,吃了這些東西的話……” “站在曆史的角度看來,人的一生也不過是一個短暫的瞬間。”科恩陛下一臉正色,比起人的一生,這點時間可以忽略啦!說起來,我們還有個沒執行的協定呢!” “協定是陛下自己放棄的,與小女子無關。”魔將丟了手上的銀盤,在湖邊石條上坐下來,抬頭望著科恩,嘴角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不過,我是越來越佩服陛下了,能把一桌殘湯剩水利用得如此妥貼,足見陛下的心智遠超常人。” “魔將大人是在諷刺朕?”佇立著的科恩居高臨下的看著魔將,“還是有了防備朕的想法?” “防備一個頻頻向我族示好的皇帝?有這個需要嗎?”魔將的笑容在臉上蔓延,“倒是陛下你,你得好好考慮怎麼向神族交代了,神族的公主們可能會很不滿意陛下的作為。” “當然了,神族公主們又不曾派出如同閣下這樣的美人陪朕談心,對朕缺乏了解是必然的事情。”科恩靠近了一點,“美人,你在擔心朕啊?” “下次再告訴陛下吧!”魔將站起身來,攏攏耳邊被風吹散的頭發,帶著些微嗔的神情,“被陛下這麼一鬧,小女子我又得趕回去向主上解釋呢!” “回來的時侯要給朕帶禮物。”科恩陛下不動聲色的回答,“不然,朕就不逗你了。” “陛下可以試試。”魔將伸出手來虛撫科恩的側臉,目光不住閃動著,“如果被陛下狠心拋棄,我一定會帶著聯軍來報仇的。” “好啊!”科恩陛下嘿嘿一笑,對著魔將遠去的背影大叫,“記得要全帶女兵。” 魔將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一身白衣的白影出現在科恩身邊。 “告訴他們,沒事別叫我。”科恩輕聲說:“一直到坎普皇室押解到這里為止。”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