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修長白皙的手指從玉盤中拈起一枚沙果,輕輕丟出,色彩豔麗的沙果劃破平滑如鏡的水面,在水中鉤出一道弧形軌跡之後又浮上來,幾圈細微的漣漪蕩開,無數彩魚從四面八方湧來爭食,情淺的水池不再平靜。池邊的長條石凳上,一身淡紫衣裙的魔將靜靜的注視著搶食的魚群,看著在水面不住翻轉的沙果,已經捏在手上的另一枚沙果卻遲遲不肯丟下去。 “彩魚吃東西有那麼好看嗎?”弗搭在她身邊的石桌上布置著什麼,不滿的看了魔將一眼,“如果是我啊!我就一整盤倒下去,不是更熱鬧。” “雖然熱鬧,但也把她們喂抱了,再想看她們搶東西可就不容易。”魔將幽幽的歎了一口氣,手指一彈,捏在手中多時的沙果飛到水池的另外一端,“還是這樣好,想讓她們往那里,一顆果子便夠了。如果讓她們吃飽,她們就會躲起來你怎麼都找不到。” “我的魔將大人,我的愛米妮姐姐,你是在傷感嗎?”弗搭在魔將對面坐下來,專心的瞧著魔將的臉,“你知道嗎?剛才那彈東西入水的動作,可是跟某個人族流氓一模一樣哦。” “也許是巧合吧!”魔將橫了弗格一眼,“你怎知某人的舉止。” “魔將大人不肯時時做監視的苦差,當然是我做啦,現在又拿白眼來瞪我。”弗格把嘴唇一嘟,“那個流氓啊!在又釣了三天的魚之後,終于沒了耐心。” “沒耐心?”魔將的手凝在玉盤上,微微一笑,“看來皇宮的魚總算逃出生天了。” “魔將大人認為這流氓會放過那些魚嗎?”弗格打了個哈哈,“他在編魚網!” “坎普皇室到了吧!”魔將輕輕的搖著頭,不再去追問某人的怪誕行為,“進了宮沒有?” “進去了,幾個鍾頭前,連全體威爾斯皇室成員也都被押解進宮了,兩位皇帝跟他們的家族成員一一話別,似乎那個流氓要下刀了。”弗格回答說:“因為只是一般的話別,所以就沒叫你看,哭哭啼啼的場面真是令人厭倦。” “是啊……”本來還是隨意答話的魔將,在下一刻卻忽的坐直了身子,“皇帝們已經被押進後宮,看樣子科恩·凱達要見他們,布置一下,這是魔王大人要看的。” “我還奇怪你為什麼要在那個晚上去見威爾斯皇帝,原來是為了這個。”弗格趕緊起身准備一切,“在威爾斯皇帝身上種下的魔眼肯定是不會失效的,但我們又何必這麼小心?” “斯比亞皇帝的性格奇怪,他能容忍我當面的刺探,卻不能容忍我們在他身上使用窺視魔法。一邊看著弗搭在石桌上布置魔法,魔將一邊說:“再者,神魔兩族本有協定,不得在任何時侯對帝國皇室施展手段,雖然科恩·凱達眼下是在魔屬,但還是接常例辦理的好。” 弗格還想說話,但桌上的魔法陣中已隱約透出影像,于是凝神靜氣,不敢再開口。 而在這時,在後宮的湖面上,年輕的斯比亞皇帝正無比嚴肅的站在一艘游船的船頭,一群近衛分別站在外圈的小船上,用無限崇敬的目光看著他。陛下手中拎著一副魚網,眼盯著腳下的水面,良久無語之後,突然冷笑一聲,猛把手上的魚網撒了出去——這是陛下有生以來的第一次撒網! 任何一個漁夫都知道,撒網的要訣是圓,而不是科恩陛下想當然的快、准、狠——這第一網出去,網口根本就沒有打開,如同是一根棍子拍到水面上,只能是無功而返。這可急壞了陛下身後出主意的一干閑人,這些輪值隨侍在皇帝身邊的貴族們雖然沒有撒過網,但顧左右而言他的本事可不小,有人分析風向,有人責難水質,還有人把責任推到船夫身上…… 在他們嘰嘰喳喳的建議之後,科恩陛下的第二網終于有了大收獲,任何一個漁夫一輩子都不可能得到的收獲——網住一個皇帝! “你們……可真會給朕出主意。”隔著魚網,科恩陛下的臉色很陰沉,“這下怎麼算?” “皇帝陛下……”看著魚網里的科恩,目瞪口呆的貴族們不知所措,只能齊唰唰的跪下去,“臣等有罪!” “這件事情不能傳出去。”科恩陛下目光如電,“你們求情也沒有,朕要滅口!” 被魚網罩住的皇帝陛下,樣子很滑稽,可他的眼神一點也不像是在開玩笑。雖說以前也見過皇帝遷怒,但卻沒有見過為這點小事就滅口的,十多個隨侍貴族惶恐失色,被嚇得腿肚子直顫,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們好歹也是貴族,怎麼嚇成這個樣子?”科恩還想將這些人要到尿褲子,但余光卻瞥見院長大人已到湖邊,于是干咳一聲,解下了罩在自己身上的魚網,“朕是說了要滅口,但滅口不一定要殺人嘛!為了防止你們出去亂說,朕要你們經受一樣的遭遇。” 少時,皇帝陛下登岸,湖心游船上的十來名隨侍貴族還在船上,他們被十多張魚網網得嚴嚴實實,湖邊的侍女,近衛看在眼里,無不掩嘴偷笑……近衛都是跟著科恩陛下一起來的,看到好笑的事情,隨時都笑得出來,而侍女們都是原皇宮的威爾斯人,從最初見到科恩渾身發抖到這時掩嘴一笑,其中的過程很不容易。 因為,當斯比亞皇帝真正出現在面前的時侯,他是個讓人恨不起來的人,斯比亞官員也不是想像中的凶惡,這些天來,宮中受罰的宮女僅九人,而且無一是重刑,比起以往少了十倍還不止。加之那夜宴會上的事情傳開之後,這位皇帝陛下看起來就更可親了。 “陛下日安。”科恩上岸之後,羅倫佐院長向他微一躬身,“原威爾斯皇帝原坎普皇帝已經跟族人見過面了,現正在寢宮等待陛下召見。另遵照陛下吩咐酒宴已安排好了。” “朕這就去。”科恩點點頭,“始終要見的,今天就一次解決了的好。” “陛下准備如何處置這件事呢?”羅倫佐院長跟在科恩身側,“這些天來,臣下一直收到聖都來信,不知道陛下看過沒有?” “看過了,大臣們基本上分為兩派,一派主張不分親疏全部處死,一派主張只處死直系男性。”科恩不緊不慢的走著,“院長你有什麼意見?” “陛下不用為難,這種事情並非沒有先例。”羅倫佐院長輕聲回答,“陛下已經提前赦免一批人,這件事做得很好,現在大家都知道陛下是很仁厚的。那麼在眼前,陛下再照往昔事例,處死這兩系皇族就是,至于是不是赦免女性,赦免多少,陛下怎麼決定都沒有錯。” “院長大人也會順水推舟了啊!”科恩淡淡一笑,“朕還以為院長一直是有什麼說什麼。” “陛下這就錯怪老臣了。”羅倫佐院長搖了搖頭,“臣既然已經知道國相大人和四位皇妃親筆來信勸陛下赦免女性,再唱反調豈不是為難陛下?雖然老臣心中認定還是斬草除根好。” “斬草除根,”科恩笑了,看著羅倫佐,“院長知道那要殺多少人?” “臣已算過,不到三千。” “回答得真流利,傳出去的話,又得有人說斯比亞人全都是鐵石心腸了。”科恩點點頭感歎一句,“院長大人啊!你不應該當院長,你應該是個將領。” “其實老臣早年也想當將領來著,但有一次,老臣卻意外的發現自己有暈血的毛病。”羅倫佐院長一點也沒把皇帝的打趣放在心上,“所以這種事情,臣只要出出主意就好。” “說得好啊!你們都是出出主意就好,朕卻是拿主意的那一個。”科恩冷哼一聲,“事情一做完,結果是好是壞都是算在朕身上。不過也沒關系,朕是債多不愁。” “看陛下的樣子,似乎已經有了應對?”院長看看科恩的神色,“陛下這次要怎麼做?” “朕這次要怎麼做都好,朕這次誰的話都不想理會,你等下可以站在門外聽。” 說話間,君臣已走進宴會廳,門邊,兩位廢帝已經攜太子跪在地上等待多時。 威爾斯廢帝和威爾斯廢太子並肩跪著,身穿平民便服,臉色如常,目光低垂。而坎普廢帝顯然沒有那麼好運氣,一身囚服,滿臉風塵,手里還抱著不滿兩歲的廢太子,看到身穿皇族禮服的科恩走近,眼神中滿是企求,嘴唇翻動幾次,想說什麼,可終究沒敢說出來。 雖然互為敵手不是一兩天,但科恩以前只見過這幾位的畫像,正式與他們見面這還是第一次,于是停下腳步,仔細打量著眼前的皇族。三位皇帝目光一接觸,科恩心中止不住的思緒翻湧,世事真是無常,昨日還是萬人之上,今天就變成階下之囚。 “你們還不向皇帝陛下行禮——” 羅倫佐院長的話被科恩抬手制止,之後,這位斯比亞皇帝彎下腰去,親自扶住威爾斯廢帝的胳膊,一邊把他從地上扶起,一邊說:“有些事情需要處理,來晚了,倒讓威爾斯皇帝受苦了。” “謝謝皇帝陛下,朕……不,我……”威爾斯廢帝不知科思想做什麼,心中驚慌,好半天想不到一個合適的自稱,“這個……在下不敢再以皇帝自稱,已經是廢帝了。” “廢帝?那是說給其他人聽的,你還當真啊?”科恩笑著搖搖頭,對威爾斯廢太子說:“太子就自己起來吧!年輕人不能被人扶。” “是的,陛下。”威爾斯廢太子行禮後站起。 “也起來吧!”科恩陛下又拉起坎普廢帝,看看他懷中的孩子,“你的孩子?幾歲了?” “回,回,回稟皇帝陛下,這是在下的親子,已經、已經一歲半了。”坎普廢帝一說話眼睛里就不住的往外泛著淚光,“皇帝陛下……在下,在下可是投降的呀……” “朕知道,朕都知道,朕准備了酒宴,咱們三個皇帝好好喝一杯。”科恩拍拍坎普廢帝的肩膀,又從他手里接過孩子,“這麼小的孩子,還聽不懂咱們的話讓他去找母親吧!” “是!是!這孩子還沒斷奶,最需要母親了。”坎普廢帝並不是一個真正的白癡,當然知道科恩話里的意思,看到科恩真把孩子交給侍女,連忙說出自己一個妃子的姓名。 “大家過來坐吧!今天這頓其實就咱們三個皇帝吃。”科恩走到長長的餐桌邊,先在主位的王座上坐下,吩咐內侍近衛退下,又對威爾斯廢太子說:“太子就辛苦一點,在旁侍奉。” 眼見因為科恩陛下一高興,坎普廢太子就搶了一條命,威爾斯廢太子當然也要為自己的性命而努力,他馬上就拿起了酒壺,謙遜的說:“長輩進餐,晚輩隨侍,這是應該的。” 宴會廳的大門緩緩合上,將內外分隔成兩個世界,幾名科恩陛下的親近大臣站在門外,側耳凝聽著門里的談話,面色沉重之極。特別是羅倫佐院長,他早從科恩陛下的對話中感覺到陛下對這件事情的處理是另有打算,雖然陛下也算是個喜怒無常的皇帝,但以前那些情緒變化總能讓人有跡可循,可眼前的這次變故里面卻透著一些令院長不能理解的東西。 宴會廳里,各種菜肴流水般的端上來,井井有條的擺放在餐桌上,斯比亞名菜,威爾斯風味小吃,坎普掛釀,琳琅滿目,豐盛無比。看著面前的國宴,威爾斯皇帝和坎普皇帝是心如刀割,這頓,應該就是自己的最後一餐了吧?可斯比亞皇帝,他心里在打什麼主意呢? 威爾斯太子給三人斟好了酒,垂手站在一邊,科恩拿起酒杯,向著另兩位皇帝舉起,“朕啊!其實當這個皇帝才沒多久,原來當總督的時侯就覺得當皇帝是一件苦差,可萬萬沒有想到,真正的皇帝比朕想的還要苦,來,今天就為了三個苦命皇帝的會面,干杯!” 酒杯放下,氣氛不再像先前那麼沉悶,科恩陛下微笑著,談起一些童年往事。逐漸的,也令兩位皇帝的情緒也受到感染,雖然他們並不清楚科恩的用意,但斯比亞皇帝願意在這時對你笑總歸不是一件壞事,于是兩個皇帝也不好藏私,分別講起過往趣事助興,讓門外的幾個斯比亞大臣摸不著頭腦。 水晶酒杯一次次舉起,又一次次放下,皇帝們毫不推辭,直喝到酒酣耳熱,嘴上說到好笑處時,三個年紀相差不小的皇帝還會拍著桌子狂笑。這里面,科恩的心思沒人能猜到,坎普皇帝是全心全意的陪著科恩開心,而威爾斯皇帝,他始終在笑容里潛藏著什麼東西。 “那個,有一件事情朕想問問你。”科恩手里抓著酒瓶,笑眯眯的看著坎普皇帝,“坎普內亂的時侯,朕就在你的國士上,前前後後的事情都是朕一手做出來的,你那個時侯才剛剛登基,你心里怎麼看朕?說實話啊!不說實話朕不高興。” “這個……說起來話就長了,我的斯比亞皇帝,你的出現,可是……可是身為王子的我千百次企求的結果……”坎普皇帝喝得有點多,舌頭都大了,“我那個時侯,還他媽不是太子,我那個太子大哥已經私底下修了監獄給我,他打算一登基就要把我關起來……如果不是我偶然收到消息,我他媽的就會被關成人干!” “這之後呢?”科恩陛下右手拍著桌子起哄,連吹口哨。 “這之後,這之後不是您來了嗎?誰還不知道您啊!你做的那些事情,可把我高興壞了。”坎普皇帝滿臉堆笑,“我不想在監獄里過一輩子,所以……就只有委屈我那太子哥哥早點滾蛋了……對,還有那個老不死的,我本來只是掐掐他的脖子,問他為什麼不立我為太子,沒想到他居然就在那個時侯死了!科恩陛下我這個弑父的名聲可來得冤枉!” “當上皇帝之後呢?”科恩哈哈大笑,“日子過得怎麼樣?” “當上皇帝之後,我的日子就更慘了。”坎普皇帝歎了一口氣,“那個時侯,您不是還在坎普嗎?魔屬聯軍吃了敗仗,全把責任推到我頭上,我當皇帝才幾天啊?那段時間,我沒睡過一個好覺,沒吃一頓安穩飯,沒娶過一個妃,沒生過一個兒,累得不像個人樣,可結果呢?坎普舉國上下被魔屬聯軍翻個底掉不說,魔殿還派人來打我鞭子……我他媽招惹誰了?” 聽到這里,威爾斯皇帝也忍不住大笑起來,講起了自己的笑話。威爾斯皇帝年紀最大,故事比坎普皇帝多,涉及的層面更加深廣,門外幾個斯比亞大臣聽得冷汗直冒——門里畢竟是皇帝的世界,身為大臣的他們,始終是無法理解的。 這一頓飯,足足吃了五個多鍾頭,其間,酒醉的坎普皇帝支撐不住,趴在桌上睡著了,醒來之後一揉眼睛,科恩陛下還在跟威爾斯皇帝聊天——科恩陛下臉上帶著微笑,神態不像是喝了酒的人,而威爾斯皇帝面色略微有些沉重,也不像是喝過酒的人。 “你醒了?”科恩陛下柔和的目光看過來,讓人送上毛巾,“擦擦臉。” “失禮了。”坎普皇帝接過毛巾,看看外面的天色,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問,“科恩陛下,這一餐在下吃得很開心……只是不知道,在下還能不能吃到下一餐?” “吃得開心就好。”科恩陛下點了點頭,目光垂下去,“恐怕,這就是兩位最後一餐了。”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