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科恩的話音剛落,坎普皇帝頓時就面如死灰,全身上下冷汗淋漓,先前積累的酒意已完全醒了,就連早有心理准備的威爾斯皇帝也跟著為之色變。 本來,亡國的君王,對自己的命運都有心理准備,況且這兩位並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但科恩陛下請了他們來,其間不羞辱,不拷問,還把酒言歡,天南地北的暢談,這就難免讓兩位皇帝心里產生錯覺和希望。陷入絕境中的人,但幾還有一絲希望,都不會輕易放棄。 到最後,科恩陛下卻冷酷的宣布說還是免不了一死,這讓兩人在失望之外又產生一種疑惑……科恩陛下這是干什麼?這種思維,簡直就是不能被普通人所能理解的。 雖然對自己的命運有了了解,但兩位皇帝卻並不想就這麼放棄,大家都是干過皇帝的,且不說稱職與否,這種層面的潛規則是人人都明白的……雖然是階下之囚,但卻不是沒有價錢可講,哪怕是為家族多留下一個人,都是令人欣烈的成績! “科恩陛下……在下,在下是誠心的投降。”坎普皇帝低垂著頭,兩手局促的緊握著,一點也不見當初殺兄弑父的凶悍之氣,“在下當這個皇帝本來就不開心,但卻迫于帝國形勢無法下台。當兵臨城下的時侯,我只想著,或者我投降,科恩陛下就能讓我成為一個平民,我就那樣普通的生活下去,和我的妻子和兒子……科恩陛下,我是真的這樣想,我想繼續跟我的家人生活下去,如果我要為此付出什麼的話,我是很願意付出的!” “不要這麼頹唐,畢竟你還是當過皇帝的人,無論面對何種景況,都要對得起自己的身份。”科恩仿佛忘記自己面前這人是怎麼當上皇帝的,還伸出手去,拍拍坎普皇帝緊握著的拳頭,“朕很想讓你付出什麼東西來挽回一切,但是……朕卻不能這麼做。” “科恩陛下,心里應該是還在恨著我們吧?是的,科恩陛下,三國領土盡入陛下之手,您現在已經成為我等不敢正視的尊貴帝王,我等的性命就不值一提,本來就沒存偷生的奢望。”一直沒怎麼說話的威爾斯皇帝開口了,他比坎普皇帝要沉穩得多,“但是,剛才跟陛下暢談之後,在下突然感受到很多以往沒有的快樂,在下也想以一個平民的身分生活下去。科恩陛下如果需要我等做什麼,或者是想知道些什麼,我等不會敷衍。我們畢竟曾經是魔屬皇帝,所做的,所知的,或者會對陛下的仁心霸業有點幫助。所以,請陛下不要再恨我等。” “兩位誤會朕的意思了,朕不恨你們。此時此刻,朕可以很明白的告訴兩位,朕從來就沒有恨過你們。”科恩看著威爾斯皇帝,露出一個苦澀但卻坦然的笑容沉聲說:“當然,身為神屬帝國的皇帝,朕應該恨你們才對。但是,如果撇開帝國朕盟的話,你們其實沒有對朕怎樣,既沒有奪妻之恨,更沒有殺父之仇,要朕如何去恨你們?朕不是一個見人就殺的瘋子。” 聽了科恩的話,兩個皇帝面面相覷,更不知道這位斯比亞皇帝心里在想什麼,良久之後,坎普皇帝才伸手指指餐桌,“那麼……陛下今天為什麼要讓我等來這里?我等剛才,我等剛才還滿懷生存的希望,心里很高興的,陛下!” “之所以請兩位來,是因為朕想親自送兩位最後一程。”科恩的手指收回來緩慢的摸上了酒杯,自嘲的語調更顯緩慢,“因為……對你們兩位,朕心里有愧。” 這一刻,不但是兩位皇帝呆住,第一魔將呆住,就連遠在地獄島的黑暗魔王都把身子向前傾斜了一下——科恩處的酒宴在進行時,倍感無聊的黑暗魔王也只有獨酌,現在,精彩的東西終于開始上演了,這對黑暗魔王來說,當然有點守得云開見月明的意思。 “朕就一次說了吧!為兩位解釋清楚。”將紅酒一飲而盡的科恩站起身來,“說來好笑,朕還從來沒有這麼坦白過——朕不恨你們!其實,應該是你們恨朕才對!” “不敢……”雖然兩個皇帝還處于震驚狀態,但這句話是一定要說的。 “你們為什麼說不敢?難道恨一個打家劫舍的強盜錯了嗎?手一甩,科恩把酒杯狠狠的砸在地上,“普通的強盜,不過攔路做案,而朕呢?朕是吞並別人的帝國,沒錯,朕就是一個強盜,一個最大的強盜!你們可以恨朕的,你們的家人也可以,朕不怪你們。” “陛下。”宴會廳的大門打開了一條小縫,有張嘴在說:“請陛下慎言。” “滾!”科恩陛下怒喝一聲,一只銀盤連帶上面的半只烤乳豬立即飛向大門“當”的一聲,花花綠綠的配料滿天飛,門外的人再也不敢露頭,兩個皇帝也嚇得身體猛的一抖。 “讓兩位見笑了,手下人不懂規矩!”強自克制情緒的科恩轉過頭來,對兩位皇帝說:“相信兩位對朕的成長有所了解,其實朕從小到大所受都是成為一共總督、一個大臣的教育,成為將軍是朕性格使然,也算得上是不務正業而在這些教育中,朕所知的強盜一詞的解釋與普通人差不多,強盜是邪惡的,是應該被我們打倒的” “科恩陛下……”威爾斯皇帝隱約知道科恩要說什麼,但他卻接不上話。 “後來,朕當了皇帝……世界就變了,一切都變了,所有的一切。”科恩冷冷的笑著,“這這個時侯,朕被皇家圖書館數以萬計的書告知,被無數的重臣告知,朕要想當好這個皇帝,就得成為一個強盜!成為一個最大的強盜,去搶占別人的領土,搶奪別人的子民。” “科恩陛下……”坎普皇帝痛苦的閉上了眼睛,“這就是皇帝的使命啊!” “不錯。”威爾斯皇帝苦笑著回答,“這是每個皇帝的使命和天生的罪。” “身為皇帝,可以免除一切罪行,但有誰能真正了解,我們身上背負的這種原罪?”科恩點頭,“為什麼朕看到你們會覺得親切,因為你們跟朕都是皇帝,這種苦楚,外人是無法體會的,跟他們說,不過是對牛彈琴而已。” 聽到科恩陛下這樣講,站在門外的羅倫佐院長輕咳了一聲,表情變得有些不自然,雖然院長心里有些不高興,但卻無法反駁陛下這句話,一則自己不是皇帝,真的無法感受皇帝的苦,二則是科恩陛下這個皇帝早已超出自己的預期……自己和皇帝的位置,已經相對于初期的對立的疏導,變成現在完完全全的輔佐。 “朕對你們,對威爾斯和坎普的貴族,沒有任何成見,朕之所以對你們開戰,完全是被逼迫的。”科恩的話在繼續,臉上的表情逐漸變得麻木,“你們都應該知道,朕曾經得罪了很多人,可以說,所有能得罪的人,朕是一個沒落下。如果不開戰,如果不占領你們的帝國,不用三年,朕必定完蛋,朕的家族必然完蛋,光複的斯比亞帝國必定完蛋……朕雖然已經是一個強盜,可身邊卻還很多強盜在虎視耽耽,朕要想存活下來,就不得不擴充自己的實力。” 兩位皇帝怔怔的聽著,思緒翻湧,一時插不上話。 “你殺兄弑父是為了自保,朕理解你,為帝者不能心慈手軟。”對坎普皇帝說完,科恩又看著威爾斯皇帝,“你對格倫斯的家族斬草除根,朕也沒有覺得你錯,帝國皇帝,應該拿得起就放得下。只是你們兩位的手腳不夠麻利,讓朕鑽了空子。這些事情,也不能構成恨你們的理由,實際上,在這麼多皇帝之中,朕覺得你們兩位都算是忠厚。” “聽到皇帝陛下說忠厚……我這老臉也得紅一紅啊!”威爾斯皇帝搖著頭說:“不過話說回來,科恩陛下既然不恨我們,那我等必須死的原因是什麼呢?” “這是重點,這是一個最無稽的地方。”科恩歎了一口氣,“無論怎麼樣,朕帶著大軍來了,朕已經成為這塊土地新的主人,朕……發動了戰爭,數十萬將士流血犧牲,數百萬平民流離失所,還有,所有的帝國都在關注著這一切,尋找著下嘴的機會,在這個時侯,朕不能失敗,朕要維持一個勝利者的形象,一個勝利帝國的形象……” “所以呢?”坎普皇帝臉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抽動著,“我等就得……” “是的!戰爭是由人引起的,由十惡不赦的罪人引起的!”科恩斬釘截鐵的回答,“在所有卷入戰爭的人中,只有皇帝才能承擔這個責任。但現在,卻不能由朕來承擔這戰爭的罪責!” 這是一個戰勝國皇帝的心里話,一個霸主心里的真實想法,在被科恩陛下大聲的,堅定的說出來之後,顯得那麼生硬,那麼冷酷。門外的幾位斯比亞大臣面面相覷,均是一頭冷汗。 但在兩位亡國皇帝來說,這話卻很真實中聽,當然,這是和一大堆汙穢的假罪名相比較。 “科恩陛下啊……”威爾斯皇帝長歎一口氣,再次搖了頭,雖然已近生命盡頭,但心里卻對這位斯比亞皇帝有了新的認識。 “朕,朕在世人的眼中,必須得是正義的,哪怕,哪怕就是搭上兩位的性命,朕也要這麼做!”科恩擲地有聲的丟出這句話之後,語氣慢慢平緩下來,“所以,兩位就恨朕吧!就把朕當做一個普通人那樣去恨,想罵的話就趁現在,朕絕不怪你們……” 接下來,在這個富麗堂皇的宴會廳里,卻沒有響起罵聲,而是陷入一片長久的沉寂。 地獄島里,黑暗魔王正從巨大的魔法熒幕上感受著現場的氣氛,愜意的享受著影像所帶給自己的新奇感覺,在科恩等人陷入沉寂之後,黑暗魔王微微一笑轉頭看著自己的公主們,“覺得如何?我們的玩具,每一次都會給我們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吧?” “是的父親。”長公主恭謹的回答,“似乎,這個人類小孩已經開始成長了。” “對于成長中的玩具,你們要小心的呵護,固然要給予他豐富的養分,但挫折也必不可少,人類啊!在各種環境下,所展現的東西可能截然兩樣。”黑暗魔王的目光從長公主的身上移開,停留在小公主臉上,“本來我想建議你放棄魔化我們的玩具,但那有違傳統,所以在魔化這件事上,你要多多開動腦筋,慢慢來。” “是的父親。”小公主不敢直視黑暗魔王,連忙低下頭去。 “你們幾位公主,現在連回話的神態用語都一模一樣,真是無趣,在看到玩具成長的同時,偶爾也要注意一下自己的成長。”黑暗魔王拿起酒杯,目光重新回到魔法熒幕上,因為在那宴會廳里,三位心態各異的皇帝已經打破了沉默,說了很多話了。 “我……雖然科恩陛下這樣說了,但我心里,卻恨不了科恩陛下。”坎普皇帝的嗓音變得有些粗,“我不是什麼好人,殺兄弑父這樣的事情都能做得出來,自然不用在眼前說好話來討好科恩陛下你……但是,我要說一句,科恩陛下,你很合我脾氣,如果不是因為這些雜碎事情,我想我能跟你當個兄弟……” “有你這樣的人來當我兄弟,我想我不會拒絕。”科恩點點頭,首次放棄了皇帝的自稱。 “用我的血——把科恩陛下你洗成最正義的皇帝!”坎普皇帝一把抓起桌上的酒杯,“但是,請科恩陛下聽我一個請求!” “你說。”科恩點點頭。” “我現在不把你當成是一個皇帝,而把你當成是一個可能成為兄弟的人。”因為太激動,坎普皇帝手里的酒杯不住晃動著,不斷灑出紅酒,“我知道,我一個人的血不夠!我現在兩手空空,也沒什麼價錢可講!但是,請你答應我,最大限度的寬恕我的族人!” “知道了,我會認真考慮。”科恩拿過一只酒杯,看向威爾斯皇帝。 “科恩陛下,我現在想知道一件事。”威爾斯皇帝輕聲問,“陛下會饒過我的太子嗎?” 廳里,所有的目光都在這時侯集中在威爾斯太子身上,太子連忙低下頭去雙手止不住的發抖,酒壺的蓋子與壺口不住碰撞,發出一連串細微響聲。 “太子啊!”科恩長歎了一口氣,“太子已經成年了。” 在科恩與威爾斯皇帝的對視中,威爾斯太子只覺得眼前一黑,再也無法支撐身體的重量,整個人栽倒在地暈了過去,金屬酒壺在地上一路翻滾,紅酒灑了一地。 這個時侯,威爾斯皇帝卻笑了,因為他知道,科恩陛下並沒有說謊話騙他,在這種情況之下,沒有任何一個皇帝會饒過自己已經成年的太子……于是右手抬起,“哧!”的一聲撕裂了左肩的衣服,把左袖完全撕掉。然後在科恩的目光注視下,拿過一把餐刀,在左手皮膚上劃出一個長長的口子。 “沒有人知道,我在當皇帝之前就會這個。”不無得意的一笑,威爾斯皇帝的手指就從傷口中伸了進去,生生從血淋林的皮肉中取出一個仔細卷好的管狀物品,“科恩陛下,我也不同陛下做交易了,陛下看看這個,覺得能赦免我多少族人,就赦免多少吧!” 科恩看著被放置在潔白餐巾上猶帶血跡的管狀物,不動聲色的問,“這是什麼?” “這是我這一生所留下的最寶貴的東西,一個皇帝用其一生所了解並保守的秘密,一般人絕對不能碰的東西。”雖然傷口還在流淌著鮮血,但威爾斯皇帝卻微笑著回答,“我知道,科恩陛下是神屬帝國的皇帝,而這上面記截的大多是魔屬的東西,但是,科恩陛下的一只腳現在已經踏在魔屬的土地上,多知道一分,就多一分完成霸業的把握;多了解一點,斯比亞帝國就多一塊穩固的基石。” 科恩依舊不動聲色的問,“為什麼要把這東西給我?” “我本來不想把這東西拿出來,我只想在千百年後,或者有人會發現這東西,發現我曾經的生命痕跡,發現這些秘密。但在我生命的最後一刻,我真正認識了科恩陛下,與其等待千百年的發現,不如現在就幫助科恩陛下。”威爾斯皇帝的話停滯了一下,接著說下去,“這是我把這東西給陛下的原因所在,太子就隨我去,但是其他的旁系族人,科恩陛下能赦多少,就高抬貴手吧!” “你們的族人,我會考慮,認真考慮。”科恩上前幾步,湊近看著那管秘密,“不過這東西,朕倒有些拿不定主意……但是朕要承認,這是一件很有誘惑力的東西……” 說完,科恩伸出手來,手掌懸停在秘密上方,手指撮動著,顯然是心里拿不定主意。但在別處,卻有觀眾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如果科恩拿了這件東西,那麼他就不可能得到什麼好下場。雖然黑暗魔王臉上還保持著淡淡的笑容,可這笑容,只能讓人看了心驚肉跳。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