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所有觀眾都在注視著科恩陛下的動作,揣摩著他的心思,而科恩陛下的手卻長久的停滯在桌上,既不收回,也不下壓,臉上沒有表情,至少是沒有流露出能讓別人窺探其心境的表情……在沒有被打開之前,任何人都不知道這份資料里記載了什麼,能給科恩和他的帝國帶來什麼影響。但科恩卻知道一點,這份資料威爾斯皇帝不會無緣無故的拿出來。 是感激?是籌碼?還是嫁禍?科恩必須要做出正確的判斷。拿與不拿,他的決定一旦做出就無法更改,其後的結果更是難以預料。普通人很難想像,一個皇帝的命運,一個帝國的命運,很可能在這一息之間被決定,被扭轉。 知道科恩難以一時做出決定,第一魔將面上已經不自覺的流露出一絲焦慮,這一次選擇不同以往,如果只是涉及她與科恩的一般事務,那還有挽回的余地,但眼前這一幕黑暗魔王也在關注著,科恩只要有一步行差踏錯,黑暗魔王絕對不會放過他。科恩是一個神屬皇帝,有很多事情,是他不能知道,也不應該知道的,即便是他無意間流露出想知道的心思,這心思也屬必誅之列。 “這東西對你來說一定很寶貴。”科恩陛下慢慢的收回了手,臉上露出一個令人難以琢磨的笑容,對威爾斯皇帝說:“朕可是神屬皇帝,真的要給朕嗎?你可想好了。” “是的,在下已經想好了。”威爾斯皇帝平靜的回答,“眼下,在下已經了無牽掛。” “既然你這麼堅持要給朕,朕實在是不好推脫啊!”科恩陛下背起手來,靠著長長的桌沿踱步,“別人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朕今日才算是有所領悟,你不想再對朕說點什麼?” “父王。”聽到科恩這句話,魔族長公主立即跪下,“第一魔將就在不遠處,請允許兒臣下令,立即殺掉科恩·凱達。” “不要著急,即便是要殺,也要讓其看過那東西再說。”黑暗魔王輕輕擺手目光並未離開魔法熒幕,而熒幕上的威爾斯皇帝就在這時長歎了一口氣,回答科恩,“在下心里的確是有千言萬語,但卻怎麼也說不出來,陛下一代人傑,必定能理解在下。在下只希望陛下界成霸業,一了在下幾十年皇帝生涯的郁悶。無論是在哪里,在下都會祝福陛下的。” “那麼,朕先要說聲謝謝,因為你這樣的心思的確難得,朕如果不一飛沖天的話,還真有點對你不起。”科恩陛下哈哈一笑,一把掌拍在桌上,掌心里接住那份資料,目光已變得有些冷了,“不錯,朕有一飛沖天的本事,但卻不想在翅膀上加上你這幾十年的負擔!” “皇帝陛下,在下……在下這完全是一片好意啊!”威爾斯皇帝眼神一顫。 “是不是好意,現在都不重要了,朕的好奇心是很重,但還沒有重過自制力。”科恩冷眼看著威爾斯皇帝,“不錯,身為一個皇帝,朕太寂寞了,所以才請你吃飯,好意款待,答應考慮你族人的生死……但這一切並不說明,朕會寬大到給你的家族一個翻本的機會。” “皇帝陛下,你完全誤會在下了,在下是真心的啊!”威爾斯皇帝跪行向前急切表白,“在下保證,這資料上的一切都對陛下大有幫助,都是真的!” “毒藥如果不是真的,那就毒不死人!”科恩接在桌面的手指一曲,一團火焰燃起,吞噬了資料,威爾斯皇帝大驚失色,才伸出手想去抓,已被科恩一腳踢得老遠。目光呆滯的坎普皇帝跌坐在地上,眼看這份資料成灰,說不出一句話來,廳門外的大臣們心急如焚,卻不敢開口——而在地獄島的魔族宮殿里,黑暗魔王卻在繼續著自己的微笑。 “謝謝你的資料,朕領情了。”當資料成灰之後,科恩陛下收回了手,笑著說:“你放心走吧!朕會做個好皇帝,因為,朕比你想像中的還要邪惡和陰險。” “呸!”威爾斯皇帝吐出一口血水,用怨毒的目光盯著科恩,“算朕失策!” “不要說朕沒提醒你,你每罵一句,你家族的災難就會多延續一代。”科恩拍拍手心,不以為然的說:“好啦,今天的見面就到這里結束,朕要休息了。明天清晨行刑,你們兩位還有一個鍾頭的時間和親密家人見面——不過,朕已經為你們准備了幾樣東西,你們也可以選擇在今夜自行了斷。” “為什麼要這樣做?”威爾斯皇帝悶聲問,“難道朕連上刑場的資格都沒有了嗎?” “這原因很簡單嘛!如果朕殺了別國的皇帝,畢竟對朕的名聲有損,但你們自殺就不同了,自己一心要求死,誰攔得住?”回答完畢,科恩看了一眼暈倒在地的威爾斯太子,吩咐門外的人,“再給威爾斯太子准備一餐,讓他與家人道別。” “陛下!皇帝陛下!”看到科恩要走,坎普皇帝急忙大喊,“在下沒有任何陰謀啊!” “你當然沒有。”科恩停下腳步,但並沒回頭,“既然朕已答應考慮,自然會守信。” 一出好戲自此落幕,魔法熒幕緩緩上升,逐漸隱沒在天花板中。黑暗魔王從王座上站起身來,信步走到廳門,雙手背在身後,目光投射在極遠處,雖然身形不甚高大,卻給人一種把廳門完全堵住的感覺。兩位魔族公主悄悄調轉了方向跪著,誰也不敢出聲驚動父親的思考。 “這個皇帝,真是越來越有趣了。”黑暗魔王輕聲問,“你們覺得呢?” “父親覺得有趣,那當然是正確的。”長公主抬起頭,小心翼翼的回答,“不過兒臣卻有些擔心,斯比亞皇帝近來的一些作為,可能會影響到魔族的威儀——兒臣是說,愚昧的人類通常不會把問題想得太深,他們會以為斯比亞皇帝這些行為是被魔族允許的。” “人類這麼認為,就會影響到魔族的威儀了嗎?”黑暗魔王輕笑一聲,“我告訴你,唯一能影響魔族威儀的只有魔族本身。余下說法,全是敷衍推卸之辭。” “是,兒臣受教了。”長公主低下頭去,一臉羞愧。 “沒有責怪你的意思,即便是長公主,你對魔族過往也知道得少了些,這樣吧!你帶著妹妹去藏書室看看,之後便會明白我為什麼會任由斯比亞皇帝作為。”魔王轉過身來往回走,“要真正不帶偏見的評價,到目前為止,科恩·凱達這個人類是對魔族有益而不是有害。” “父親為什麼這樣說呢?”小公主難掩自己的好奇,“他是神屬皇帝啊!” “無論魔屬神屬,人類有多少年沒有發生戰爭之外的大事件了?”黑暗魔王抬手讓兩位公主站起來,“先前的舉步不前,是因為人類揣測不到魔神的意志不敢有所作為。而在此之後,我們向人類轉達了這樣的意志,卻一直不見成效,其中最根本的原因是人類已經習慣了安樂,不再願意有所改變。于是皇朝不見更迭,帝國不見覆滅,這不是好事。而對我們魔族來說,人類的皇族和帝國算是什麼?這些如同草芥的東西更迭之後,分崩離析之後,大陸上的土地會稀薄一寸嗎?” “但是父親,斯比亞皇帝越過了分界線……”長公主說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慮。 “分界線是個死物,如果能因此活過來,那倒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讓魔屬的人類感受到危險,這很有趣,如果魔屬人類中再出現一個能與斯比亞皇帝抗衡的人,就更有趣了。”魔王笑得很輕松,“有趣的事情不能獨享,把這次見面的情形送去神族,也讓神王看看。” “是的父親,兒臣會安排。” “既然斯比亞皇帝已經來敲門了,魔族也不可以不聞不問,你去見見科恩·凱達,回程時順便去魔殿加些壓力,讓這些人類全力上陣才好。”魔王又補充說:“科恩·凱達既然在魔族手里拿走了兩個帝國,那麼他也要為魔族辦些事情才行……你們下去吧!” “兒臣明白父親的意思,會安排妥當的。”長公主連忙帶著妹妹告退。 當日夜里,坎普廢帝,威爾斯廢帝和威爾斯廢太子“先後”畏罪自殺,科恩陛下在清晨得知此事,大怒,下令將三位引起戰爭的罪斜禍首斬首之後下葬。在十多位見證此事的威爾斯本土貴族眼里,葬禮根本毫無規格可言,三位生前享盡富貴的皇族,死後就如同是普通死刑犯一樣,被一隊士兵用裝雜物的口袋裹了找了一個隱秘地方,刨坑一丟,用土填平了事。 那邊把人一埋,這邊就有人跟著倒黴,兩廢皇族的所有成年男性全被科恩陛下派來的法官打了軍棍,無數血淋淋的屁股在提醒世人,千萬不要讓斯比亞皇帝生氣。 接著,斯比亞帝國威爾斯,坎普特別行省總督,力克·凱達親王在中午發宣告文書,痛斥三位廢皇族的險惡用心。文中指出,英明仁慈的科恩·凱達陛下本意是擇日公開審理這三人的戰爭罪行,並已經做出了事後特赦的打算,但這三人用心歹毒,居然在科恩陛下宴請,告之這樣的消息之後立即畏罪自殺,企圖用自己肮髒的生命陷科恩陛下于不仁之境,實屬大惡……文後附帶科恩陛下親筆簽發的特別赦免令一份(赦免兩廢帝,兩廢太子),追加赦免令一份(赦免所有廢皇室成員,並授予其成員普通貴族身分)以證明其真實性。 在宣告文最後,是“盛怒狀態”之下的科恩陛下對這兩個廢皇族的最新安排——所有成員被剝奪一切榮譽身分,直系成員分別被判終身苦役,終身監禁,旁系成員監視居住,未滿十四歲者不承擔家族罪責,成年後身分待定;原坎普廢太子因為不到兩歲,所以由斯比亞帝國重臣提夫羅倫佐收為養子,成年後身分待定。 這份宣告文一出,第一時間就得到消息的威爾斯特別行省,上下都是一片嘩然,沒有人想到,斯比亞皇帝會這樣處理這件事,而且這件事看起來也十分的複雜曲折。其實沒有人願意相信,斯比亞皇帝一早就有赦免戰敗國皇帝的想法,可大家不得不承認,兩位廢帝這樣的死法,民眾是可以承受的,至于是不是能達到斯比亞皇帝所預想的其他效果,那就不得而知。 但無論怎麼說,在威爾斯的貴族和民眾心中,科恩·凱達陛下的形像已經逐漸鮮明起來,到目前為止,科恩陛下在大家心里並不是個仁慈的皇帝,而只是一位讓人猜不透的皇帝,這樣的皇帝,才是最讓人畏懼的。在魔屬民眾看來,做個仁慈的皇帝沒有難度,更有甚者,認為仁慈等同于碌碌無為,一個強大的帝國,只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皇帝……科恩·凱達已經在軍事上展現了自己的強大,在那個奇特的晚宴之後,民眾們已經接受他,正等著看他展現其他方面的強大實力。 而在斯比亞大臣里,雖然科恩陛下的處理辦法與他們的建議相差太遠,卻沒有人對科恩陛下的決定發表反對意見,連羅倫佐院長也沒跳出來鬧,這多少有些不平常。 此後的十來天中,科恩陛下一直在巡視邊防,幫助軍部制定出一系列的戰備方案,在後方的部隊調集上來之後,斯比亞軍隊在這兩個特別行省的作戰部隊已達破記錄的三十萬。這些部隊主要集中在四個險要區域,依托城市的道路,各自在威爾斯和坎普建立了穩固的防線。 從兵力部署上就能看出科恩·凱達在戰前就做了充分的准備工作,因為在斯比亞建國之初,全部的兵力也只有三十萬人,在不長的時間里,斯比亞軍隊在整體素質並未下降的前提下完成了一次自身複制,正規作戰部隊達到六十余萬,另有一批屬于各戰區的邊防軍,內政警備軍……如果不是有這樣規模的軍隊,新占領的土地就能把斯比亞軍給掏空了。 具體部署原則是:兩特別行省的首府為主要基地,建立完備的後勤供給體系,依托此體系,作戰部隊的主要力量分別駐紮于三到四個要害區域,各支部隊距離國境線至少五百里的距離,國境線上只保留一些崗哨和日常巡邏分隊,但在這五百里的距離內,卻要修建三個以上的前進基地——當然是空的,並有少量部隊駐守。 情報體系前推至國境線外,監視接壤各魔屬帝國軍隊的動向,一旦發現有進攻威脅,立即傳回情報,再由作戰部隊做出判斷,決定最佳戰斗地點與參戰軍隊規模。斯比亞軍整體的作戰思想是堅持積極防禦,既允許敵軍進入國境,但底線是五百里,時間是一個月——斯比亞參謀部做過詳細的推算,如果不是聯軍,接照魔屬軍隊軍團級的補給制度,他們的補給線一般是三百里,四百里是極限,五百里就距離完蛋只有一步的距離了。而斯比亞軍建立在行省首府的主基地,卻能夠把行省所有的作戰資源牢牢掌握在手里並運上前線,使部隊的反擊范圍不必受後勤限制,甚至能支持十五萬軍隊突出國境線二百里作戰,持續一個月時間。 在兩個特別行省首府,還駐紮有一萬五千近衛軍,兩萬常備軍,五千本地常備軍,五千警備隊,沒置近衛軍統領府為行省最高軍事指揮機也,任命海爾特中將為威爾斯近衛軍統領,莫亞中將為坎普近衛軍統領,至此,這兩位將軍終于從普通將領成為獨當一面的軍事統帥。 當然,在成為統帥之前,他們是需要到科恩陛下處進行必須的軍事素質補習。另一方面,這兩位也有些日子沒看到科恩,一接到命令,就安排好防務,帶著一干手下心腹來了。之後科恩陛下把房門一關,沒人知道里面一群人在于些什麼。 輕松的是內侍官,因為里面十多位將領連帶皇帝陛下對吃喝沒有任何特別要求,只要提供足夠的食物和飲水還有床鋪就好了,將軍們通常是出門就狂吃一氣,然後倒頭就睡……但卻苦了原威爾斯和坎普的制圖官,在短短三天時間里,他們趕制了一百三十多幅大號軍事詳圖,但還是有些不夠用,一個個直累得兩眼泛紅。 內政系統也沒閑著,在科恩陛下親自向將領們授課的時侯,他們正在全境范圍內收集各種資料,包括經濟狀況,農耕狀況,土地面積,人口數量,種族分布、民族積怨等等……在進行這些工作的同時,高效率的斯比亞內政官員還建立了大批難民營,暫時收容因逃避戰亂而流離失所的難民。 又過了好幾天,在科恩陛下打開房門,帶著一干“勉強畢業”的將領重見天目的那一個早晨,迎接他的不但有三十多內政大臣,還有數不清的統計資料。 科恩陛下四下看看,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氣,然後說:“先吃飯!邊吃邊談——不要拿早餐來敷衍朕,朕要吃豐盛的!” “對對。”海爾特中將揉著雙眼接過話,“最好是那個什麼賜宴……” “你真的想吃嗎?”莫亞中將輕聲說:“聽說吃過的貴族連拉了好幾天肚子。” “拉肚子也值……”海爾特中將還准備油嘴兩句,卻瞥見“老大”的真誠目光,立即不假思素的改口,“誰稀罕什麼賜宴啊!皇帝陛下的飯就最好吃了!你們說是不是?” “是的,長官!”身後,一群笑在心里的將領同聲回答。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