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人物介紹科恩。凱達:前世生存于地球時名為陳思,在被上司出賣後死去。靈魂在宇宙漂泊時遇到一強大神秘的生命,在此生命的協助下,于陌生地域重生,展開新的生命曆程,追尋前世失去的一切。因為前世、後世的多種經曆,使得他具有多重人格而迷失自我,但最終在眾人幫助下成為傲世異人。目前登基成為斯比亞帝國皇帝。 棉花糖:陳思的靈魂漂泊宇宙時遇到的神秘生命。棉花糖是陳思對她的戲稱。在她對陳思看似玩笑的安排中,似乎還隱藏著什麼。 菲琳:全名菲琳。羅娜,人族,科恩眾多妻子中地位最高的一位。性格平和堅強,做事細致嚴密,天生麗質,儀態高雅,可以獨撐危局,不但是科恩後宮之首,還是科恩的重要助力。時任斯比亞帝國內政監督。 凱麗:全名凱麗。羅娜,人族,菲琳的雙胞胎妹妹,科恩的妻子。性格直爽,極有魄力。時任斯比亞帝國內政監督。 溫絲麗:精靈族族長的女兒。幼時被科恩所救,後成為科恩的妻子,是科恩最愛的女性之一。性格謙和溫柔,魔法極為精湛。時任斯比亞帝國內政監督。 葳莎:全名葳莎。唐,吸血族頭領的小女兒,幼時被科恩所救。性格活潑,古靈精怪。一直叫科恩哥哥,科恩也把她當做寶貝妹妹疼愛。 海爾特:人族,科恩的兒時玩伴,科恩麾下最令人聞風喪膽的將軍。性格堅毅,頭腦冷靜,極具攻擊性。現任中將。 莫亞:人族,科恩的兒時玩伴,與海爾特齊名的將軍。性格極其沉穩,韌性極強。現任中將。 瑪法:人族,科恩的兒時玩伴,總聯絡官。其手下遍布整個大陸,觸手幾乎無孔不入。現任帝國總聯絡官。 杰克:人族,科恩的兒時玩伴。現任帝國大法官,對科恩的霸業幫助很大。 瓦地:矮人族,矮人族頭領之子,科恩的朋友兼堅定的支持者。 文:翼人族,翼人族頭領之子,科恩的朋友兼堅定的支持者。 莫加迪:沙人族,沙人族頭領之子,科恩的朋友兼堅定的支持者。 維素:全名維素。凱達,人族,貴族,科恩的父親,斯比亞帝國暗月城的總督,皇帝最重要的大臣與朋友。一直關愛著科恩的成長,是科恩最尊敬的人之一,在上一代皇帝死後,成為皇室派實際上的權力核心。在科恩登基後成為國相。 威伯:人族,維素的好友,大魔法師。像他這樣的人應該是每個國家都想爭取的人才,可不知為何沒有公職在身。 凱瑟翎:全名凱瑟翎。海格,人族,科恩的母親。性格溫和,極富愛心,是科恩最尊敬的人之一。 菲謝特:全名菲謝特。夏麥,人族,斯比亞帝國的王子,法定皇權繼承人。溫和文雅,學識淵博,在極偶然的情況下成為科恩最知心的朋友。兩人親密無間,誓要完成大業。 科恩甚至為了他,不惜起兵與整個大陸為敵。 百合:人族,女性。被科恩救出,成為科恩的貼身侍女。 阿布:雄性,科恩的幻獸。吸取科恩的心靈力量而獲得成長,具有和主人用意念交流的能力。 迪爾:全名迪爾。梅林,人族,女性,出身貴族。原本住在里瓦帝國,後因家族衰敗而來到萬普經商。性格剛烈,明白事理,是個女強人,更是難得一見的商業奇才。時任斯比亞帝國內政監督。 麗瑞塔:全名麗瑞塔。克納赫,光明神族,光明神王的大女兒。在科恩看來,這位神族女性無時無刻不在變化,極難掌握她的心態。喜歡隨意改變身分,第一次和科恩見面時,就變身為名叫依弗的神族侍女。 夏洛特:全名夏洛特。克納赫,光明神族,光明神王的小女兒。和姐姐不一樣,對人對事都很冷漠。科恩對她的印象很不好,菲謝特卻對她很上心。 達威德:光明神族,光明神王座下五大神官之一,戰神。 卡羅斯:人族,斯比亞帝國總參謀官,科恩陛下的得力助手。 溫特哈爾:全名溫特哈爾。雷尼,人族,女性,里瓦帝國的女將軍。行事神秘,有用盔甲隱藏性別的癖好。對科恩的態度惡劣。 岩石:半獸人族,男性。本是神屬聯軍第九軍團的新兵,後成為科恩的堅定擁護者。 現任科恩的近衛隊長,能力有了很大提升。 黛納:科恩親衛弓箭隊隊長。 斯維斯:全名斯維斯。赫本,人族,男性,魔屬聯盟布盧克帝國皇族成員。因為擁有俊美的面孔與溫文的舉止,而得到了奧黛麗。赫本的別稱,魔屬聯盟內的無數男女為其瘋狂。雖與科恩素未謀面,但已經成為科恩的宿敵。現賦閑中。 艾妮:全名艾妮。伊薩伯安特,魔族小公主。雖然身為永生的魔族,但性格天真,十分愛玩。 芙莉格:全名芙莉格。伊薩伯安特,魔族長公主。掌控魔殿,算得上位高權重。唯一讓她頭疼的就是小妹,除了小妹,死對頭神族長公主也是她的一塊心病。 凱普:人族,男性,本是在魔屬各國周游求生的小人物。生性猥瑣,欺軟怕硬。擁有不為人知的痛苦經曆,外表是一團軟泥,但是心里卻有自己的打算。在成為斯比亞帝國外交大臣之後,惡習有所改變。 白影:龍族,女性。由于種族的關系,天性有些孤傲。本來過著逍遙自在的日子,結果被一個“瘋子”拖下水,不得不成為一個侍女,從此東奔西跑,再也不得清閑。 琴倫:人族,七歲,坦妮的妹妹,自小被姐姐送入魔殿生活。坦妮為了自己這唯一的親人,可以犧牲一切,對妹妹的未來也充滿憧憬,卻不知可憐的妹妹在魔殿過的是生不如死的日子。琴倫被救出後,科恩給了她新的身分,使之成為斯比亞帝國的公主。 烏鴉:人族,二十五歲,頂尖殺手,身世成謎。為人冷傲自負,與孤獨為伴,一副對任何事都等閑視之的樣子。雖然有想要的東西,也有想要保護的東西,無奈心已疲憊。 直到遇上一個無恥之徒,才對“活著”提起些興致。 香雪:人族,神秘的女子。被人送給里瓦帝國太子,其目的卻不僅是如此。 第一章臨近夜晚,迷濛的細雨已經掩蓋了軍港的一切,稍微遠一點的景物都已變得非常模糊,就連軍港里往日強勁的標志魔法燈所射出的燈光這時也穿不透雨幕,顯得有些無能為力。在這偌大的軍港中,在這濕冷的空氣中,唯一保持與以往一致的只是碼頭上那群人,那群軍人──他們身穿制式軍裝,正按軍銜面對一艘軍艦列隊,無論職務高低,他們都筆挺的一字站在碼頭上,無人會稍微移動一下腳步,任憑寒氣沾染衣裳,細雨濕潤面龐。 此時靠在港口的這艘艦船,既不是體積龐大的指揮艦,也不是異常先進的攻擊艦,只是一艘普通的斯比亞運輸艦,特殊之處只在于一位斯比亞的特殊人物在上面。而對于這些斯比亞軍人們來說,這個人在那里,那里就是最神聖崇高之處,別說是運輸艦,就算是條小漁船也得列隊迎接! 因為這位身分特殊的人,就是他們的皇帝,科恩。凱達。 不過運輸艦中午就已抵達,眾軍官們只看到一個又一個的內政官員應召上船,皇帝陛下卻遲遲沒有下船來,雖然大家都猜不透皇帝陛下在做什麼,但上上下下的官員們臉上的表情都不輕松,單單這氣氛,就讓人覺得應該是發生了令人不愉快的事情。英勇的斯比亞軍橫掃魔屬,成功奪占兩個帝國,在這舉國都應歡慶的勝利時刻,卻發生了讓上至皇帝,下至眾臣不覺愉快的事情,這會是什麼事情?皇帝陛下又會用什麼方式去處理呢? “他還有什麼異動?”船艙里,神態懶散的科恩。凱達正斜歪在躺椅上接見最後一批內政官員,說話的時候,他抬起眼來看著站在最前面的一名內政官員,語氣平靜的問:“除了你剛才所說的那些,他還有什麼實質性的活動或者准備嗎?” “回陛下,因為還沒有得到陛下的命令,所以臣沒有啟動下屬潛伏人員,只是一直在小心留意著,的確發現了一些值得注意的事情。”一直以中等內政官為身分掩飾的情報官認真的回答皇帝,“自從那件事情之後,他與舊總督體系的通信量增加三倍,家人的日常表現有一個大的轉變,對平民或者下屬都很和善,同時還有以種種藉口截留現金、糧食的舉動……” 聽著情報官的報告,面色平和的科恩陛下不置可否的反問了一句,“也就是說,你們並沒有調查出他有調集軍隊、准備軍械等等實際上的反叛行為?” “回陛下,”情報官搖了搖頭,“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這些證據。” “你們應該知道,朕是個簡單的人,認定一件事的標准也同樣簡單。”科恩陛下坐正身子,左手伸出,在累積得高高的奏帖上輕輕敲擊幾下,“你們要定一個人叛亂,就得拿出他叛亂的證據來,僅僅憑藉一些所謂的反常舉動就要朕認定一省之總督叛亂,這是草率盲目的行為,就算是再多一倍官員奏請,朕也不會制裁他。不過就是死了個弟弟,自己挨了板子,官降三級,這些就成為他賭上身家性命叛亂的全部動機?滑稽,還有比這更滑稽的事情了嗎?” “陛下所說,的確是道理所在。”後面的一名大臣介面說:“但叛亂一起就勢同洪災,會對帝國造成極大破壞,我們不得不以防萬一,就算他沒有叛亂的打算,敲打敲打他也好……” “敲打?要朕無緣無故的敲打一省總督?”科恩陛下淡淡一笑,“因為舊日背景,這些總督們都是精神緊張的人,朕這一敲打下去,說不定就真能打出個叛亂來,到時候勞民傷財的平定,誰來負這個責任?數十年之後史家評說起來,還不是把這筆爛帳記到朕的身上?” “那陛下的決定是……”看到皇帝的態度,大臣們一時也無法再堅持。 “你們啊!把這些奏帖都領回去,朕就算是從來沒有接到這些帖子,就當這事情沒發生過,朕今天只是和大家同游海岸而已,之後大家各自歸家,該做什麼就做什麼。”說到這里,科恩陛下站起身來,“如果各位實在很擔心,那麼在日後多加留意就是,切記不可再憑空猜測。朕任用大臣,向來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說這番話的時候,科恩的態度異常認真,讓心中還有話的群臣無法再固執下去,只好點頭應是,拿了自己的奏帖分別退出,而科恩陛下也沒留下任何一位大臣來私下商量,直接讓他們下了船。至此,這一樁三位官員上奏、十七位官員附議的總督叛亂事件,就這樣被皇帝陛下強行壓了下來,既不複查,也不轉給大法官,說得上是不留一點痕跡。隨後,完成政務的科恩陛下換裝下船接見本地駐軍將領,其間和下屬談笑風生,神態里絲毫不見有一點煩心。 而在另一邊,晉見過科恩陛下的一位官員回歸官邸之後,卻把與科恩會面詳細情況模擬給一位信使,又幾經輾轉,此事詳情終于到達某總督手里。明了一切之後,這位總督帶著官員直奔密室,將此事從頭到尾的說給一位以面巾遮掩了容貌的人聽。 在聽完官員的覆述之後,這位神秘人物並沒有滿足,而是不厭其煩的反覆追問其間的談話細節,包括科恩陛下每說一句話的表情、語氣……特別是在科恩下最後結論時的表現,他甚至要求官員模仿當時的科恩陛下。 而這位狗膽包天的官員,居然也無視模仿皇帝舉止言談是重罪,把科恩陛下的舉止做了個七、八分,但科恩陛下的神態表情當世無雙,任這官員怎樣頭腦出眾,卻連一星半點也表達不出。可就算是這樣,神秘人在看完之後,還是手扶額頭,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大人,大人。”總督看神秘人久久無語,不禁出聲問:“到底怎麼樣?” “看不透,想不透,猜不透。”又沉默了半天,神秘人才長歎一口氣,仰首說:“縱覽一生,我還從沒對任何一個人覺得毫無把握,科恩。凱達,是我所遇的最大的挑戰和難題。” “那麼大人是想怎麼選擇呢?如何應對,大人總得拿個主意才行啊!”總督輕聲問完,被神秘人眼中投射的目光嚇了一跳,連忙賠罪說:“下官一時心急,逾越禮數,請大人見諒!” “算你知進退,雖然我並不完全清楚科恩。凱達心里在想什麼,但世事千萬變幻都不離其宗,我心里自然是有衡量的……你以為科恩。凱達一個二十出頭的半調子皇帝,有什麼本事能斗過我?”輕哼了一聲之後,神秘人的目光稍微緩和了一點,站起身來安撫說:“他有可能斗得過我們嗎?” “怎麼會呢?科恩。凱達半路出道,怎麼可能斗得過大人這樣睿智的神殿下派官員呢? 自上次我平安從聖都歸來,下官就知道這個小皇帝對神殿、對您還是心懷恐懼的。“總督笑著討好說:”下官竭盡心力為大人辦事,不就是在為了將來而拚搏嗎?“ “科恩。凱達年少英武,恐懼神殿倒還說不上,他只是在很多事情上想要倚重神殿。只可惜時世無常,不然與此人同事也不失為一件有趣的事。”神秘人又歎了口氣,“對這個皇帝,永遠要小心看待,此次對魔屬用兵的事,科恩。凱達這個名字就已震動整個神屬了……” “既然大人都知道這次用兵會震動神屬聯盟,那麼科恩。凱達的名聲會更上一步,我們……”總督躊躇了一下才繼續說下去,“我們在這個時候試探,是不是有點兒……” “不明白了吧?這個時候試探才是最明智的,你沒從科恩。凱達的話里品出點什麼味來?打下兩個魔屬帝國,這種豐功偉績是古往今來第一人!一個帝國皇帝能做到這一點,已經是極致了,他科恩。凱達潛心鑽研帝王之道,當然明白在這個時候應該做什麼才好……”神秘人物輕笑一聲,“你以為,他會無緣無故的提到後世史家怎麼評價他的事情嗎?告訴你,後世的評價,史書的評價,這是每一個功成名就皇帝最看重的事情,拚搏到這一步,他什麼都有了,現在就只想留個好名聲。而你這種身分特別的總督,就是他的感化對象。” “那麼大人心里已經認定,科恩。凱達的表現是正常的?他真是不想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之下動我?”總督若有所思的問:“那麼我的親弟弟,他怎麼會那麼毫不猶豫的處決? 就連與那事情全無關系的我,都受了皮肉之苦……真是一點也不講情面。“ “這就是觸怒軍人出身的皇帝的後果,如果當時他不立即處死你弟弟,恐怕你反而會寢食難安──下手忌憚,必有圖謀,你用幾十軍棍換了安心,不吃虧。”神秘人自顧自的坐下,“不過,親弟弟的這筆血債,你也一定難以忘記。他何時起程回聖都?他走之後安排我離開。” “科恩。凱達這次是不急于回聖都的,說是連場惡戰身心疲憊,要慢慢的一路巡視回去,隨便沿途看望各級大臣,另一方面,也讓聖都做好迎接威武之師的准備。”總督回答說:“下官估計,這一趟得花點時間,最快也得二十天才會回到聖都。” “各地巡游?”神秘人站起來就走向門外,“去告訴你的手下,本地一切事務暫停。” “大人要離開?”總督連忙跟上,“待下官去為大人妥善安排……” “不勞你費心了。”神秘人輕笑一聲,眼神讓身前的總督不寒而栗,“既然自己能來,我自然也能自己離開。” 是夜,為了趕上事先安排的進度,皇帝陛下的車隊星夜起程,在群臣的目光中開始了回歸聖都的旅途,一長串的馬車,再加上護衛的近衛軍,整個隊伍不算前後護衛就已長達三里。在寬敞舒適的車廂里,忙碌一天的科恩。凱達總算可以丟開公文,稍微喘口氣。 白影換了科恩手邊的飲料,又在科恩身後點燃一盞魔法燈,側眼看著這位近在咫尺的少年皇帝,心里感觸良多──自她跟隨在科恩身邊以來,親眼見到科恩跨越一道道難關,從來都是在談笑風生中定計,從容不迫間退敵,而像今次這麼沉默凝重的神態,還是第一次流露。 “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就休息吧!”看到科恩的眉頭越擰越緊,白影忍不住出聲勸說:“遇到的又不算什麼大事,維綸總督的所作所為,還不是早在你計算之中嗎?” 白影的話沒錯,維綸總督的所為對科恩來說的確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此人的叛亂謀劃,也早在科恩意料之中……白影也知道科恩的心里是另一件事情在讓他憂煩,而這件事情科恩卻不能跟任何人商量,包括自己在內。做出一個巡游的決定,與其說是為了所宣布的那些藉口,還不如說是科恩陛下要留給自己一個思考的時間。 所以,白影只能藉由其他事情安撫科恩。 “事情有變化,與早先想的不一樣了,維綸總督敢在這個時候試探我,足見其自恃勢力不凡,而他一個小小的總督,一舉一動都應在我掌握之下,還有什麼資本自恃勢大?” 閉著雙眼的科恩輕聲回答,“這一點讓我疑惑,也讓我舉棋不定。” 科恩的話讓白影想不透,又問:“為什麼會舉棋不定?一個總督,有這樣的能力嗎?” “有沒有這樣的能力,就是整件事情的關鍵之處,因為任何一個正常的人,就算是一個有心有准備要叛亂的人,也絕不會在這個時候來試探自己的皇帝,這不是一個試探的好時機。”科恩回答說:“我正在想這其中的緣故,一旦想通,整件事自然迎刃而解。” 白影想了想,說:“或者……這些大臣所奏的確是空穴來風?” “那不重要,維綸這白癡要叛亂是遲早的事情,這是有其必然性的,只是看他的准備做到哪一步而已。”科恩睜開眼睛,“現在看來,他的准備是差不多完成了,他一定是在藉這次的試探揣測我的態度,以便找一個最好的時機。” “這一次的試探?”白影不無驚訝,“難道以前還有試探嗎?” “當然有,你忘記他怎麼挨的板子了?那就是他其中的一次試探。”科恩點頭說:“不過那種試探屬于正常的手法,還沒有讓我覺得驚訝,但這次卻玩得比較出格。” “上次的事情是維綸總督在試探你?”白影卻在此刻陷入了對丑惡人性的震驚之中,“他居然用自己親弟弟的生命來試探?” “有什麼好驚訝的?除了試探之外,還有什麼理由來解釋那次事故嗎?從個人眼光來看,一個碼頭的石料錢才多少,維綸的弟弟怎麼也算是個貴族,會看得上眼?”科恩冷冷一笑,“如果是例行貪汙……沒錯,維綸家族養私兵當然要大量的資金,但一個在以前可以自給自足的家族,怎麼會突然在軍事工程中卡油水?如果到了需要貪汙這種錢來養兵的程度,那以前養私兵的錢又是從哪里來的?這自然是維綸親自策劃,派遣心腹進行,推著他那並不知情的弟弟上了斷頭台。” “你早知這一切?”白影怔怔的看著科恩,“既然早知道維綸的弟弟是無辜的,為什麼還要將他處死?” “碼頭是由他來建,坍塌延誤軍務,當然是要拿他問罪,以什麼罪名處死倒是其次。” 科恩慢條斯理的回答,“當時稍一猶豫,帝國必生大變,他日要處死的人就是百倍以上。” 白影想想科恩的話,覺得有點道理,又想到即將要在科恩身上發生的事情,于是低頭下去沉默不語…… 在輕微的搖晃中,馬車正在向前行駛著,當這車隊到達聖都時,積蓄在科恩心里的那種負面情緒將會累積到怎樣一種程度?國相大人此次的行為已經深深的觸怒了科恩,父子之間將發生的爭斗,又會對這個世界造成怎樣的影響?科恩這次巡游,將接見大批軍事將領和內政大臣,也說不定就是父子相爭的前奏。 不是白影不想勸,實在是身為龍族的白影對人類感情琢磨不透,不知如何開口,貿然提起又怕讓事情惡化,她只有就事論事,把談話限定在維綸叛亂的事情上,希望能幫身前的男子理清思緒,“那麼他這次突然變化的試探,又說明些什麼呢?是否隱約透露出什麼資訊?對我們很重要?” “這當然了,任何人、任何事情的改變,必定是由外在因素所引起,如果說維綸以前就准備要叛亂而試探,那他的外在環境還會發生什麼變化呢?”科恩伸出手來拍拍自己的腦袋,眼睛盯著腳下出神,“讓我想一想……維綸原本是准備自己叛亂,再糾集幾個舊派系的總督或者將軍,難道現在,他拉攏人數上有一個量的變化?不會,這不現實…… 或者是根據我這邊的情況變化而采取的試探方式?這也不能解釋……“ 自言自語到這里,科恩突然停住話頭,抬眼看著白影,目光閃爍。 “怎麼?”白影一楞,輕聲問:“你想到了什麼?” “外部環境變化,外面有人跟維綸勾結上了。”科恩吐出幾個字,眼神變得陰冷起來,“去把聯絡官和傳令官叫過來。” 白影連忙吩咐下去,又回首過來看著科恩,“很嚴重嗎?” “必須查出來,否則事情危險。”科恩伸手出去,緩慢的握住酒杯,“就算一時之間查不到是誰跟維綸勾結,也要立即查出他們的准備情況,推測出他們大致上的發動時間!” 白影還想問點什麼,車外的精靈侍女柔聲回稟:“陛下,聯絡官和傳令官到了。” “進來。”白影偏頭過去答應一聲,然後就如同往常一樣,站到了車廂角落里。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包圍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