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魔屬聯盟、不知名的某處。 一前一後,兩個人進入了長長的通道,腳步不緊不慢的移動著,兩雙稍帶硬度的皮靴底輕扣在玉石地面上,發出一聲又一聲有節奏的響聲,這並不刺耳的聲音回響在通道中,回響在偌大的廳堂里,並逐漸被四壁的隔音牆削弱,吸收。而坐在通道下方大廳的數十名貴族們,卻在這時按照座次站起,一一凝神肅立,不敢有絲毫怠慢。 “聯席會議輪值主席到場—會議開始!”在兩人進入頂層的包廂後,一個清亮的聲音揚聲說:“請大家注意,雖然今天的會議屬于緊急召集,但現在,我們仍然在等待著前方傳回的絕密情報,所以在情報傳回之前,請大家先自行參考我們准備的背景資料。” 聽了會議主持的話,斯維斯。赫本公爵看了一眼坐在身邊的金袍主祭,目光中帶著一些疑惑。 金袍主祭只微微一笑,說:“如果閣下有問題,就趁這段時間提出來,我會回答。而且我們的包廂有單向隔音魔法,其他人無法聽到我們的對話。” “倒不是什麼傷腦筋的問題,我只是在想這一個緊急召集的會議,貴會領導層怕是無人缺席,這是一件不能有絲毫差錯的大事,可與會的人還要等待一份不知什麼時侯才能傳回的情報。”斯維斯輕輕的搖著頭,“是不是太冒險了些?是不是太倉促了點?” “在軍隊生涯中,你是由情報官員為起點,對情報不能及時傳回這種事有感懷是正常的事情,刀兵之事關乎生死,當然要有的放矢,不能無情而動。”金袍主祭看著眼前的年輕人,也搖了搖頭,“但你現在不是在軍隊里,即便是不能發言的列席會議者,你現在所處的位置也早已超越了一支軍隊的統帥,你必須,必須從一個更高、更全面的角度來看待問題。” “軍隊的使命是攻城撩地,或是禦敵于國門之外,但我們不同,我們要定的是百年大計,關系帝國、聯盟的興衰大計,所以,像是等等情報這種事情很正常。” 聽到金袍主祭以師長身分說出的話,斯維斯公爵的目光雖然保持不變,但心里卻很有些驚訝。 而金袍主祭卻在繼續著自己的師長訓導,“你把科恩。凱達當成是自己的對手,這是一種勇敢、有志氣的表現,但你要知道,現在的科恩。凱達不是一個將領而是一個皇帝,他是一個統領全局的人物,且完成了從將領到皇帝的心態轉變。如果再以將領的心態與之相對,你將毫無獲勝的希望。” 成年之後,斯維斯公爵雖然不是目中無人的狂妄之輩,但在他心里,對于自己的聰明和學識卻不無自負,而能當面教訓指導他的人舉世不過三人。母親對他關愛備至,但不太可能有這樣“叛逆”的教導;前聯軍元帥嚴厲暴躁,也只是以上司身分嚴格要求;最有可能在這方面教導他的皇帝陛下卻少有見面機會,即便是見面,也只是敘敘家常,絕不會教他以超越統帥的心態去面對某某—超越統帥的心態,那不就是皇帝了? 這種話,只有這位超越一切世俗權利的金袍主祭才能說出來,而對于這樣的一席話,能領悟、能做到的人,整個魔屬聯盟里也就只有斯維斯公爵這唯一的人選。斯維斯公爵不能肯定主祭大人是在經過了怎樣的考慮之後,才決定以師長的身分指導自己,但他卻明白這幾句話的份量,這幾句話已經超過了整個帝國圖書館的藏書,超過了此前所有導師的循循教導,讓自己的心態發生了質的變化。以前一直困擾自己的難題,在這刻幾乎去了一半—以超越統帥,甚至是超越皇帝的心態去面對科恩。凱達,才是戰勝他的唯一途徑! 戴著面具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公爵大人回望金袍主祭,終于點了點頭—聰明人不需要多話,在師生的關系在沉默中建立起來之後,金袍祭司才點點頭,“看資料吧!” 先穩了穩心神,斯維斯公爵才拿起桌上那份給自己准備的密封資料,按照一張紙條上的開啟說明,中指、食指點在封皮骼骸圖案的眼睛中,稍用力壓,然後拇指點進骼骸下顆將整個骼骸圖案左傳三格,盈盈紅光在封皮上浮現,並逐漸彙集成走向怪異的曲線彌漫在整個封皮表面。突然“喀嚓”一聲輕響,魔法鎖具打開,封皮自行脫落,兩行紅色大字在骷髏暗紋中浮出——仲裁計劃實施細則、斯比亞帝國現狀! 在知道坎普帝國和威爾斯帝國被斯比亞占領之後,斯維斯公爵就明白仲裁計劃的實施已是必然的,雖然有這樣的心理准備,但公爵在翻開資料的第一頁時,原本平和的心跳卻無緣故的加快了不少,他清楚,在這份計劃的每一個項目里,要消滅或者是要犧牲的人都是以萬、十萬、甚至百萬為計量單位,但這些數字並不僅僅只是數字而已,那都是活生生的人啊! 視人命為草芥,只有心理極度扭曲變異的非人類才能做得出來,任何一個有人性的人,哪怕是只有一丁點的人性的人,在面對這計劃的時侯,內心都會戰栗、猶豫、進而反覆交戰……想到這里,公爵的目光的望向金袍主祭,發現在主祭雙眼深處翻湧的是無盡的痛苦。 “時間無多了。”主祭的話中,有一絲不易讓人察覺的抖動,“你仔細看。” 公爵轉回頭,仔細看著手里的資料,心中卻突然感到自己以往對主祭大人有一定的誤解,這位大人雖然無時無刻不在宣揚為目標而犧牲的必要,但本身卻不是一個嗜殺的人,而自己日後又將是這個計劃的切實執行者,在實施計劃時,只要自己好生拿捏,盡力周全,避免大范圍的無辜犧牲不是一件難事……但願,但願事情會按自己所想的方向發展。 比起上次公爵所接觸到的情報,今天手里的資料又詳盡了不少,包括在計劃前已經實施的一部分准備以及正在實施的步驟,都有長串的說明文字與背景情報,看不多久,公爵大人已經沉迷在資料中,腦袋不由自主的跟著計劃實施步驟轉,也暗自贊賞主祭手下的人辦事細心紮實,非一般情報人員可比。 偌大的黑骷髏會會議廳里,與會者都全神貫注的研究著資料,大廳里安靜得掉針可聞,只有資料一頁頁翻轉而發出的聲音。不知過去了多長的時間,一陣入口處的響動才把眾人的注意力吸引過去—在轉頭過去的第一時間,斯維斯公爵就知道情報到了。 那是一個跟斯維斯公爵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他在兩個護衛的攙扶下,拖著疲倦乏力的身體來到會場外圈,將一個用油布緊緊包裹的袋子交出,在交接那一瞬間,完成重任的輕松、轉交珍貴物件的凝重、對事情結局的憧憬,都在這個年輕人臉上顯露出來。 看到這一幕,斯維斯公爵心中一陣莫名的感動,而且是多年以來久違的感動。雖然對黑骷髏會談不上了解,雖然並不認識除了主祭之外的其他成員,卻在這瞬間對這個組織有了些敬意……把平和目光放到會場中央,公爵大人本來靠在舒適椅墊上的後背,已逐漸變得挺直。 “前方情報送到!”會議主持洪亮的聲音響起,“請求正式開始會議!” 主祭收回放在斯維斯公爵身上的欣慰目光,揮手撤下隔音魔法,朗聲回答,“准許!” “各位請看,這是神屬聯盟斯比亞帝國周邊的地圖,根據我們最新的情報……”會議主持一邊打開魔法屏,一邊接過才送到的情報抄本,“我們已經完成了第一部分的部署,特別是在里瓦帝國的部署,斯比亞帝國將不可避免的陷入一場規模巨大的戰爭中!” “里瓦帝國內亂在即,而他們的太子、長公主、二公主和二皇子都各有一股神屬勢力支援著,這些勢力就是坦西、班塞、波塔以及奧馬圖帝國,另還有神殿下派及各國精英勢力的暖昧支持,這是我們孤立、打擊斯比亞帝國的最好機會。”或者是因為激動,會議主持的聲音有些沙啞,“在我們的努力之下,這次內亂的時間提前了,第六、七、九、十二、十九項提前完成,而且我們在步驟上作了巧妙安排,必將促使斯比亞帝國進入圈套。 一邊聽著解說,斯維斯公爵一邊在資料上查找著計劃分項,心中仔細衡量著,而在會場最上的一層包廂之中,已經有人禁不住大聲發問:“具體安排是什麼?就算准備工作做得再怎麼好,可斯比亞憑什麼會一定進入圈套?” “斯比亞是一個很有野心的帝國,作為一個瘋狂的皇帝,我們肯定科恩。凱達不會放過任何擴張的機會,特別是在前些時侯,他花了大力氣才讓里瓦帝國的小公主和斯比亞某位皇室成員訂下婚約,這其中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只有這樣,他才有藉口在里瓦插手。”會議主持解釋說:“而斯比亞一旦插手,就會引發我們設下的一連串圈套,他在軍事上的敗退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我們可以通過里瓦這個亂局拖住斯比亞,讓他在這里消耗大量的人力財力,引起神屬所有帝國對其的敵意,為接下來的兩線總強攻創造一個有利的局面。 “動亂的暫時結局是什麼?”另一個包廂開始發問:“在兩線強攻開始之前。” “里瓦帝國將會分崩離析,變成三個、甚至是四個皇室勢力割據的局面,但他們誰也沒有一口吃下其他對手的實力,而且在實際的操作中,我們會讓這些勢力感受到斯比亞在側的切身之痛……為了和斯比亞對抗,他們背後的支持國會加大投入量,這些神屬內部消耗所帶來的好處會在以後的戰爭中顯露出來。”會議主持用手里的長棍指點著地圖,“各支持帝國下了大力氣,卻沒有在里瓦撈到好處,自然對斯比亞恨之入骨,他們還會恐懼,因為斯比亞日漸強大,他們自然會組成一個反斯比亞的新聯盟,我們需要做的,就只是丟一個小小的火頭。” “讓斯比亞直接插手的條件是什麼?”會場中的提問越來越直接,越來越急促,讓會議主持有些應接不暇。一項事關聯盟未來走向的大計劃,與會者當然是希望問得越明白越好。 “里瓦帝國的小公主,將會成為斯比亞直接插手的條件,我們具體實施的計劃是:讓里瓦其中一方勢力在合適的時間將動亂消息泄露給小公主一方,然後促成小公主出逃,再讓某方勢力在斯比亞邊境上,在科恩。凱達的眼皮下將小公主擒獲並處死。”會議主持回答,“在仔細的研究了科恩。凱達的性格以及他與里瓦小公主的親密度之後,我們認定在這種情況之下,科恩。凱達將會全力攻入里瓦。這份報告,就在資料的第十八頁。” 聽到這里,斯維斯公爵心中一凜,埋在資料中的目光抬起,看著會場中的會議主持——這樣的神態,自然是情報官出身的公爵對計劃設想有了不同看法,而這樣的神態,是不可能逃過主祭大人那敏銳的目光的。 “驕傲是貴族的風骨,無畏是貴族的血液。”主祭輕笑一聲,“這句話你熟悉嗎?” “似曾相識。”斯維斯公爵轉頭看著主祭,握著手套的左手已經舉起,口中朗聲說:“列席人員,請求發言。” 斯維斯公爵的話音一落,會場中的聲音平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望向這個包廂,輪值主席的包廂。這個時侯,公爵大人絕對不會想到,在黑骷髏會的絕密會議上從來就沒有什麼列席人員,輪值主席帶在身邊的人,本身就是黑骷髏會的決策層人員,就算沒有實際的職務,地位也僅次于十二人核心層之下。 “准許發言!”主祭表態之後,向包廂邊的護衛打了個眼色,護衛腰一躬,打開了包廂向下的圍欄,緊接著,圍欄一層層的打開,組成一條通向會場中心的通道。 知道自己又被主祭大人將了一軍,斯維斯公爵只是笑了笑,站起身來就向會場中心走去,腳步穩健,目光淡然—投身軍政之後,公爵大人從來沒有畏懼過什麼,就算此時此刻他面對的是魔屬聯盟內最出色的一群人,表現也是一如往常。 “本人在里瓦小公主的處理上有不同看法。”站上主持人讓出的位置,斯維斯公爵立即就開了口,沒有一個字的廢話,“里瓦小公主必須活著,仲裁計劃才能順利的實施。” “為什麼?難道有什麼仇恨比死亡更深刻?”問題從會場上方而來。 “對于其他人,在詳細的研究和嚴密的推測之後,大概能預知他對某件事的態度,但這種方法也合適使用在科恩。凱達身上嗎?”公爵大人微昂著頭,從容回答說:“從這個人當上總督之後,就沒有人能在關鍵事務上推斷他的反應,他是一個可怕的敵人,同時兼具沖動和冷靜兩種性格,在斯比亞前任皇帝自殺之後,整個叛亂部隊都無法抵擋他的一時沖動,三隊光明騎士的死就是最直接的後果。如果他與里瓦小公主的關系真的很親密,如果小公主在他眼底底下死去,里瓦境內的幾股勢力真的能夠承載斯比亞的憤怒和瘋狂嗎?” “小公主不死,又能為我們的計劃做些什麼?” “因為有個奇怪的婚約在,又因為斯比亞的治國方略,小公主不死的話,科恩。凱達乃至斯比亞就對小公主負有道義責任,他們必須要為小公主討回公道,如果不這樣做,斯比亞帝國的威望就會有損。”公爵指指地圖,“斯比亞會在邊境設立軍營,組建一支光複里瓦的軍隊,當然,這軍隊名義上是受小公主指揮,但卻是斯比亞的金錢物資堆砌起來的。” “然後在軍事壓力下,其他里瓦勢力和支持勢力都會視斯比亞為眼中釘?然後我們再利用其對峙的情況,不斷加深相互的敵視程度?雖然這想法有新意,但你怎麼能肯定其中這些關鍵因素?科恩。凱達是個流氓,怎麼可能咬緊牙關去維持帝國威望?” “我已經說過,憑空推測科恩。凱達的行為是徒勞的,只能在計劃還沒實施的時侯做得周全一點,留下變化的余地,但一個關鍵的人死了,自然就不再有余地。”斯維斯公爵搖了搖頭,“科恩。凱達攻擊魔屬帝國的事大家都知道,但有誰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的攻擊?雖然我們都清楚科恩。凱達是個流氓皇帝,是個瘋狂的皇帝,但斯比亞帝國的威望卻在我們的白眼和蔑視中樹立起來,還達到了其他帝國無法超越的高度!我並不清楚科恩。凱達的最終目的,但我敢肯定帝國威望將在這其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科恩。凱達一定會全力維護。” “為什麼?” “因為對一個皇帝來說,帝國威望和自身的威望是最為鋒利的武器,在某種意義上,威望甚至比軍隊更加重要。”斯維斯公爵回答說:“針對科恩。凱達這個特殊的人,任何計劃都難免有疏漏,更何況計劃中根本就沒有考慮到神魔的態度,這才是最為關鍵的地方。科恩。凱達為什麼敢進攻魔屬帝國?這難道還不值得大家深思?而對于這樣一個人,草率決定以里瓦小公主的死去刺激他,他就真的會上當嗎?在斯比亞前任皇帝死後,科恩。凱達的頭腦可是異常清醒,所做策略沒有絲毫差錯……難道,里瓦小公主與科恩。凱達的親密程度更甚?” “那麼……你的細節安排呢?”在公爵的解釋下,發問的口氣已經緩和很多了。 “敵對需要一個過程,仇恨需要時間萌芽,突如其來的嚴峻局面有可能使科恩。凱達清醒並冷靜下來,要想讓他入局,就要一點點的纏上他的手腳。”公爵平靜的回答,“縱觀整個局面,我建議讓神屬內、斯比亞帝國內慢熱,而在魔屬方面就可以快一點,以兩到三次不間斷的攻擊擾亂斯比亞的視線,之後以談判為主,讓斯比亞有機會把手縮回去處理里瓦的事情……里瓦公主不死的話,客觀上可以大為加快整件事的流程。 魔屬對斯比亞兩到三次的攻擊本身已在仲裁計劃之內,所以公爵大人的提議並沒有對計劃造成傷筋動骨的改變,這很好解決,但里瓦小公主的最終命運卻讓參加會議的人討論了好一陣,末了還是沒有一個明確的結果—這是關鍵人物的生死存亡,關系重大。 “我提議,投票表決吧!”到最後,還是主祭大人站起來說了話,“誰同意里瓦公主存在?誰反對?開始!” “同意、同意、反對、同意、反對、同意……” 最上一層的環形包廂,從主祭左側開始依次投票,除主祭外的另十一人中,七人同意,四人反對。 “現在是七比四,身為輪值主席,我要使用一票仲裁權。”主祭點了點頭,揚聲說:“我反對,里瓦小公主的事情,必須按照原定計劃執行——會議繼續,列席人員,你可以上來了。” 其實公爵大人早有心理准備,對于這樣龐大的一個計劃來說,關鍵之處並不是想改就能改的,但在聽到主祭使用仲裁權維持原計劃時,斯維斯公爵的眼神里還是有一點失望。到最後,他只有點點頭,讓出會議主持的位置。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