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小溪流淌著,兩人各自坐在相距七、八步的石凳上,好半天沒有說話。 “雖然閣下心情不好,但即使是我開口問,閣下也必然不會告訴我是什麼事情。”香雪淡淡的說:“是要這樣繼續下去呢?還是要另說點什麼?我的時間不多了。” “我已經照足你的要求離你這麼遠了,你就連多坐一會的時間都沒有嗎?”大法官看著她,像是在等待著一個判決結果,“你是討厭我嗎?回答,我是大法官,你絕對騙不了我的。” “我並不討厭,我沒有任何理由討厭你。”香雪平靜的回答,心想大法官和女孩子的相處技巧可與他顯赫的身份不怎麼相稱,連這麼生硬的話也能問出來啊! “既然這樣,為什麼要避開我呢?”大法官顯然不清楚自己的問話方式有多麼笨拙,還以這樣的方式繼續著,“難道我很可怕嗎?” “一點都不可怕,相反大法官閣下還很可愛。”用這樣的方式對答,香雪覺得好累,她可不想扮演一個安慰者的角色,“要避開閣下的原因,只因為我是銀月湖子爵的女人。” “銀月湖子爵的女人?”大法官怪叫一聲,表情變得很古怪,“你們……已經……” “告退了。”香雪站起來,轉身就走。 大法官心里一急,連忙使出平日里決不顯露的精湛武技,繞沖到前面,轉身在碎石陸面上攔住了她。 “閣下這行為算什麼?”面對大法官這樣唐突的行為,香雪很不高興,沒好氣的數落對方,“調戲?引誘?” “好了啦,算我錯了好不好?我說錯了話。”剛才還有些手足無措的大法官閣下卻再這時回複常態,臉上掛起了招牌式的壞容,還自己退到了規定的距離外,“善良的大姐姐,陪我散步吧……我一個人好悶啊!” “閣下是身份崇高的大法官,家里應該很多仆人,漂亮美麗的大姐姐也不會少,還會沒有人陪你散步嗎?”香雪偏著頭看他,“上次不是還向銀月湖子爵提出要求嗎?” “你保證過不拿這件事笑話我的。”大法官一臉的委屈,“怎麼犯規?” “你也保證過不突然出現嚇唬我的。”香雪針鋒相對的回答,“你犯規在先。” “是你嚇到我好不好?”大法官更加委屈了,“我還受了傷啊!你要賠償我這張漂亮的臉……這可是被皇帝陛下批准的標准‘英氣逼人’型和‘玉樹臨風’型臉蛋!” “作夢。”香雪強忍住笑,把目光放在遠處,“無論是偷瞧還是偷聽女孩子,這都是不可原諒的。” “原諒我啦,因為……因為在你認識的所有人當中,我一定是最乖的。”大法官舉起右手,手指上套著一個可愛的布偶,“可愛吧!前天晚上通宵工作,凌晨時才做的,一共是兩個,一個送給琴倫公主,這一個送給你。” “你是最怪的的一個。”看大法官把布偶放在路邊的石凳上,香雪歎了一口氣,“我不能跟公主相提並論,也不能跟公主擁有相同的禮物,你拿回去吧!” “沒有那麼嚴重,我喜歡琴倫小公主,也喜歡你,送你們一樣的東西正常啊!嗯,見過這麼多次,應該是朋友了吧!接受朋友的小禮物,哪來那麼多顧忌啊!”大法官哈哈笑著,在香雪前面倒退著走,“貴族的臭規矩是很多,但在斯比亞,我們這一級的貴族卻是最不用講規矩的,常常把皇家學院的導師們氣歪鼻子,但除了向維素大叔告狀之外,他們也沒辦法。” “聽起來,大家的關系真是很融洽。”在不生氣的時候,香雪的表情很可愛。 “嗯……這個,不能告訴你喔,因為那是帝國的核心秘密。”大法官歉意一笑,“任何有關皇室成員的話題,我們都禁止談論,但只限我們這些官員,你可以談論和評價的。” “那你有什麼有趣的事情要告訴我?”香雪背起手來走著,“我沒有話題的。” “我是只想這樣看著你走一段就好啦,不過既然你想聽,我到是可以跟你說些有趣的事情喔!”大法官想了想,“你不常常進聖都,應該不知道現在聖都出了兩位令人膽寒的大豪傑。” “大豪傑?”香雪不以為然,“只有男孩們才覺得這個有趣吧!” “誰說的,這兩個在聖都稱霸的大豪傑可都是女的。” “女的?”香雪搖搖頭,“女的怎麼做大豪傑?我不信。” “聽我說啦,第一位是血族族長的千金,股靈精怪的葳莎小姐。聖都那些沒成年的貴族小姐一向難以管教,令人頭疼,這位威莎小姐一到,這些貴族小姐們就更加的令人頭疼,什麼蒙面飛馬過街,武裝群山圍獵,在城外開條岔路作弄外國官員和商人,就差沒打家劫舍當山大王了!”大法官仰頭笑說:“那些外地來聖都的官員們,都以為聖都組建了女子軍團呢!” “有這們利害嗎?”香雪驚奇的說:“可是我們這里還是很安靜啊!” “你這里事什麼地方?一班的貴族都進不來,更別說那些驕蠻的小姐們了,她們只是圖個好玩,不太敢以身試法,因為聖都的貴族犯事都是庵親自伺候,撞在庵手里,她們哭都來不及。”大法官的話一點都不誇張,事實上早就有傳言說,得罪皇帝陛下還有可能會沒事(當然這機率非常小),但不小心栽到大法官手里的話--請節哀。 “這樣說起來,還真是有趣。”香雪不由得好奇,“既然知道得這麼詳細,你為什麼不管?” “這個……因為……嗯……民不舉,官不究……” “你說謊。”香雪一眼看破大法官的尷尬。 “好吧!我交代。事實上呢,我今天能有時間來看你,是因為我前幾天稍微管教了她們一下,結果被驕蠻小姐大將軍威莎小姐威脅,是皇妃姐姐建議我躲躲的。”大法官抓抓頭發,不好意思的回答,“這會,怒火中燒的威莎小姐應該正在聖都那里找我吧!” “你是大法官啊!你怕這位小姐什麼?” “我怕她哭,她一掛上眼淚,我的屁股就會痛。”大法官的話讓香雪不明就里,“在這種事情上,沒人會站在我這邊,連我哥哥都不會幫我,小時後就是這樣,常常威莎小姐嘴一厥,我就要倒楣了……上次陛下還說了,站在帝國的角度,杰克你做的很好,但站在私人的角度,你這笨蛋居然敢欺負我妹妹?” “原來是一起長大的朋友啊!”香雪終于明白了,第一次笑出來,“那另一位呢?” “另一位就強悍了,皇家禁衛軍某將領的妹妹,霞飛小姐,如果說威莎小姐是在聖都貴族圈里稱霸,那麼這位霞飛小姐就是在橫行。”說到這里,大法官一臉景仰,“一旦她出現在某個地方,那就好像是一位好獵人進了群山,所有的野獸都不敢出聲……就連聖都最凶悍的貴族惡霸,都要艮定霞飛小姐今天心情好才敢出門。” “不信。”香雪搖頭,“怎們會有這麼可怕的貴族小姐呢?就算是禁為軍將領的妹妹,這身份在聖都也不算太顯赫啊!” “不由得你不信啊!霞飛小姐的可怕是陛下造就出來的,而且是凱麗皇妃的直接下屬,統領著聖都一營警備隊,上下都是嫉惡如仇的主,自從她上任,聖都的惡霸們可倒了大黴。”大法官筆劃著說:“這營警備隊抓人,十有八九是調戲民女的花案,通常又是霞飛親自上,不管對方是什麼爵位的犯事者,這位小姐一定是先把他們的隔夜飯打出來再說。只要是她們抓的人,交到我手上都得先治療個十天半月的才能審……曾經有人想報複,結果十幾個大男人被霞飛打翻在地,帶頭的人跑了十來條街,回後一看還在追呢!嚇的魂飛魄散,最後跑到我的府邸求我救命。不過那天我心情好,就和霞飛小姐以起審問了那個蠢蛋……” “你和這位霞飛小姐也很熟阿?”香雪專注的看著大法官,“聽你講的,似乎你跟聖都的貴族小姐都很熟悉呢!為什麼還要跑這麼遠來跟我話?” “人跟人不一樣的,因為你讓我覺得輕松啊!”大法官笑著回答,“而且那些小姐們都是很暴力的哦,威莎小姐喝過陛下的血,霞飛小姐的膽子就大的有點誇張……她可是舉國上下第一個咬了皇帝陛下的人啊……” “咬……咬皇帝陛下?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一直以來,香雪只專心學習與斯比亞有關的專業課程,聽到近來這些趣事,覺得很新奇,所以一再追問。 “詳細情況我是不太清楚啦!”大法官可不想左一個不能告訴你,又一個要保密的一本正經,把原因含糊過去,“反正就是霞飛小姐被怒火沖昏了頭腦,用那碩大的半獸人牙口咬住了陛下的手臂,還死不松口,結果自然是連累她的哥哥和情人也被處罰……” “就這樣咬了皇帝陛下,一定受了很重的處罰吧?”香雪笑著說:“被半獸人小姐咬了,一定會很痛……” “是啊!當場就出血了呢!皇妃們一起來包紮……”大法官正答著,卻發現香雪的面色有變,“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沒什麼大事,昨天夜里看了一本書,不知不覺就看到早上了,所以休息的不太好吧!”香雪伸出手來,攏了攏頭發,繼續著自己的微笑,“不過,我聽別人說啊!被人咬了左手會得到意外中的財富,被人咬了右手會有女孩子喜歡自己呢!” “是嗎?這說法好特別。”大法官抓抓頭,“可是陛下他沒得到什麼意外的財富啊!” 腦袋中轟然一聲巨響,香雪腿一軟,用手緊扶著路邊的小樹、強自控制著自己才沒有倒下去,而心里有個聲音在狂呼,“他是皇帝,他就是斯比亞帝國的皇帝。” 銀月湖子爵幾乎沒有受過傷,唯一一次見血就是左臂上的咬傷,自己還因為那傷口的形狀而迷惑了好一陣,後來才知道是半獸人的牙印,時間、位置、再綜合子爵一直以來的怪異行為,自己的推斷絕不會有錯…… 曾經千萬次揣測子爵大人神秘的身分,曾經千萬次迷惑于自己對他的恐懼,但萬萬沒有想到,子爵大人其實是皇帝……是啊!這麼優秀的貴族,怎麼可能到處都是,怎麼可能就讓自己隨便遇到了? 夜宴上的會面,喂藥時的溫柔,左臂上的傷口,逐漸在香雪腦海中重疊起來。 瞬息之間,香雪就從“子爵的女人”變成“皇帝陛下的女人”,但這個身分的改變並沒有讓香雪感到高興或興奮,反而有一種強烈的屈辱感在她胸中翻流,她的呼吸變開始得急促,幾乎就快要控制不住的大聲喊出來,“騙子!大騙子!為什麼要騙我!” “你怎麼了!”大法官沒有多想,搶上幾步淮備來扶,卻被香雪倔強的眼神阻止了,一時間進也不好,退也不妙,伸出的手凝在身前。 “我沒事的,休息一下就好。”大法官的話驚醒了香雪,她強自鎮定的微笑著坐下,一字一字斟酌自己說出的話,現在情況突變,她要擔心的已不是“銀月湖子爵”,而是眼前的這個大法官了,“我很高興你今天能來和我聊天,但我的侍女快回來了,讓她們發現不好。” “知道了,你要好好休息。”大法官點著頭,小心翼翼的把布偶放石凳上,“我,我不知道下次什麼時侯才有空,不過我會小心,絕不會再嚇著你了!” “聽我說,杰克,我很感激你一直以來為我所做的一切,能成為你的朋友,我也榮幸。”香雪坐直了身子,真誠的說:“但我卻不想你再來看我了。” “為什麼?”被香雪叫了名字的大法官還沒來得及高興就受到嚴重打擊,眼神非常震驚,“為什麼不想我再來看你?我做錯什麼了?” “你沒有做錯什麼。”為了盡量不刺激到大法官,香雪只好把一切攬到自己身上,“問題在于,我真的是銀月湖子爵的人啊!如果我是個男孩子,你可以隨時來找我,但我是女孩子,我必須要遵守你們男孩子不必遵守的規則。再繼續見面的話,會對你、對銀月湖子爵的聲譽造成很大的損害。” “說來說去,就是你身分的問題吧!”大法官還是被刺激到了,拿眼瞪著她,“我馬上就去找他,叫他把你送給我!” “送給你……”香雪的臉色黯淡下來,一半原因是杰克這句話傷了她的心,另一半是想到“銀月湖子爵”當初在里瓦的舉動,雖然有一個銅板,但自己事實上是被送給他的,好一個“銀月湖子爵”啊!自己不過就是第一次見面時騙了他,他就大費手腳的做套讓自己鑽,一個報複心這麼重的皇帝,怎麼可能再把自己送給其他人? 雖然在傳聞中,大法官與皇帝的關系非常好,但香雪卻對男人的占有欲望了解極深,如果大法官現在跑去向一國之君討要自己,只怕不但要不到,還會倒大黴。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又說錯話了,你不要生氣嘛!”大法官額頭上都急出了汗,看到香雪依然沉默不語,他立即又激動了,“你到底要怎麼樣啊?” “杰克,我要你想一想,在你想讓一個人陪你說話的時候,你要先確定這個人願意和你說話才可以吧?”香雪抬起頭,“我當然願意陪你說話,但是在我心里,我更願意陪另一個人說話。如果要在其中選擇,你是第二位的。所以,我不想被轉送給你。” “誰?這個人是誰?”大法官聽得一頭霧水,顯然他是很費勁才聽明白了這非常專業的拒絕,“銀月湖子爵嗎?” 香雪搖搖頭,把銀月湖子爵第一時間排除,“不是他,其實我很害怕跟銀月湖子爵見面,對他,我只有一種深切的恐懼感。杰克,你先走吧!別來看我了,如果我想見你,自然會去找你的。” 香雪知道,在男性的一生中,杰克這樣的年紀是最沖動的時侯,只要熱血沸騰頭腦一熱,連殺神屠魔這樣的事情都干得出來。雖然杰克跟斯比亞皇帝是兄弟,但哪個帝國的皇帝重臣在血光四射之前不是以“父子兄弟”相稱?生死大事,當然是小心為上。 “我明白了,那我就等著你的好消息好了,你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我吧?”杰克露出一個微笑,向後退了幾步,口里輕聲說:“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哦,你要保重。” 香雪回望著杰克,輕輕的點了點頭,後者不好意思的笑笑,抓了抓頭,向谷中走去,不時跳躍的身影逐漸在香雪的視線中遠去,在消失之前,還頑皮的轉身過來對她招手告別。 在山谷中穿行,在確定徹底走出香雪的視野之後,大法官挺拔的背影瞬間松垮下來,臉色就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樣,嘴里不住的念叨,“被討厭了……討厭了……完蛋了……” 雖然是執掌帝國司法的最高法官,但杰克說到底依然是個年輕人,幼年跟哥哥流浪,沒有一天安穩生活,之後跟了老大,隨軍參戰、四處奔波,所見,所學沒有一樣能在與香雪的相處中能用得上。如果讓今天的大法官去挖野菜,搏虎豹,甚至刑訊逼供都是手到擒來,但要說到男女相處的規則和技巧,他顯然是一竅不通。 于是,香雪小姐只柔柔的一句“不要見面”,居然就殺得大法官落荒而逃。要知道,這位大法官雖然年紀輕輕,但只要他在審理處後院的台階上一坐,下面的人犯就會嚇得尿褲子!如果香雪小姐不是在巧合之下與“乖寶寶大法官”見了第一面,給她十個膽子,也不敢這樣對待我們那可憐的大法官。 說到底,大法官今天的零情商(EQ)還是斯比亞皇帝的過錯,這位皇帝手把手的教會了兄弟們怎麼行軍打仗耍流氓,至于女人的問題,拜托,斯比亞皇帝自己都不清楚要怎麼去解決……陛下對香雪處處都占盡先機,那是因為他並沒有把香雪當成一個女人。 自從當上大法官之後,杰克就越來越孤獨,科恩、莫亞、海爾特、瑪法都是各忙各的,而其他的朋友也身負重任在各地奔波,常常半年見不到一面,維素親王等長輩雖能常常見到,但愛護之中卻有更多的教誨和期望,凱瑟翎阿姨等人倒是慈愛呵護,但……但我們的大法官已經是男子漢了,有些人生難題,自然也不好向這些尊貴的夫人們開口。 身為斯比亞大法官,杰克每日要處理的不是殘暴凶案就是謀反計劃,除了身邊幾名特別親近的下屬,根本沒人敢跟他說笑,那顆稚嫩天真的心早已是不堪重負,他也只有在科恩回宮的時侯跑去跟老大“撒撒嬌”,所以這位在普通人眼里可怕得如同惡魔一樣的大法官,在與香雪第一次見面的時侯,陰錯陽差的敞開了內心最赤誠的那一扇窗戶。香雪小姐當時的一言一語、一顰一笑,如同是最犀利的武器,毫無阻礙的破開了大法官堅硬的心靈護壁。 而我們這零情商的大法官,卻只是覺得“跟這位小姐說話好有趣”而已。 為了追求這種有趣的對話,大法官炮制了一次又一次的“偶遇”,甚至象今天這樣模仿老大偷窺……他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反常,也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是是傳說中的戀愛,他只是,僅僅只是想跟香雪說話而已。 可不管怎麼說,香雪最後的話,已經刺傷了杰克的心,大法官閣下還從來沒有這樣失意過,最後那幾句微笑道別,大法官都是硬撐著說完。 “嘿嘿,大人別氣餒。”看杰克情緒低落,一名貼身護衛忙跑過來,又拿出一朵“毒蘑菇”說:“大人你看,我這里還有准備,咱們再去試一次啊!” “不用了。”大法官接過這朵呼吸用的偽裝蘑菇,輕搖著頭,“已經被人討厭了。” “怎麼可能呢!?我們的長官是帝國里最聰明可愛的官員啊!”護衛先義憤填膺的大呼小叫一陣,然後小眼一轉,湊到大法官耳邊耳語起來,“我們先如此如此……再這般這般……包這位姐兒哭著喊著不准您離開——啊!” 大法官手上經辦的齷齪案子沒有一千也有八百,隨身跟著的護衛隨手拈來的都是環環相扣的惡毒計謀,這時獻給大法官對付“朋友”,自然是討不了好,腦袋上腫起一個大包不說,也讓另幾位護衛笑個肚痛。 “大人啊,咱們去洗澡吧!另一個好拍馬屁的護衛走上來,神神秘秘的進言說:”我聽說,被婦人打耳光會倒黴耶……“ “有人打了我耳光嗎?”大法官疑惑的反問。 “可是大人被踩了耶,還不止一腳。”那護衛一本正經的回答,“那不比打耳光厲害?” 沉默了片刻,山谷里響起一陣慘叫……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