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聖都,是斯比亞帝國的首都,生活在這里的民眾,每一天的生活幾乎都是那麼平靜,那麼安詳,但這並不能說明他們的生活苦悶,因為這是一座充滿了傳奇色彩的城市,隨時都有可能上演精彩的事情。比如剛才,數十名已經在聖都叱磋風云達兩月之久的一支“貴族小姐軍團”成員,被人用繩子像捆奴隸似的掛在馬車後面,從城門帶了進來,一路向皇宮而去。 這條行進路線是聖都最重要的街道,當然,消息也就立即傳開了。作為受害者的“貴族美少女軍團”,是在聖都民眾的無比關注下成立、發展、並壯大的一支“勁旅”,專業的旁觀者當然不能放棄關注她們“覆滅”的權利,因為那屬于一種“始亂終棄”的不道德的表現……事實上,民眾對此事件的關注程度之高,遠超一般人想像,他們甚至還開了賭局,從賭注上看,多數人對“貴族小姐軍團”的前途還是樂觀的,而對于用繩子掛了她們的那位子爵,極高的賠率已經顯示出了聖都民眾對他命運的擔憂。 “貴族小姐軍團”成員何時受過這樣的委屈,主人們一路上灰頭土臉,哭哭啼啼,護衛家仆也血淋淋的跟在後面,卻一個個倚仗著自己主人的權勢硬著脖子,甯死不肯向小小的“銀月湖子爵”認錯,就更讓這支壯觀的隊伍顯得悲壯……在隊伍到達皇宮之後,貴族小姐們的家人已經得到消息,紛紛派出家里的中流砥柱四下活動,打探事情原委。 一時之間,各部司都充斥著穿戴整齊但一臉愁容的貴族,後宮門外更是排了長串馬車,爭相請見各皇室成員。 科恩下了馬車,直接去了旁邊的房間,皇帝禮服上身之後再繞了個小圈子回到庭院。 看到皇帝陛下親臨,庭院里頓時哭聲一片,跪在地上的貴族小姐們一個個哭得梨花帶雨、杜鵑啼血,醞釀已久的晶瑩淚水或洶湧澎湃、或潤物無聲,都在臉上的灰塵中沖出一道道橫七豎八的溝壑,其間點綴著些許鮮紅唇色、亮白貝齒,讓庭院里那些真正的士兵又愛又憐,再一聽某某子爵是怎麼怎麼無理囂張,怎麼怎麼目無君上,不免又為這些小姐憤憤不平起來。 不過,聽著這一切,科恩陛下倒是顯得很享受,轉了一圈,陛下臉上的笑容還是保持在讓人猜不透他心意的范圍內,最後他把手一舉讓哭聲停止下來,清清嗓子說話,“朕聽說,你們這些日子在商路上干了些不法的勾當?還縱容家仆聯袂搶劫銀月湖子爵?” 貴族小姐們除了喊冤枉、裝委屈之外,絕對不會交代自己任何的過錯,皇帝陛下當然是無比尊貴的,但陛下本身是男性,這種女兒家的事情,從古到今都是由皇妃來處理。 “好吧!朕不需要你們馬上就說,你們什麼時侯想起來,什麼時侯再說好了。”沒有得到確切的答案之後,陛下也不生氣,哈哈一笑,對身邊的內侍盼咐,“去拿些軟墊來,怎麼能讓女孩子直接跪在地板上呢?至于那些家仆,先給我打三十棍,再交大法官處置。” “是的,陛下。”內侍領命之後又問:“請問陛下,以何罪名棍打家仆?” “主人穿成這樣,家仆還不該打?”陛下離開前說:“叫她們的家長們也來看看。 沒過多久,皇家議事樓里來了一位身穿騎士裝,滿臉不高興的俏麗小姐,這位小姐的脾氣可不小,在皇家議事樓過道里等侯傳喚的時侯,居然都敢用小皮靴踩地毯撒氣——這是什麼地方?皇家議事樓!斯比亞皇族成員的辦公地,絕大部分聖都貴族都摸不到邊的地方。 沒過多久,內侍就帶她上了樓,但她已經把地毯弄破兩處,嚇得內侍長趕緊搬了一座雕像過來掩飾—這地毯是來自魔屬帝國的戰利品,讓陛下看到可不得了。 “菲琳姐姐、迪爾姐姐、凱麗姐姐、溫絲麗姐姐!”身著男裝的小姐走進皇妃們的辦公地,不等大門關上,又是一腳跺在地上,“有人欺負我!” “葳莎啊!”埋首在公文中的菲琳皇妃淡淡一笑,“這真是奇怪了,在今天的聖都,你不去欺負別人就不錯了,誰還敢來欺負你啊?” “就有人敢!”葳莎撅著小嘴,眼淚都快出來了。 溫絲麗皇妃趕緊放下手里的事,拉著她在菲琳皇妃桌前坐下,輕聲安慰幾句。 菲琳皇妃在文件上簽了名,蓋了印記,終于抬起頭來看著這個小妹妹,笑問:“好啦,告訴姐姐,是怎麼回事?還是因為杰克處罰了你的姐妹?” “杰克倒是壞,但今天不是他。”紅著眼睛的葳莎小姐說:“因為前幾天的事情,我今天去找杰克理論,一直在他家里等著他,當然就沒時間跟姐妹們待在一起,她們就自己出城去了。可沒想到,剛才就有人把她們用繩子綁成一串,從城外押到了皇宮!” “有這樣的事情?美少女軍團也有走背運的時侯?”旁邊的迪爾皇妃笑出聲來,“誰做的啊!把這些美女用繩子綁了送到宮里可是會得罪很多人呢!勇氣可嘉,勇氣可嘉。” “銀月湖子爵!”葳莎小姐大喊一聲,“就是那個常常在國外公干的銀月湖子爵。” 一聽到銀月湖子爵的名字,房間里頓時沉默了,四位皇妃互相看看,臉上都失去了笑容。科恩每一次回聖都,至少會提前兩天通知,這一次不聲不響的回來,甚至回到宮里都不來見大家,自然不會是沒有原因的——難道刺殺俘虜的那件事情,科恩不肯輕易放過? 遷怒,這是遷怒,科恩是在用這種方式傳遞資訊,那資訊就是他很不爽,他要鬧事! “菲琳姐姐,我知道銀月湖子爵是皇帝哥哥的大臣,但他也不能這樣做啊!把人從城門帶到皇宮,誰受得了這種侮辱啊?”看到幾位皇妃都沒表態,蔗莎有些奇怪,“我想見皇帝哥哥,我要在皇帝哥哥面前跟銀月湖子爵理論!” “葳莎,別鬧了。”心亂如麻的溫絲麗皇妃握住了葳莎的小手,卻看著桌後的菲琳皇妃。 “葳莎,聽清楚我以下的話。”菲琳皇妃鄭重的看這個血族的小妹妹,“你馬上去我的更衣室換下男裝,盡量穿得合體一些,然後直接去凱瑟翎阿姨那里,要一步不離的跟著凱瑟翎阿姨,不然的話,你的皇帝哥哥會把你抓起來處罰。” “皇帝哥哥……會處罰我?”葳莎瞪大眼睛,幾乎不能相信,“為什麼?” “別多問,去換衣服,路上不要耽擱。”菲琳皇妃站起身來,“溫絲麗,我們去看看情況。” 當兩位皇妃到達“貴族美少女軍團”所在的庭院之後,卻沒看到皇帝陛下,只有滿院子行刑隊的衛兵,他們手里的棍子正在那些家仆護衛的身體上翻飛,攪起一陣陣痛苦的呻吟。菲琳皇妃只好問旁邊的內侍,但內侍卻一問三不知。萬般無奈之下,兩位皇妃只好折回皇家議事樓,去跟維素親王商量。 對于上次派出刺客去了結戰俘的事情,幾位皇妃是知情的,而且也都贊同親王的做法,但維素親王怕事情過後科恩與四位皇妃心生嫌隙,所以整件事情都沒允許她們插手。科恩的反應,維素親王也有心理准備,只是不曾想到自己的兒子會這麼在意這件事情。現在科恩回宮而沒有任何事前通知,再加上一些奇怪的舉動……不得不令大家擔心。 三個人還沒說上幾句,維素親王的房門就被人敲響了,抬頭看去,親王的妻子,科恩的母親凱瑟翎正微笑著推開房門,身後跟著一身女裝的葳莎。 “你怎麼來了?”親王有些意外,連忙站起來,“你還從來沒有來過我辦公的房間吧?” “以前不來,所以就有好奇心了吧!”凱瑟翎笑著盼咐身後的蔗莎等在外面,自己走進了房間,回身關上房門。 “母親午安。”不知道母親為什麼來,兩位皇妃只有先問好。 凱瑟翎走上去,沒有像平日那麼慈祥,臉色反倒不好了起來,“午安?安什麼?怎麼安?” “我說,有什麼事不順心,別難為孩子們啊!”和妻子生活了數十年,親王當然知道她的性格,連忙站出來為皇妃開脫,柔聲說:“孩子們日夜操勞,已經很累了,讓她們回去吧?” 兩位皇妃不知因為什麼事而遭到母親責難,頭低得不能再低。 “那麼,就當我是在無理取鬧好了,但我不點頭,這里誰都不能離開。”凱瑟翎看著自己的丈夫,突然又笑了笑,“斯比亞帝國的國相閣下,我有一個問題,你能給我答案嗎?” “你是我的妻子,我當然不會在任何事情上隱瞞你。”親王有些哭笑不得,“問吧!” “我是以斯比亞皇帝母親的身分向你提問。”凱瑟翎在一張為客人准備的沙發上坐下,雙手疊放身前,“我兒子——斯比亞帝國的皇帝,已經回來了是嗎?” “是的,剛回來。”親王極力回想著,但想不起來妻子上一次如此認真是在什麼時侯。 “那就請你解釋一下,科恩為什麼沒有事前通知?以前都有通知的吧?”凱瑟翎笑笑,“或者……是你們做了些什麼事,以至于科恩連我這個母親都不想見了?” “我們怎麼會做這樣的事呢?”親王兩手一攤,無可奈何,“你是不是聽到什麼謠傳?” “如果我是一個只會相信謠傳的笨女人,那麼我生下的科恩會成為帝國皇帝嗎?”凱瑟翎又笑了,“真是那樣的話,你也不會娶我吧?” “嗯,突發的事情倒是有。”親王沉吟片刻,“但沒有那麼嚴重。 “皇帝陛下率軍遠征,回國之後不是直接回聖都,而是去了幾個重要的行省,跟數十位重要的軍政官員會面,君臣會面談些什麼,難道真是庭報上所說的那些理由嗎?回到宮里,直接去了自己的秘室,連我這個母親也不見。雖然我不是官員,但我也知道這種會面是什麼性質,這說明國相大人,還有你們幾位皇妃,已經被皇帝排斥了。”說到這里,凱瑟翎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是什麼事情,嚴重到什麼程度,才會讓一個皇帝做出這樣的舉動?” “凱瑟翎,事情是這樣的……” “我不是官員,我也不想知道這件事的發生、發展和結束,因為那已經無關緊要了。” 凱瑟翎毫不客氣的打斷丈夫的話,“我只想提醒你,我親愛的丈夫,作為一個國相,你應該是皇帝最為信任的人;作為一個父親,你應該是兒子最堅固的助力。無論從哪一角度來說,你和科恩之間都不能產生猜忌,這有違你的使命。在我看,這件事不管是怎麼發生的,主要原因都在你,科恩不會恰當的處理這類事情,他才多大?而你呢?” 說完,不等親王回答,凱瑟翎就站起身走到兩個皇妃面前,“抬頭,看著我。” 從沒見過母親發怒的皇妃們抬起頭來,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不要說你們不知道這種事情,我也不想聽你們的解釋,我現在要你們去彌補自己的過失。你們是科恩的妻子,清楚一個妻子的責任嗎?這樣看來,丈夫在你們心中還不是第一位的。”凱瑟翎平靜的語氣中,蘊涵著無比的嚴厲,“諸如此類的事情,我不想再發生。” 第一次遭到訓斥,皇妃們的眼圈都紅了,親王自己也是無能為力。 “我會去把他逮出來,其他的事情就得你們自己做了。”凱瑟翎一轉身,出人意料的歎了口氣,“我能逮他這一次,下一次還能逮嗎?科恩的性格有多強,你們應該知道。” 不一會的工夫,抱著琴倫小公主的凱瑟翎已經找到了科恩,她是皇帝陛下的生母,誰敢向她隱瞞皇帝陛下的行蹤呢? 皇帝陛下,正在被近衛軍嚴密守衛的演武斤里,不知道在做些什麼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