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很久沒吃到您做的食物,真是很懷念啊!”一走進伯爵的起居室,科恩陛下就毫不客氣的坐在餐桌邊,順手拿過餐巾為小公主戴上。雖然陛下一直照顧小公主的起居,但餐巾實在戴得難看,把一邊的白影氣得夠嗆,走上去替代了科恩。 “陛下可別這麼說,我還想每天吃宮廷菜肴呢!”伯爵吩咐仆人上菜,又轉過頭來低聲問:“聽說陛下在我們新占領的兩個行省上請人吃了一頓特殊的大餐?有這等好事,為什麼不記得你的岳父?我可是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待了很久,好事也應該輪到我了吧!” “請那頓飯是為安撫人心,您還用安撫嗎?再說那東西也入不了你的口。”科恩有點哭笑不得,“等這事做完,再為岳父大人加加官、進進爵?就是想要珠寶美女也沒問題啊!” “我的陛下,我都多大了?說真的,自從成為陛下的岳父之後,我的眼界和胸襟比以前開闊太多了。”伯爵苦笑,“伯爵的爵位已經很好了,不能再加,陛下也不要封我官職,那樣的話只會招人嫉妒。至于說到財富美女,一把年紀接受這些,我不是在給自己抹黑嗎?” “也不會啊!”科恩有些驚異岳父的變化,在他的記憶中,伊瓦。梅林可不是個清高的人,于是只當岳父在施展欲擒故縱的手段,“朕的賞賜,還沒有人敢說三道四吧!” “好吧!我承認我喜歡這一切,金錢美女我都喜歡,但我還是不能要。”伯爵歎了口氣,“這不是為我自己,而是為了我的女兒……抱歉,應該說是為了陛下的皇妃。作為父親,我虧欠她太多了,又不可能幫到她什麼忙,潔身自好一些,就算是盡點綿薄之力吧!” 聽了伊瓦。梅林的話,科恩心里感觸良多,也昂首歎了口氣。好在菜肴恰好在這時送上,要不然的話,還不知道這一君一臣要對歎多久。 “來來來,陛下試一下,這是專門為陛下准備的。”結束了不快的話題,伊瓦。梅林打開了蓋子,“為了試驗,前段時間送來很多各地的有益生物,實驗之後就沒用,我就想啊!這益蟲可是我們很多研究成果的天敵,消滅一只是一只,搞到後來,居然發明了很多新菜肴。” “那可得試試看。”把通體晶瑩的顆粒狀肉塊放進嘴里,科恩臉上的表情就凝固了,之後一拍桌子,“真他媽好味道!” “還有呢!”伯爵把一只小碗送過來,“嘗嘗這個。” “蒸的……”、“炸的……”、“烤的……” “啊……”把接連傳上來的菜肴一一吃完,科恩長出一口氣,“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多好吃的,都是用益蟲做的?” “都是。”伯爵點頭。 “這種風氣不可開啊!”科恩苦笑著說:“朕要傳令下去,斯比亞帝國內任何人不得食用這些菜肴,否則是死罪。正好大法官手里有幾個犯死罪的貴族,就以這個罪名處死好了……不過,您這菜肴的秘方可得交出來啊!朕要拿去賣個高價。” “沒問題。” “那好,朕這就回去了,琴倫?跑哪里去了?”談完了一切的科恩站起來,卻發現小公主不在她的座位上,轉頭一看,可愛的琴倫公主正在房間的書桌邊擺弄著什麼東西,玩得非常開心。 聽到科恩叫自己,琴倫公主不但不跟著走,還“啊啊”的叫著,拉著衣角把科恩拖了過去。本覺得時間緊張的科恩不忍打斷琴倫公主的快樂,只得跟著琴倫來到書桌前。 “發現什麼好玩的了?我們一起玩。”科恩才說完這句,琴倫公主已經把一根小木棍遞了過來,科恩笑著接過,問:“要怎麼玩?” 琴倫公主“咯咯”笑著,把兩只看起來一模一樣的昆蟲標本放在書桌兩端,手里的木棍點在一端的蟲子身上,隨即,另一邊的昆蟲腹部閃出一個藍色光點。琴倫公主又接連點下去,那點藍光就隨著琴倫公主點下的頻率而閃爍不止。 每天在人前以皇帝面目出現的科恩,其實也還童心未泯,覺得有趣也加入游戲中,用木棍點另一只昆蟲──琴倫公主木棍下的昆蟲腹部也開始起閃爍光點。 “玩起這個來了。”伯爵走過來,賣弄起自己的見識,“這是一對少見的雪禦昆蟲,那個亮點是這種昆蟲的語言,即便是相距一段距離,只要有一只昆蟲摩擦翅膀,附近的其他昆蟲腹部都會發亮,只是在顏色上有一些細微的差別。” “啊啊、啊啊啊!”琴倫公主一邊點著木棍,一邊看著科恩,發出別人聽不懂的聲音。 “我也喜歡你,我的公主。”科恩明白那聲音的意思,邊笑邊點,“我──也──喜歡……” 科恩的聲音突然停止,讓伯爵一楞,“陛下,怎麼了?” 斯比亞皇帝沒有回答,而是自顧自的在房間里繞起了圈子,一會愁眉苦臉、一會咬牙切齒。 當大家都認為他可能瘋了的時候,他開口說話,“交代傳令官,讓秘造坊頭領、全體精靈族長老在接到命令的第一時間向朕報到,地點在皇宮,不得延誤。” “陛下……到底怎麼回事啊?”伯爵疑惑的問。 “沒時間解釋了。”科恩抱起琴倫公主,抓起兩只蟲子,“你也跟朕去皇宮。” 當伊瓦。梅林交代完事情跑出來之後,科恩已經在衛隊的保護下出發了,苦命的伯爵只有跳上自己的馬車,帶著護衛風馳電掣般的追了上去。 輕微搖晃著的車廂里,白影抱著小公主,兩個人的眼睛都盯著古怪的斯比亞皇帝──他一直拿著那兩只昆蟲,目光閃爍不已。一般而言,普通瘋子的目光會閃爍得比較快,但也達不到如此頻繁的程度,所以說,此刻的科恩只能是一個極為瘋狂的瘋子。 “啪”的一聲,科恩的左手拍在了窗框上,雙眼一閉,輕聲說:“解決了。” 看到科恩雙眼再睜開的時候,白影不禁想跳起來歡呼,因為在科恩雙眼中糾纏近月的陰霾已經煙消云散了,于是好奇的問:“什麼事情解決了。” “一兩句說不清,不過總歸是件大事。”科恩搖頭晃腦,“今天晚上,可以睡個好覺了。” “所有的事情都解決了嗎?”白影不知不覺的靠近了科恩,靠近了這個不久之前差點與之決裂的惡劣男子,關切的問:“所有的?” “當然了,難道還有很多事情困擾我嗎?”科恩背靠廂壁,愜意的回答,“一直以來,困擾我的只是無法確定外部威脅來自哪個方向,而現在,無論來自哪個方向我都不需要擔心了。解決了這個問題,其他的自然就迎刃而解。” “你翻臉也太快了一點吧?”白影氣結,“既然這樣……維素親王的事情也完結了?” “嗯,當然完結了。”科恩點點頭,“雖然我知道皇妃們也有份,但又能怎麼樣呢?兩種思維方式的撞擊,必然會有火花產生,他們是我的家人,我能把他們關起來嗎?既然不能,那還不如輕描淡寫、一笑而過。老爸也不是不知輕重,答應了我,自然就不會再犯。” “這就奇怪了,既然你早就想通了,為什麼還要一路上裝出一副死人臉?” “這個是因為……”科恩嘿嘿的笑,“你緊張的樣子很可愛啊!特別是明白你在緊張我的時候,我心里就更高興了。” “你!”白影強自忍住想打人的沖動,“那麼,那些卷軸呢?給香雪用的那一個呢?” “那些卷軸當然只有一個作用,就是在我使用范圍魔法的時候不會傷害到他們。”科恩倒是坦白得很徹底,“給香雪的那個也是一樣的作用,既然讓她知道我的身分,本少爺就沒有太多耍她的機會了,所以就順手拿個東西嚇唬她……嘿嘿,本來就想用來嚇唬你的。” 這一瞬間,白影覺得全身的血液都湧到了臉上,想也不想就一拳打在科恩胸前,讓這個無聊皇帝兼流氓胚子在地板上翻了個滾,撞倒屏風,頭下腳上的掛在後門上──雖然說是嚇唬,但科恩逗自己的時候從來都是一張嘴,這次專門准備了道具,自然是沒安什麼好心。 科恩哀號著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白影背對著他坐在車廂一角,被她抱在懷里的小公主悄悄探出頭來,頑皮的沖科恩吐著舌頭。 “還有,那些蟲子,你打算怎麼用?”白影低聲問:“你知道那樣做的後果嗎?” “知道,蝗蟲放出去,大好的莊稼就會被吃個一干二淨,老百姓會很苦一點。” “才只是苦一點而已嗎?”想回頭過去瞪他,但白影忍住了,她怕自己看到他的眼睛,就不能再用這樣嚴厲的語氣說話,“會死很多人的!你的初衷是救人,而不是殺人!” “又想說‘你如果堅持我就離開你’這樣的話了吧?拜托,跟了本少爺這麼久,你也學點新鮮的。”科恩揉著胸口,“誰說放出蝗蟲就一定要死人的?動動腦子好不好?本少爺像是那麼殘忍的人嗎?” “你……”白影哼了一聲,“像。” 晚餐之後,維素夫婦還有幾位皇妃跟伊瓦。梅林聊天,科恩就忙里偷閑的在外間穿梭往來,處理著因自己離開而堆積的各項事務,差不多完成之後,秘造坊頭領與精靈族長老還沒有到,科恩知道他們不會在路上耽誤,是因為路途不近的緣故,于是也想進去跟其他人聊天。 “跟我來。”門口遇到維素,向科恩一招手,“有事情告訴你。” “有什麼事情?”科恩跟在維素身邊,看著父親的表情,好奇的問:“少見的神秘啊!” “皇帝這次出征,打下兩個帝國,而且平定了兩帝國貴族的不滿,實在是一件少有的壯舉,即便是身為一個嚴厲的父親,我也不得不誇你。”走進護衛嚴密的房間,一路無話的維素親王開了口,“但用來降伏兩國貴族的理由,特別是占領魔屬土地之後不徹底鏟平魔殿的這種行為,你又要怎麼向神族和世人交代?他們一定會在近期派人來詢問的。” “理由啊!當然是還沒想好,雖然有點腹稿,但要看到時候是誰來問我才知道是否合用。”科恩大大咧咧的一笑,“治理魔屬土地本來就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從來沒皇帝做過,開個先例、事急從權,想來他們也不太可能再為難我,台面上能交代得過去就好。” “既然皇帝心里有辦法,我就不再問了,只是稍微提醒。”維素親王點點頭,“其實我要跟你說的並不是這個,而是想告訴你另一件重要的事情。” “你說。”科恩走近了點,“雖然我不明白這時還有什麼其他要緊的事情。” “皇帝前段時間心煩,是不是因為無法確定外部勢力的緣故?其實從今天下午的對話中,我就了解到你心里的憂慮。”維素說:“對我派人去殺兩帝國廢皇族的事情,你這樣淡薄的處理方式讓我感到驚訝,也讓我內心震撼。說句心里話,如果換了我是你,我的處理方式應該會更加激烈。科恩,也許你沒意識到,你已經在不知不覺之間成為一個非常優秀的皇帝。” “父親你怎麼會這樣想呢?”科恩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一直當得很辛苦,大臣們時刻規勸我也同樣辛苦,我率性而為、性格怪癖,怎麼能說得上是個好皇帝?” “那只是你的感覺,而你內心里,一直是在用當皇帝的感受跟當總督的感覺比較,皇帝責任重大,當然會覺得很辛苦。事實上,無論你做得多好,喜歡規勸的大臣們依然會規勸。”維素鄭重回答,“真要佩服先皇的眼光,當日讓你接替帝位。如果換了一個會被群臣或者我規勸住的皇帝,斯比亞帝國,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 “等一下!”科恩警覺的舉起手來,“老爸你連接灌我迷湯,是不是又有什麼苦差事了?” “皇帝想錯了,這次可不是什麼苦差事。”維素笑了笑,“我只想給皇帝說明一股勢力,皇帝以前所不知道的一股勢力,也就是皇帝目前最主要的敵人。” “不會吧?”斯比亞皇帝一楞,“還有我不知道的勢力存在?” “科恩,你知道當年左相造反的時候,為什麼首先要進入皇宮殺先帝,又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帝國支持他嗎?”一邊說著話,維素親王一邊親手撥亮房間里的幾盞燈。 “神殿祭司的陰謀?”科恩回答,“為了掩蓋戰敗的過失?” “就算是神殿在胡作非為,但神族為什麼又不聞不問?”維素親王轉過身來,臉上滿溢著痛苦的神情,“叛亂只是一個爆發點,他們,遲早是要對先帝下手的。” “他們?”科恩想了想,才確定父親所說的“他們”是代表誰,“為什麼?” “因為在神屬聯盟,不但有神殿下派官員體系,還有另一股秘密勢力存在著。”維素看著自己的兒子,“克里默陛下,就是這個組織的領導者之一。” “這個……要我怎麼評價呢?”科恩歪著頭說:“克里默大叔已經是皇帝了,為什麼還要去領導一個秘密勢力?這股秘密勢力又是用來做什麼的?” “克里默陛下所領導的秘密勢力,自然不是追求財富權力,其他的陛下先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這種組織不容于神族和神殿就行……如果不是組織高級成員在一日之內全部離奇死亡,左相怎麼可能叛亂成功?僅僅一個聖都他都吃不下來!”維素親王憤慨的說:“因為失去了克里默陛下,這個組織在叛亂之後已經自然瓦解了。” “這樣說起來,我倒是能猜到一點這個組織的宗旨,老爸你久經浮沉卻始終屹立不倒,也不是個巧合吧?馬丁爺爺、卡羅斯這些人,自然也不是平白無故的出現在我面前的。”科恩輕輕一笑,“其實我早有疑惑,為什麼我能遇到這些人,而且是總能遇到……” “你想的沒錯,我在組織里擔任一定的職務,卻並不重要,我只負責調配、囤積斯比亞帝國的物資而已。”維素解釋說:“至于馬丁、卡羅斯這些人,還不屬于組織,只是受到我們的庇護而已,你所認識的人里,真正屬于組織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菲謝特。夏麥陛下。” “嗯,你們都不跟我說這些事情。”科恩平淡的說:“我能理解。” “克里默陛下曾經提議讓你加入,但我替你推脫了,一來你年紀小,二來你性格還沒定型。”維素親王輕聲說:“你已是皇帝,想必明白其他要害。” “我明白。”科恩抬抬手,“可這跟我現在要面對的敵人有什麼相干?” “克里默陛下不在之後,我這個中層已經是組織最高的官員了,雖然組織瓦解,而且沒有希望再聚集起來,但我手里還握有直屬我的一小部分資源……但有關組織現狀的事情,外界不知道,組織其他人員也不清楚,所以,表面上我們還存在著。”維素遞過一張紙條來,“前幾天,一些消息輾轉送到了我的手上,令我有些吃驚,皇帝看看吧!” “奇怪,神殿要對付你們?”科恩看著紙條上的資訊,疑惑的問:“這消息是假的,因為你們的組織已經被瓦解了,那麼送這消息的動機何在?又是誰送的這個消息?” “神屬聯盟之內,只有我們的組織和神殿下派組織,神殿下派聯盟即便是不知道我們的組織已經瓦解,他們也不會送來這種消息,因為我們跟他們一向是對立的。”維素親王的眉頭一揚,“這個消息,只能是來自魔屬聯盟的類似組織。”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