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魔屬聯盟里的類似組織?真的存在嗎?”聽到這個消息,科恩不免皺起了眉頭,“現在的情況是越來越複雜了,老爸你一次說完好了,魔屬那邊的組織又是怎麼個性質。” “當然存在,因為我們本身就是這樣的秘密組織,所以都隱約知道對方的存在,只是不能確定對方的最終目的而已。魔屬的性質大概和我們組織差不多,都是為了某種目標而建立起來的。”維素親王說:“值得注意的是,他們存在的時間比我們久,而且在曆史上遭到多次血腥打擊,是一個規模和生命力都很可觀的秘密結社,而我們組織建立的年頭並不長。” “兩個組織之間,相互有聯絡嗎?”科恩問:“否則這份東西從哪里來的?” “據我所知,兩個組織之間沒有任何直接聯系,但一些重要的消息我們還是能從其它管道獲得。反之,我們也常利用這些管道向對方發送一些消息──我們希望他們知道的消息。有時是真的,有時是假的,其目的不過是相互利用而已。” 維素親王點點科恩手里的紙條,“今次的這些消息就是經過這些管道來的,消息是假的沒錯,但對方的用意卻值得探討。” “他們是想通過這些消息,讓你們的組織做些什麼嗎?或者,是想讓你們的組織保持在某種狀態之下。”科恩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些,“如果神殿要對付你們,你們會怎麼做?” “在以前,如果神殿要對付我們,組織會暫時停止一切運轉,主要成員分散隱蔽。”維素回答,“我們的組織是秘密的,見光後會變得異常脆弱,只有隱蔽在暗處才能發揮出力量──在沒被瓦解時,我們有不輸于任何大帝國的力量。” “如果沒有被瓦解,那麼在接到這個消息之後,無論是不是相信,你們的組織都要暫時停止一切活動吧?”舉起手里的紙條,科恩輕聲說:“無法在這段時間內對周邊的事情做出及時反應,也無法干涉一些事情的發生對嗎?而且,你們組織的影響力只存在于神屬吧?” “當然。”維素點頭說:“我們的組織很年輕,影響僅在神屬。” “這就是對方的目的所在了。”科恩把紙條揉成一團,指頭再一搓,點燃了紙團,火焰在他的手心里跳動,火光映在兩人的臉上,“他們要在神屬做什麼事情?又不想有人干涉?” “而且是在這個時候。”維素看著自己的兒子,“目標當然不會是除了你之外的人。” “所以他們的目標是我,因為他們無法判別你們的組織跟我的關系,所以才傳出這樣的假消息讓你們休眠,他們才是我現在最大的敵人。”科恩嘴角露出些笑容,“行啊!老爸,你還不老嘛!現在有什麼心得要跟我共享嗎?比如說他們要在哪里搞事?” “他們要在哪里搞事,還得由皇帝來判斷啊!但有一點值得注意,這個組織一旦出手,事情絕對不會小。”維素親王淡淡一笑,“不過我相信,皇帝既然攻擊魔屬,就不怕有人搞事。” “說實在的,我怕。”科恩很老實的點著頭,“斯比亞軍隊已經在全面運轉之中,目前只能維持戰略防禦,沒有任何力量發起新的進攻,如果他們搞事的范圍很大,我們就危險了。” “那你想怎麼做?”維素親王倒對兒子信心滿滿的樣子。 “我要馬上確定對方的計劃,能掐死對方當然是最好,如果不能掐死對方的計劃……”科恩搖了搖頭,“我們就又得拚命了。” “無論是一介平民,又或者是貴為皇帝,在世為人始終都有需要拚搏的時候,這不算是什麼艱難的選擇。”維素拍拍科恩的肩膀,“但你要知道,這個組織不是簡單角色,你又是第一次與之對陣,敵暗我明,你能保持一個不輸的局面就難能可貴了。” “他們有這麼厲害嗎?”科恩有些驚訝,“你應該對我有信心才對啊!” “我們的組織成立沒多久,就擁有不輸于一個帝國的力量,而他們的組織承襲自遠古時代,勢力之龐大、成員之精銳,怕是魔屬聯盟各帝國也不能與之相比。 以前我們就有一種感覺,仿佛在魔屬聯盟的土地上,真正具有發言權的是他們,魔屬聯盟本身只是一個殼子,一舉一動都深受其影響。這個組織里,也不乏皇室成員和各界精英。”維素親王說:“皇帝進攻魔屬的舉動,似乎已經觸動了他們最敏感的神經,他們已把你當做最主要的敵人,在他們決定全力出擊的時候,我們連喘息的機會都很難獲得。” “無論是魔屬聯盟做主,又或者是這個組織下令,對我而言又有什麼區別呢?” 科恩把手一攤,“魔屬聯盟、不敢見人的組織,我始終都要與他們為敵的,跟誰斗不是斗?不管魔屬有多少股勢力,他們依憑的還是那塊土地,還有那塊土地上的人,對我來說,都是一樣吧?” “以前我也是這樣想,所以沒有告訴這個組織的存在,但現在不一樣。”維素搖搖頭,“我沒有想到,他們勢力的觸手居然能伸到神屬的土地上來,這就說明,他們的能力比我預想的要強很多──把手直接伸到神屬,這並不是一個距離上的差距,而是一個戰略性的突破。” “父親的意思是說,他們的行事風格和一般魔屬人不大一樣了?”科恩想著父親話里的意思,“能在神屬搞事,必須在神屬這邊有相當大的投入,也必定要跟神屬民眾和相當程度的接觸,甚至直接吸收神屬人員加入──這就與魔屬的信仰相違背!?” “你終于明白這點了,現在知道他們的可怕了嗎?這是一個為了達到目的,連自己信仰都敢違背的組織啊!”維素苦笑著說:“我知道我這樣說,必定會激起你強烈的好勝心,但科恩你要知道,面對這個組織,贏的結果並不比輸的結果好,甚至可以說,你贏得越漂亮,就意味著你輸得越徹底。” “輸也不行,贏難道也不行?”科恩搖搖頭,“父親你怎麼這樣說呢?” “如果你贏了他們,你必將取而代之,到那個時候,你的勢力范圍會有多大? 你的威望會有多大?恐怕到了那時,就不單單是神殿容不下你了。”維素點醒科恩,“身為上位者,並不在意下面有多少股勢力,而只在意這些勢力的互相制約和平衡,一旦有人打破了這種平衡,你想想會有什麼事情發生?斯比亞帝國能有今天,根本原因是斯比亞並沒有威脅到上位者。” “父親的意思是說,上位者們對這些勢力,知道得一清二楚?” “當然知道,要不然,曆史上怎麼會有那麼多的離奇血案?”維素冷哼了一聲,“每當一個組織的勢力膨脹到一定程度並有改變平衡的能力時,也就是這個組織的末日。但我們目前的這個對手,卻能一次次的在打擊中存活下來並死灰複燃,在這一點上,我很驚訝他們的生命力和紮實的組織基礎,如果我們當初能有更雄厚的基礎,也不會在一日間就被瓦解了。” “這樣啊!”科恩低下頭去,“如果輸了呢?” “輸了,怕是誰都想在斯比亞身上撈些好處回去,那樣的話,斯比亞將永無甯日,會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三流帝國。”維素回答,“即便你想做出一個輸了的樣子,那也是不現實的。不過……” “不過什麼?” “科恩,有一點我可以肯定,你必定會全力抵抗,在那樣的情況之下,即便是我們輸了,對方也只會比我們更慘。”維素解釋說:“他們是一個秘密組織,和我們一樣,他們頭上也懸掛著一把利劍,如果他們顯露出超越一些人容忍范圍的實力,這把利劍就會毫不猶豫的劈下來!而他們要對付你的抵抗,又不得不全力以赴,所以這場角逐的關鍵,是在打擊對方的同時隱藏自己的實力……以免被冠以破壞平衡的嫌疑而遭到清洗。” “平衡,平衡啊……”科恩痛苦的敲敲腦袋,“讓我再好好想想。” “是得好好想想,畢竟是關系到帝國的以後。” “我會再做調查。”科恩問:“但我有點奇怪,父親你的組織,是以什麼宗旨而建立?” “如果是其它人做皇帝,我一定會告訴他這個宗旨,因為那宗旨將會成為他的奮斗目標,但科恩你不一樣。”維素眼里閃動著異樣的光芒,“我能看到你的以後,我現在就能感受到那分激動──所以我不能告訴你,因為我們組織現在的宗旨,只會成為束縛你手腳的繩子!” “難得父親你會說出這樣的話。”科恩回望著親王,“父親,請回房休息吧! 今天晚上,我怕是要再忙一會。” 片刻之後,一位近衛軍官沖進了皇宮傳令官待命室,打開手里的文件,大聲念道:“陛下傳令!” 幾十名軍官同時站了起來。 “傳令聖都衛戍軍團第一軍團長、第二軍團長,立即到皇宮報到!” “是!” “傳令第十九軍團長、二十六軍團長、三十三軍團長、三十七軍團長,立即到皇宮報到!” “是!” “傳令近衛軍總後勤官、總訓練官、工兵軍團長,立即到皇宮報到!” “是!” “傳令……” 領受任務的傳令官們飛奔出去,沖向旁邊的馬廄,而在皇宮大門,先前應召的秘造坊頭領和大精靈們才剛剛抵達……今夜的聖都,又注定不能平靜了。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禍起蕭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