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人物介紹科恩。凱達:前世生存于地球時名為陳思,在被上司出賣後死去。靈魂在宇宙漂泊時遇到一強大神秘的生命,在此生命的協助下,于陌生地域重生,展開新的生命曆程,追尋前世失去的一切。因為前世、後世的多種經曆,使得他具有多重人格而迷失自我,但最終在眾人幫助下成為傲世異人。目前登基成為斯比亞帝國皇帝。 棉花糖:陳思的靈魂漂泊宇宙時遇到的神秘生命。棉花糖是陳思對她的戲稱。在她對陳思看似玩笑的安排中,似乎還隱藏著什麼。 菲琳:全名菲琳。羅娜,人族,科恩眾多妻子中地位最高的一位。性格平和堅強,做事細致嚴密,天生麗質,儀態高雅,可以獨撐危局,不但是科恩後宮之首,還是科恩的重要助力。時任斯比亞帝國內政監督。 凱麗:全名凱麗。羅娜,人族,菲琳的雙胞胎妹妹,科恩的妻子。性格直爽,極有魄力。時任斯比亞帝國內政監督。 溫絲麗:精靈族族長的女兒。幼時被科恩所救,後成為科恩的妻子,是科恩最愛的女性之一。性格謙和溫柔,魔法極為精湛。時任斯比亞帝國內政監督。 葳莎:全名葳莎。唐,吸血族頭領的小女兒,幼時被科恩所救。性格活潑,古靈精怪。一直叫科恩哥哥,科恩也把她當做寶貝妹妹疼愛。 海爾特:人族,科恩的兒時玩伴,科恩麾下最令人聞風喪膽的將軍。性格堅毅,頭腦冷靜,極具攻擊性。現任中將。 莫亞:人族,科恩的兒時玩伴,與海爾特齊名的將軍。性格極其沉穩,韌性極強。現任中將。 瑪法:人族,科恩的兒時玩伴,總聯絡官。其手下遍布整個大陸,觸手幾乎無孔不入。現任帝國總聯絡官。 杰克:人族,科恩的兒時玩伴。現任帝國大法官,對科恩的霸業幫助很大。 瓦地:矮人族,矮人族頭領之子,科恩的朋友兼堅定的支援者。 文:翼人族,翼人族頭領之子,科恩的朋友兼堅定的支援者。 莫加迪:沙人族,沙人族頭領之子,科恩的朋友兼堅定的支援者。 維素:全名維素。凱達,人族,貴族,科恩的父親,斯比亞帝國暗月城的總督,皇帝最重要的大臣與朋友。一直關愛著科恩的成長,是科恩最尊敬的人之一,在上一代皇帝死後,成為皇室派實際上的權力核心。在科恩登基後成為國相。 威伯:人族,維素的好友,大魔法師。像他這樣的人應該是每個國家都想爭取的人才,可不知為何沒有公職在身。 凱瑟翎:全名凱瑟翎。海格,人族,科恩的母親。性格溫和,極富愛心,是科恩最尊敬的人之一。 菲謝特:全名菲謝特。夏麥,人族,斯比亞帝國的王子,法定皇權繼承人。溫和文雅,學識淵博,在極偶然的情況下成為科恩最知心的朋友。兩人親密無間,誓要完成大業。科恩甚至為了他,不惜起兵與整個大陸為敵。 百合:人族,女性。被科恩救出,成為科恩的貼身侍女。 阿布:雄性,科恩的幻獸。吸取科恩的心靈力量而獲得成長,具有和主人用意念交流的能力。 迪爾:全名迪爾。梅林,人族,女性,出身貴族。原本住在里瓦帝國,後因家族衰敗而來到萬普經商。性格剛烈,明白事理,是個女強人,更是難得一見的商業奇才。時任斯比亞帝國內政監督。 麗瑞塔:全名麗瑞塔。克納赫,光明神族,光明神王的大女兒。在科恩看來,這位神族女性無時無刻不在變化,極難掌握她的心態。喜歡隨意改變身分,第一次和科恩見面時,就變身為名叫依弗的神族侍女。 夏洛特:全名夏洛特。克納赫,光明神族,光明神王的小女兒。和姐姐不一樣,對人對事都很冷漠。科恩對她的印象很不好,菲謝特卻對她很上心。 達威德:光明神族,光明神王座下五大神官之一,戰神。 卡羅斯:人族,斯比亞帝國總參謀官,科恩陛下的得力助手。 溫特哈爾:全名溫特哈爾。雷尼,人族,女性,里瓦帝國的女將軍。行事神秘,有用盔甲隱藏性別的癖好。對科恩的態度惡劣。 岩石:半獸人族,男性。本是神屬聯軍第九軍團的新兵,後成為科恩的堅定擁護者。現任科恩的近衛隊長,能力有了很大提升。 黛納:科恩親衛弓箭隊隊長。 斯維斯:全名斯維斯。赫本,人族,男性,魔屬聯盟布盧克帝國皇族成員。因為擁有俊美的面孔與溫文的舉止,而得到了奧黛麗。赫本的別稱,魔屬聯盟內的無數男女為其瘋狂。雖與科恩素未謀面,但已經成為科恩的宿敵。現賦閑中。 艾妮:全名艾妮。伊薩伯安特,魔族小公主。雖然身為永生的魔族,但性格天真,十分愛玩。 芙莉格:全名芙莉格。伊薩伯安特,魔族長公主。掌控魔殿,算得上位高權重。唯一讓她頭疼的就是小妹,除了小妹,死對頭神族長公主也是她的一塊心病。 凱普:人族,男性,本是在魔屬各國周游求生的小人物。生性猥瑣,欺軟怕硬。擁有不為人知的痛苦經曆,外表是一團軟泥,但是心里卻有自己的打算。在成為斯比亞帝國外交大臣之後,惡習有所改變。 白影:龍族,女性。由于種族的關系,天性有些孤傲。本來過著逍遙自在的日子,結果被一個“瘋子”拖下水,不得不成為一個侍女,從此東奔西跑,再也不得清閑。 琴倫:人族,七歲,坦妮的妹妹,自小被姐姐送入魔殿生活。坦妮為了自己這唯一的親人,可以犧牲一切,對妹妹的未來也充滿憧憬,卻不知可憐的妹妹在魔殿過的是生不如死的日子。琴倫被救出後,科恩給了她新的身分,使之成為斯比亞帝國的公主。 烏鴉:人族,二十五歲,頂尖殺手,身世成謎。為人冷傲自負,與孤獨為伴,一副對任何事都等閑視之的樣子。雖然有想要的東西,也有想要保護的東西,無奈心已疲憊。直到遇上一個無恥之徒,才對“活著”提起些興致。 香雪:人族,神秘的女子。被人送給里瓦帝國太子,其目的卻不僅是如此。 第一章在經曆了一連串對魔戰爭,特別是在占領兩個魔屬帝國之後,斯比亞已經變成了一個承載無上榮耀的神屬帝國,連帶“配合斯比亞進攻魔屬”的波塔帝國也大漲聲威。在斯比亞上下民眾群情湧動,對皇室的忠誠達到極至的時候,她也被其他帝國羨慕、嫉妒的眼光包圍。當然,這些沒能從魔屬撈到好處的帝國都不會誠心祝賀,他們只會後悔自己沒抓住好機會。 天堂島光明神殿再一次充當了事後全能者,不但在聯盟內發文贊許,還派出了特使帶著禮物前來慰勞。這位特使雖然職位不高,派頭卻是不小,一路上沒有接見任何人,龐大的特使隊伍到達斯比亞聖都之後直接進駐神殿。然後派斯比亞大祭司傳話,讓科恩陛下前去晉見。 “神殿特使?要朕去晉見?”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正跟參謀們一起商量著進軍里瓦詳細事務的科恩陛下有點摸不著頭腦,自從登基以來,他很少與神殿官員打交道,這時候冒出一位如此托大不怕死的特使,倒讓科恩陛下難以理解了,“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啊!” 這句話里包含著科恩陛下的憤怒,因為在斯比亞皇帝看來,在自己沒去找神殿麻煩的情況下,神殿的祭司們應該不會輕易來招惹自己才對,難道他們知道了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從而趁著這個緊要關頭展開要挾?但自己的出兵計劃做得如此縝密,秘密出發的前鋒部隊甚至開到邊境上了,沒有理由會被人知道啊! 雖然想不通,但神殿的特使還是要見,不然平白被套一個蔑視神族的帽子就劃不來了。科恩把事情丟給參謀們,先跟國相和皇妃們說了情況,然後穿禮服、帶近衛,浩浩蕩蕩去了聖都神殿。從來對神殿沒有好臉色的皇帝陛下帶了部隊一路穿街過巷,伏跪在路邊的聖都居民還以為神殿又要倒大黴了──這情形幾乎跟上次神殿出事是一模一樣啊! 位在聖都城內的光明神殿,遠遠看上去還是那麼高大雄偉,但到達殿前廣場的時候,細心人卻能發現腳下地磚的殘破處。負責通傳的十來位白衣祭司站在神殿大門處,科恩陛下跨下馬車,眼光只一掃就分辨出這些祭司的區別來──斯比亞祭司的袍子陳舊,個別人的袍角還磨出了毛邊,而來自天堂島神殿的祭司們不但裝束鮮亮,氣質神態都與其他人有很大區別。 自從新皇帝登基以來,因為科恩陛下本人的冷淡態度,所以光明神殿在斯比亞境內幾乎不怎麼活動,在國家大事上更沒有發言權,自然也就收斂不了多少財物,不但無法保證每年向上的進貢,日常的開銷反而還要靠天堂島調撥經費維持,大祭司曾對身邊人抱怨說自己混得還不如坦西大祭司。能把神殿大祭司逼到這個地步,神屬聯盟里可以說是僅此一家。 帶著一行近衛進了大門,科恩陛下不由在心里冷笑,雖然斯比亞神殿的近況不好,但還遠遠沒慘到袍子被磨出毛邊的地步,穿出這樣的裝束,是要故意在某些人面前給自己難堪的罷……這樣看來,來使的難道是權力極大的樞機祭司?或者是內定接替紅衣祭司的人物嗎? “皇帝陛下日安。”斯比亞神殿大祭司等在二門內,遠遠看到科恩陛下走去,連忙做出一系列祝福的手勢,“光明神族的光芒永遠照耀著陛下,讓陛下遠離病痛、悲傷和煩惱。” “大祭司真是給面子,居然跑這麼遠來接朕,朕可擔當不起啊!”壓下心中嫌惡,科恩陛下堆出滿臉的微笑,還拉著大祭司並肩而行,沿著長長的階梯,一同走向神殿的高大正殿,“好些日子沒見了,朕還挺想你的,這些日子很忙吧?許久都沒見你進皇宮祝福了。” “陛下說笑了,陛下日理萬機,老朽不才,怎麼敢去皇宮叨擾呢?”大祭司皮笑肉不笑的回答著,伸出手去握住正殿門環,嘴里第一次跟科恩唱起了對台,“皇帝陛下不也是一樣,自從老朽到斯比亞帝國上任,就從未見到陛下來神殿向光明神王祈禱啊!” 見大祭司用這樣語言挑釁自己,科恩心里立時開始警惕,他停下腳步,看著大祭司呵呵一笑,緩緩移動著腳步,繞著他轉了半圈。 科恩陛下奇特的行為引來旁邊所有祭司側目,但緊靠門邊站立的兩位白衣祭司卻低著頭一動不動,仿佛是兩尊石像一樣。 “不錯,朕是從未來過神殿。”為了爭取多一點讓自己思考的時間,科恩陛下微笑著又緩緩走回自己先前的位置,之後傲氣十足的說:“大祭司想知道這里面的原因嗎?” “老朽愚昧,還要請陛下指教緣故。”看到斯比亞皇帝突然孤傲起來,大祭司心中狂喜。 “不到神殿來向光明神族祈禱,並不說明朕就沒有在其他地方祈禱,朕已經用事實證明自己是一個非常虔誠的人,比任何人都要虔誠,至于朕不來這里的原因嘛……”科恩陛下臉上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大聲回答說:“斯比亞帝國沒欠你一個銅板,但你居然就把聖都神殿經營成這副淒慘模樣,在這樣破落的地點向光明神族祈禱,簡直就是褻瀆!” “你……你……”大祭司是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科恩會突然翻臉,非常的氣憤。 “你你你,你媽的頭!”科恩陛下已經講完了大道理,絕對不會給對方留下申辯的時間,于是兜頭甩過去一筐髒話,充分展現了自己的本質,“今天是什麼日子?再看看你穿得像什麼,這簡直就是他媽的一個乞丐,你他媽的還在神殿混什麼?滾你的蛋吧!” 然後,皇帝陛下又以實際行動表明自己不是一個光是嘴上有實力的皇帝──伸出手來一把就撥亂大祭司的頭發,順帶再拉斷了胸前勳帶,有級別低一點的祭司跑過來勸解,又被科恩推得摔倒在地。無論正殿里面的特使是誰,大祭司現在這副模樣都沒法跟進去了。 “皇帝陛下。”在吵鬧聲里,門邊兩位如石像站立的祭司卻“活”了過來,他們先用一句冷淡的話語阻止了正在胡鬧的科恩陛下,再把正門微微推開一點,沉聲說:“請進。” 冷冰冰的話語傳出,就讓斯比亞皇帝收回了看似還要肆虐的手,灑脫的轉過身來時,科恩陛下臉上的笑容已經變得非常純潔,連帶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雍容英武、大方雅致──聰明的人都知道,既然已經以某種手段達到了目的,當然就要在適當的時候找到台階下來。 緩慢而沉穩的把門推開,科恩陛下的腳步踏上了正殿的地板,舉目望去,暗自驚訝。 偌大的正殿內充斥著大片白茫茫的霧氣,導致自己什麼東西都看不見,前一刻可不是這種景象!沒有絲毫遲疑,科恩第一反應是斜進兩步停下,凝神靜氣,留意觀察著身邊的一切,無數細小的金黃色的光點從他禮服下透出,緩緩漂浮在以他為中心的十臂半徑的空間里,不但隱藏了科恩的真切位置,更以本身的游動軌跡帶起一股股氣流,逼開靠到近處的白色霧氣。 身後的大門在這時候緩緩關閉,發出“喀嚓”一聲輕響,也讓整個正殿陷入一片黑暗中。這是為什麼?難道所謂的特使只是一個幌子,他們真正的目的是要謀害或者圈禁自己嗎? “斯比亞皇帝的膽子,似乎變得很小了。”淡淡的,沒有感情波動的一句話從黑暗中傳來,隱隱回響在科恩耳邊,已經讓科恩隱約猜到了特使的身分,因為一般人在說話時絕對無法模仿出這種語氣,這是光明神族在說話時所特有的語氣──柔和的白色光線出現在科恩身前,逐漸凝聚成人型並清晰起來,最後變成一名身穿金黃盔甲的高大男子。 “那個……請問我們彼此認識嗎?”科恩陛下看著身前這個金光閃閃的神族男子,心里不由感覺有些納悶,如果特使真是是神族成員,那麼應該派遣自己所熟悉的,例如戰神之類的神族成員來啊!為什麼會派一個自己不認識的家伙?于是科恩問:“您就是特使嗎?” “我並不是特使,吾擔任武神一職,這次隨侍在特使大人駕前。”神族男子搖了搖頭,科恩這時才注意到,這名光明神族背後竟然舒展著一對巨大的羽翼,于是又吃了一驚。因為神族在一般場合是絕不會露出羽翼的,只有非常正式的場合才例外。但現在,高高在上的神族接見自己這樣一個皇帝需要布置一個非常正式的場合嗎?沒有准備的科恩陛下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准備腳底下抹油了,“如果是朕走錯了房間,那麼朕就退回去好了。” “請吧!斯比亞皇帝。”神族男子微微側身,再抬手對科恩做了一個請上前的手勢,“你沒有走錯房間,特使正在等著你。” 武神的話音還未散去,屋頂處就筆直的向下投射出一條純白色光帶,柔和明亮的白色光帶完全驅散了正殿里的黑暗和迷霧,就像是在光可鑒人的地板上鋪設了一條光之地毯,四散的光線將正殿里的一切都展現在斯比亞皇帝眼前,讓天不怕地不怕的科恩倒吸了一口涼氣。 白色光帶貫穿整個正殿,一頭連著正殿大門,一頭接著盡頭處的豪華巨型靠背椅,順著這白色光帶,兩側各站了顯露出羽翼的十二位光明神族成員,二十四對巨大羽翼順次在正殿里展開,正好布滿這超級廣闊的正殿,讓人看了既不會覺得空間浪費,也不會覺得空間狹小。 在光帶的盡頭處設置著一把巨大的靠背椅,其實說巨大並不准確,因為這張椅子的寬度只比科恩陛下日常坐的王座寬上三倍,但在高度上卻沒有任何種類的椅子可以與之相比,甚至可以說,這椅子的高度可與聖都主城牆相提並論!如此高度,加上整個靠背邊框散發出燦爛的金黃色光芒,將這椅子的威嚴、聖潔、不可褻瀆的風格清晰的勾勒出來。 在通常靠背椅的布料部分,是一整片上到屋頂、下及地面的極純正的紅色,上面的細碎閃光隨著科恩細微的目光游移而流動、變換著。在科恩當上皇帝後,這種閃光他經常可以見到,知道這是大陸上最為稀少的一類紅寶石所特有的反射,但要讓現在的科恩陛下去尋找足夠鑲嵌這張椅子的紅寶石卻是無法完成和想像的,這根本辦不到!更別說椅背頂端的那一顆巨型紅寶石,直讓科恩後悔當初兵圍神殿的時候沒能打開這個正殿,那可是無價之寶啊! 在四方柔和的光線映照下,科恩陛下看著這張賣出去能夠供養全部帝國軍隊十年的豪華靠背椅,踏上了正殿中央的白色光帶。感覺上,就像是他正走在暖春時候的禦花園里,周圍空氣中的清新香味、溫度適應的微風、腳下路徑的軟硬,都與自己記憶中的一模一樣…… 走不到三步,耳邊仿佛有樂聲響起,科恩陛下停下腳步仔細分辨,居然真的是樂聲,相當輕柔婉轉,而且旋律節奏勝過宮廷音樂千百倍。 斯比亞皇帝不由好奇的左看右看,卻沒看出這音樂到底是從哪里發出的。好半天之後,科恩陛下才醒悟過來,自己好歹也是個皇帝,至少在表面上不應該像個第一次進禦花園的鄉下孩子,于是放下心中的種種計算,繼續前行。 走到一半,終于看到了特使的身影。毫無疑問的,這是科恩陛下第一次看到如此華麗的神族,與上次在天堂島見過的神族大不一樣。這位特使坐在正殿盡頭的靠背椅上,有著最為端莊、嫻靜的坐姿,雖然她的身高還不及科恩陛下,但因為有六對漂浮的巨大羽翼交彙在她背後,加之她的身影正好處在正殿光芒的中心處,所以在氣質上,聖潔得幾乎讓人不敢正視。 科恩陛下在距離她三十步的地方停下──並不是有規定要這樣做,實在是再向前走的話,科恩陛下就無法看清如此堂皇的一位特使的全貌,這對科恩來說是件憾事,當然不行。可盡管如此,科恩陛下還是有點兒不滿意,因為特使大人的臉上蒙著面巾,看不到臉。這是在玩什麼把戲?難道這樣更能增加特使大人在旁人心里的神秘感和威嚴感嗎?不過科恩能感覺到,特使透過面巾投射到自己身上的目光是非常平和的,比其他神族的目光溫柔多了。 先前自稱武神的神族男子出現在特使身側,先看了科恩一眼,然後開口說:“公主殿下,斯比亞皇帝已經應殿下的召喚前來晉見。” 科恩陛下已經見慣了神族毫無預兆的飛來飛去,知道這是他們特有的惡習,所以也不以為意,只笑著對端坐的“特使”撫胸一禮。 特使大人沒有任何的反應,而她身側的武神卻在這時候把眉頭一挑,抱劍上前半步,厲聲訓斥科恩,“大膽斯比亞皇帝!見了光明神族公主殿下居然不下跪!” 看武神這副馬上就要抄家伙砍人的模樣,科恩有點茫然,但又隨即反應過來:自己雖然和神族長公主熟識,但跟這些長公主身邊的跟班並不熟悉啊!這樣程度的禮節在跟班眼里當然是大大的罪過……不過呢!既然已經這樣了,科恩陛下又不願意在這些跟班面前軟下來,所以就在臉上擠出了一個既震驚、又無辜的被冤枉表情,希望長公主能替自己開脫。 這表情是每個皇帝都必須熟練掌握的技能,科恩做起來也毫無難度,非常的流暢自然。 “沒事,我相信斯比亞皇帝不是存心無禮,斯比亞皇帝,你說呢?”果然,特使揮手示意武神退後,但奇怪的是,科恩一時之間無法確定這就是長公主的聲音。 “當然、當然,我是感受到無比的神聖莊嚴,所以才失態了,請特使大人原諒。”科恩陛下順竿爬,“因為事先並不知道來的是神族公主大人,所以准備不足,還請公主大人恕罪。” “是我不讓通知的。”特使停頓一下,轉了話題,“斯比亞皇帝,你知道我這次為什麼會來斯比亞嗎?” “啊!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人類,完全揣測不到光明神族的聖意。”一臉虔誠謙和的科恩謹慎的裝傻,“還要請特使大人明示。” 特使沉默片刻,伸手解下了遮住整個臉部的面巾,露出那美得令人窒息的面容,問:“那麼,斯比亞皇帝現在知道了嗎?” 小公主,居然是光明神族的小公主! “現在......”這次可不是裝的,科恩小退半步,驚訝地半張著嘴,“我更不明白了......” 無論從哪人角度考慮,這時候來斯比亞,並有興趣來見科恩的,都應該是長公主才對,因為除了當年去過一次天堂島以外,幾乎所有與斯比亞有關的事情都是神族長公主一手包辦。 可為什麼,這次來的會是一直憎惡增科恩的神族小公主呢?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禍起蕭牆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