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為什麼斯比亞皇帝看到我,會顯得如此的驚訝?”小公主殿下嫻靜的把手交疊在身前看似隨意的問了科恩一句,“難道我有什麼不適合來斯比亞帝國的原因嗎?” “怎麼會呢?任何光明神族的成員來到斯比亞,都是了不得的光榮事情!更別說像是小公主大人這麼高貴、聖潔、仁慈、美麗的神族成員了!”科恩陛下一邊斬釘截鐵的回答,一邊飛速的轉動腦子分析小公主出現的原因,“我之所以會驚訝,完全是被小公主大人無可辯聯的無上氣質和神態所震撼,能夠再次見到小公主大人,我太高興了、我太幸福了!” 這時的科恩哪還管得了什麼皇帝身分、流氓氣概,眼前的神族小公主可是殺人不見血的主,面對她,必須第一時間放下心里的滔天恨意,先無限投入的用甜言蜜語混過去再說。 “很長的一段時間不見了,斯比亞皇帝可還安好?”但是很奇怪,這位從不掩飾自己對科恩嫌惡的小公主,卻在這個時侯表現出極度的大度和寬容,親切的態度更讓科恩摸不著頭腦,“跟以前相比,斯比亞皇帝的能力有了很大長進,但在性情上卻沒改變多少啊!” “這次本應該是長公主來斯比亞帝國,但長公主考慮到我不熟悉斯比亞事務,所以建議我替她行使這次的使命,隨帶視察斯比亞神殿。”仿佛看出了科恩的疑惑,小公主解釋說:“最了解一個帝國的,草過于這個帝國的皇帝,我也想聽聽你的彙報,所以就來了。” 一來沒有心理准備,二來不適應這位小公主突然的態度轉變,所以她每說一句,科恩就點頭說是,根本沒有其他的話可說,雖然時間不怎麼長,但正殿里的氣氛已經變得很尷尬了。 有感于此,小公主似乎決定先做正事,于是看了一眼武神,讓他行使自己的職能。 “科恩。凱達,你自幼沐浴神光,更身為斯比亞帝國皇帝,自當知道神恩似海、神威如獄的道理,更應該時刻以效忠神族為最崇高的理念。”武神那盛氣凌人的聲音回響在正殿中,“在占領魔屬帝國之後,你為何不立即消滅領地上邪惡的魔殿?更為嚴重的是,你居然還在行宮設宴,款待數十位魔殿祭司!你可知罪!” “上神剛才所說都是事實,我不否認。”一觸及這等生死大事,科恩陛下的腦袋反而清楚了,于是微微一笑,望著小公主說:“但小公主大人,我能稍微解釋一下嗎?” “當然。”小公主神態溫和的點頭回答,“雖然是問罪,但神族不會不給你解釋的機會。” “是這樣,我雖然占領了兩個魔屬帝國,但距離實際的有效控制還有很大的差距,邪惡魔族已經控制這兩個帝國長達千百年,作為他們的敵人,我們偶然攻過去難度不大,但要有效占領就比登天還難。”科恩解釋說:“誠如剛才戰神所言,我自幼沐浴神光,做事第一考慮的自然是神族,神族的意志是要讓聖光盡早照耀到大陸的每一個角落,所以我才不得不變通一下手段,先不忙以武力消滅魔殿,而是讓魔殿逐漸在這片土地上失去信仰群體。” “什麼事讓魔殿逐漸在這片土地上失去信仰群體?” “上神當然知道,有些事情有必然的過程,強力的效果有時會適得其反。”武神的語氣讓科恩非常不爽,但科恩知道現在不是斗氣的時侯,所以只得平心靜氣,目視著小公主繼續解釋,“目前,這兩個帝國的居民對魔殿的信仰是根深蒂固的,強力阻止的結果會引發大規模的暴亂。是,為了神族的無上容光,我們可以把這些人殺個一干二淨,但那對神族的意志沒有實質上的幫助,所以我想讓魔殿暫時存在,通過一些縝密的計劃,逐漸把魔殿的黑暗崛齲、卑鄙無恥一一揭發出來,讓居民們自己感悟神族的光明偉大、關愛仁慈。這樣的話,就不會再有人去信仰魔殿,魔殿也會自然而然的敗落直至消亡,而神族就多出兩個帝國的信民。” “先不議這辦法是否合平規矩。”武神哼了一聲,“你打算用多長時間做到這一切呢? “快則五年,‘漫則十年。”科恩的目光始終停留在小公主身上,“如果失敗,不用神族發話,本人到時侯自會謝罪。” “此等關系到千秋萬代的大事,豈容你一個帝國皇帝作出決斷?”武神根本看不到科恩認罪伏法的好態度,語氣反而越來越嚴厲,“不說這決定有多出格,就算是在情理之內,以皇帝的身分就能實施嗎?居然不由各級神殿和天堂島神殿轉呈,你犯下的罪行可喻之滔天!” “那上神還在等什麼呢?”本就被無法確定的里瓦變故折磨得心急火燎的科恩陛下再也忍受不了,目光一轉,盯著武神說:“現在就撥劍砍了我啊!” 身為一個夠資格隨侍在小公主殿下身邊的神族,武神在問罪時聲音大點、態度凶惡點本來不算什麼大事,更有可能曆來的問罪都是這麼個方式,但是,一個小小的人類皇帝敢橫眉豎眼的公然反駁,這事情可就不平常了。武神楞了一瞬,在確定自己沒有聽錯之後,白淨修長的右手就放到了劍柄上——科恩生平第一次見到眼神中充斥著殺機的光明神族。 “放肆!”小公主輕聲訓斥一句,把科恩和武神都囊括進去了,“上不上,下不下。” 自覺失態的武神放了劍柄,領首躬身後退半步,科恩陛下在生死線上晃了個來回,當然也馬上低下自己那桀驁不馴的腦袋,做出一副正在深刻反省的乖巧樣子來。一人一神的行為,倒讓出言干涉的小公主殿下大感為難,一時之間找不到話說。 “科恩。凱達,問你問題的是堂堂的光明神族武神,你怎麼敢以這樣的口氣回答?”沉吟片刻之後,小公主說:“我是否可以認為,斯比亞皇帝自恃功高,不把武神放在眼里?” “絕對沒有那個意思,我只是一時情急,請小公主大人聽我解釋。”科恩抬起頭來,滿臉無辜與悔恨,“斯比亞帝國不計代價攻擊魔屬,完全是出于對光明神族的愛戴,也許我們做得的確不夠好,也許我們做得的確很鹵莽,這些我們都可以接受並改正,但是……但是我們對光明神族的一片心意,卻是不能受到任何曲解的,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有人說光明神族半個不字,斯比亞都要跟對方拚命!拚得過要拼,拼不過,哪怕等幾年也是要拼的!所以…… 所以在這樣的習慣思維的影響下,沒有考慮到對方是武神就激動了,真是太失禮了…… “ “這筆帳先記下。”小公主緩緩轉頭過去,“武神,你接受斯比亞皇帝的道歉嗎?” “下神並無異議。”武神躬身一禮,“全憑公主殿下定奪。” “既然武神大度,這事就略過不提了。”小公主正過頭來,又考慮了一下才說:“關于斯比亞占領土地所屬魔殿處理一事,情況特殊,暫時就不做定論,等本宮親自調查之後再說。 時間不早了,武神,宣讀光明神族上令。“ “是。”武神拿出一個通體金黃的巨大卷軸,看了一眼斯比亞皇帝,“光明神族令!” 然後,武神的聲音就停頓了下來,正等著神族審判的科恩陛下用著迷糊的目光看看他,又看看小公主,然後“啊”的一聲醒悟過來,連忙單膝跪地,右手撫胸,中氣十足的回應,“斯比亞帝國,第十七任皇帝、科恩。凱達接光明神族上令!” 見到特使是神族小公主,科恩陛下就知道自己這次是凶多吉少,不死也得掉層皮。 在焦慮、急躁的心情煎熬之下,才會一時情緒失控,做出頂撞武神的事情來。這時武神拿出上令,斯比亞皇帝心里自知要槽,腦袋里只剩下一個念頭:怎麼處罰都不要緊,千萬要留下點本錢啊…… “自從上次神魔大戰以來,魔屬聯盟的氣焰就一直高漲,斯比亞帝國體察聖意,出兵魔屬,曆經血戰,成果斐然,實屬不易,值得褒獎……”武神念到此處,先看了一眼震驚不已的斯比亞皇帝,才繼續念下去,“賜玉劍一柄、盔甲五副、戰袍三十領及各色玩物百件以示嘉獎。另示神殿撥款若干,以供斯比亞搞勞三軍之用……” 科恩陛下把什麼都想到了,就惟獨沒有想到有這種好事,在走上去謝恩接卷軸之時,腦袋里還是昏亂一片,不知這位神族小公主安得是什麼心—這個結果里肯定有小公主插手干預的成分,但奇怪的是,一向孤傲怪癖、目中無人、剛琣菪峈滲垮琱p公主犯不著拿這個結果向自己示好啊!難道她是無聊的長公主假扮的,專門跑來斯比亞逗自己取樂? “有關戰時細節以及後來的管理步驟,斯比亞皇帝要寫成詳細文書上報,本宮要查驗。” 科恩退回原位時,小公主又開口說了一句讓他心驚肉跳的話,“按照舊例,聯盟帝國所占領土必須在戰後上交,由天堂島神殿統一調派新進貴族管理,斯比亞皇帝覺得怎樣?” 這話等同于一道閃電,直接劈進科恩腦袋里,如果讓神殿收走占領土地,不但意味著帝國軍隊經年的努力付諸東流,近十萬將士的鮮血流得一錢不值,更是直接把科恩制訂的所有計劃全盤顛覆!這個小公主的確不是看起來討厭那麼簡單,做出的事情更能讓人吐血! “有這個舊例嗎?”科恩陛下抬起頭來,正想要用什麼藉口搪塞拖延過去,腦中卻靈光一閃,抓到了問題的關鍵,于是磊落一笑,回應說:“這些被斯比亞占領的土地,全憑公主大人定奪,只要大人一句話,斯比亞立即照辦。其實不要說是這點土地,就算公主大人下令在一夜之間清洗這土地上的各個種族,斯比亞帝國也會馬上給公主大人辦了。” 這問題其實很簡單,收取土地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派新進貴族去耀武揚威的管理也不難,但現在的魔屬聯盟正是群情激奮的時侯,恨不得把占領己方領土的人撕得粉碎。收了土地上去,讓斯比亞軍隊滾蛋,又派誰去阻擋反攻的魔屬聯軍呢?如今的神屬聯盟里,只有坦西帝國的軍隊可堪一用,偏偏又距離前線最遠……除非神族打算自己親自上陣,否則到最後還能靠誰?還不是指望著斯比亞軍隊!只要斯比亞軍隊還在,神殿派些新進貴族算個屁呀…… “好啊!既然你有這個清洗的提議,那麼本宮就記下了。”小公主也不是個省油的燈,當下就開始調侃科恩,“如果有一天本宮下了清洗的命令,你可不許哭訴說砍卷了劍刃,又伸手向神殿要錢。” “公主大人說得是,這是我的一個壞毛病,我改,我一定改。”科恩賠著笑臉,搓著小手,“大人也知道,斯比亞國力積弱多年,本人雖盡心竭力的辦事,但總是在事情做到一半的時侯發現錢不夠用,又生怕事情辦不好砸了神族的招牌,所以……不得以……這個……才向神殿伸手……神屬聯盟親如一家……按這個道理說起來,神殿不也是咱家開的嗎?” “你還是老樣子,說不到幾句正經話就輕浮起來。”小公主一邊站起,一邊教訓著科恩,但臉上並無嗔怒神色,“正事做完了,斯比亞皇帝有無時間陪本宮在這神殿里走走?” “能隨侍公主殿下,那是我至高無尚的榮耀。”科恩哪敢說個不字? 將六對巨大的羽翼緩緩收起,沒入背後不見蹤跡之後,小公主才款款步下靠背椅基座,領頭向正殿側門走去。既然她沒說話,科恩當然也只能沉默著跟在五步之後,正殿里的其他神族也收了羽翼,靠前的靠前,拖後的拖後,一起伴隨小公主出了側門。 在這個占地極大的神殿里,這時侯連一個祭司都看不到,只剩下空蕩蕩的廣場和回廊,小公主左右看看,踏上了去花園的路徑,走了幾步,嫌科恩距離拉得太開,示意科恩跟上。 坦白說,科恩心里很不願意跟她靠得這麼近,但卻沒有辦法拒絕,只得硬著頭皮上前。 “斯比亞皇帝,還是不願意像對待長公主那樣對待我嗎?”進入花園後,小公主讓其他神族成員等在了外面,只留下科恩在身邊,“這樣看來,本宮來斯比亞的苦心,是白費了。” “公主殿下威嚴聖潔無比,我怎麼敢有所怠慢呢?”科恩處處提防,當然不會相信小公主這句話,“說到長公主殿下,雖然我晉見的次數多了那麼一兩次,但每次都被嚴厲訓斥,說真話,我其實覺得小公主殿下更加體恤親切……” “你今天說的話里,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本宮已懶得去分辨了。”小公主坐到花園中的石凳上,“說吧!你占領魔屬帝國的真正意圖何在?” 科恩站在小公主身邊,恭謹的回答:“當然是要把光明神族的聖光……” “你剛才說這些,本宮不便阻止,難道你真以為用這些話就能敷衍本宮嗎?”小公主的目光橫過來,直接就把科恩的理由打回去,“公正的評價,在所有的帝國皇帝中,你不算最聰明沉穩的,而是最具急智、最懂取舍的一個……還要本宮點明你嗎?” “是,小公主殿下教訓的是,是我愚笨,一直不了解殿下的苦心。”小公主的話已經說到這個地步,科恩無法再堅持了,適當的退步也是策略的一種,“進攻魔屬聯盟,除了最重要的為神族盡忠的原因之外,還可以順便達到另兩個效果。 “這兩個效果,必然才是使你真正心動之處。”小公主對科恩處處防范的回答方式也無可奈何,笑了笑說:“說說看。” “第一,對于我這個皇帝,帝國內其實還有不滿的聲音存在,我是一個皇帝,總不能把這些對我不滿的人都抓來殺了,所以我迫切的需要一個足夠大的功勳來震懾這些聲音。但我又不能拿同聯盟的帝國開刀,那麼就只有打魔屬聯盟的主意。”科恩輕聲回答,第二,我以前曾經吃過魔屬聯軍的大苦頭,一日不在戰場上贏回來,心中的憋悶就一日無法去除……“ “這樣的理由倒還符合你的性格。”小公主歎了一口氣,“但是你想過沒有,你這樣的行為會帶來什麼後果?” “後果?”科恩抓了抓頭,“請恕罪,我實在想不到這行為會帶來什麼讓神族都會為難的後果。” “黑暗魔族那邊傳來了資訊。”小公主瞪了科恩一眼,“說要是神族管束不了你,他們就要親自下手幫神族管束了。” “這個……實在想不到竟會給神族帶來這麼大的麻煩,我真是罪大惡極。”科恩一楞,“請小公主殿下處罰!” “處罰?有什麼好處罰的?”小公主又淡淡一笑,“如果魔族一聲不吭,或許你會受點處罰,但魔族現在迫不及待的跳出來,反倒不能處罰你了。但你要記得這次所犯罪責。” “是,我一定謹記于心,不敢忘記。” “斯比亞所占領的土地,本應收歸神殿管理,但考慮到神殿並無軍隊建制,暫時都交由斯比亞代管。管理原魔屬土地並不容易,你要多留意了。”小公主總算說出了神族真正的意圖,“神屬聯盟在戰事上努力多年,現在只得一個這樣可圈可點的戰果,如果只過兩三年便丟了,那麼科恩你對誰都無法交代,後果極其嚴重。這擔子既是你尋來的,就自己挑了吧!” “是,斯比亞帝國一定不會辜負神族厚望!” “本宮難得出來一次,會在這里多留幾天,如果有什麼難辦的事,你可以直接來請見,平時就不用來了,也不用讓其他人來晉見。”小公主站起來,“今天就到這里,你回去好好做你的事吧!” 說完,小公主就逕自離開了,剩下科恩一人在花園里,懷疑今日一切是不是夢境。 好半天之後,他才搖頭歎氣的出了這詭異的神殿,皇宮里還有一大堆有關里瓦的緊急事務正等著他趕去處理。就在他跟神族小公主交談之時,十幾支軍隊正在斯比亞至里瓦一線緊急行軍,領軍將領接到的唯一一道命令是——救不到人,提頭來見!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