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里瓦帝國,距離邊境四百多里的山谷,叛軍與護衛里瓦小公主的隊伍開始了最後一戰。 身著里瓦帝國制式軍服的叛軍追兵就猶如是沙暴中的黃色塵土,在極快的時間里已經滿布在整個山谷之中。在不久之前,他們還是宣誓要終身效忠里瓦皇室的帝國忠貞士兵,但此時此刻,他們心中的效忠對像已發生了偏移,緊握在手中,本來應該對准外敵的武器,堅決無比的指向了尊貴的小公主殿下。 擺在眼前的事實最能讓人成長,更別說是這如同金屬一般銳利冷酷的事實,現場冷眼互望的兩陣武士,必定有不少人心生感歎:在權勢和金錢面前,什麼骨肉親情,什麼正義尊嚴,都要統統放下,給“活下去”這個簡單而沉重的藉口讓出路來。公主殿下怎麼樣?平常士兵又怎麼樣?每個人都是加害他人的凶手,也是被他人加害的受害者…… 雖然被包圍的不足百人,但在這山谷中,雄壯的命令仍然在不斷下達,鎧甲互相撞擊的聲響漸起,環繞著向山頭上逼迫過去,厚重的盾牌高舉,鋒利的戰刀出鞘,千人規模的包圍陣勢顯露出猙獰氣勢。兩百步、一百步、九十步、八十步,看到了對方包裹著累累繃帶的身體,也看到了帝國小公主如同聖潔花朵般的清雅風姿。 “丟下武器——饒你等性命!”逼近到五十步時,攻方盾牆一緊,腳步停止,後面有叛軍軍官大聲喊話,“你等拐帶公主殿下,本已犯下滔天死罪,但長公主殿下仁慈大度,特別下令網開一面,只要你們現在交出小公主殿下,本將就可以饒了你等,放你等逃亡!” “里瓦小公主殿下受斯比亞皇帝邀請,前去斯比亞做客,誰敢阻攔,就是在與斯比亞帝國為敵!識相的趕緊退下,免得身首異處!”被包圍的人群中,也有一名軍官模樣的軍人踏前一步,大聲回應說:“我等堂堂斯比亞軍人,曆來只有戰死沙場,沒有投降的可能!” 無論是哪一方,誰都不會把對方這些話當真,攻方只不過為了讓負重爬山的士兵緩一緩氣。而守方卻是為了恐嚇一下對方的士兵,哪怕是稍微有些效果,也能在戰斗中得以體現,說不定己方就會因此而多殺傷一個敵人,多堅持一息的時間—斯比亞軍中有句諺語:倒下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關鍵在于有多少敵人因為你而倒下。 光榮與恥辱,全在于此點! “斯比亞軍當然是強悍的,但里瓦軍人未必就會遜色一點!更別說你們,現在的你們只是幾只待宰的斯比亞羊羔而已,雖然掛著斯比亞的牌子,卻還是羊羔!”叛軍帶隊軍官一聲大喊,“兄弟們都聽好了——提盾、舉槍!” “得令!”數百柄長槍齊哪!哪!的從盾牆後伸出,一溜閃著白光的槍頭全對著山頭。看得出來,這些槍手們都是久經沙場的老手,槍身橫出的角度整齊劃一,散發著寒意的重型槍頭在凜冽山風紋絲不動,只有之下的半尺紅纓隨風飄移,仿佛是在等待著飽嘗鮮血的機會。 “眾軍聽好了,殺敵一人,賞金幣三枚!”叛軍中一聲大喊,“給我把小公主殿下搶回來!” “盡管來搶!”與此同時,守方軍官一聲大喝,“全軍突擊!” “得令!”兩軍的士兵同時喊出這句話,攻方聲嘶力竭,守方孤注一擲,這混雜了堅定與瘋狂的聲音將山上山下的兩塊地域連接起來,如同春雷般在所有人的耳邊滾動,震撼著人心——立功心切的里瓦士兵才呐喊著一抬腳,保護著小公主殿下的斯比亞士兵就用了殺招! 因為小公主是必須要得到的一張王牌,所以追趕而來的叛軍軍隊都是另兩位公主手里最能拿得出手的精銳之師。但保護著小公主的斯比亞軍人們,卻是直屬斯比亞帝國軍部聯絡處的特殊部隊,與一般的精銳之師有著不小的區別。 之前他們不做纏斗是要保護小公主逃走,所以是且戰且退,而現在的情勢卻是無路可逃,只能拚死殺敵,雖然與敵人在人數上有著極懸殊的差距,可在這易守難攻的小山頭上,他們全力展露的殺傷力已不是一般隊伍所能夠承受的。 五十多名斯比亞軍人猛的躍出,各人把藏在披風中的兩手向外一甩,露出早已張弦的連發手弩,稍一貓腰瞄准,黑杆白羽的弩箭拖帶著尖嘯飛出,直取叛軍盾牆兵的小腿,只五十步的距離,弩箭轉瞬即到——當場就有七八十名里瓦士兵的小腿被弩箭洞穿倒下! 中箭叛軍士兵的慘叫聲還在口腔里打轉,持弩的斯比亞士兵們又直起腰身,兩手猛的一翻,手臂拖帶著弩機各在身側劃出一個飽滿的圓形,等到手中強弩到達發射位置時,巧妙的設計已讓強弩再次張弦完畢,一陣“啪嚓”聲之後,弩箭再次齊射! 聽到手下士兵的淒厲慘叫,看前面的盾牆有些搖晃,帶隊攻擊的叛軍軍官大喊一聲,穩住盾牆!弩箭有什麼了不起?射穿了也就尾指大個洞!給我上!後退者死!猶豫不前者死! 話音未落,一支弩箭從盾牆空隙間飛入,像是長了眼睛一樣直端端的插到帶隊軍官的戰靴上,只在一盼的時間里,一陣肉體無法忍受的巨痛就從這軍官的腳掌處蔓延向上,如同整條腿被火焰吞沒,轉瞬就麻痹了下半身……之後軍官的身體被旁邊士兵一掛,嘴里發出一聲心有不甘的哀嚎,異常利索的向後倒下,頭臉被無數只腳踩過。 在盾牆前進到距離斯比亞士兵身前二十步時,稀稀拉拉的已經不能再被稱為盾牆了。持弩的斯比亞士兵蹲下,一個個丟了弩箭,抽出戰刀蓄勢待發,而在他們身後的十多位魔法師,也在這最恰當的時機發出了准備多時的魔法。 耀眼奪目的銀色電光從盾牆破口處進入,直接劈在失去保護的里瓦長槍兵身上——電光扭曲著橫向移動,跟左右同時劈入的電光來了個首尾相接,連成一個恐怖而巨大的死亡電環,處在其中的數百長槍兵連哀號都來不及發出,就已化成漫天飛舞的黑灰! 電光稍一減弱,後面的步兵就被軍官驅趕上前,但山頭上的魔法師卻在這時加注魔法,環繞著山頭的電環再一次雪亮璀璨起來,還分出無數比手臂還粗的雜亂電光,“滋滋”作響的在四面坡上扭曲著,就猶如是神靈手里的憤怒電鞭,每一掃都伴隨著刺耳的驚恐尖叫、飛舞的腥臭游魂。 “居然有隨軍魔法師,倒是小看了他們。”山下的叛軍將領把雙腿一夾,駕著戰馬上前幾步,大聲下令,“魔法師為進攻部隊加持防禦魔法,攻擊絕不停止!” “攻擊絕不停止!”命令立即越過山腰傳向前陣,“對方沒幾個人,給我活活拖死他們但在接近山頭的地方,事情卻變得不那麼簡單,因為有五十多名斯比亞士兵已趁亂揮舞著戰刀殺入了叛軍軍陣中。這些縱橫在血雨中的士兵活脫脫就是魔屬聯盟毒蠍武士的變種,可不是隊形混亂的叛軍軍人能夠抵擋的,戰刀所到之處,叛軍軍中無一處不是人仰馬翻,眨眼工夫,叛軍的攻擊隊形被硬生生打斷,山頭上只剩下滿地的尸首陪伴著那些斷槍殘旗。 看著近四十人的斯比亞士兵在魔法師的掩護下退回山頭,山下的叛軍將領並不慌張,先叫人上前砍了督陣不力的帶隊軍官,再派出另一位軍官重組隊形攻擊。 倚仗著人多勢眾的叛軍又起攻勢,一刻鍾之後,山頭上的斯比亞戰士已無力再做外圍抵禦,他們放火引燃了先前就埋在地下的火種,因為火勢來得突然,再加之山風猛烈,轉眼已蔓延到了山腰,在濃烈黑煙和灼熱火焰的威力之下,里瓦領軍將領只得暫停了攻擊,剛沖上去的士兵們灰頭土臉的退了下來。 看著被煙霧隔擋的山頭,帶隊將領之一無聊的揮舞起馬鞭,冷笑著說:“退早都是要死,又何必搞這種花樣?” “小公主殿下乃是嬌貴的皇族,當然要留給她最後祈禱的時間嘛!”眼看獵物就要手到擒來,另一帶隊將領自然有了個好心情,于是淡笑著回答說:“再說他們結伴逃亡也有幾天時間了,難免有些想說的話。” “說不定還有些想做的勾當?不過看這火勢,怕是來不及做了吧……不過回頭想想,小公主殿下似乎還沒有享受過生活吧?反正她那高貴的軀體注定會被人觸碰,與其便宜收尸的斯比亞人,還不如我們先行享受了再說。閣下的意思呢?” “其實我已經叫人搭好了帳篷,連助興的東西都准備好了,而且是兩份……” 在兩位將領的汙言穢語中,山上的火勢已經逐漸的小了下來,但從草皮中竄出的煙霧卻是愈加濃烈,到後來幾乎遮住了整個山頭和天空……雖然魔法師一直用魔法遙遙鎖定著小公主殿下,確定她就在山頂上,帶隊將領還是等得不耐煩了,指揮部隊頂了煙霧上去。 “兄弟們,差事眼看就干完了,對方就剩幾個人在山頭上苟延殘喘,將軍有令,事成之後人人有賞,抓住公主的,多賞金幣三百枚呀! “沖啊!”在強烈的金錢刺激之下,叛軍士兵們連隊形都不要了,爭先恐後的湧了上去。 幾名魔法師在軍官的指揮下,合力發出一個高級的風系魔法,立時,被召喚出來的大風斜向上吹,把濃烈的煙霧推上去當作開道先鋒,臨近山頭的時侯風速加快,裹著煙霧一路卷上去—後面跟著的大批士兵已隱約看到煙霧後掙紮著站起的敵人,紛紛高聲歡呼著搶上前,要知道每多殺一人,賞賜就多一份啊! “成了。”山下,帶隊將領之一已看到自己的手下把長槍刺入一名脫力的斯比亞士兵的身體,于是在嘴角綻開一簇由衷的笑意。 短兵相接的山頭上,瘋狂湧上的叛軍已經把眾目標緊迫在一塊五十臂方圓的平坦場地上,先前幾陣猛沖沒有效果,之後各隊在軍官的口令聲中,從前後左右輪流出擊,但常常是前沖的人還沒邁出幾步,就一頭撞在斯比亞戰士用最後力量營造的殺戮風暴上,或者悶哼栽倒,或者身體被切割成幾塊,只留一蓬汙血在空氣中飛舞。 僅余的三十來個斯比亞戰士還在場中激戰,從任何角度放眼看去,彌漫的血霧已經全部遮蔽了他們的身影,在厚重的血光包裹中,連往日錚亮的刀光都透射不出來!沒有人知道他們是依靠什麼在搏殺,也沒有人知道他們怎麼分辨敵我。 十來名還能釋放魔法的魔法師圍成一個小圈子保護著公主和傷員,他們也看不到場中局勢,只能以左手牽住的靈魂同享魔光做為導引,嘴里不住念著咒語,把一個個增益魔法放到在前方幾步奮戰的戰士身上。每當左手里的橘紅色光線消失一道,就意味著又一個戰士殉職。 魔法師背後,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靜靜的站立著,每一次平緩的呼吸時間里,前方不到十步的距離之內都有生命因為她而消散,但熟知自己使命的她,臉上卻沒有驚慌,更沒有惆悵或悲戚,平和的神情之中只隱隱透出堅強。 一個左臂已不見的戰士從激戰處脫出,身體不斷搖晃著往回走,魔法師認出是帶隊軍官,接連為他釋放了三個治療魔法,他才硬撐著走了回來。進了魔法師圍成的圈子,想單膝跪下行禮,無力的身軀卻向左斜倒下去,持劍在手的女將軍連忙一把抓住,扶正了他。 “……公主殿下……”軍官臉色木然的說:“下官無能,無法完成使命了……” “閣下怎麼這樣說話呢?”貝爾妮公主微微一笑,回答他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盡到全力之後,無論結果怎樣都能對得起自己。至于旁人怎麼評價,又何必那麼在意?” “這是下官第一次把事情辦砸,很慚愧……”軍官干裂的嘴唇開啟幾次,終于一橫心,說出了要說的話,“時間緊迫,請公主殿下……自便……” “自己的事情,本公主會安排妥當。”貝爾妮公主左手拿起手絹,擦拭著軍官臉上的血跡,“本公主能肯定,你的長官不會責怪你的……你是……” 拭去血跡的半張臉清秀白哲,讓貝爾妮公主覺得眼熟,再一回想,已經想起這個人是誰——就是這個斯比亞軍官,當年假扮金沙薩親王府守衛後花園的小衛兵,先成為自己的朋友,之後又帶自己去花市游玩,讓自己被綁架到斯比亞,最後遇到自己的另一半…… 這些天來心緒紛亂,竟然沒有認出守護自己的是故人。 “原來是你啊!真是失禮,我一直沒有認出你。”貝爾妮公主保持著微笑,“我的匕首遺失,能借用一下你的嗎?” 軍官點點頭,凝聚起最後一絲力氣,把握住匕首的手緩緩遞過去,在貝爾妮公主接過匕首的那一瞬間,這位軍官的身體再也不堪重負,在越來越近的厮殺聲中,他軟軟的滑倒下去。 “溫特哈爾,時間差不多了呢!你准備好了嗎?”貝爾妮公主合上軍官的眼睛,起身輕聲對身邊的女將軍說:“有你在這一路上的陪伴,我很榮幸。” “能陪伴殿下,末將也覺得無比榮幸。”女將軍一撩披風,替公主殿下擋住一蓬飛濺過來的血霧,“公主,時間無多了!” “我曾經答應科恩,絕不自盡的。”貝爾妮公主說:“我命令,你幫我。” 女將軍怔了一瞬,把刺入一名突進身前的敵軍身體的佩劍撥出,順手在披風上擦了血跡,一聲“得令”,就往小公主殿下的前胸刺去。已經殺到魔法師身邊的里瓦士兵瘋狂叫囂著,三支長槍刺向女將軍的頭背——小公主的死活,可是關系到不同數目的賞金啊! 背後、頸上、頭頂,都幾乎是同時傳來疼痛和震動,女將軍卻驚訝的發覺自己的佩劍沒有刺進小公主的胸膛!還想再次發力,手臂酸軟的她卻連一絲力氣也用不出來。不甘的跪倒在地,女將軍滿心悔恨的叫了一聲,“公主殿下……我們中了麻痹魔法……” 呆站在原地的貝爾妮公主何嘗不震驚?自己活著落入敵手,絕對要比自盡要慘上萬倍。 其實她在發現女將軍的佩劍沒有刺進身體的那一瞬間就想自己動手,可身體上下卻突感麻木,連捏住藏在衣袖中的利刃都不可能做到! “好樣的!”遠處,沖上山頭的叛軍軍官看到一切,大叫一聲,“做得好!” 貝爾妮公主在心里哀歎一聲,看看環繞在自己周圍的里瓦士兵,眼角終于流下一滴淚珠。 山下的叛軍將領也在大叫,“抓她下來!快點抓她下來!”才沖上山頭的叛軍士兵歡呼著丟了武器,向小公主殿下沖過去,把山頭湧得水泄不通。 但等了片刻,淚眼婆娑的貝爾妮公主卻發現湧來的里瓦士兵沒有一個沖到了自己身邊,他們全駐步在距離自己二十步的地方,凝滯的身體不斷被後面的身體撞倒,而新近沖上的人,身體又會再次凝滯! 臉龐邊撩過一絲微微清風,這帶著淡漠清香的涼意的先是輕盈的圍繞在身邊,之後變成越來越急的氣流,頭頂也在這時侯傳來一陣奇異的聲音。貝爾妮公主抬頭一看,一個感覺生疏的影子占據了視野——彌漫在山頭上的煙霧有了莫名其妙的變化,仿佛是被一個巨人用手掌壓了一下,之後又覺得大地有一絲輕微的顫動。 在山下人的目光注視中,山頭上有些黑點被震到空中之後拋下來,這之後,才遠遠的傳來“噗!”的一聲悶響。 “怎麼回事?”兩位叛軍帶隊將領互看一眼,都覺得無比的惋惜與遺憾,“這樣的自盡方式也太過火了吧?” “應該是用魔法自盡,你看那當中的兩個紅點,應該是還未熄滅的火焰,真是可惜呀……不過,那紅點怎麼越來越清晰了?還在移動?那不像是什麼魔法的余威吧?閣下認為那是什麼?” 山谷中眾人還在猜疑,一聲飽含震怒的雄壯鳴叫就從山頭上傳來,震得谷中山體微微顫動、震得連綿林木瑟瑟發抖、震得各處野獸悲鳴奔逃! 數千名前一瞬間還滿心歡喜的里瓦士兵目瞪口呆的看著山頭,黑霧中,一對無比巨大的火紅色肉翼緩緩伸出、展開、直至猛力一揮—月:沙走石間,碩大威嚴的紅色巨龍的頭部,已清晰的出現在山頂上! 看這龍的巨大體形,不知有多大的歲數、更不知有多大的能量。 “是龍!”好端端的在戰場上出現一頭平時絕無可能見到的巨龍,而且還對自己懷有敵意,山腰的叛軍士兵發出驚恐的尖叫,他們只在故事里聽過這種恐怖的生物,知道那是傳奇英雄都不一定能戰勝的強大存在,心里的慌亂可想而知,于是忘了自己手里抓著的是可以殺敵的武器,爭先恐後的退下山去。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