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此次制定的這個作戰計劃,分為軍政兩大部分,從規模上看是很龐大的,幾乎囊括了整個里瓦帝國和斯比亞帝國大部,但在執行上卻又提出了異常細致的要求,任何一個環節上的失誤,都會直接影響到最後結果。即便是以科恩的口才,仔細向大家解釋之後已經是半夜了。 身為作戰計劃具體執行者的莫亞、瑪法和溫特哈爾三人,雖然年紀不大,但溫特哈爾家世淵源,莫亞和瑪法有科恩言傳身教,都屬對軍政經驗豐富的將領。這時聽著斯比亞皇帝的講解,三個人越聽越震撼,越想越興奮,在清楚了解到自己的任務後,都無心再陪科恩吃這個晚餐,相繼告辭離去。到最後,只剩下里瓦小公主和科恩獨享這桌豐盛的菜肴。 考慮到小公主殿下近日連遇慘事,科恩陛下在交談時只選些輕松愉快的話題,希望能讓她稍微開心一下。 但不得不說,斯比亞皇帝在個人情感上豐富了些,他曾與里瓦老皇帝暢談過,內心里已經把老皇帝當做忘年交來看待,老皇帝的暴亡,對科恩的心情也有不小影響。在遇到此類事情的情況下,科恩陛下發飆砍人是一把好手,安慰人的本事卻不怎麼樣…… 看到科恩如此盡心盡力的勸解,小公主不忍辜負他的好意,勉強笑了幾次,這笑容映照在科恩黑色瞳孔里,卻是一種比放聲哭泣更深切的傷悲。 毫無疑問,里瓦小公主已經在心里把科恩當成哥哥看待,但科恩是斯比亞皇帝,而自己卻是代表里瓦帝國的皇族,更何況科恩與自己的親密關系,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另一個人的緣故。所以在這種身分限制下,貝爾妮公主雖然無保留的信任他,卻無法把最柔弱的心性展現出來,科恩哥哥,畢竟不是那個人啊…… “陛下,我在里瓦的時侯,也對斯比亞國內的事情有所耳聞,知道斯比亞的兵源並不是十分充足,這些軍隊既要維持魔屬戰線的防禦,又要保證國內的穩定……”好半天之後,貝爾妮公主提出自己的疑惑,“陛下這次調遣的十萬軍隊,又是從哪里來的呢?” “如果是其他人問我,我可以隨便敷衍過去,但對殿下,我會據實相告。”聽到貝爾妮公主這樣問,科恩知道她是想以國事壓制紊亂心情,心里暗暗長歎一聲,以少有的鄭重口氣回答,“這十萬軍隊,一半是來自拱衛聖都的近衛軍,一半是來自帝國各地的常駐軍。 “陛下怎麼會這樣做呢?這兩部分軍隊是千萬動不得的。”貝爾妮公主非常驚訝科恩這種冒險的行為,“一旦斯比亞國內有事,陛下用什麼去平定?里瓦的事情雖然嚴重,但我們目前的根基都在斯比亞,陛下趕緊回調軍隊,保證國內要緊,里瓦的事情可以延後一點。 “我當然知道要優先保證國內,還有什麼人比我更清楚國內形勢呢?不錯,國內是有不少人在蠢蠢欲動,等著動手的好時機,我甚至知道他們把一切都准備好了,就等著我調兵到這里。”聽了貝爾妮公主的話,科恩陛下卻笑了笑,“但是,我敢以人頭擔保,他們不敢動。” “為什麼?”貝爾妮公主一頭霧水,“陛下調兵離開,不是他們動手的好時機嗎?” “這件事我還沒得空閑向你說起。”科恩拿起自己的酒杯,“知道我為什麼來得這麼晚?” “瑪法說陛下被人堵在國內,不得脫身。” “不錯,我是被堵在國內,還被迫寫了很多彙報文書。”科恩呵呵一笑,“但將我堵在國內的,卻不是人類,而是偉大睿智的光明神族特使——神族小公主大人!” “神族小公主大人?”貝爾妮公主更加驚詫,“去了聖都?做什麼?” “神族特使到聖都,當然是來教訓我的。”科恩輕輕搖晃著手里的酒杯,低聲說:“你哥哥我攻進了魔屬聯盟,占了兩個帝國,又設宴招待了那麼多魔殿祭司,光明神族當然要派出特使來問一問、管一管……不能讓我這個斯比亞皇帝太意氣風發啊!” “神族特使又跟國內的情勢有什麼關系呢?”貝爾妮公主還未得知事情的關鍵。 “這事情說起來也簡單,身為特使的神族小公主在問罪或者獎勵我之後,卻沒有立即回天堂島,而是留在了聖都,說是要感受一下斯比亞帝國的近況。”科恩表情輕松的回答,“普通人當然不會知道神族小公主的行蹤,但那些有心搞事的人一定會收到風聲。有這樣一位特使留在斯比亞帝國,哪個不怕死的還敢出聲?不要說我調一半軍隊過來,就是我把全斯比亞國內的軍隊調個一干二淨,在這段時間里,國內都會是一片清淨祥和。既然如此,我也就樂得多派些人手過來,原本的計劃這里只能有三萬軍隊的。” “雖然可保一時平靜,但是……”貝爾妮公主想了想,說出了自己的擔憂,“神族小公主不會平白無故的留在聖都吧?她的真實想法是什麼呢?是不是會對陛下不利?” “說實話,知道神族小公主來斯比亞,我心里就非常疑惑,聽說還要滯留在聖都一段時間,我心里就更加疑惑了。行為應該透露意圖,但我這個笨腦袋卻始終想不到神族小公主是什麼意圖。”科恩歎了口氣,放下了酒杯,“我知道小公主一直看我不順眼,來聖都也不會給我好果子吃,但讓我想不通的是,這劍明明已經懸在我腦袋上了,卻一直沒有砍下來。” “或許……”聰明過人的貝爾妮公主,抬起頭來,“小公主在等待著什麼……” “等什麼呢?”科恩兩手一攤,“小公主應該知道自己留在斯比亞的話,國內不會有什麼變故,魔屬聯軍那邊要反攻的話,准備工作至少還要三個月……在這樣的情況下,她會等待什麼呢?難道是里瓦這邊的事情?里瓦的事情已經發生了,小公主應該比我知道得要早!” “小公主等待的可能不是這些事情,而是另一件事情,或者說,她是在等待、也是在促成一件事情的發生。”貝爾妮公主一邊思考,一邊把思考的結果告訴科恩,“她是特使,這事情必定與她有關,她在聖都,這事情又必定與陛下有關。留下,留下,留在聖都……這是告訴陛下一個明確的資訊,在這事情發生時,陛下必然會在第一時間去見小公主殿下的……” “聽你的分析,這事情還真是有了點可供捉摸的跡象啊!”聽了貝爾妮公主的分析,科恩不由得點了點頭,“我會從這點入手,爭取早點理出個頭緒來,想點防范的辦法……免得事情臨頭准備不足。時間晚了,你先休息吧!我再想想。” “好,陛下也別太晚睡,注意休息。”貝爾妮公主起身,連日奔波後,一直硬撐的身體還真的有些乏力了,于是在侍女和精靈的陪伴下,去了房間休息。 科恩留在平台上想了一會,覺得心浮氣躁,于是站起來,順著城牆漫步。 午夜風寒,科恩少有的感到冷,裹了裹披風。 “陛下,還是小心身體為上。”前面城牆上,一個健壯的身影在向科恩行禮,是莫亞。 “沒事,略微有點心煩而已。”科恩笑笑,對草亞說:“你怎麼不在營地准備軍務?” “按照陛下的作戰計劃,一切都已准備完畢。”莫亞回答,“擔心堡壘防務,再巡查一下。”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准備好一切,你一定是對這個作戰計劃早有准備。”科恩走上去,看看這個已經可以獨擋一面的兒時伙伴,“已經成為領軍將領,像視察防務這種事情就放手讓下屬去做吧!一個人的精力始終有限,不可能每個細節都要自己親力親為。” “馬上就要隨軍開撥了,再確定一下陛下身邊的防衛,我也好放心。”莫亞憨厚一笑,內心對科恩的關切表露無遺。 “你這份固執都快趕上我們的總參謀官了,不,應該是快和學院院長一個級別了。”科恩當然知道莫亞心里的想法,雖然莫亞一直謹守著君臣禮僅,但在感情上,他是把自己當成另一個弟弟在守護,他不似海爾特那麼激情,僅有的表露方式,也就是全力做好一切事情。跟莫亞相比,海爾特更像是科恩的弟弟,因為張揚的海爾特更需要科恩為他把某些事情做了。 “莫亞,又要打仗了。”科恩和草亞並肩走在城牆上,輕聲問:“你心里怎麼想?” “打應打之仗,我沒有其他想法。”前半句莫亞沒有考慮就直接回答,而後半句卻停頓了一下,“陛下,也要堅定對這場戰爭的信念。” 換了其他時侯,或者對話中的兩人任換一位,都絕對不會有這樣的話語產生,因為這等同于在揭示皇帝對眼前戰爭信念不足。臣子對皇帝這樣說話,砍頭的罪都夠了。但斯比亞皇帝卻笑著點了點頭,坦然承認了草亞的判斷,“你看出我信念不夠堅定?” “以前的戰爭,是打叛軍、打魔屬,陛下都有非打不可的理由,而這一次,是直接拿里瓦帝國開刀,雖然直接目標是里瓦國內的叛軍,但是戰爭中情況複雜,勢力分布犬牙交錯,在你來我往的爭奪戰中,余勢會不可遴免的波及到平民百姓。”莫亞回答說:“陛下雖然沒有表露出什麼,但心里也會有這樣那樣的猶豫吧?” “是,任何人的命都是命,我一邊口口聲聲說自己不把平民看成草芥,另一邊卻接連發動戰爭,多少人因為我的一句話、一個命令而死?不要安慰我說沒有這些的事情,在幾十萬斯比亞軍隊里,不見得每個士兵都是好東西,奸殺擄撩的事情也會出現。”科恩再輕聲歎了口氣,“而我呢}卻又要拿里瓦太子的錯誤當籌碼,讓他越陷越深,雖然我說要救他,但我救得了嗎?到頭來他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這戰爭,斯比亞從上到下,可說沒一個是乾淨的。 莫亞看著一臉沉重的科恩,知道陛下心中其實主意已定,只是還有些不足以向外人道的痛苦,于是期望自己的話能讓陛下的痛苦減少一些,“陛下何必拿別人的錯誤來讓自己難受?每一件事情都有好壞,結果怎麼樣,要看我們怎麼取舍。說到底,斯比亞上下每個人都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但我相信陛下已經為我們想到了未來。在事情做到一半的時侯,陛下根本不用解釋什麼,軍隊、國民、帝國跟著陛下,那是因為大家都相信陛下為我們勾畫的未來。 “你真相信嗎?”科恩呵呵一笑,停下了腳步,“把自己的命運托付給我?” “我始終相信。”莫亞跟著停下腳步,“陛下給予了斯比亞帝國一個意志,于是我們都把自己的命運托付給了這個意志,這其中不也包含了陛下的命運嗎?” “看起來,我小時侯借給你的書,你都沒有白讀啊!”科恩打趣說:“莫亞能知道這些道理讓我驚喜,但你從小就把自己裝扮成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木頭,會不會太辛苦了一點?” “知道的東西並不一定要說出來,因為大多數的人聽不懂,也不願意聽,陛下不也是這樣嗎?”莫亞回答說:“只要陛下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夠了,不用向任何人解釋。” “莫亞啊莫亞,你這不是在給我加重擔嗎?以前我只需要照顧斯比亞就好,而現在,還得加上一個里瓦。”科恩露出一個苦笑,“這狗屁皇帝當得真是淒涼,被那家伙陷害得好慘。” “晚了,向陛下告辭。”看到科恩心結消融,莫亞臉上也恢複了日常的呆板神情,“對于臣主持的戰事,陛下還有什麼要囑咐的嗎?” “外間傳說,斯比亞的莫亞中將極善防守,朕聽得耳朵都起了繭子,這一次,你就讓外邊的傳言換個調子吧!”科恩轉身過去,看著堡壘外黑沉沉的天空,恢複了皇帝的自稱,“讓這些人知道知道,打贏了魔屬聯軍的斯比亞軍,會比魔屬聯軍更為可怕。” “臣,遵命。”莫亞沉穩的回答一聲,轉身離開,城牆上只余一陣逐漸遠去的腳步聲。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