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在一位另類皇帝的率領下,斯比亞帝國這台戰爭機器運轉得越來越順暢,更加讓人恐懼的是,一種完全契合斯比亞軍特點的作戰思想和供給體制已在一次次對魔屬作戰中逐步建立並完善起來。 即便是這樣一場任務艱巨的遠征作戰,突入里瓦的軍隊也包裹在這樣一種獨特的風格里,“里瓦帝國第二近衛軍”上上下下十萬之眾,人人都清楚自己應該扮演的角色。 戰爭的前提是對于戰爭條件的爭奪,無論是哪一方勢力,都想得到更有利于自己的內、外部環境,斯比亞軍隊在成長時期就已經嘗夠了戰爭條件惡劣的苦頭,這一回說什麼也不肯再吃一點虧,由聯絡部和外交部主導的爭奪行動,在整個神屬聯盟土地上開演了。 肩負使命的外交大臣們頻繁出現在各國皇宮及權臣家中,對早已確定的關鍵目標進行交易、賄賂、威逼、利誘等細節操作,各種溫柔手段都用上還解決不了的,就只能痛下殺手了。能在今天直接送回老家,絕不會等到第二天早上,能用手段拉下馬來的,絕對是明槍暗劍加髒水連軸上。直把其他帝國的政局攪得像一鍋烏黑搪漿,皇室焦頭爛額,官員窮于應付。 而對于某些在這樣情況下還死心塌地支援里瓦各方叛軍的帝國—比如說班塞帝國這類自認撥根腳毛都比別人腰粗的冤大頭,聯絡部就開始大展身手了。三天之中,班塞帝國內七座戰備倉庫被“野火”燒成灰燼,三條商路遇“山崩”中斷,二十多座重要橋梁“無故”垮塌,在班塞帝國更改物資運輸路線之後,還注定會有數處水壩同時決堤,造成的洪水將順運河直瀉而下,正在出海口裝船的物資將面臨一場滅頂之災。 時間上的爭奪,主要是以里瓦國首都和神殿為戰場,一方面,收受斯比亞巨額賄賂的神殿祭司已多達三十多位,他們充斥在天堂島神殿的各個階層,正准備在即將到來的亂局中為斯比亞說話。另一方面,數百位經驗豐富的各色人才潛入金沙薩,在幫助里瓦太子准備諸多登基事宜的同時,順便讓這位太子把允諾給科恩的小半個帝國在地圖和文件上確定下來。 所謂文件確定,定義極其廣泛,既有國書、報告、協定的區別;又有縱向(時間)和橫向(空間)的分類。但急需斯比亞援助的里瓦太子一發狠,干脆把這“賣國賊”的名號送給了他老子,直接偽造了大量出讓土地給斯比亞的文書,蓋上他老子的大印鎖到帝國內政部、檔案館等要害部門,作出既成事實的現狀。斯比亞人才一看太子本人都心甘情願,轉身就安排人把這樣的文書和地圖悄悄送入了金沙薩神殿檔案館,以備將來跟其他勢力扯皮之用。 科恩陛下作戰命令下發的第五天,空間爭奪開始,在“里瓦攝政公主行營”的命令下,八萬“里瓦帝國第二近衛軍”組成的三個攻擊箭頭同時突入里瓦內陸,以每天六十里的 速度,沿著兩條用斯比亞血汗錢修建的“商路”突飛猛進。沿途攻城撩地,十日不曾休息,終于打通了連接斯比亞與金沙薩的道路,在建立補給基地之後,並沒有像里瓦太子期待的那樣趕到金沙薩城下為他撐腰,而是根據本身六個軍團建制做福射狀擴散,穩穩的在里瓦紮下根來。 緊接著,大批後勤民夫湧入里瓦修建道路、加固橋梁,還在後勤線上修建堡壘,做出一副要長期占領的模樣。還沒等這突然轉變的態勢被彙報到天堂島神殿,里瓦帝國內的幾方勢力先就心慌了一金沙薩里的事情他們當然會知道,掌握了首都的太子有篡改文書的便利,這種變侵略為合法的事情他們奈何不得,雖然事後可以扯皮,但國土被斯比亞帝國掌握的事實一旦出現,事情可就麻煩了!被科恩。凱達這流氓叼進嘴里的骨頭,他什麼時侯吐出來過? 于是,在各方面准備都還不充足的時侯,里瓦各路叛軍秘密達成協定,決定在第一時間遏止斯比亞軍的突進,各方勢力在自己的方向上多路出擊,先打一場不宣戰的狙擊戰,然後再待援與其決戰。 各方後援勢力都了解眼前的事態,紛紛默許了這個戰略意圖,他們不求達成多輝煌的戰果,甚至願意付出一些代價讓斯比亞軍後退收縮,要讓斯比亞人明白,里瓦帝國並不是一塊人人都可以吃的肥肉,而是一塊……除了斯比亞人之外人人都可以吃的肥肉! 而對于斯比亞皇帝來說,戰爭其實還沒正式開始,這樣一種形態,包括各方叛軍背後勢力的反應,才剛剛符合他所追求的戰爭先決條件:戰場外面亂成一團,戰場里面也亂成一團,敵軍准備不足又後援無蹤,還有里瓦太子這根刺紮在他們心里,斯比亞軍就可以渾水摸魚了。就猶如是當日坎普絞殺戰的重演。 這一切都在攝政公主行營作戰室的巨幅地圖上顯示出來,十幾位參謀人員用各色字跡標出敵我事態,供科恩陛下和貝爾妮公主參考。因為科恩陛下並不希望貝爾妮公主只擔當一個傀儡角色,所以,貝爾妮公主及其下屬的將領們都被要求參與整個戰爭,在戰爭中體會先進的斯比亞軍事思想,熟悉斯比亞軍的戰略、戰術。 來自里瓦帝國的十幾位青年將領在女將軍帶領下,規規矩矩的坐在小公主後面,一邊虛心的聽取斯比亞參謀的情況介紹,一邊像軍校學員一樣做著最基本的紙上作業——斯比亞皇帝每天都要檢查他們的作業,還會打分,不及格的會被處罰打掃軍營廁所。 親自教授軍事課程對科恩陛下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但今次的教授對陛下本人來說也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因為貝爾妮公主和女將軍不斷給予科恩陛下一種新奇感,雖然她們對一些事情的感覺乃至建議都帶有濃重的家世傳統風格,但這種處事方略在細節上卻會刺激科恩陛下的思維,使他做出更完備的方案,也使科恩陛下堅信她們的領導才能和決斷能力。 當然,這兩個學員對這點毫無察覺,因為她們已經被科恩的才能折服。不但貝爾妮公主有重新認識科恩的感覺,女將軍在態度上也有一個極大的轉變,再沒有橫眉豎眼的事情發生。 各處的里瓦叛軍進入作戰地域之後,聚集在行營里的學員就更多了,不但有更多經過聯絡部排查的里瓦將領加入,斯比亞各軍種指揮官代表,各軍校優秀學員也被派遣到這里學習。這樣的一種狀態,也徹底打消了忠于貝爾妮公主的里瓦貴族的疑慮,不再懷疑科恩的動機。 科恩陛下作戰命令下發十四日後,“里瓦第二近衛軍”正式與里瓦叛軍接觸。前方的戰報不斷傳來,小到數人的偵察戰斗,大到整營、整團的激烈厮殺,讓行營里一片沸騰。 這場戰役由莫亞中將擔任總指揮,第二近衛軍依托優良的情報、通信、後勤系統,在既定戰場上不斷做長距離、大范圍的運動。八萬攻擊部隊分為六個大集群、十五個中集群、三十三個小集群,根據敵軍規模靈活調集兵力,或騷擾、或狙擊、或引誘,將數個波次的來犯敵軍一一分隔開來。 在把空間優勢轉換成時間差異之後,後方關門打狗,前方火燒連營,左邊在虛張聲勢正面對峙,右邊在調集優勢兵力圍殲…… 這樣的作戰計劃其實並不出奇,可以說只是中規中矩的戰略防禦方式,但在莫亞中將手里卻發揮出極大的破壞力,斯比亞軍隊具備的單位強悍作戰力被他發揮到了極限,外圈的部隊狙擊、引誘,不斷把叛軍部隊送進這個巨大的漩渦,內圈的部隊就組織起一個又一個的分割、圍殲流程,如同是一架連續運轉的攪肉機器,里瓦叛軍派出的的這批試探部隊連個泡都沒冒,就相繼消失在無垠的曠野中了。 回送行營的戰報並不是以某場戰斗為中心,而是把關注點放在一支進入作戰區域的叛軍部隊的身上,叛軍從前到後的所有遭遇都被詳細記錄,供後方學員研究、體會,對于叛軍中的個別優秀部隊,莫亞中將甚至會在達到圍殲條件的情況下放對方一條生路,然後再以全然不同的條件重新組織一次圍殲戰役,把各種偶然、必然因素對戰果的影響展現在學員的眼前。 莫亞中將精湛、細膩的指揮風格,不但讓行營學員們佩服得五體投地,也讓叛軍聯合指揮部里一片慌亂叛軍將領慌亂的原因並不是因為這批部隊的命運,幾萬軍隊對叛軍聯盟來說只是小意思,他們是擔憂自己對斯比亞投入這場戰爭的決心產生了錯誤判斷。按照試探部隊覆滅的速度來看,進入里瓦的斯比亞軍隊不僅只是先前所知的八萬,而至少是二十萬。 斯比亞帝國多了一倍的兵力投入,這就讓叛軍相當頭痛,攻擊吧!力量顯然不夠;防守吧!時間又不等人。在沒有其他辦法可想的情況下,叛軍聯盟只有從包圍金沙薩的外圍抽調出部隊,充實到對斯比亞軍的前線上去。這樣造成的第一個結果是金沙薩城的壓力大幅減緩,里瓦太子對斯比亞的信心大增。第二個結果是抽調部隊費時費力不說,各方叛軍的指揮體系並不匹配,原本緊密的戰線在這一刻顯露出巨大的縫隙…… 而這種局面,其實就是兵力不足的科恩陛下一直在等待的機會,叛軍的防禦空隙剛一出現,就被莫亞中將抓住機會,命令隱蔽待機的一支小部隊撕開了這個縫隙,等到叛軍察覺回身堵截時,科恩陛下的騎兵部隊早就從這縫隙里溜了過去,直接殺向長公主派系叛軍的糧食轉運基地,這支騎兵的速度太快,連叛軍的警告消息都沒趕上。 在長公主的大批軍糧化做嫋嫋青煙之後,小皇子派系叛軍的一個重要城鎮又被洗劫……接連不斷的遺漏導致連串惡果,叛軍聯盟無法保證對斯比亞戰線的正常運轉,只好做出緩慢後撤的決定。但叛軍退一步,科恩軍隊就緊跟一步。退後、再退後,一直快退到無法保證能對金沙薩形成合圍之勢的地方,斯比亞軍才停止蠶食動作,還把自己的戰線回縮了一點。 于是,叛軍聯盟認為自己已經找出了斯比亞軍的最大運動范圍,反擊攻勢驟起。 “叛軍聯盟第十五軍團全員出動!”行營指揮部里,作戰參謀的通報聲響個不停,“沿商路進發,日行軍速度達到八十里,准備攻擊我第三集群。” “叛軍聯盟第七軍團一部,會同第一輕騎軍團大部,出現在我第五集群左側!” “叛軍聯盟第二重騎軍團、會同第九近衛軍團,外加皇家騎士團、神聖武士團、驅魔魔法師聯合會遠征隊,到達我第一集群正面!” “不錯嘛!這些精銳部隊都進入戰場了。”斯比亞皇帝對著牆上的地圖笑了笑,“苦悶啊!以後再難找到能這麼配合我們的敵軍了。” 這些先後進入戰場的,是原里瓦帝國軍隊體系中真正的精銳之師,科恩陛下之所以要大費手腳做出這一系列的戰場事態,就是要把這些隱藏在各地的叛軍精銳吸引到斯比亞軍正面,將他們一舉殲滅之後,現存于里瓦境內的斯比亞軍就要退後,把位于里瓦的舞台讓給十幾萬真正忠于貝爾妮公主的里瓦軍隊—這些軍隊的一部分目前正在斯比亞國內進行強化訓練和裝備換代,另一部分正在各地招募。 “陛下真是好算計。”陛下身邊的貝爾妮公主照舊在作戰命令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用只有科恩才能聽到的酸楚聲音說:“里瓦帝國總共就這麼幾支苦心經營的特色軍隊,都是父皇當年一手建立的,這次覆滅後,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建。” “別這麼想啊!要知道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在斯比亞特訓的那些軍隊未必就比這幾支部隊遜色。”科恩當然知道貝爾妮公主睹物思人,想起了自己的父親,于是開解說:“戰爭命令簽好了,這些事情就讓下面的將領去辦,我陪你四處走走吧!” 貝爾妮公主也正感心亂,于是點點頭,跟科恩陛下走出指揮部,沿著一條林蔭小道散心。 “世事滄桑,沒想到在這段時間里,里瓦帝國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一陣沉默之後,貝爾妮公主開口說:“我怎麼也不會想到,里瓦的光複計劃會這麼順利。” “戰爭只是光複的第一步。”科恩糾正貝爾妮公主,“其實更令人煩惱的在後面,跟神殿和各個帝國之間扯不完的爛帳才最讓人惡心,我的里瓦女皇帝,你可要有心理准備。” “女皇帝……?”貝爾妮公主吃驚的抬起頭。 “太子殿下雖然稱帝,但你也知道他不是這塊料子。”科恩苦笑一下,“這事情總要有人來頂罪,叛軍一方的人選不用我們擔心,但神殿追究這種事情都是各打五十大板,我們這一方也得有人倒黴,不是你就是太子,公平的說,你覺得誰更合適去頂罪?” “原來陛下所說的盡量挽救,根本原因就在這里。” “我不知道事情的最後結果,頂罪的人結局不會太好,但里瓦帝國不能在光複之後再遭苦難折磨。”科恩輕聲說:“我覺得在里瓦帝國恢複國力這個階段,你更適合來領導這個國家,你不應該讓,更不能讓,你有責任為國民盡職。至于日常管理方面,我會調撥人手供你使用。” “是不是因為科恩哥哥是這樣當上皇帝的,所以就想再這樣造出一個皇帝來?”貝爾妮公主知道事情走到這一步,已經沒有什麼回旋的余地了,于是強迫自己不去想親哥哥以後的事情,對科恩說:“但是我這個可憐的女皇帝,可不能跟科恩哥哥比,哥哥有四位冰雪聰明的皇妃,還有幾位親王的幫助呢!” “好吧!被人叫哥哥,就不能被白叫。”科恩笑著回答,“我在聖都為你建立行宮,跟我的皇宮一樣大,你可半年待在里瓦、半年待在斯比亞,怎麼樣?這下滿意了沒?” “這不是太奢華了嗎?”貝爾妮公主掩嘴輕笑,“我還會分去親王們、皇妃們對科恩哥哥一半的關愛哦。” 科恩已經很久沒有見到貝爾妮公主的真切笑容了,這時侯看到淺淺笑意在她臉上慢慢綻放,自己心中久積的擔憂也減輕了一大半,于是回應她一個爽朗的笑聲,准備打趣回去。 貝爾妮公主的身體,在這個時侯卻輕輕的搖晃了一下。 “怎麼?”科恩趕緊扶住貝爾妮公主,“身體不舒服?” “沒有關系。”貝爾妮公主手按胸口,輕輕拍了兩下,“可能是最近幾天疲勞了些。 “那趕緊回去躺著。”科恩陛轉頭過去,吩咐身後的幾位大精靈,“公主累了,你們帶公主回房間休息……” 貝爾妮公主在這時輕輕咳嗽了一聲,幾點微熱的液體濺到科恩後頸,科恩猛的轉頭過去,看到貝爾妮公主一手撫胸,一手緊掩在嘴上,殷紅的鮮血正不停的從她白哲的指縫間湧出,已經將她的白色衣裙染紅一片。 “貝爾妮!”科恩大叫一聲,抱住了她無力後倒的身體,跟在後面的龍族長老、大精靈已先後趕到,一道又一道的魔法光芒爭相閃現,全是高級治療術。但臉色蒼白的貝爾妮公主沒有任何好轉的跡象,反而陷入了深度昏迷中。 “請罪!二百臂內無敵人!” “請罪!五百臂內無敵人!” “請罪!一里之內無敵人!” 在眾人手忙腳亂的搶救之中,三名負責護衛的將領先後趕到,在後面跪成一排。 豆大的汗滴從科恩的額頭上滑下,濃重的殺機在他的雙眼中翻滾、洶湧,龍族長老起身之時,只聽到一句出自皇帝陛下,如鋼鐵般生冷的聲音,“怎麼回事?” 龍族長老看著科恩,目光閃爍不止,只以意念跟他交流,好半天之後,才垂下頭去。 “來人!”科恩陛下看著自己染血的雙手,聲音已變得沙啞。 “是!” “封鎖消息,就說因為前線戰事順利,朕陪著貝爾妮公主去各處游玩了,之後會順帶去聖都會同國相商量兩國大事。”科恩全力抑制著自己幾近瘋狂的情緒,“傳令前線,給朕打好。”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