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事情突發,龍族長老只能初步判斷貝爾妮公主是中了一種非常狠毒的詛咒,詳細情況需要再做深入檢查才能得出,于是科恩命人准備房間,讓龍族長老和一群精靈族長老詳細檢查。在守衛得密不透風的房間里,龍族長老故技重演,施展龍族不外傳的精細魔法,將小公主的身體狀況變為可視圖像,讓科恩與大精靈們直接觀察公主體內的變異。 在對貝爾妮作了進一步診斷之後,大家更是確定了自己先前所做的判斷──這詛咒屬于魔法。 詛咒魔法在數千年前曾經很流行,但如今卻並不常見,主要是因為施展過程費時費力,效果又沒有保證,在其他種類的魔法昌盛之後已逐步沒落了。但這中詛咒此前並未見記載,見多識廣的龍族長老在向科恩回報時,也只能依靠近似的魔法做出效果上的模糊推論。 突然出現在貝爾妮身上的詛咒,已與數千年前的詛咒有巨大差別。首先,任何詛咒魔法被釋放在人身上之後,都會有一個長短不一潛伏階段,雖然在這個時期並不發作,但總會有一些小跡象表露出來。龍族長老等人自認魔法精湛,任何詛咒都逃不過自己的眼睛,但每天跟隨保護身負詛咒的公主殿下,居然連一點蛛絲馬跡都沒發現。 其次,以前的詛咒魔法發作之時,來勢遠遠不會這麼凶猛,無藥無醫的人往往也能撐個一年半載、在整個人干枯得像是一把干柴之後才死。但這次詛咒貝爾妮公主的人所追求的效果,就是要讓公主在三兩天里就香消玉殞,直接的、迅速的死在科恩陛下眼前! 最後,以前所流傳的詛咒魔法都可以醫治,但這個詛咒魔法卻是無解的。縱然有龍族長老、大精靈在側,也不過就是稍微拖延一點時間而已──而且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綜合看來,詛咒貝爾妮公主的人是想通過這件事情達到某種特別的效果或目的,否則他們不會這樣做。”龍族長老最後說:“依據詛咒魔法的不二法則來推算,有五十名以上的優秀魔法師因為釋放這個詛咒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這類詛咒魔法師修煉不易,每一人的魔法修煉,其過程中必有上千人被其詛咒,其中大多都會死亡。” “我不管其他人的死活,我只想知道有沒有辦法救她。”科恩低垂著頭,目光漠然的看著地上,沒有人能揣測他此時的心境,“既然是魔法詛咒,就應該有解救的辦法。” “這種被人秘密繼承並研究數千年之久的詛咒,有著太多的未知因素在里面,貿然下手醫治只會適得其反,加重公主殿下的症狀。”龍族長老搖了搖頭說:“唯一的辦法是從陛下身上著手,追查事情元凶,取得解救方法。在這之前,我們會盡一切可能延續公主殿下的生命。” “能延續多久?” “順利的話十五天,如果不順利,只有十天的時間。”龍族長老遲疑了一下才回答,“在這之後,我們就沒有辦法維持了。” “朕就知道,事情不會這麼順利,朕就知道,等著朕的不會有什麼好事,你行,你有種,你安排得好……”科恩先是咬牙切齒的說了一通龍族長老不明白的話,然後又吩咐長老,“你准備一下,朕要馬上帶貝爾妮回聖都去。” “陛下,貝爾妮公主現在不宜遠行。”龍族長老說:“去聖都也沒更好的辦法啊!” 科恩抬起頭來,露出一雙快要燃燒的眼睛,狂吼一聲,“有個小賤人正等著老子去求她!” 龍族長老一怔,還沒有想通科恩陛下嘴里的“小賤人”是誰,科恩陛下已經暫時壓制了自己的怒氣,轉頭吩咐一邊的近衛將領:“發令下去!按照長老提供的詛咒潛伏日期,找出公主那時的住址,在周圍給朕詳細查訪,找出那群釋法魔法師的一切痕跡回來!尸體也要!查清來曆,然後給朕把這伙人連鍋端了!連鍋端了!” 幾天之後的一個清晨,斯比亞皇家近衛軍簇擁著的五輛馬車來到了聖都神殿,最大那輛馬車還沒停穩,華服裝扮的斯比亞皇帝就一腳踹開車門,抱著昏迷的貝爾妮公主下了地,快步走向神殿大門。幾個祭司正想上前請安詢問,早就被近衛們拉開,從另一輛馬車上下來的一個消瘦身影小跑著超過了科恩陛下,那是拿著請見文書的皇家學院院長羅倫佐。 在正殿的階梯前把請見文書遞上去,好半天之後,殿門里才出來一個祭司裝扮的家伙──科恩定睛一看,正是上次那位被自己頂撞過的武神,這厮一臉神聖不可侵犯的表情,慢吞吞走到台階前,先輕蔑的瞟了瞟臉色極差的科恩,目光再下移,看了一眼科恩手里抱著的貝爾妮公主,悠悠然說:“斯比亞皇帝,你抱著個來路不明的死人來請求晉見,這算什麼意思?” “呵呵呵呵,大人真是看得起我,跟我開玩笑呢!”科恩臉上露出一個笑容,“這是貝……” 一口唾沫迎頭噴來,科恩下意識的偏頭閃過,還沒想到要說什麼,武神手里的一柄細劍就平貼在科恩左臉上,把他的頭迫回原位。 “風霜雨露,都屬神恩,斯比亞皇帝居然會躲,真是個不懂規矩的人類。”武神陰冷的笑容在科恩的視野里晃來晃去,令科恩的眼角不由自主的跳動,連臉上的肌膚被劍鋒割開都沒有察覺,“本座說你手上抱著的是個死人,你難道有異議?不明白本座的話?” “上神容稟。”一邊的羅倫佐院長義正詞嚴的說:“按照慣例,如果帝國皇帝有錯,光明神族會派遣神使降臨,專職問罪處罰,其他諸神均不參與。此法是否屬實,請上神指正。” “不錯,是有這麼一條。”武神笑著收回佩劍,看了看染在劍刃上的一絲血跡,“開個小玩笑,斯比亞皇帝別介意,公主殿下在上次的花園見你,自己去吧!” “上神如此大恩,”科恩此刻的目光出奇的平和,行禮回答說:“容我日後再謝。” 武神停留在科恩臉上的目光閃爍著,然後一轉身,在哈哈大笑中拂手離開,似乎心里有說不出的舒暢。科恩平靜的看著武神的舉動,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在正殿大門合攏之後,科恩才轉過身,對羅倫佐院長輕聲交代,“院長,如果朕出不來,一切事情就拜托給各位了。” “陛下不能有這樣的想法。”羅倫佐院長回望著自己的皇帝,沉聲回答,“斯比亞和里瓦沒有任何人都可以,但惟獨不能沒有陛下,能醫治小公主最好,不能醫治,陛下也要走出來。無比艱巨的責任還在陛下肩上,陛下不出來,臣會一直等下去,假如……假如陛下今天有什麼不妥,相信朝廷上下會有很多大人追隨陛下的後塵,整個大陸也必定亂成一片。” 對羅倫佐院長的話,科恩沒有任何反應,轉身就踏上了不久前才走過的小徑。 乳白色的玉石桌面上有著兩個橢圓形金盤,里面整齊的擺放著一簇簇時鮮花卉和形態各異的草葉,一只白皙、細嫩的手緩緩伸到金盤上,稍一凝止之後,手腕輕柔的向下一折,修長、圓潤的兩指捏起一支藍蕊黃瓣的小花枝,用另一只手里的金剪在底端修了斜口,輕輕的把花枝插到旁邊一個幻彩云紋的細口花瓶里之後,捏花的手就順勢擱在瓶口,兩根手指輕撚著花枝轉動,停一停,又把這小花枝換了個方向才收回。 這收回的手幽雅的平放在膝蓋上之後,後面不遠處有個輕柔的聲音開口說:“回稟公主殿下,斯比亞帝國皇帝請見,已經到了花園門口。” “他是一個人來,還是帶著其他什麼人?”被稱作公主殿下的女性並沒有回頭,目光只在桌上的花草之間流轉,仿佛並不把這個斯比亞皇帝放在心上。 “回稟公主殿下,斯比亞皇帝還帶了里瓦小公主一起來。”遲疑了一下,回稟的聲音補充說:“那位里瓦帝國的小公主身體有異,已經處于彌留狀態,斯比亞皇帝很是焦急。” “是嗎?這還比較有趣。”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在這女性的嘴角出現,“去把他叫進來。” 不到一會,花園小路徑上響起了一陣稍微顯得急促的腳步聲,身穿禮服的斯比亞皇帝在神族小公主身後十步的地方止步,一邊面向小公主的背影單膝跪下,一邊朗聲說:“斯比亞帝國第十七世皇帝科恩.凱達前來晉見無限光輝的光明神族小公主夏洛特.克納赫殿下,祝願公主大人永遠神光輝煌,照耀四方。” “才多久沒見啊!斯比亞皇帝的嘴就變甜了,本宮都無限光輝了,那麼本宮的姐姐怎麼辦?本宮的父神怎麼辦?”神族小公主並沒有轉身,在她平淡的回答中,卻帶著一股不那麼友善的意味,“斯比亞皇帝不是在邊境上忙碌著嗎?怎麼會突然出現在聖都神殿里呢?” “小公主大人就在我的面前,所以對我來說,此時此刻的小公主大人當然是無限光輝。”科恩仍然低著頭,“至于其他上神,除了神殿的往日例詞之外,我也一時想不出合適的稱頌。” “你還真是學會說話了,不容易吧!”神族小公主發出一聲柔聲感歎,手里又把一枝花插到花瓶里,正注目看著花瓶,突然間兩道秀眉一皺,“哪里來的血腥味?” “回稟公主殿下,是斯比亞皇帝的臉上有血跡。”神族小公主身旁的侍女回稟完,又看著科恩,“斯比亞皇帝怎麼會做出如此無禮之事?還不趕緊擦掉。” 科恩此時根本不會注意這些細節,連聲稱是,想要騰出手去擦,但手里橫抱著一個大活人,無論哪只手都抽不出來,又見神族小公主已經轉身,目光正盯著自己手里的人,忙解釋說:“回稟小公主大人,這是里瓦帝國的小公主,因為前幾天中了奸佞小人的詛咒魔法,生命危在旦夕,無法對小公主大人見禮,請小公主大人海涵原諒。” “詛咒魔法?還會有這種連人類都拋棄不用的魔法存在嗎?”小公主臉上稍現驚訝之色,對身邊的幾位神族侍女說:“這里沒有你們的事了,下去吧!” 侍女們退下之後,神族小公主放下手里的金剪,站起身走過來。 科恩心中萬念翻轉,不知這個“小賤人”葫蘆里賣得是什麼藥,會不會下手救人?又兼之一向對她沒有好感,這時候見她越走越近,已快著到身前,一時竟不知以何種神態面對…… 在不能得罪的情勢逼迫下,科恩陛下只有低下頭來讓目光及地,旁人見了,只知這位皇帝萬分恭順,根本不會想到其他地方去。 “嗯,看這模樣,真像是中了詛咒魔法似的。”神族小公主的目光在貝爾妮公主臉上一掠而過,“好在青春年少,體內的血一時還吐不盡,三、四天的活頭還是有的。” 科恩一路帶著貝爾妮公主回聖都,親眼見到為了要保住貝爾妮公主這一口氣而付出的代價:可以說整個龍族和精靈族為這事盡了全力,先後有兩位龍族長老因耗盡魔力暈倒,二十多位大精靈輪流把自己的生命活力強行灌注進她的體內,如果小公主這一路上吐的是自己的血,那麼十個小公主都已經沒命了。 “請小公主大人慈悲,請小公主大人救她一命。”因為皇帝做得久了,科恩非常了解上位者的心態,在此刻、在說出最重要的一句話的時候,他盡量讓自己的語調顯得平緩而真摯,“小公主大人,這位里瓦公主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人,她的生命關系到我的一個承諾,她的笑容、淚水都和我過去的一段記憶融合在一起。慈悲的大人,您是無所不能的光明神族,請大人伸出聖潔溫暖的手,挽留她的生命,救救這個普通的人類吧!” 上位者的內心深處都極為厭惡低賤的人格,但在這同時,又對居功自傲者有很深的提防,遇前者必定百般凌辱,有後者必定誅之而後快。而在這件事情上,科恩必須要求助于眼前這個神族,但桀驁不馴的科恩又一直對這個神族心有芥蒂,如果科恩在這時在態度上有大的轉變,那神族小公主看在眼里就只能是一個“假”字,結果自然就只能是一個“砸”字。 所以科恩用了取自兩者之間的做法,不慍不火,不急不徐。這一句話並不很長,但神情哀而不求,語氣悲而不傷,把科恩即位以來的心智、策略、權術磨練成果體現得淋漓盡致。 能力盡、話音落,在劇烈的“咚咚”心跳聲里,科恩凝神靜氣的等著神族公主的反應。但小公主大人卻久久沒有說話,連一個最細微的反應都沒有,花園里是一陣長久壓抑的沉默,幾乎讓人懷疑這里是時間是不是已經凝固了。 終于,在科恩目光中,神族小公主的裙擺在下移,這應該是她微微伏下了身體,然後,一只握著絲帕的手緩緩伸進視野中…… “終于還是肯伸手救人。”科恩心想,“以前是我把她想得太壞了罷……” 還沒想完,握住潔白絲帕的手就開始向左上移動,在科恩的疑惑中,絲帕在他左臉上輕輕掠過,拭去了那一抹快風干的血跡。 斯比亞皇帝抬起頭來,驚訝莫名的仰視著這位神族公主。 夏洛特.克納赫公主殿下俯視著斯比亞皇帝,目光平靜而聖潔。 沾染著血跡的絲帕在一人一神的目光間停滯下來,從下垂的那一角冒出了點點銀色的火焰,和暖的陽光之中,火焰逐漸擴散,絲帕終在那只比玉石還要美麗的手掌中化為烏有。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