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小公主大人起立、轉身、邁步,走回自己插花時的座位,先儀態萬千的坐了下來,再把手輕盈一揮,點點金黃色的小光點從指間飛撒出來,先是上下翻騰不止,最後在她身側凝結成一張單人床大小的半透明平台。 看了科恩一眼,小公主大人說:“放她上去。” “是!”科恩心里雖然千萬個不明白,卻第一時間點頭應承,躬身前進幾步,小心的把手里的里瓦小公主放在那半透明的光幕之上。 剛一接觸到光幕,在一路上幾乎將科恩折磨致瘋的,貝爾妮公主時斷時續的呼吸立即趨向平穩。 科恩忍不住伸手抹抹額頭,心里暗自長出了一口氣,正要後退,卻看見神族小公主的一根蔥蔥玉手指斜斜向下,指著身前裙邊地面。 “靠近些,就跪到這里吧!”神族小公主的目光異常平靜,卻讓科恩的心跳一下急過一下,“本宮悶了,要講幾個小故事給斯比亞皇帝聽。” 眼見貝爾妮公主躺在光幕之後,呼吸平穩,蒼白的臉色也轉向健康的紅色,科恩陛下心情大好,絲毫不介意神族小公主的怪異言行,“噗”的一聲單膝跪下,暗自打定主意今天什麼氣都要笑嘻嘻的受了,聽聽故事又怎麼樣?絕對讓這位小公主大人滿意而歸。 “遵命。”斯比亞皇帝臉上露出真摯笑容,“偉大的公主大人,我最喜歡聽故事了。” “你不怕本宮的故事講得太長,來不及救治這位里瓦公主嗎?”神族小公主看著膝前面露喜色的斯比亞皇帝,冷冷淡淡的說了一句,“你如此緊張,再聯系到之前你親自赴里瓦的求婚事件,難道她是斯比亞帝國另一位皇妃人選?看來,你為吞並里瓦還真是大費周章。” “只看大人身邊連一朵殘花、一根枯草都沒有,就知大人神力無邊了,怎會有生命絕斷的事情發生呢?”說到這里,科恩舉起手來,“公主大人容稟,里瓦小公主絕對不是我的皇妃人選,絕對不是!我以身家性命發誓,無論何時何地,我跟她只是朋友。沒錯,我為幫助她而出兵里瓦,這件事絕對不敢在大人面前推搪,但是大人,我絕對沒有吞並里瓦的意思,大人無所不能,自然知曉一切,我如果有一句假話,大人可令我自盡,以正天下視聽。” “這類俗事,本宮還不屑理會。”神族小公主轉眼看著別處,“至于里瓦小公主,本宮不是不願意救,只因她情況特別,還需要大費周章。” “不知大人所說的特別是指什麼?”科恩心里盤算著這次要付出多大代價,當然,為貝爾妮公主,再大的代價他也舍得。 “詛咒魔法已被廢棄數千年,這時突然出現,你以為還和數千年前的一樣?”神族小公主說:“這是人類中的忤逆魔法師秘密研究,一路發展下來的,缺失這當中數千年的資料,本宮又要怎麼個救法?這光幕雖然保她不死,但躺在上面不言不動,又跟死了有什麼區別?” “這些……這些事情……我真的不是很明白,但我知道公主大人一定是有辦法的!”斯比亞皇帝並不驚慌,反而無比虔誠的回答,“我心里一直堅信著這一點!” “本宮與其他神族不同,斯比亞皇帝,你在本宮面前耍賴是無用的。”小公主的身體向後移了移,又說:“神族書庫中,也許會有這樣的記載。嗯,或者能找到些方法……” “是的是的。”斯比亞皇帝神情鄭重的跟著點頭,“一定會有的……” “難道斯比亞皇帝想讓本宮去書庫中尋找?”神族小公主的目光“唰”的一聲移至科恩身上,其中已有怒色,“神族書庫中的書籍量如大海,你真想讓本宮幫你去找?” “那……那要不然還有什麼辦法嗎?”斯比亞皇帝一臉的無辜、無知、無力神情,眨巴著眼睛說:“我真的很想自己去找,就那是光明神族地域,我又進不去……” “罷了,斯比亞帝國一向忠貞,本宮既然遇上這件事情,不理會也不好。”神族小公主殿下的語氣緩了下來,聖潔無比的目光混雜著一絲無奈,“但是,斯比亞皇帝也不可坐視。” “那是當然。”一看神族小公主松口,科恩陛下心里吃了定心丸,“那是當然。” “書庫查找,費眼勞心,斯比亞皇帝何以為報?” “全憑請大人吩咐。”科恩一口接上,心想你還能要什麼,不就是想讓老子有苦說不出嗎?最多讓你把斯比亞帝國要一半去養你那些不成器的神殿祭司豬,只要本錢還在,最多兩年,老子又能打一個斯比亞回來! 不過轉念一下,神族小公主今天的言行無一出不透“怪異”兩字,如果真的是要斯比亞帝國,到底給是不給?不知道能不能折現成金幣?反正那玩意就快不行了…… “很久以前,神屬聯盟的領土上出過一個皇帝,這位皇帝如同你一樣少年得志,同你一樣狂放不羈,難以馴服。”在斯比亞皇帝胡思亂想的時候,神族小公主真的講起了故事來,而且是那種非常俗套的故事,“在他霸業正如日中天的時候,唯一的女兒身染莫名疾病,令眾人束手無策。這位皇帝懷抱女兒,一連在天堂島神殿的光明神王像前跪了七天,剛好神族長公主殿下經過,見其心碎欲絕,答應出手搭救。但這位皇帝以前獨斷專行,性格乖張,對光明神族並不全然恭謹,這時冒然解救,恐怕神屬之中無人能夠信服。” “啊……”科恩心叫不好,“然後呢?” “神族長公主當時說了一句話,這句話,也是現在本宮要對你說的。”神族小公主看著斯比亞皇帝,淡淡說道:“書庫查找,費眼勞心,你可願意獻上一眼半心?” 科恩心里“咯登”一下,開口問:“一眼半心的意思我大概知道,可是要怎麼獻?” “居然連反問都一模一樣,你和這位皇帝還真是一個性格。所謂一眼半心,當然是指你的眼睛和心。”神族小公主淡淡一笑,“說起來,這也是莫大的恩典,你自挖一眼,本宮為你裝上一顆遺忘之眼,讓你擁有可以看透歲月時光的能力;自毀半顆心,本宮用另半顆永琱坐葚氻W,讓你得到一個百年後進入光明神族的機會……對人類來說,這不是朝思暮想的嗎?” 科恩木然的坐倒在地,只覺天旋地轉,連憤怒的力氣都提不起來,更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好半天才傻呼呼的說:“嘿……嘿嘿……這位皇帝……嘿嘿……成為了光明神族?” “就是剛才割破你臉的那位武神。”神族小公主並不在意科恩的傻樣,“雖然做了這麼久的神族,可是他當年的脾氣性格還是沒有盡改過來,讓你吃苦頭了。” 武神那毫無生氣的聲音、那毫無表情的面相接連出現在科恩腦海之中,科恩終于明白神族小公主今天為什麼會這麼奇怪了──她是要把科恩變成一個真正的傀儡! 傻呼呼的看著神族小公主聖潔無比的臉,科恩心中有個聲音在狂呼:這一切果然是陰謀,果然是個小賤人! 自從上次被神魔當玩具爭搶之後,科恩就了解到了很多相關資料,得知神魔自古就有定例,無論是誰都不得對屬下皇帝進行直接干預,即便是針對對方皇帝,也只能在自己領土范圍上施展“魔化”或“感化”手法,不得進行肉體傷害和其他心智摧殘。但是,如果是這位皇帝自願的話就不算犯例,只能算實施的神魔“品格高尚”,“魔化”或“感化”手法用得好。 原來,所謂的“自願”就是這麼個法子,典型的既想當婊子、又要立牌坊! 而獻上一眼半心之後,又會有什麼結果呢?上次魔族小公主還沒碰科恩一個手指頭,只是小半個魔法擊中,科恩就變成那個德行,這回裝上神族小公主給的一眼半心,用腳指甲想想都知道結局就是意志淪喪、記憶消亡,變成外面武神那樣的一團行尸走肉! 神族小公主連日來逗留聖都,今天言辭之間躲躲閃閃的異常行為,絕不是沒事逗著玩,也絕不是突然之間對科恩有所青睞。而是處在一種既不甘願承認自己失敗(以這樣強硬的方式逼迫科恩已經證明了她的失敗),又要在短時間里完全掌握科恩的矛盾心理之下所致…… 雖然科恩並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導致了神族小公主這種過頭的行為,但科恩卻清楚一點:一定是有什麼特殊的原因在逼迫著神族小公主這樣做! 以她的身分,貝爾妮公主身中的詛咒不應該是她下的,但她事先肯定知道,所以才會跑來聖都,而且明確地告訴自己要在聖都逗留,有事可以直接請見!使用如此下流的招數,可見自己在她眼中是一件必須得到的物品,可見神族小公主心里是真的著急了……為什麼會著急?難道是自己的功勳越來越大?引起神王注意? “斯比亞皇帝,這故事你聽明白了嗎?”神族小公主看著科恩,先溫和的問了一句,但立即就察覺自己的態度過于軟弱,又在下半句加強了氣勢,“已經有了古早的例子,你考慮得怎麼樣?本宮從來不理俗務,這樣的機會不是常常有的,你想清楚,不要自誤。” “我知道……我一定想清楚……”科恩機械的點著頭,每一根神經里都充斥著對神族小公主的鄙視,每一塊肌肉都蘊涵著毒打這個小賤人的沖動。鄙視,是因為她使用如此下作而且不入流的手段還要裝扮成聖女的樣子;想毒打她,是因為當年這個小賤人就是用這種面具騙得了某人的無限愛慕,如果某人在某日蘇醒,會不會用選擇性失憶來忘記這一段往事…… “成長的經曆……都是酸楚的啊……”想到這點,嘴里念念有詞的科恩搖晃著站起來,腳下一滑,結結實實的摔在了地上。 神族小公主只當斯比亞皇帝舍不得一眼半心的代價,心里也不由得擔心起來,悔恨自己行為莽撞了,開口說:“本宮……我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你可以想想清楚,至于何時獻上……其實我現在並不急于要你的。” “啊……謝謝大人……大人的大恩,我永遠不會忘記的……”科恩行了一個禮,轉過身去抱起了躺在光幕上的貝爾妮公主,慢慢的向花園外走去。 科恩當然不會願意失去自己的意識和記憶,那是他所有的財富,也是他僅有的財富。為了某些事情,他可以不在乎失去金錢、失去國土、甚至于失去生命,但卻對自己的意識和記憶卻異常的吝嗇,絕對沒有任何講價錢的余地。 如果不是因為需要解救的是貝爾妮公主,科恩當場就會告訴神族小公主,讓她不要再白日做夢了……之所以會這麼失魂落魄,是因為危在旦夕的人是貝爾妮公主,當日科恩曾經對封在魔晶石的里某人承諾過會守護貝爾妮公主,但現在弄不好就要食言而肥。 如果是無法解救的詛咒,那麼科恩還可安慰自己說盡人事聽天命,但現在是有辦法解救而不付出……到時候怎麼見人? 或者對于別人來說,這是一道很容易給出答案的問題,最多就是看著一個患了絕症的親人慢慢死去,這不是大不了的事情。但這對科恩來說卻是另一件絕對無法忍受的事情,他無法承受這種吞噬靈魂的緩慢折磨,這兩個答案會緊緊的纏繞著他,使得他無法自拔。 等科恩陛下的意識清醒過來,發現自己居然站在皇宮的後宮里,幾位親王緊張的看著自己,皇妃們含著熱淚搖晃自己──原來在恍惚之中,面無表情的科恩是抱著貝爾妮公主從神殿一步一步走回皇宮。 雖然無計可施的侍衛提前用黃布封了街道,外人並不知情,但科恩這副樣子卻把宮內眾人嚇了個半死,生怕他再像上次那樣歇斯底里一回。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