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好在科恩這次承受打擊的能力強了一點,只是把貝爾妮公主送進房間,交給應召趕來的龍族長老接手,讓他們好生維持,然後就走出來坐在欄杆上發呆。幾位皇妃見他神情還在能夠自制的范圍內,于是小心翼翼的圍過來,勸科恩去跟大家一同進餐。 科恩心里這時候已經做過無數次選擇,雖然舉棋不定,但也明白自己這次的關口有點難過,就算下定決心不答應神族小公主的“好意”,心胸還不如針尖大的神族小公主事後肯定會報複,誰又能知道,自己跟親人聚會的機會還剩下幾次呢?于是強顏歡笑去跟大家共進晚餐。 仿佛是心有靈犀一般,皇妃們安排的這頓晚餐,請來了所有的能請到的家庭成員,包括當日在聖都的十幾位外戚。席間也沒有人問起皇帝陛下諸如戰事、國事此類亂人心緒的話,大家只是歡敘倫常說說笑笑,從科恩的角度放眼看去,還真是好大一片令人心酸的其樂融融。 席間,大家輪流上前敬酒,科恩也毫無架子的應對著,心中不想其他,只希望幼年同伴、親近朋友多說幾句,一圈下來,發現坐在身邊的菲琳皇妃正用目光在人群中搜尋著,想起自己常年在外,宮里宮外都是她在忙碌,心里非常過意不去,于是湊過頭去輕聲問:“親愛的,你在找誰呢?” “啊!怎麼沒見到葳莎妹妹呢!”看夫君關心,菲琳皇妃當然據實相告,“夫君,我想她一定還在害怕呢!所以不敢出現在你面前,等會你可別嚇到葳莎妹妹。” “啊!”科恩想想自己今天的確是心情惡劣,于是點頭承認,“對,我今天的樣子不好看。” “什麼今天啊!夫君你真的忘記了?”菲琳皇妃無奈的看看科恩,把嘴湊到科恩的耳邊,壓低了聲音說:“當然是為了上次葳莎手下的那批小姐搶銀月湖子爵的事情,葳莎不知道你就是銀月湖子爵啊!” “啊?葳莎不知道我就是銀月湖子爵啊!”科恩淡淡一笑,“誰對你說的這話?” “當然是葳莎妹妹啊!她不知道你就是銀月湖子爵,當日還跑來見我,口口聲聲要找銀月湖子爵算帳呢!”菲琳皇妃說出當日情形,卻發現科恩的臉色有點凝固,“夫君,你怎麼了?” “啊!原來這位葳莎妹妹不知道我是銀月湖子爵啊!”科恩眼角眼角余光已經瞟到了門邊躲躲閃閃的葳莎,先靠在菲琳而邊說了幾句,然後一邊在身側摸索著什麼,一邊站起來喊住葳莎,“葳莎!我這可有樣好東西,准備送你的,不過不白給,你得敬我一杯才行。” 在大家關注的目光里,葳莎頑皮的吐吐舌頭,用雙手捧了一杯紅酒過來,科恩微笑著走過去,手里拿出神族小公主上次賞賜的一柄小小玉劍,這玉劍造型古雅、通體水藍色,表面又有七色螢光流轉,實在是珍惜罕有,任誰見了都會喜歡。 “葳莎祝願皇帝哥哥身體健康,每天都開心。”葳莎把酒杯遞到科恩手上,大眼睛一閃一閃的看著科恩把紅酒一飲而盡,然後開心的拍拍手伸手去接玉劍,誰知道科恩笑著把玉劍舉到葳莎夠不到的地方,還轉了好幾個大圈子,一路讓葳莎抱怨著追搶,直到將她引離了餐桌,引到了背對了餐廳到花園的牆壁處…… 旁人只知道科恩在逗葳莎妹妹玩,也不疑有他。但就在葳莎再一次背對牆壁的那一瞬間,牆磚中毫無預兆的飛射出一點寒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飛葳莎背後——角度之刁鑽、時機之恰當,當世絕不會有第二個人使得出來! 葳莎一驚,目光中紫芒一閃,身體在不可能的情形下向前飄飛,向“什麼都沒發現”的科恩撞去,滿餐廳的人都還以為說葳莎是在撒嬌,要撲進科恩的懷里呢——但科恩手腕一翻,已經並攏的手指下露出玉劍那小小的劍頭,直接對准了葳莎的心髒疾刺過去! 科恩手里握的是神族賞賜下來的玉劍,這東西可不僅僅只是玩物那麼簡單,而是千百年前飽飲過鮮血的利器!而刺向“葳莎”背後的那點寒光,很顯然也不是什麼凡品,加之前後出手的兩人配合得極為默契,“葳莎”絕無幸免之理——而這時,餐廳里的其他人還以為科恩在和葳莎開玩笑! “碰”的一聲巨響,“葳莎”在絕無可能逃生的情況下居然穿破了屋頂到半空中,天空中頓時亮起一片紫色光芒,周圍警鈴大作! 餐廳里的人被湧入的護衛在第一時間帶了出去,不消片刻,這片散亂的餐廳里只剩下握著玉劍的科恩、飛在半空的“葳莎”,還有一位握住了科恩手里玉劍的女性——不,應該是兩位女性。她們中的一位握住了科恩玉劍,另一位握住了透牆而出的那點寒星。但從牆後刺出寒星的那一位仁兄顯然很鬼,窄細佩劍剛被這位神態妖嬈的女性握住,他人就不見了。 但那些都不是重點,現場的四雙眼睛、八道目光,都注視在科恩手持的玉劍上,在那上面,正有一滴滴的血珠順著劍身向下滴落,如果是換了其他人的血,就算是流干了這四雙眼睛都未必會看上一眼,但現在卻是不得不看著——因為被玉劍刺破了手心的,是第一魔將的妹妹! 以人類之力傷害到了魔族成員的身體,這種事情可從來沒有發生過,所以現場幾位都有些傻眼,不知道這事情要怎麼收場。傷害神魔兩族族眾,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事情已經出了,總是要想辦法解決的…… “斯比亞皇帝陛下,我們好久不見了,怎麼一見面就這麼大火氣啊?誰又惹到你了?”還是第一魔將打破了沉默,一邊笑著說話,一邊把手合在妹妹的手掌上,用上了治療魔法,“你手上拿的這個小玩意真是有趣,是從哪里來的?” “這東西是神族小公主給的,說是砍殺魔族最為有效了,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神族小公主眼下就在聖都神殿,你們轉過身就可以去找回面子——不過!”科恩陛下也明白這事情非比尋常,所以說話的時候特別爽快,“在你們交出了真正的葳莎,再解去貝爾妮公主身上的詛咒魔法之後,你們才可以離開這里!不然的話……” “原來是神族的武器,還真是嚇了我一跳呢!”第一魔將對著科恩嬌媚一笑,上前兩步,“不然的話怎麼樣?” “不然的話……”科恩看看天空中那位展開紫色羽翼的魔族女性,知道自己是打不過的,于是把口風一轉,“不然的話,朕就要叫非禮了……你們三位魔族女性不遠萬里的跑來非禮斯比亞皇帝,傳出去名聲也不大好吧?” “還是這麼沒正經。”魔將笑說:“不如我來為陛下引見這位身在半空的貴客怎麼樣?” “如果朕猜不到這位貴客是誰,這麼些年的皇帝就算白當了。”科恩冷冷一笑,“黑暗魔族的公主吧?又不是什麼頂頂神秘的人物。” “斯比亞皇帝好眼力,可你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黑暗魔族長公主見自己行蹤已經被揭穿,索性去了偽裝,以本來面目示人,“如果皇帝能回答出來,本宮就放了你的葳莎妹妹。” “能讓第一魔將替你挨刀,魔族里有這資格的人實在不算多。”科恩冷然一笑,“連這點都想不到,朕這些年的皇帝不是白當了?” “這也算個答案,斯比亞皇帝放心,既然答應了你的事情,我一定會作到的。”魔族長公主也似乎是個個性爽快的人,立即就答應了把葳莎放回來,“不過,斯比亞皇帝好像知道我們會來,把一切東西都准備好了——我們終于正式見面,也終于可以談談正事了。” “先別忙著談正事。”科恩笑了笑,最到旁邊一張椅子上坐下來,“雖然閣下貴為魔族長公主,但奈何朕是神屬子民,閣下還是下來,坐在朕的對面談話吧!” 魔族長公主微微點頭,收了羽翼降下身體,在第一魔將安排好的椅子上坐了,對著科恩微微一笑——這還是科恩第一次看到魔族長公主的笑容,覺得她無論神態氣質都與神族長公主有幾分相似,但在效果上卻要遜色一點,至于到底遜色在哪里,卻一時說不上來。 按照時間上來推算,魔族長公主的出現要早于神族小公主的來臨,聯系起來一想,這兩位降臨聖都顯然都是為了一件事,這樣看來,貝爾妮公主身上的詛咒不過是她們同時使用的一個籌碼,其最終目的還是讓自己就范……想通這點,科恩心中的焦急就去了一半,准備打起精神來應付眼前的局面了。 “一時不察,讓長公主閣下以平民身分留在聖都這麼久,朕真是失禮了。”科恩饒有興致的看著魔族長公主,“不知閣下來到聖都,藏身于人類貴族之中,到底為了什麼?” “當然是為了你。”魔族長公主回答,“斯比亞帝國占領魔屬聯盟兩個帝國,難免會讓我對斯比亞起了好奇之心,想來看看斯比亞皇帝是個什麼樣的人——難道你有占領魔屬帝國的貪念,卻無應付其後之事的覺悟?” “應付其後之事的覺悟?需要嗎?”科恩淡淡一笑,反問說:“朕一直以為這只是人類的事務,難道黑暗魔族已經決定要插手大陸帝國間的事務了?” “已經說過,這是本宮私人的一時興致而已。”魔族長公主說:“斯比亞帝國與皇帝,其能量還不夠魔族上眼吧!” “當然當然。”科恩點點頭,“那麼閣下又想在斯比亞得到什麼呢?” “並不想得到什麼,魔族從來不冀望在人類身上得到任何東西。”魔族長公主看了看科恩,“只是想知道,你想以什麼方法治理兩個被你占領的魔族帝國,其領土上的魔殿又會怎麼樣?” “啊!在說起這個問題以前,我先提醒閣下,那兩塊土地已經不是什麼魔屬領土了,被斯比亞占領了,就成為斯比亞的土地。”科恩嘿嘿一笑,“至于朕要在上面做什麼,對什麼人做什麼,全得看朕的心情怎麼樣。” “這話說得真響亮,本宮也想這樣說呢!”魔族長公主也是一笑,“不過,本宮卻不會與你一般見識,只在此祝你家國平安,和睦長久了。” “打開天窗說亮話好了。”科恩拿起一只傾倒的酒杯,在杯中注滿了紅酒,“貝爾妮公主的事情,閣下應該知道了吧?幫不幫朕解去貝爾妮公主身上的詛咒?” “斯比亞皇帝真是一個奇怪的人呢!這樣的事情不去求助于神族,反倒跑來求我們。”魔族長公主柔柔一笑,“況且貝爾妮公主的事情,與我們有什麼關系?” “閣下的語氣這麼生硬,難道這事情已沒有可以商量的余地?”科恩淺嘗了一口紅酒,“那麼閣下來聖都還有什麼意義?” “魔族解除詛咒,不過是舉手之勞,但你身為神屬帝國皇帝,與魔族沒有半點緣分可言,如果本宮施以援手,天下魔屬人又將做何感想?”魔族長公主回答,“不過這種事情啊!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只要你在大陸范圍內發表一份文書,上寫你科恩,凱達不再忠于光明神殿,也不再允許光明神殿在斯比亞帝國傳播聖光,斯比亞帝國從此全面歸順尊貴的魔族……本宮倒是可以出手救了那位可憐的小公主。” “原來閣下是這樣的目的。”科恩陛下不置可否,“朕還需要付出什麼?” 魔族長公主輕聲回答,“跪在魔族小公主座前,接受小公主的施恩就可以了。” 魔族長公主的一句話,立即勾起科恩記憶中一段慘痛的回憶——什麼接受小公主的施恩?實際上就是接受魔化!原來,神族小公主是在跟魔族做時間上的競爭,要牢牢的把自己控制住…… 科恩逐漸明白,她們永遠不會放過自己,自己依然是一件神魔眼中的玩具,不同的是,神魔在以前對自己還有一層遮掩,而現在,竟然連這層遮羞布都要被揭開了!這次是一個貝爾妮公主、一個葳莎,下次又會是誰?神魔的胃口,真的可以被滿足嗎? “與閣下一席話,朕真是受益非淺,如此深情厚誼,請容朕日後再還。”科恩“啪”的一聲捏碎了手中的酒杯,大聲說:“來人——送客!”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黑暗傳說——魔神之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