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研究詛咒魔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科恩陛下在短時間耗費了大量心力,自己的面容搞的疲憊不堪。一路上也在研究的龍族長老,他的精神狀態與可憐的科恩陛下相差無幾,加之在前段時間截殺詛咒魔法師之時強行使用靈魂抽離魔法,更使得一個老邁身體虛弱難當……一個是史上最疲憊的皇帝,一個是史上最疲憊的龍族長老,剛一見面就讓旁邊的白影心痛不已。 別人不知道科恩的魔法理論造詣,但龍族長老卻有足夠的了解,所以讓先前的騎兵帶回一部分資料供陛下研究,另一部分資料留下自己研究,雙方見面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各自的研究結果拿出來進行比對──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步驟,因為到手的詛咒資料有所缺失,很多環節需要根據旁證反推,任何一個小疏忽都會造成難以挽回的結果。令人欣慰的是,比對的結果是一致的,僅有的幾處不同都在大家的接受范圍之內,能夠迅速達成意見上的統一。 “我負責的這部分只有詛咒魔法陣需要修改,但很快可以完成,這不用擔心。”放下手里的卷軸之後,科恩陛下揉著頭,“你那邊還有什麼問題?” “雖然這很難啟齒,但卻不得不說,目前唯一的一個問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我們缺少一位合適的釋法者。”龍族長老苦笑著,用沙啞的聲音回答,“原本以為能在龍族或精靈族中找到這樣的魔法師,但在進入聖都之前,我才注意到本質問題,如果我們用一般的魔法師,這魔法會失敗……因為作為邪靈之路的釋法者,他絕對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個體存在。” “非常特殊的存在?”科恩陛下本已舒展開的眉頭又不由自主的擰在一起。 “陛下想想看,這樣一個惡毒的魔法,一般會使用在什麼人身上?又要達到什麼目的呢?”龍族長老看著科恩,原本只帶著擔憂和歉疚的目光變得更加複雜了,“詛咒魔法第二分支的出現,是始于一個怎樣的初衷呢?看起來,犧牲他人比起犧牲自己有好處,但在手段上何止才複雜百倍?再聯系這群詛咒魔法師詭異的行蹤,陛下不覺得其中有文章嗎?” “這樣說來,倒有探究一下的必要,龍族長老的意思是要從釋法者身上著手……”科恩陛下站起身,一邊緩緩邁步,一邊考慮著。 他們的對話讓一邊的白影深感迷惑,但看科恩和長老都極認真的表情,自覺對魔法深有研究的白影也不敢開口詢問或者給出建議。轉眼間,白影目光中的科恩已經走出了三步,然後,這位斯比亞皇帝靜立,轉身,開口說話。 “我明白了,這些渣滓拚命研究第二分支不是因為顧惜自己的小命,”科恩陛下看著龍族長老,緩緩說出自己的判斷,“而是因為,把自己犧牲得再怎麼徹底,得到的能量也有限度,而使用第三者的犧牲,得到的能量卻可以是沒有上限的。” “陛下的想法跟我一樣,”龍族長老一拍桌子,“我原本以為這句形容釋法者的‘半死之人’只是一個寓意,現在看來是特指一個類型的詛咒魔法師,絕對無法以普通魔法師代替!” “如果真是我們所想的那樣,那麼其他魔法師來釋放詛咒就注定要失敗,”科恩疑惑不已的說:“眼前的時間如此緊迫,我們又要去什麼地方找這個半死之人?” “陛下不要灰心,任何難題都有解決辦法,只看我們是否願意去努力,況且魔法這東西是我們最拿手的,萬變不離其宗。”龍族長老連忙勸慰斯比亞皇帝,“當前最緊要的,是從詛咒本身推測出要對付的目標類型,再反向推測釋法者應該具備的能力,最後確定替代人選。” “是啊!”點了點頭,科恩重新坐下,“既然長老想到了這個問題,那麼應該有些腹稿了吧?” “單純處理魔法,我當然沒問題,”龍族長老把手一攤,“但確定出目標、再研究出合適的魔法,這更像是上位者做的事,只有陛下的思維會跟這類人比較近似……” “我明白了,長老的意思是說,研究這類惡毒詛咒的人是瘋子,也只有我這樣的瘋子才能揣測他們的心意吧?”一邊說著話,科恩已一邊進入了角色,他的手指在桌面上緩緩敲擊著,目光游移不定。 龍族長老和白影緊盯著科恩的臉,生怕漏過任何一個細微的片段。 “……已經有了第一支系,為什麼還要開發第二支系呢?很顯然,這是因為第一支系不能滿足他們的要求……他們在追求更顯著的效果、對付更為強大的對手。”四周一片寂靜,只有科恩陛下自問自答的聲音,“對付一個公主要近千人、對付一個高手要上萬人、對付一個絕頂高手要十多萬人……集中相當數量的犧牲者,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在戰場上……舍得用數千年的時間去研究,要對付的顯然不是一般目標……而目標與犧牲者之間不能太遠,恰當的方法莫過于用一場戰爭來吸引目標的注意力,犧牲者足夠多,目標也自己跑來了……” “神……神……神魔大戰……”白影的聲音響了起來,雖然她把這聲音壓得很低,但對于苦思中的科恩來說卻不亞于一聲驚雷,“他們要對付的是……” “噓,”被白影提醒而醒悟過來的科恩第一時間示意她禁聲,然後點了點頭,投過一個嘉許、感激的眼神,又轉過去看著龍族長老,“長老覺得是這樣嗎?” “我同意陛下的推斷,”龍族長老兩手合在一起,像是在心里計算著什麼,“請陛下繼續。” “剩下的就比較簡單了,因為目標過于強大,所以在傷害對方的同時,要用吞噬的手段強占目標的能力來提高自己,如果在詛咒之後還不能戰勝目標,那此前所做的一切將毫無意義。”科恩“啪”的一聲拍了桌子,“用數百萬的靈魂在瞬間吞噬目標,是不給目標應變的時間,這一招的重點是在搶奪能力,而不是傷害目標本身!所以!所以……” “所以,半死之人就不應該是一個詛咒魔法師,而應該是一個魔武雙修的強悍人物,因為他不但有釋法的責任,更有之後與目標戰斗的責任!”龍族長老把科恩的話接了過去,“很有可能,半死之人只學習這一個詛咒魔法,而且本身不具備實際上的能力,他要空出自己的身體,准備接納搶奪來的目標的巨大能力!從某種意義上講,他是一個容器!” “顯然,目標的能量非常巨大,而且與其本身具備的能力沖突。”科恩點了點頭,補充上自己的想法,“為了盡量擴大自己的容納量,他會主動的去削弱自己的能力,甚至是只保留剛好能維持自己不至于死去的能力……平時看起來,這個釋法者就是一個半死不活的人!” “但是有一個關鍵問題,這個半死之人在接受能力之後就要立即投入戰斗,沒有任何喘息的機會,那麼他本身一定具備了極高的格斗技巧和魔法知識,雖然過程很艱險、細節極多,但這可以用靈魂灌輸的方法去實現……”說到這里,龍族長老不由得感歎一句,“這是多麼浩大的一個魔法研究工程啊!其中環節之複雜、配合之緊密,幾乎是空前絕後的思維開創……一直以來,龍族都以為自己力量強大、魔法精深,卻沒想到已經在根本上落後了。” “我不管什麼思維開創,我也不管落後先進與否,我現在只想救人。”科恩陛下哼了一聲,“我們現在至少知道,這詛咒主要是借外部環境施展,半死之人只是一個引發詛咒、然後接受能力的角色,本身並不需要太多的詛咒魔法修為……這就為我們救人創造了條件。” “現在,我們已經具備了所有條件,只缺一位負責釋法的半死之人。這是我在路上複原的詛咒咒文,已經驗證過了,絕無問題。”龍族長老看著手里的卷軸,極難接受眼前這個結局,“毫無疑問,如果讓我們此前選定的人來釋放邪靈之路,唯一的結果只能是失敗。” “半死之人雖然金貴,哼哼,卻不是那麼難找。”科恩陛下冷冷的伸出手去,“卷軸給我。” “難道陛下心里已經有人選了嗎?是誰呢?”龍族長老驚訝的回望著科恩。 “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我不知道而長老知道,一樣的道理,也有很多事情是我知道而長老不知道的。”科恩陛下拿過蠟封的卷軸,站起身來,“朕要稍微離開一會,長老你去監督准備工作。白影傳令下去,今天晚上朕要在皇家議事樓召開會議商量此事,讓相關人等做好准備。” “是的,陛下,”白影點頭答應,之後又問了一聲,“都要讓誰參加呢?” “這事鬧到現在這個地步,已成帝國大事,讓直系皇室成員和最重要的將領、大臣們都來吧!”科恩停下腳步考慮了一下,“今天夜里的詛咒成功了就萬事大吉,如果不慎出了點什麼紕漏,朕一人還玩不轉,還需要這些人來收拾殘局。” “請陛下靜心平氣,”龍族長老說:“萬物生靈激流爭先,選擇的權利卻只握在命運之手。” “長老相信命運?”科恩陛下憔悴的臉上露出一個淡泊的笑容,“朕不信!” 在龍族長老監督詛咒准備工作、白影向各皇室成員傳達皇帝命令的時候,斯比亞皇帝本人踏上了一條久未涉足的小徑,來到一個被精靈族長老們緊密護衛的院落中。陛下先讓長老們退下去,然後邁著不緊不慢的步伐來到門前,伸手把廳門緩緩打開。 廳門才打開一道寸許的小縫,卻已帶動了廳內空氣的流動,沉降、積累在地面附近的冰冷氣流裹在白色霧氣里,迫不及待的湧了出來。 “有段日子沒來了,這就是你歡迎我的方式?”科恩回手關門,踏進廳內,以一種少見的戲謔口氣開口說話,“好吧!看在你一直孤苦零丁的份上,我就原諒你這次了。” 空蕩蕩的廳里什麼都沒有,只在中央位置豎立著一座巨大的魔晶石塊,廳里那些冰冷的空氣正是由這一整塊魔晶石表面散發出來的,晶瑩的魔晶石中間,是一位直立“沉睡” 的俊美金發青年,雖然雙眼閉合,但微微上翹的嘴角卻還牽出一絲清晰的微笑。 “身為一位有理想、有抱負的有為青年,本少爺肯定不會沒事來亂晃。”科恩越走越近,最後,干脆就繞著魔晶石轉起了圈子,“事情是這樣的,你的那位里瓦小公主中了一個詛咒,這讓人很不爽,但讓本少爺更加不爽的是,她是在本少爺眼前倒下去的……當然,在本少爺的努力之下,她是不會有事的……” “坦白說吧!前幾天不來告訴你這件事,是因為我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多少有點難堪。”科恩呵呵一笑,“你想想看,被神魔夾在中間,左一個傀儡、右一個木偶,真想馬上豁出去抽刀狂劈,雖然于事無補,卻也能圖個痛快……但本少爺轉念一想,不能這麼干,為什麼?因為本少爺已經夾著尾巴做了這麼久的順民,怎麼能不拿點代價回來?所以,本少爺忍了。” “已經找到辦法救你的小公主了,相比較的話,現在的辦法已經是付出最少的一種。其實我一早就知道,這件事沒那麼容易完結,神魔公主親自出馬,會給我什麼好果子吃?”科恩坐在地板上,把上身靠在魔晶石上,“半死之人,這不就是在點本少爺的名嗎? 在斯比亞,還有誰比我更明白搶奪、容納能力的伎倆?還有誰在魔法稀松平常的狀態下比我更精通魔法理論?還有誰……比我更了解死亡這檔子事?半死之人?老子可是真正死過的──兩次!“ “前些天,菲琳下令征用魔晶石,可那又有什麼用?保存你的身體,是因為你的靈魂收藏在它那,可它再沒能力來收藏小公主的靈魂了。”說到這里,科恩歎了一口氣,“以棉花糖的脾氣,我的來曆你大概已經一清二楚了,說不定棉花糖還會給你來一個徹底的共享。被你知道了一切底細,這滋味可不大好受啊……不過,人無信不立,答應的事情總要做到,或者在這件事上,實踐對你的諾言的意味並不那麼強,我只是在反抗神魔而已。” “並不是本少爺不負責任想要以身犯險,實在是因為我心里有把握。雖然里瓦帝國的事我管不過來,不過有神族小公主在,斯比亞境內想造反的人還不敢動彈;加之魔族長公主流連聖都,魔屬聯盟那邊的反攻大概也還需要些日子。”科恩把手放在膝蓋上,臉上神情是出人意料的輕松,“即便是本少爺在詛咒時出點什麼紕漏,有這些時間也應該能緩過來。” “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我對這詛咒魔法本身很好奇,因為這詛咒是一小撮人花了幾千年時間研究出來對付神魔的,你能想像嗎?在這個大陸上,除你我之外,還真有對神魔不滿的人存在,而且是在幾千年前就存在哦,吾道不孤啊!”說到這里,科恩陛下冷笑了一聲,“不過話說回來,即便也是對神魔不滿,這些人卻並不是什麼好東西,對本少爺下黑手的人,應該早有賠上性命的覺悟。我絕不會輕饒了他們──即便你反對。” “還是說說詛咒魔法吧!我仔細的研究過了,這類魔法對細節有極高的要求,而且不需要向神魔或其自然精靈借力。完全是消耗自身能量來導引,即使是使用犧牲第三者的方式,也依然是這個原理。”說出自己親自釋法的理由之後,科恩向魔晶石里的人描述起研究心得,“他們的初衷是利用神魔大戰的機會制造巨大法陣,詛咒的目標直接指向了神王和魔王……既然是這麼大的場面,一定對神魔有了很深入的研究,不親自試一試,實在是個浪費啊!天色已晚,本少爺要去安排了──獨樂樂不如大家樂!” 與來時的突然一樣,話音一落,科恩陛下就站起來向外走,還真不是一星半點的灑脫。 拉門、出腳、轉身、上鎖、再一轉身,陛下“啊”的叫了一聲! “跟你說了多少次了,要出聲、要出聲!”科恩看著眼前這個瞬間離奇出現,全身覆蓋盔甲,目光平淡如水,兩手環抱胸前的男子,“你想嚇死我還是想怎樣?” “如果這種事情就被嚇死,”烏鴉用平淡的語氣回答,“那也沒什麼好可惜的。” “你……有種!”聽烏鴉這樣調侃自己,科恩可知道周圍沒人,“有什麼關照?” “有人叫我來看著你,不讓你獨自去湖心島。”烏鴉保持著出現時的姿勢,“就這麼簡單。” “有事好商量嘛!邊走邊談……” “……”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我正常得很……” “……” “不要站在我面前,小心我連清水面包都不給你……” “……” “好吧!我交代,我把所有的原因都講給你聽行不行?” “……” “你點頭的時候能不能出點聲音?哪怕是‘嗯’一聲也行!”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