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以上跟你說的那些,就是我全部的理由,”一邊走在湖心島的小徑上,科恩一邊把自己的想法解釋給烏鴉聽,之後補充一句,“怎麼樣?被我偉大的胸懷感動了吧?” “沒感覺,”烏鴉冷淡的回答,“從功利的角度來看,你親自釋放詛咒並不能保證絕對成功,從其他角度看也一樣,這又有什麼意義?所以這只是你頭腦發熱而導致的愚蠢行為。” “能不能絕對成功,這只是一個水准問題;而做不做卻是一個立場問題。”科恩並沒有對烏鴉的回答表示出不滿,事實上,烏鴉沒有保持沉默就已經說明了他現在的態度,“做了,至少說明我努力去挽救過,以後回想起來或者也會悲痛和傷感,卻不會有諸如悔恨的情緒。” “如果你不能保證絕對成功,你以為還有‘以後回想’的機會嗎?”烏鴉冷哼了一聲,“詛咒魔法不好玩,十個詛咒魔法師里有九個是死在釋法時的反噬上,即使你成功了,你身體里的詛咒也會燃燒你的生命,你也想身後跟上一串大精靈等著給你輸入生命力? 一天三次?“ “長這麼大,我或許會怕其他東西,但我肯定一點,我不怕死亡。”科恩迎著烏鴉冰冷的目光,微笑起來,“但我很高興你會為我而擔心,而且帶著這麼強烈的情緒。” “我只是一個殺手,擋不住你找死,”烏鴉轉過目光看著前方的魔法陣,“例行公事罷了。” “你看看貝爾妮公主,”科恩收斂起笑容,帶著烏鴉走進魔法陣,用手指了指還在陣心平台上昏睡的里瓦小公主,“或者你沒有注意到,以前的貝爾妮公主是一個漂亮、活潑、善良的姑娘,如果不是因為遇到了我,她可能會永遠保持這樣的生活,雖然生活里可能沒有什麼太值得高興的事,卻也不會經受這些痛苦。是我的出現導致了這一切,你要知道,是我。” 烏鴉轉頭看著科恩,似乎不太明白這位皇帝的意思。 “因為我的出現,很多人改變了生活的軌跡,而我卻救不了他們,我沒那個本事去一一搭救他們。但至少,我能努力去救貝爾妮,一個在我眼前倒下去的妹妹,一個因為我而倒下的妹妹。”科恩一步步走到陣心,蹲下身去,伸手攏好貝爾妮公主被風吹散的幾絲秀發,“救人嘛!總是要付出些代價的。燃燒生命?本少爺年輕力壯、活力充沛,未必就撐不下來。” 烏鴉的目光落在貝爾妮公主身上,這位以前美麗高雅的公主還是身穿白色長袍,整個身體都被旁邊的一圈圈藍色魔法符文包圍著,最初出現在臉頰邊的猙獰詛咒紋路已經變成深黑色,蔓延到整張臉上,完全破壞了以往的俏麗面容。緊閉的眼簾上,彎長的睫毛顫動著,因為高燒,從前豐潤的嘴唇也干裂起皺……大精靈們精心的救護似乎已經起不到任何作用了。 “你真脆弱,”烏鴉握劍的手緊了緊,對科恩說:“聽說你的那匹馬也是一時心軟抱養的。” “你這說法完全錯誤,小烏鴉絕對不是本少爺一時心軟抱養的,”科恩輕笑一聲,把頭湊過去,“你才是……” “呃!下手不能輕點?”烏鴉的一記反擊無聲無息,卻讓科恩痛得跳了起來,“還有… …劍柄打人是女人的動作!“ “時間不多了,”烏鴉對科恩的抱怨全無反應,轉身就走,“想做事,就要趁早。” 皇家議事樓里,聚集一堂的斯比亞皇族成員與幾位親近大臣們正等待著皇帝陛下的駕臨。外面的天色逐漸暗下來,已經到了皇帝規定的會議開始時間,第一皇妃臉上有點兒不自然,在轉頭征詢了國相的意見之後,她向門口走去,准備去看看科恩到底在做什麼。 正走到門口,就看到一位大精靈氣急敗壞的沖上來,在第一皇妃震驚不已的目光中,大精靈用嘶啞而低沉的聲音喊了一聲:“皇帝陛下、皇帝陛下提前發動了詛咒魔法!” “時間提前了──誰是釋法者?”一瞬間就想到其中的關鍵處,一層細密的冷汗頓時從第一皇妃額頭的皮膚中沁出,她一把抓住大精靈的手,厲聲問:“到底誰是釋法者?” “是……皇帝陛下!” “去向國相報告!”第一皇妃把大精靈向會議廳里一推,雙手挽起裙邊就向樓梯跑去。 “你說什麼?”同一時間,身處聖都神殿里的神族小公主也用驚訝的目光盯著來向自己彙報消息的武神,“斯比亞皇宮里的詛咒魔法陣在准備發動?你可曾打聽清楚了?” “是!卑職知道這事情不能信口開河,所以特別命下屬潛伏進宮,再三確定之後才趕來彙報。”武神跪在地上,頭垂到不能再低的位置,“現在得到確切消息,詛咒魔法陣已經在啟動階段,靈魂之塵已經散出了,而那個正准備釋放詛咒的就是……科恩。凱達。” “這怎麼可能?詛咒魔法在神屬消失數千年後是留有一些余毒,但也只存在于魔屬叛逆之手,”小公主站起來,上前一步質問:“科恩。凱達怎麼可能精通到這種地步?你說!你說!” “卑職、卑職實在不知,”對于小公主的遷怒,武神實在無言以對,只好盡量轉移她的怒氣,“沒有風吹過森林,枝條不可能自己晃動。卑職以為,斯比亞皇帝通曉詛咒魔法不是沒有原因的……或者是他早有謀亂之心,私下聚集人手秘密研究過詛咒魔法也說不定……” “這就是你比不上斯比亞皇帝的地方,在說話前動動腦子,你以前好歹也是當過皇帝的人類。”小公主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武神,反而笑了,但這笑容比她先前的怒容更讓武神心驚膽寒,“你以為本宮厭惡他,就連最基本的判斷力也失去了嗎?難道本宮會被你這種低劣的謊言所蒙蔽?斯比亞皇帝近來的行蹤都在本宮掌握之下,他能到什麼地方秘密研究詛咒魔法?在里瓦公主中詛咒之前,他甚至不知道世間還有這樣的魔法存在。” “是,是,卑職知道錯了。” “本宮就當是不知道你派屬下進斯比亞皇宮的事情,你也把這事忘了。”靜下心來之後,神族小公主轉過身去,目光穿過鏤空的窗戶,遙望著斯比亞皇宮,“你甘願冒險用詛咒救人也不來求本宮援手,好,本宮就讓你救人救個徹底……他是准備使用什麼詛咒救里瓦公主?” “是,”武神抬起頭來,小心翼翼的回答,“從種種跡象來看,大概是要使用邪靈之路。” “倒是挺會取巧的嘛!”小公主微微點頭,輕聲吩咐武神,“去准備,本宮要幫他一把。” 聖都皇宮里,十幾簇人影正飛躍在通向後宮湖心島的路徑上,幾乎是不分先後的來到停靠游船的小碼頭上,與先一步到達的第一皇妃登上游船。因為即將釋放的詛咒魔法范圍很大,所以科恩陛下先前已經下令在詛咒完成之前任何人不得登島,即便是老媽親臨,也只能坐著游船在湖面上等候詛咒完結──負責監督魔法陣的龍族長老也被趕下島,在游船上休息。 雖然各皇室成員和親近大臣們心急如焚,但卻又毫無辦法,因為龍族長老已經告訴大家了:最為重要的一種詛咒媒介“靈魂之塵”已經被科恩陛下撒到魔法陣里,魔法陣里的符文陣列正在聚集法力,任何人靠近都會危及魔法和釋法者,所以游船上的人們只能等待。皇室成員還能有一些動作語言來緩解煩悶緊張的心緒,但幾位最心急的大臣卻礙于場面無法這樣做,只有雙手緊握,瞪圓了兩眼看著湖心島,好似皇帝一下場,他們就要沖上去群毆他一般。 感覺上無比的綿長、實質上很短暫的一陣沉默之後,難以面對大家無言的責問而一直在假寐養神的龍族長老突然睜開了眼睛,雙手抓住游船圍欄,激動得失聲喊道:“開始了!” 大家順著龍族長老注目的方向看去,發現湖心島中心正飄起一陣陣黑色霧氣,這黑霧若有若無、時隱時現,緩慢的回旋在湖心島的上空,在短暫的時間里就均勻分布到每一寸的空間里,掩蓋了清亮的夜空,讓月光變得朦朧、讓星芒變得縹緲,讓圍觀的人們心如鹿撞…… “這是陛下第一次使用悲切迷霧,第一次使用啊!天才!真是使用黑暗詛咒魔法的天才!”龍族長老情難自禁,忍不住的贊揚某個正在魔法陣里手舞足蹈的皇帝,也讓身後的各位大臣側目,忍不住在心里轉移了等一下要圍毆的對象。 其實,龍族長老並不是在突然間就變成了一個嘮叨的老頭,他與科恩在這詛咒上花費了大量的心血,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改良了整個魔法,當看到一直以來的努力已經變成可觀的效果,並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時,一生都在研究魔法的長老不可能不激動。 黑霧回旋完畢之後,又一陣猩紅色的霧氣順著魔法陣的走勢,連綿升騰而起直沖夜空,異常迅速的與先前的黑霧混雜在一起。湖心島上空的顏色變得怪異,隨著風聲,還傳來簇簇短暫慘叫,游船上的人都知道,這就是那些犧牲者正在經曆犧牲過程。雖然早已了解這一過程、雖然這次的犧牲者都是死囚,但各人心里還是對這詛咒魔法的殘忍程度有了極深的反感。 “悲切迷霧和淒怨迷霧完全融合起來了,真的沒問題啊!”龍族長老抓著圍欄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緊了,嘶啞的聲音回響在眾人耳邊,“靈魂已經釋出了……” “靈魂釋出我們也看不見!”羅倫佐院長目不轉睛的看著魔法陣里發生的一切,“誰知道里面的事情進行得順不順利。” “到目前為止一切順利,”龍族長老頭也不回的回答,“這詛咒原本無法看到靈魂和霧氣,但我們做了改進,你們馬上就可以看到轉化成邪靈的靈魂了。” 就如同被成千根棍子同時攪動一樣,魔法陣上空的黑紅霧氣一陣劇烈的翻轉,原來濃厚的黑紅霧氣逐漸變得淡薄,甚至還出現了大片的空洞,更有一些明顯被向外拖曳的痕跡顯露出來──在游船上的各位驚訝不已的時候,魔法陣中心位置撒出大把閃動著詭異藍色光芒的水晶碎片,與此同時,在魔法陣中圈的位置上有一道淡黃色的圓形屏障正緩緩升起,把魔法陣中心嚴密包圍。 猶如是嗅到了血腥味的饑餓猛獸,先前在黑紅迷霧里攪動後的四散無形力量疾速回轉,穿破淡黃屏障,向著漂浮在陣中心上空的水晶碎片撲去──在穿過淡黃屏障之後,這些邪靈都籠罩上一層黃色,暴露了他們在魔法陣里的確切位置。 破入屏障的惡靈越來越多,最後竟然在法陣中心聚集成一股高大的、三十人合抱的惡靈圓柱,不斷追逐著回旋的水晶碎片,但水晶碎片是實物,惡靈無法吞噬,所以湖心島上響起連片淒厲的惡靈泣號……這些聚集起來的惡靈甚至會自主融合、分解,有時變成一堆盲目飛舞的光點,有時又會組成一張巨大的、扭曲的、哭號的、不斷向下滴落著液體的骷髏臉…… “這、這是怎麼回事?”精靈天生就對邪惡、汙穢的生物嫌惡,所以溫絲麗皇妃在看到這樣的景象時禁不住後退了半步,臉色變得蒼白,“科恩在里面,真的沒有危險嗎?” “沒有問題,這才一千多個惡靈,在邪靈之路這個詛咒來說是規模很小的。”龍族長老解釋說:“過了靈魂之塵組成的屏障,惡靈就顯形了,陛下就能更加容易的去控制它們。” “什麼時候開始詛咒,”國相一直握著妻子的手,這時也忍不住問了一句,“事後的各種准備有沒有做?” “利用水晶碎片吸收完周圍的惡靈就可以開始詛咒了,”龍族長老回答,“准備很周全。” 當最後幾只惡靈在屏障中穿過並融入大部隊之後,魔法陣外圍立即升起一道白色的圓形屏障,這道屏障不斷的向外散發著柔和的聖潔光芒,把湖心島一帶照耀得如同白晝一般,三兩只逃逸很遠的惡靈被這光芒一照,只發出了些許低微的泣叫就消逝在空中…… “好樣的!”龍族長老一聲大叫,雙手又是一緊,“啪”的一聲扭斷了握在手里的圍欄,“這是防止惡靈外逸的聖光屏障,也能防止聖都附近的亡靈被魔法陣吸引過來,但法陣里的惡靈因為有靈魂之塵的保護,所以不會被傷害。詛咒馬上就要開始了!不過…… 陛下什麼時候具備了這麼精湛的光明魔法造詣?這可是很消耗魔力的光明魔法啊!“ 魔法陣里,上千只惡靈在頭頂盤旋著,一波接一波的淒厲號叫讓位于魔法陣外圍參與詛咒的大精靈們痛苦不堪,而在魔法陣中心,本應該主持一切的斯比亞皇帝陛下,這時卻以四仰八叉的姿態很舒適的躺在地上,悠閑的指揮著苦命的烏鴉東奔西跑,一會補充水晶碎片,一會加注聖光屏障。 如果僅僅只是指揮倒還罷了,問題的關鍵是科恩陛下在指揮的時候還非常挑剔…… “夠了!”烏鴉再也忍受不了,一改平常時候的冷淡語氣,轉回頭去,把自己滿腔的憤慨對著這個不良皇帝噴薄而出,“你再不動手,這些惡靈就會被你養得又白又胖,要求成家立業娶妻生子了!” “不要發火嘛!本少爺是重要角色,要完全融入釋法者的狀態呀!難道半死之人不應該這樣躺著嗎?” 比一千個邪惡的亡靈加起來還要邪惡的斯比亞皇帝才露出一個真誠的微笑,就被烏鴉扔過來的一把水晶碎片打斷,一邊跳躍躲避著撲來的惡靈,一邊裝模做樣的尖叫,“好嘛好嘛!這就開始,你也不用害我呀!我這衣服好貴的呀!一年只有一套啊!” “再不出手,我就砍了你!”烏鴉還不解氣,遙指著科恩的鼻子說:“我發誓!立即、馬上、完全的砍了你!” “你以誰的名義發誓呢……我的名字可不借給你用……”科恩揶揄著烏鴉,走上了自己的釋法平台,先用手拍了拍臉,玩笑的神情變得肅穆起來。 這時才閑下來的烏鴉一把摘下頭盔,沒好氣的看著正閉眼准備的科恩。科恩的眼睛微睜開一條細縫,偷看了先前釋放幾組魔法,跳上跳下的烏鴉,他居然連一點氣喘的跡象都沒有。 “還不做事!”烏鴉真的怒了,甩手就把頭盔當做暗器丟出,“匡”的一聲把斯比亞皇帝從平台上打個跟頭──再接著說:“別裝死!爬上念咒文!” “我在念!只不過是默念!”斯比亞皇帝再次走上平台,神情變得非常不爽,不過在烏鴉的角度,這種神情也比較接近于“認真”。 “愚昧者的哀鳴,替吾構建滅亡之輪,痛苦者的亡魂,為吾凝聚封印之煉,吾乃殺戮者、困鎖者、吞食者!” 咒文回響在魔法陣里,魔法陣里的光線隨著這發音綿長、語調怪異的咒文一陣陣的扭曲、顫動。無數暗紅色的、蜘蛛絲粗細的光帶從科恩身體表面冒出,延伸並漂浮在距離科恩頭頂二十臂的空間中,這些數也數不清的光帶在頂端處聚集起來,形成一個散發著耀眼紅色光芒的球體。 烏鴉兩手連揮,接連把整塊的水晶丟入這個光球,回旋上空的惡靈如影隨形的穿梭過來,在光球中穿過之後,每一個惡靈都被一根光帶粘連上了。 絲狀光帶剛被分配完畢,烏鴉就擊碎了現場所有的水晶,失去水晶的惡靈在魔法陣中瘋狂的飛舞撞擊,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哭號! “生命的獻祭,以深紅與悲憤化作等價之秤,悲切吧、哭泣吧、慘號吧──蒼生的慟將化為終結之路徑,汝,迎接消滅的命運吧!潛藏于汝之身體內的力量,將成為吾之食糧!” 科恩的念頌一完,就將手指前伸,指尖射出一條黑色的光帶,投射在陣心平台的里瓦小公主身上。幾乎是在同時,飛舞的惡靈們一起顫動,形狀在瞬間急劇縮小,拖曳著漫天的紅色光帶,向著魔法陣中心的小公主撲去! 尖利、悲戚的哭號聲向四面八方穿去,連具有隔音功能的聖光屏障都無法完全阻擋。 “成敗在此一舉!”湖面游船上,龍族長老一躍而起,“陛下,一定要穩住啊!”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