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魔法陣中刮起刺骨的凜冽寒風,這不是血肉之軀能夠抵禦的那類寒冷,而是近千惡靈發出的包含著邪惡詛咒能量,能直入萬物生靈骨髓,能引發諸多負面情緒的死靈氣息。在外圈維系魔法陣的精靈們不停的打著冷戰,但卻沒有人敢暫停自己的事情,只有咬牙苦撐著。 位于魔法陣中心位置的貝爾妮公主,她的身體已經漂浮起來,正由里向外散發著一種詭異的紅芒,連接她與科恩之間的細微絲線正飛舞著充斥在兩個平台之間的空間里,千根絲線互不粘連,顏色越來越鮮豔──肉眼可見的朦朧光影正順著絲線,快速的向科恩游動過去。 眼看著這似有似無的淡薄光影流動著靠近自己,面無表情的科恩只用冷冷的目光打量著這些東西,眼神中沒有恐懼,也沒有擔憂。當生命燃燒的詛咒成分真切的進入自己的身體、開始像灼熱火焰一樣在自己的骨肉中燃燒時,斯比亞皇帝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雖然生命燃燒的感覺就像是有人用最粗糙的鏽刀,以最粗暴的手法翻切身體上下的皮膚,像是在用最暴烈的動作撕扯肌肉,像是在用鋼絲刷子捅入骨髓中來回的拉動…… 站在一邊的烏鴉並沒有閑著,自從詛咒一開始,他就監視著魔法陣里發生的一切,出自貝爾妮公主身上的朦朧光影持續向科恩流動著,速度慢慢下降,總量逐漸減少,各方面都與他事先估計的差不多。當五分之四的絲線不再傳輸詛咒的時候,烏鴉就知道,詛咒已近結束。 “這滋味還好受吧?還能習慣嗎?”烏鴉走到科恩所站的平台邊,一邊等著詛咒完結的那一刹那為科恩緩解痛苦,一邊開始自己並不拿手的挖苦報複,“忘記了,不習慣也得習慣。” “這點小痛……不算什麼!”斯比亞皇帝,這個比斯大陸上第一個以清醒狀態迎接生命燃燒詛咒的人,用顫音回答烏鴉,“比起這個……本少爺正在想另一件事情……” “你在想什麼?”烏鴉問。 “這個詛咒,”斯比亞皇帝微微轉了下頭,露出一個異常無辜的苦笑,“似乎結束不了。” “別玩了,這詛咒我看過,只能吸取對方一半的能力,”烏鴉不以為然的回答,“釋放惡靈,准備接受痛苦緩解和生命加注,然後我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王……王八蛋才在玩呢……”身體像是被武器擊中似的一晃,科恩跟著悶哼了一聲,“我就……他的……真的無法釋放惡靈了!” 確定科恩不是在玩,烏鴉反手抽出腰間的佩劍,淡淡的說了句“撐住”,就一步步向著魔法陣中的平台走過去,冷俊的面上沒有一絲表情。在中心平台上,貝爾妮公主的身體已經降了下來,距離平台表面還有寸許的距離,臉上的詛咒紋路也不見了,汗濕過後的雙頰只余留下一層虛弱的蒼白色。 “似乎不是這里的問題,”烏鴉仔細查看了中心平台,又走回到科恩所在的平台前,伸出指頭捏起一根絲線試了試,抬頭看著科恩,“開心吧!你這回樂子大了。” “嗯?不用你……提醒,本少爺也知道!”科恩回答著,看他的表情,幾乎都要把自己滿口的牙齒都咬碎了,“你能幫忙就幫忙,不能幫忙就滾蛋吧!” 有些不滿的冷哼了一聲,烏鴉的身體以一個後翻躍起,手里的長劍長吟不止,鋒刃挽起一個接一個的劍花,在穿透魔法陣屏障的慘淡月光照耀下,劍鋒上包裹著的一層冷凝光華綻放開來,猶如實物一樣真實,飛蕩的紅色絲線觸之即斷,紛紛化作沒有依憑的兩截,無力的飄落下地……沒了途徑,來自貝爾妮公主身上的詛咒自然也沒有辦法再傳導給科恩。 還不等科恩收起詛咒,滿地的絲線就開始自行融化,在貝爾妮公主上方的空間中,光線也開始一陣陣的扭曲,有類似蒸汽的氣霧在向上升騰,那些就是被釋放的惡靈。在湖面游船上的眾人眼中,魔法陣外圍的聖光屏障正在逐漸消融,再看到龍族長老長出了一口氣,一直處于緊張狀態中的眾人,臉上的神情也變得輕松起來。 “詛咒上說這玩意通常外力是弄不斷的,”科恩邁著與平時一樣的步伐走下平台,伸出手來拍拍烏鴉的肩膀,“這招數不錯嘛!什麼時候學會的?能不能教我?” “就跟你的無恥一樣,這是我生來就會的招式,”烏鴉說:“你想學?學習可以緩解痛苦。” “我不想學,因為學會了,下次出力的就是我了,我更不想用學習的方法來緩解疼痛,因為那會使我更加痛苦。”科恩再也忍不住,臉上的肌肉在這時抽動了幾下,“你還在等開飯?快點治療我……我現在很難受!” 烏鴉點點頭,准備釋法的手才伸出一半,就發現科恩看向自己身後的眼神異常,轉過身去,發現貝爾妮公主的身體再次漂浮在空中了──那些釋放之後本應該消散的惡靈,這時卻整齊的排列在貝爾妮公主後面,而且全部凝聚成人形,面目清晰,雙眼位置溢出綠光!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惡靈反噬嗎?”科恩咽下一口唾沫,問烏鴉,“怎麼看怎麼混蛋。” “沒有任何類型的惡靈反噬會先讓千只惡靈排隊,你當這是檢閱嗎?”烏鴉緊抿的嘴唇沒好氣的開啟著,腳下向前踏了半步,劍尖斜指右前方的地面,“撐著點,我們有節目了。” “這個……本少爺赤手空拳,而且還處于生命燃燒的過程之中,相當于受保護對像,” 科恩的聲音從烏鴉身後冒出,“這些技術含量比較高的事情,還是閣下這樣強悍的武士去做吧?武士就應該沖在前面啊……” “嗯,身為強悍武士的我沖在前面倒是沒問題,”烏鴉信口順著科恩的話,微沉的目光觀察著惡靈們的反撲跡象,“那你又准備干些什麼呢?” “我打算在後面給你加油……如果你不滿意,我還會鼓勵你!” “我需要的是保護!”邪惡的隊列分配已經快完成了,烏鴉的佩劍上浮現一層白色符文。 “沒錯!我打算一直這樣鼓勵你,”科恩堅定的回答,“相信我吧!我會在後面保護你的!” 魔法陣中又響起一聲號叫,這令人毛骨悚然的號叫聲直接穿越了正在消融中的聖光屏障,無比清晰的回蕩在皇宮上空,讓皇宮中所有人為之側目! “開玩笑!這是什麼東西!沒聽說過有這樣的反噬!這是作弊呀!”本來已經開始“生命燃燒”的科恩陛下正在魔法陣里發足狂奔,身後有數千條紅色絲帶在緊追不舍。烏鴉的身影化成一團旋轉的光影,白色劍芒不住劃過科恩身後,斬斷那些快撲到科恩身上的的絲帶──但剛斬斷左邊的,右邊又是一團飛向科恩,斬完右邊的,左邊斷掉的又修複完好接踵而至! 這些紅色細絲跟剛才科恩釋放的截然不同,一條條飛舞過來,都帶著令人心驚膽寒的尖利嘯叫,體力不支的科恩腳下緩了一下,背後被烏鴉已經斬斷的細絲掃到,華麗披風連帶禮服、內衣就完全被劃裂成布條,背後灑出串串血珠! 鮮血的氣味在空氣中彌漫,惡靈更加瘋狂的揮舞起絲帶,變本加厲的圍追堵截,以科恩之能,數息之後便傷痕累累,腳步凌亂不堪,更不要想抽空說幾句嘲人嘲己的玩笑話了。到了這個時候,陣心中的兩個人都清楚,唯一的辦法只能是苦撐下去,一旦逃向魔法陣外,惡靈說不定也會跟著追出去,到時候倒黴的可就不只自己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再繞了半個圈子,科恩已經被逼到逃無可逃的境地,一聲怒罵轉過了身,整個人都處于瘋狂狀態──如果僅僅是痛苦之類的東西,科恩可以忍受,但被玩弄的話,他是絕對咽不下這口氣的。 “有東西在反向詛咒你!”烏鴉在飛舞翻騰中傳過話來,“惡靈被控制了!” “逃不了就拼了!”科恩兩眼盡赤,一把撕下身上化為細縷的禮服,在烏鴉盡全力制造的機會中呐喊一聲,讓燦爛的金黃色斗氣充斥在身體表面,就像給自己穿上了一副黃金打造的戰甲一樣。一聲巨大的爆炸聲里,磅礴的斗氣向正前方爆開,成為千百點激飛散射的金黃顆粒,如璀璨流星般不可阻擋、如密集驟雨般連綿不絕。連串的爆炸聲中,無數金黃色顆粒再次爆開,將飄動的空氣變作暴烈氣流,沖擊著科恩身前的一切,雖然力量還不夠震斷惡靈射來的細絲,但卻可以把它們震歪到一邊。 就趁這一瞬的空檔,科恩的身體像是離開了弓弦的羽箭直沖向前,只是一個起落,已飛躍到貝爾妮公主身前! 漫天的絲線滯了滯,又像是海蟄觸手一樣重新圍攏過來。烏鴉在這時接著沖上,一圈又一圈的銀白色光暈自回旋的鋒刃上蕩出,聲聲相連的爆鳴聲中,紅色絲線根本無法聚攏──兩個人都明白,無論是誰在主持這個反向詛咒,詛咒源頭還是貝爾妮公主,只要讓科恩搶到公主並切斷公主與他人的詛咒途徑,這個反向詛咒自然就進行不下去了。 “好了!”前沖的科恩伸出手臂抱住貝爾妮公主,翻滾著脫出平台上方,再以一層重新凝聚的斗氣包裹自己和公主。斗氣雖然無法治療,也不屬于神聖能量,卻可以隔絕魔法能量的傳遞,詛咒更不在話下。這還多虧科恩正在燃燒的生命力,不然他也沒本事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再次聚集如此規模的斗氣──從另一個角度看,斗氣凝聚就是瞬間的生命燃燒,當然,這種燃燒也只是偶爾為之用來救急,睡一覺之後就沒事了。 公主的身體一離開平台,惡靈組成的隊形就開始混亂,射出的絲線也就後繼無力,全部自空中飄落下來,烏鴉落地回首看時,一個個惡靈的身體已經變得透明,開始在空中消散。 “好了。”烏鴉橫劍胸前護住科恩,看著天空不斷消散的惡靈,悠長的呼出一口氣,這一串武技、魔法用下來,連他都感覺有些氣緊乏力。 “我說,親愛的烏鴉啊!”科恩戲謔的語調再次在烏鴉身後響起,“如果說現在還有什麼事情能讓你瘋狂,你覺得應該是什麼事?” “閉上你的烏鴉嘴。”烏鴉怔了一下,“沒有任何事能讓我瘋狂。” “既然沒有任何事能讓你瘋狂,那麼你也不在乎我要告訴你的這件事了吧……” 科恩的聲音里帶著一絲淡然,這顯然與他的性格不相符。覺得事情不妙的烏鴉沒有回頭,先左跨一步,然後再後退三步,把科恩和貝爾妮公主的身體納入自己的視線。 貝爾妮公主的頭略微後仰,正被科恩用手托著,臉上的表情表明她正處于香甜的沉睡中,但她的十根手指卻插入了科恩裸露的前胸肌膚里,插得並不深,也沒有血流出,可傷處都浮現出清晰的黑色詛咒符文! “成功了?”聖都神殿里,端坐在花園里的神族小公主看著武神,嘴邊露出一個笑容,“他沒發現什麼異常?” “回稟公主,科恩。凱達是發現了一些異常,但他想不到事情的原委。”不知是什麼原因,武神沒有說出最後是手下控制貝爾妮公主才完成了詛咒,“里瓦小公主體內的詛咒已全部轉移到科恩。凱達體內,相信他會立即來到公主殿下面前,企求公主殿下搭救他。” “你想錯了,本宮並不需要他的企求。”雖然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但神族小公主卻沒有更多的相應神情流露出來,她收起那一抹笑,有些索然的搖了搖頭,“科恩。凱達之所以會引人注意,也引起本宮的不快,就是因為他桀驁不馴的野性……每當看到這樣的人,本宮就有除之後快的想法……但是,一旦他真的來本宮面前企求饒恕,那麼他還剩下什麼呢?” “這個……”武神有些茫然。 “對你說這些,你也不明白,下去吧!”說到這里時,神族小公主又好像發現了什麼異常,微微抬眼望著窗外說:“小小一個聖都,還真是有不甘寂寞的魔族存在,好吧!本宮就陪你玩玩。傳令下去,准備應戰!” “是!”聽說有自己的用武之地,武神精神一振! “他們控制了貝爾妮,不過現在似乎沒事了,我確定,生命燃燒詛咒已經全部轉移到了我的身體里。”此刻的皇宮里,科恩正看著貝爾妮公主的臉,輕聲的對身邊的烏鴉說:“事到如今,你得答應我幾件事……” “說。”烏鴉面無表情,但被他橫在胸前的劍卻在微微顫動著,“我不一定會答應。” “我不確定是不是有其他詛咒到了我身體里……但我知道自己是個邪惡的家伙,或許會為了活下去而做出一切不容于人的事情,真到那個時候,與其別人阻止我,還不如由你來。”科恩輕描淡寫的交代著,仿佛是在述說著與自己不相干的事情,“如果我不能承擔守護家人與朋友的使命了,你幫我做下去……還有,不要讓貝爾妮知道現在發生的事情。” “怎麼會……怎麼會……”烏鴉一貫的淡漠語氣時斷時續,最後居然說不出話來。 “趁我還清醒,回答我,”科恩的目光移到烏鴉臉上,一絲笑容出現在嘴邊,“痛快點。” 烏鴉遲疑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隨即點了點頭。 科恩慢慢的取下貝爾妮公主插在自己胸前的手,把貝爾妮公主交到烏鴉手上,“今天晚上的事不會這麼輕易完結,送貝爾妮回去,交代外面的魔法師去保護其他人。進來的時候……給我帶幾個死囚來。” 烏鴉當然知道科恩的意思:神魔兩個公主都在聖都,其中一個來玩過了,另一個不來玩豈不是吃虧?看著科恩用手背擦去從嘴邊湧出的鮮血,烏鴉接過貝爾妮公主,一言不發的沖了出去,轉瞬回來之後,把四個放在魔法陣外面的死囚丟到科恩腳下。 科恩伸手抓起一個,另一手一翻,將一把雪亮的匕首當胸刺入死囚身體。 “這是──噗!”迎著烏鴉疑惑的目光,科恩又張嘴噴出一口鮮血,才笑著解釋說:“這是我小時候收到的禮物,叫作吸血之觸,我沒想到有一天要拿它來救命。” 烏鴉正想說什麼,卻被什麼東西吸引了注意力,側耳聽了片刻,對科恩說:“來了。” 蜂擁撤下湖心島的精靈魔法師們為皇室成員們帶去了“詛咒成功”和“有人趁機報複” 的消息,把皇室成員們強行帶回岸上,依托後宮本來的防禦魔法陣,布置了一個最嚴密的防禦。在這里望向湖心島,那魔法陣外圈的高聳聖光屏障已經完全消融,只有中圈的靈魂之塵屏障還聳立旋轉著,根本不知道里面正發生著什麼事情…… 在整個聖都城,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天空中湧動起陰冷的寒氣,雖然無形無影,卻把城頭守衛的士兵凍得牙關打顫,就連睡夢中的居民都不由自主的裹緊了身上的棉被。當值將領走上城頭,卻未發現除陰冷外的其他跡象,在將領駐步遠眺城外的時候,耳中又似乎聽到城牆下傳來細微的竊竊私語,于是取過一支火炬丟下去,卻沒看到什麼──而那私語聲似乎有一個波動。 “去穢聖光術照明!”將領經驗豐富,立即大聲下令,“法師注意城下!” 雖然不明白當值將領的明確意圖,但魔法師還是聽命釋放了與魔屬聯盟作戰時才會有用處的去穢聖光術,當這種潔白而柔和的聖光照耀到城牆下面時,所有在場的人都打心底里發毛──城下被聖光照耀著的近三十臂距離內,正聚集著無數虛幻的、向外散發著黑氣的影子! 城牆有魔法晶石的防護,這些影子進不來,它們聚集在城下,應該是在尋找魔法屏障的薄弱處──剛被聖光照耀到,城下的影子就一陣騷動,隱約的竊竊私語變成了真切的厲叫! “發警報──魔族邪靈圍城!”將領回身大叫,“點烽火、啟動聖光魔法屏障!” “是的,長官!”傳令官回身就跑向城樓烽火台,將領站到牆邊,“唰”的一聲抽出長劍,再下令道:“全體戒備!加持聖光術──准備戰斗!” “准備戰斗!” “准備戰斗!”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