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黑沉陰冷的夜里,突然在城頭亮起點點烽火。伴隨陣陣洪亮的吟唱,一個巨大的、散發著柔和白色的聖光魔法屏障從聖都城中緩緩升起,最後嚴密的籠罩在聖都城的上空,這聖光屏障所散發出來的光芒,照亮了整個黑夜,連百里之內的人都能看到這泛光的天空。 “魔屬聯盟偷襲部隊正准備進攻,全城戒備!”無數從夢中醒來的聖都居民,驚詫的聽到了從街上傳來的聲聲號令,“各家各戶聽好,布置防禦,以去穢聖光照亮門戶!” 緊接著,就是城內一片忙亂,整隊的近衛軍士兵從營地開出,保護著魔法師上城牆防守。官員貴族們無法在家中苦等,紛紛驅車前往皇宮探察詳情。就算是斯比亞帝國攻占了魔屬的土地,他們咽不下這口惡氣而反擊,也應該事前有通報啊!毫無預兆的,怎麼會有魔屬聯盟的偷襲部隊出現在城下?而己方的防禦措施又是如此的奇怪? 趕到皇宮的官員貴族們沒能進入到正宮,因為皇帝陛下“正在與一干重要大臣就此事進行討論”,正在這些大臣們議論紛紛之時,城牆上的情勢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緊要關頭。惡靈正不顧一切的在城牆下累積,看樣子是想搭“靈梯”攻上城頭。而斯比亞軍方的魔法師們,只能抓緊這短暫的時間為近衛軍加持魔法並進行一場令人印象深刻的“惡靈知識講座”。 通常情況之下,沒有人能解釋靈魂這種虛幻的存在,因為靈魂即便是確實存在,他們平時也不會出來惹麻煩,唯一的出現機會就是在與魔屬聯軍的戰場上,邪惡的魔族什麼事情都干得出來,指揮邪惡靈魂、傀儡血魔作戰,正符合了他們一貫的行事風格,所以一旦有惡靈出現,鐵定是魔族干的……沒有任何辦法會比把不能解釋的事情推到敵人頭上更方便。 緊張的近衛軍士兵們首先知道了一點,其實靈魂這種東西並沒有實體,是以飄飛的方式進行移動,但在沒有借助外力的情況之下,它們不可能飄飛超過兩尺的高度,所以在面對城牆的時候,它們還是會以類似于“攀爬”的方式上來。攻擊方面,它們是以“嘯叫”和“纏繞”兩種方式為主,前者是釋放恐懼,後者是為了依附在生靈的實體之上,取得控制權。 魔法師告誡大家的第二點是,絕對不要讓惡靈靠近自己,如果被惡靈附身了,下場就只能是變為瘋狂的惡靈傀儡。對這類既具備了惡靈悍不畏死的風格、又具備了實體破壞力的士兵,戰場上會被冠以一個敬畏的稱呼──“死靈戰士”,然後在第一時間被以前的戰友亂刀分了。生前是高級軍官的,會被叫做“死靈騎士”,甚至有“死靈法師”和“死靈領袖”。 第三點知道的是,只要自己的兵器盔甲上加持了去穢聖光,那麼要做的就只有三件事──第一是砍、第二是砍、第三還是砍! 沒有任何與靈魂交戰經驗的戰士們剛剛聽完這些話,還沒來得及仔細思索一下,城牆下數不清的惡靈也已經安排好了戰術。在一聲特別尖利的號角之後,它們就像炸了窩一樣,開始蜂擁撲向城牆──在它們行進的路途中,巨大而厚實的聖光屏障正在熠熠生輝,而那些沖在前面的惡靈卻毫不遲疑的沖撞上去,無數惡靈在聖光屏障前湮滅,卻以自己的滅亡換來聖光屏障的短暫薄弱,令後面的惡靈有機會進入。連片淒厲的嘶叫回蕩,沖撞著戰士們的耳膜,讓人看了毛骨悚然,雖然不是血肉橫飛的景象,卻隱約透露出另一種風格的慘烈。 突入聖光屏障的惡靈都是特別大個的,而且按先後順序貼到了城牆表面,城牆早被魔法師們做了魔法防禦,惡靈一貼上去就“吱吱”亂叫,虛幻般的身體散發出令人作嘔的惡臭,轉眼間就會完全消融。但惡靈似乎沒有“貪生怕死”這一說,前面的消融了,後面的會立即補上,而且還極為興奮。聖都城牆的高度,在所有帝國首都中絕對是排名三甲,但這些惡靈真的就層層疊疊的湧上去了,氣勢勇猛、目標明確,連發情期的禽獸看了都會自歎不如。 “殺!”駐守在城牆上的士兵以異常整齊的隊形迎擊,一排排閃動著潔白光芒的槍頭在突刺,一輪輪舞得渾圓的戰刀在劈砍,剛在城牆上冒出頭來的惡靈毫無抵擋手段,觸之即潰……但看似羸弱的惡靈卻在數量上占了絕對優勢,當真是一往無前、前仆後繼、後繼有“靈”! 偶爾一只惡靈抓住那稍縱即逝的時機嘯叫一聲,就能令身前的戰士們五內如焚,齊齊退步。再偶爾有一只惡靈成功依附上某個士兵的身體,就能引發一連串的災變! 還不到一頓飯的工夫,駐守城牆的近衛軍就陷入了苦戰之中,且不說其他,就是在這段時間里長槍空揮、戰刀虛砍,這感覺都會令人極難適應,而且殺的是惡靈,沒有丁點成就感不說,還得呼吸那種讓自己頭暈腦脹的汙穢氣息……沒幾個正常人能撐得住。 不但城牆上是這種情形,隨著時間的推移,連城內的街道上也出現了游曳的惡靈,東一只、西一只,怎麼砍也砍不完,讓那些在城內巡邏的部隊疲于奔命。 這樣的事態,一點不漏的進入了神族小公主的眼簾。 小公主冷冷的笑著,起了震怒之心,試想一下,在神聖、偉大的小公主殿下駕臨的城市里出了這樣的事,傳了出去可不怎麼光彩,這分明就是魔族的肆意挑釁!但金貴的神族卻不能自己動手,因為身為神族,直接插手人類事務同樣是一種自貶身價的行為……所以,小公主只能讓一直與斯比亞官方沒什麼交際的神殿祭司出動,加入了抗擊惡靈的偉大事業之中。 對魔族長公主的恨意,也隨著戰事的激烈程度而持續上升,除此之外,神族小公主也對魔族長公主的行為很有些迷惑不解:如果她想玩,大可在科恩。凱達身上下手,或者就把攻擊的范圍劃在皇宮,根本用不著把事情鬧這麼大,這對她有什麼意義嗎? 事實上,在惡靈攻擊開始的半個鍾頭之後,皇宮也遭到了攻擊,而且在攻擊一開始,力度就幾乎是城牆戰斗最激烈處的十倍! 只在瞬間,皇宮外圍的魔法屏障居然就被幾個小小的綠色魔法球打出了對穿的大洞,讓駐守的魔法師目瞪口呆,根本來不及反應──上萬只眼中燃燒著綠色光芒的惡靈浮出地面,首尾相連的飛起,直接從這些空洞中穿過,向後宮的湖心島魔法陣湧過去! 這絕對已經超過了惡靈本身應該具備的能力,這些就不是一般的惡靈。由精靈弓箭手發射,加持了聖光魔法的羽箭,根本無法對其造成傷害,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惡靈從自己頭上經過。而這些惡靈的目標,當然只是湖心島魔法陣里的某位倒黴皇帝…… 看到出現在眼前的連串異常事件,斯比亞皇室成員都清楚,這已經不是科恩的詛咒成不成功的問題,這分明就是神族和魔族的直接參與行為,在這樣的情況下,科恩怎樣做出什麼行為都已不是決定因素,神魔的意圖才是真正主宰一切的原則。 如果換了其他人,可能會在這一刻心驚膽戰的束手待斃,又或者心存僥幸的束手待援… …反正是束手了。 但科恩卻沒有這樣的打算,這位承受了里瓦小公主全部生命燃燒詛咒的斯比亞皇帝就站在魔法陣中心位置,左手持劍,右手操刀,洶湧的斗氣纏繞在鋒刃之上,改變了刀劍的輪廓、照亮了科恩的臉龐,一圈圈魔法符文和串連符文的線條漂浮在科恩身邊的地面上,繞著他旋轉。 在最領先的一整隊惡靈以雷霆萬鈞之勢從一個傾斜角度沖下來時,卻並沒有到達科恩身邊,因為它們先要面對的是那位一直漫步在科恩身邊的人類。雖然這人類並不像他身邊的斯比亞皇帝那麼顯眼,但當那常人無法企及的冷淡眼神隨著他微睜的眼皮彌漫開來時,自空中撲下的惡靈,它們的隊形居然有了一個小小的凌亂。 冷淡目光掩蓋下,烏鴉左手下壓,右手將佩劍抽出了鞘,劍尖在身前掠過一個半圓,快得像是天邊的一道閃電,又慢得能讓肉眼看到劍尖移動的整個過程。烏鴉像是在一瞬間複制出無數個自己、無數把長劍,讓撲去的滿天惡靈無法分辨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敵人,哪些是敵人的殘影──也就是在這刻,惡靈們知道擁有虛幻的身影,並不是自己的專利了。 真正的劍,正被真正的烏鴉凝舉在空中,對著沖得最為靠前、距離自己身前只余二十臂的惡靈──劍尖抖了一下,再抖了一下,一個奪目的光點在尖端顯現出來,跟著就是一股雪亮的神聖光柱從劍尖激射而出! 在如此強大的神聖能量沖擊下,一大半的惡靈被從夜空中抹掉,另有小部分的惡靈還沒完全補上位置,烏鴉空著的左手又揚起,撒出一片耀眼光點罩住它們。惡靈如遇天敵,觸之即滅,雖然盡力想要避讓,不斷的在雪花般飄飛的光點中左沖右突,但光點還是以既定的規律慢慢合攏,最後,裹著上百只惡靈縮成拳頭大一團,閃了一閃,不留痕跡的消失。 但惡靈的數量卻是極為龐大的,源源不斷的出現,直到占據整個天空。一隊才剛剛消逝,另一隊又接踵而至。兩個方向的沖擊無法奏效,下一次就會從三個方向同時沖擊,其中還伴隨有令人驚訝的鬼祟偷襲,絕不肯留下絲毫的空隙。即便是強悍的烏鴉,也不可能同時應付從四面八方沖來的惡靈,終于,有零散的惡靈從烏鴉的防守空隙中溜過,撲到了目標的面前。 斯比亞皇帝早已嚴陣以待,確切的說,科恩是等得有些不耐煩,如果他體內沒有詛咒在燃燒生命,嘴邊沒有咽不下而溢出的血絲,他早就沖上去開砍了……但他必須要待在魔法陣中,讓烏鴉最大程度的先進行殺傷。現在,沖到眼前的惡靈們終于給五內焚燒的科恩提供了一個發泄痛苦的途徑,來得最及時不過。 可惜惡靈沒有太高的智慧,不然的話,它們應該從科恩那猙獰的臉色和瘋狂的目光中了解到,這是一個比一萬只同類加起來還要可怕的生物。 惡靈們對斗氣並不畏懼,那並不能對已沒有實體的它們造成多大損害,裹在刀劍上的斗氣散發出太陽一般燦爛的金黃,雖然能襯托出這個人類沖天的斗志,但也僅僅是如此而已。惡靈們真正害怕的,是夾雜在斗氣之中、帶有神聖氣息的魔法光點……雖然這個人類的魔法並不很出色,但已經足夠了,神聖魔法就是神聖魔法,其本質不會因能力差異而有所改變。 更別說這白色的神聖魔法隱藏在燦爛的金黃之中,令惡靈們草木皆兵,它們那遲鈍到一定程度的智慧還沒醒悟過來,已經被科恩的刀劍掃中,被神聖魔法灼燒掉…… 烏鴉在前功率全開,阻擋了沖來的大部分惡靈,科恩在後砍殺漏網之魚,而且砍到後來還是一邊吐血一邊追著砍──人對痛苦的承受力是有限的,但轉移注意力而減緩疼痛的程度卻可以是無限的,所以,當科恩沉浸在追殺殘敵的快感中時,詛咒的疼痛仿佛遠離了他。 從烏鴉手下漏網的惡靈雖然還是一樣的凶惡,但怎麼承載得起後面這位仁兄的手段? 在與惡靈的作戰中有一個非常鮮明的特點,因為惡靈是沒有實體的,所以每一次的刺擊和劈砍都如同是在與空氣搏斗,不要夢想武器會傳回平時作戰時那種刀斷骨、劍透喉的質感,也不要奢望能利用對方的格擋去借力打力。雖然刀劍還如同是在訓練時的虛空中輪轉,但身存其中的人卻不敢有絲毫訓練時的心態! 惡靈沒有太專業的進退配合,但它們有天生對生靈、對血液、對肉體的強烈渴望,它們要依附在那肉體上,它們要將之腐蝕,將之徹底改變!為此,它們會將身體撐得最大,張牙舞爪的正面沖擊;它們也會將身體縮成細絲狀,順著回旋的劍風像魚一樣的游動、貼著冰涼的地面像蛇一樣的滑行,擠過那微小的防守空隙,向著鮮活的血液和肉體前進! 被圍攻的科恩和烏鴉卻要利用一切的感官,甚至是裸露的皮膚和那該死的第六感,去收集周邊的一切異象,不放過任何一個從正面、側面、背面、上面以及下面靠近的惡靈! 無論在什麼時候,只要一個小小的疏忽,都會鑄成難以挽回的錯誤……與人搏殺,還能呼吸換氣,但與惡靈的戰斗,呼吸時嘴張得大了點,都有可能把好幾個惡靈連同空氣一起吸進肺里去! 每當這該死的厮殺進行到一定程度,科恩或烏鴉就不得不施展一個全方位的神聖魔法來為自己換得呼吸的間隙,漫天飛舞的白色光點可以驅走所有惡靈,但也只能換回一息的安全時間,因為在這之後的一瞬間,四面八方湧上的惡靈又能將兩人團團圍住…… 殺不盡,甩不掉,還不能逃! 武技與魔法都舉世無雙,這是烏鴉的特點,可時間一長,他還是經受不起如此巨大的消耗,再也無法像先前那樣有效的阻擋惡靈,來勢洶洶的惡靈幾乎要將烏鴉的全部視野遮蔽,不絕的刺耳尖號幾乎就要讓烏鴉聽不到其他任何聲音……迷惘中,烏鴉手中的長劍像是觸到了什麼物體,雖然只是極為細微的瞬間感覺,但卻隱瞞不過烏鴉。 烏鴉的神聖魔法,科恩的斗氣之環幾乎是在同時發動,一銀白一金黃的兩個圓圈,帶著主人的憤怒與狂暴,以兩人的身體為中心奔瀉出去,瞬間橫掃了三十臂里的一切! 擠壓地面而引起的震動連綿不絕,但在這三十臂空間之內卻什麼東西都沒出現。可是,科恩背後那條長達半臂、血肉模糊的深深傷痕,不會是自己的誤傷吧? 烏鴉終于發出了怒吼,再一個火環以他為圓心爆開,炙熱的烈焰把地面細細的壓了一遍,一切能被火點燃的東西都沒放過,其中也包括遠遠近近的十多個身影──這些東西身體表面的織物被火焰引燃,正向外吐露著紅黃色的火焰,空中彌漫起嫋嫋黑煙和惡臭。 惡靈們匍匐在這些著火的身影之下,既興奮、又惶恐,那份討好卑微和承歡的諂媚,就如同是世奴見到了主子,難道在生時人類的奴性那麼深,在變成惡靈之後都不會消亡? 身上的衣服被火焰燒成破爛的乞丐裝,這十多個離奇出現的東西索性再用一種碧綠色的詭異火焰把剩下的東西全部燒掉,這碧綠火焰越來越旺,最後將它們的身體完全包裹住。當這十八簇火焰同時熄滅時,兩種科恩從未見過的類似人類的東西顯露出來。 類似人類,是因為它們有身體,有面孔,有皮膚,有動作。 類似人類,是因為它們沒有眼睛,沒有氣息,沒有生命的任何跡象。 其中九個,穿著款式一模一樣的黑色寬大長袍,肩頭扛著一柄高過自己幾頭的巨大黑色鐮刀。而另外九個卻穿著樹皮一樣帶有奇怪紋理的緊身皮裝,手持兩具月牙形狀的雪亮利刃──其中一個正伸出青色的舌頭,細細的舔食著利刃上的一抹鮮血。那,正是科恩的血! “什麼東西……”看到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東西用滴著粘稠液體的舌頭舔食武器上的血液,科恩就忍不住的翻胃,雖然他絕對吐不出什麼東西來。 “扛著鐮刀的,是亡靈收割者,剩下的,叫靈魂烈焰。”烏鴉盡力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回答說:“這兩種東西出現,意味著後面還有更大的。” “在這片地面上,”咳出一口血,科恩喘息著罵了一句,“還他媽有比我更大的?” 靠得最近的亡靈收割者張開了嘴,露出白森森卻殘缺的一口爛牙,發出的尖嘯聲如同軍令,四周的惡靈重新湧了上來!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