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與惡靈的戰斗本已讓人耗盡了全部精力,現在還要加上能對人類造成真正傷害的亡靈收割者和靈魂烈焰,虛虛實實的敵人混在了一起,而且,很明顯亡靈收割者和靈魂烈焰是在後面指揮著惡靈的進攻。在任何戰場上,當狡猾的指揮官與無所畏懼的士兵形成組合,戰斗力都是驚人的,而科恩和烏鴉眼下要應對的局面,何止複雜了十倍?簡直是千倍萬倍! 前面,數不清的惡靈正用它們的身體、用它們的一切奮勇沖擊著。 中間一點的地方,亡靈收割者和靈魂烈焰圍成一個圈子,在各個角度上監視著科恩和烏鴉,只要其中一人的防禦稍微薄弱那麼一點,它們的手指就會為惡靈指出方位,引發一輪暴風驟雨般的猛烈攻擊。甚至在一些有希望突破防禦的時候,它們還會親自上場,用自己的武器給場中的科恩和烏鴉帶去驚喜──在被惡靈依附還是被它們傷害之中,無力兩全的科恩和烏鴉只能無奈的選擇後者,而在一擊得手之後,亡靈收割者和靈魂烈焰會一邊舔食武器上的血液一邊迅速飛退,躲避科恩和烏鴉的凌厲反擊。 科恩和烏鴉遍體鱗傷,隨著這漫長而劇烈的搏斗,傷口處的鮮血不住的噴灑出來,在地面上形成一條條血路。感受到血液的誘惑,近處散亂的惡靈瘋狂到了極點,不顧一切的蜂擁到還冒著熱氣的血液上去,在忘我的吸取了血液特有的氣味後,它們眼中的凶芒大盛。 而在最後面,等著加入戰斗的空閑惡靈正聚成團、凝成股,在空中翻飛、在地上扭動,就像是一條又一條盤踞待機的巨大毒蛇,無論處于何種方位,蛇頭的獠牙始終對准了科恩。 為了減輕科恩的壓力,烏鴉全身上下已經掛著好幾個傷口,但他流的血並不多,僅能點染傷口周圍的衣服就自行凝固了;而科恩呢!他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折騰,不但傷痕累累,連體力消耗都比烏鴉要快得多。更要命的是,他體內的詛咒不知怎麼又有了加劇的跡象,里瓦小公主中詛咒只是在臉上出現符文,但斯比亞皇帝所有裸露的肌膚上都是密密麻麻的符文,黑色的、流動的符文…… 在最危急的關頭,烏鴉的防禦又在後側方出現漏洞,離他最近的亡靈收割者無聲而動,碩大的黑色鐮刀向著烏鴉的手臂切下,科恩一聲怒吼,戰刀橫打格開鐮刀,但自己反被巨大的沖擊力帶出一個踉蹌。烏鴉回身去抓住科恩,背後防禦全無──當即就有兩個亡靈收割者和三個靈魂烈焰沖上攻擊! 科恩擲出的戰刀在空中旋轉著,重重的磕在一把鐮刀上,“當”的一聲反彈上天,烏鴉前沖,手里的長劍挑飛逼向科恩的兩柄月牙利刃,再騰空而起,一腳踏在另一名亡靈收割者臉上,身體後翻,長劍跟著擲出,刺入一名正想偷襲科恩的靈魂烈焰的胸口──只在瞬間,兩人完成了相互救援,配合得恰到好處。 但這也是敵人一直在盼望的事情,兩人手中只余科恩一柄長劍,戰力大損,而拖帶著傷勢進行這樣頻繁的翻躍,動作也會不可避免的慢下來──剩下的亡靈收割者和靈魂烈焰怎麼肯放棄這個大好時機?于是一湧而上,武器全都指向兩人致命處! 但科恩和烏鴉,兩人是天生的搭檔。 空中的烏鴉伸出右手,插在靈魂烈焰胸口上的長劍毫無預兆的飛了回來,左手再接過科恩遞上的長劍,雙劍縈繞身前,而身體又開始了疾速的旋轉。在亡靈收割者和靈魂烈焰的視野里,全是回旋的劍影、刺目的白光──當發覺不妙想要後退時,卻發現自己仍然停留原地。 在烏鴉高速旋轉逼開惡靈的時候,科恩也沒有閑著,四個亡靈收割者、五個靈魂烈焰被重新接過戰刀,從高空躍下的他一刀兩斷! 這是兩人為打開局面而共同施展的苦肉計,但付出的代價也是沉重的,科恩身上再多兩條傷痕,而烏鴉一次性的用掉了偷偷積累的大半魔力。 所以,在接下來的攻擊中,兩人都不可避免的感覺到了心有余而力不足,似乎魔族長公主在今夜聚集了大陸上所有的惡靈來聖都,在一波波接連不斷的沖擊中,被沖擊的已不是人類的身體,而是這對組合身而為人的驕傲,保護親人的堅持,和那點不願倒在惡靈腳下的意志…… 在魔法陣之外的角度看過去,魔法陣已經完全被惡靈包圍,漫天飛舞的惡靈巨流正等著從屏障破口處沖入的那一刻! 所有的援助,完全、完全不能奏效,無能為力的人們只能眼看著,等待著,心如刀割。 烏鴉的防禦圈子越來越小,逐漸縮到科恩身前五步的地方,伴隨著每一擊的神聖光亮已不再耀眼,也不能再撒出包裹吞噬惡靈的光點。在這永無止境的攻擊中,他灰心過,他絕望過,但直到這時,他卻依然在努力堅持著。因為,因為他身邊的斯比亞皇帝正發出野獸般的嚎叫,在這個夜晚,這聲音只有他才能聽得見…… “不會──倒下!” “絕對──不會倒下!” “站著──絕對不會倒下!” 烏鴉並不是很清楚科恩這話是說給誰聽的,科恩想鼓勵的是誰,或者是自己,或者是他自己,但轉念一想,這一切又有什麼關系?就如同以前科恩的話一樣,在說出口的時候,他也並不知道那些話對自己的影響。在科恩一句句的嚎叫聲中,烏鴉不再有什麼顧忌,以自己剩余的全部力量營造出稍縱即逝的機會,僅余的亡靈收割者和靈魂烈焰,都先後被他的長劍絞成齏粉。 一邊嚎叫一邊揮舞著武器的科恩身體一軟,烏鴉的身影閃了閃,貼著科恩的後背站立,他很清楚這家伙的習慣,無論是皇帝還是無賴,科恩都不喜歡有人擋在自己前面或被人扶著。 “兄弟……好……”科恩的身體在微微搖晃著,鮮血順著刀劍滴下,在地面上積成血泊,嘴里還不肯有一刻的清閑,“好、好功夫啊……” “嗯,”烏鴉點了點頭,讓破損的衣服遮蓋住還插在肋下的一截月牙利刃的碎裂尖頭,已經沒有力量再治療自己了,“生來如此。” 兩人都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但漫天的惡靈卻潮水一般退後,在離兩人五十臂的距離上,分九處聚合成蛇形,對兩人虎視眈眈,仿佛是在等待,又仿佛是在蓄力。兩人對此都毫不驚訝,因為按照常理,不甘寂寞的正主都會在這時出現,跟弱勢者胡扯幾句。 地面在震動,一下、兩下、三下……隨著時間的推移,震動的幅度逐漸加大到兩人站不穩的地步。 “什……什麼東西?”科恩大口的呼著胸中悶氣。 “比你大的來了,”烏鴉面無表情,“大概是死靈領袖之類的。” “我以為……”科恩咳嗽著,“那幾攤爛肉就是死靈……領袖!” “它們不夠資格,只是騎士或將軍,”烏鴉的目光在四處尋找著,“學著點。” 震動聲里,一個巨大的身影在兩人的視野中顯現出來,雖然模糊不清,但步伐中分明帶有另類的威嚴,身體上也似乎還殘余著在生時的氣度。四下的惡靈尖叫著避讓,避讓不及的不是直接被來者踩到腳下,就是被震得倒飛出去! “哦,”烏鴉抬起頭,平淡的語調里沒有一絲波瀾,“來的原來是死靈皇帝。” “真是……”烏鴉背後的科恩,這時罵出一句連烏鴉都忍受不了的髒話,然後困難的、一分一分的移動腳步,迎著死靈皇帝走來的方向站立,“這個……只能我來。” “理由。”烏鴉的聲音響起。 “因為……是熟人……”科恩目不轉睛的注視著死靈皇帝,當烏鴉轉過身扶住他的時候,發現科恩雙眼都濕潤了。 “科……恩……凱……達,”幾乎是三個科恩高的死靈皇帝停下腳步,手里一把鏽跡斑斑的超大長劍遙指著他,以怪異的語調質問:“你──敢反抗朕!?” “當然……不會,”科恩臉色凝重的搖了搖頭,“克里默。夏麥陛下。” “跪……下……”死靈皇帝深深的眼洞中,透射出詭異的光芒。 “不要,”科恩依然搖著頭,“我現在這副德行,跪下去興許就起不來了……” “跪下!”死靈皇帝一劍砍在地上,飛濺的碎石又在科恩臉上開了幾個血口子。 科恩縮了縮頭,微微笑了一下,膝蓋在慢慢的彎曲,這動作牽動著傷處,他臉上的肌肉在不停抽搐著。 烏鴉手上緊了緊,厲聲說:“不要跪──你在做什麼?你清醒嗎?他是死靈皇帝!” “我很清醒。”科恩轉頭看著烏鴉,“我知道,他是死靈皇帝。” “那你為什麼還要下跪!向一個死靈皇帝下跪?”烏鴉有些難以按捺的激動,“剛才是誰說絕對不能倒下的!?” “我跪的,是我心里的克里默。夏麥,”科恩沒有移動目光,手指伸出指著死靈皇帝,“至于它是不是……都跟這無關……你明白?” “死靈也會出幻影!”烏鴉沒有那麼好的口才和閑心跟科恩講道理,“你跪錯了怎麼辦?” “兄弟是白做的?如果……我跪錯了……你這個做兄弟的……當然……當然要……”科恩有些驚訝的看著烏鴉,又看了一眼等待著的死靈皇帝,神秘的壓低了聲音,“幫我滅口……” 如果烏鴉能被氣到吐血,這時候一定會噴科恩一頭一臉;如果哭能舒緩心中的郁悶,烏鴉一定哭他個淚流成河──這交的是什麼朋友?不但要陪著他完蛋,在完蛋之前還要被耍! 烏鴉楞了好久,才決定在完蛋之前先揍這混蛋一頓,可還沒等烏鴉出手,科恩臉上卻露出一絲苦笑,“我是耍它的……都沒想到先上當的是你……” “耍它的?”烏鴉氣短胸悶,瞪了科恩一眼。 “是啊!如果我真認為它就是克里默。夏麥陛下,至少先要跟它算清幾筆帳再說。”科恩轉過頭去看著死靈皇帝,“知道你裝扮克里默。夏麥陛下的破綻在哪里嗎?” 死靈皇帝怒吼一聲,手中長劍在慢慢舉高。 “真正的克里默。夏麥陛下,他不會成為別人的奴仆。”科恩無視那巨大的長劍,哪怕這長劍正在揚起,“克里默。夏麥與我有相同的意志,所以我敬愛他,因為是我心里的克里默。夏麥,所以我將他看作長輩──但是,當有那麼一天,克里默。夏麥不再與我有一樣的意志、不再是我心中的克里默。夏麥,我一樣會和他分道揚鑣!” 死靈皇帝用雙手握住了劍柄,喉頭吐出一連串的咆哮。 “而你,一團行尸走肉,居然也敢要讓我下跪。”科恩冷笑著,吐出一口唾沫,“是你走了狗屎運,如果不是我身邊的這位也上了當,最後跪下的,只會是你!” 強自硬撐著說完這段話,科恩透支了不少體力,只有先停下來大口的呼吸。而在魔法陣外,不知從哪個方向傳出幾聲柔柔的笑,悠然的飄蕩在夜空里,不但讓科恩和烏鴉驚異,也讓死靈皇帝的動作凝固。 在笑聲消失的那一刻,死靈皇帝的身體突然矮了一截,上半身直接塌陷下去砸在地面上,然後就像是夏日的小冰粒一樣,快速的汽化了…… “終于又看到天空了,月亮比先前的要漂亮點,難得。”乏力得快癱下的科恩感覺詛咒緩和了些,于是趁著這難得的時機抬頭看著天空,以一貫的口吻說:“你在想什麼?” “反正不是天空,”有強敵環伺,烏鴉暫時放下報複的想法,回答也秉承著自己的一貫風格,“更不是月亮。” 數十只惡靈從隊列中飛出,在距離兩人不遠處彙集起來,最後凝成一個飄忽不定的模糊身影,“一步步的走近”之後,這個影子以勝利者的姿態,居高臨下的睥睨著科恩與烏鴉。要說黑暗魔族的魔法還真是精湛,組成這個影像的惡靈們,連本源體的飄逸發絲都能生動的再顯出來。 “本宮沒對死靈皇帝的勝利抱有異議,只是覺得,應該給像你這樣的傑出人類一個機會。”沉默了片刻,那高大的幻影將一個柔和、清亮的聲音傳送到兩人耳邊,“弱小的人類,你們看到黑暗魔族的力量了嗎?” “看到了,黑暗魔族的能力真是強大,”科恩用手背擦去嘴角邊的血跡,目光端正的迎上去,“長公主連用惡靈化身都要化出翅膀來,朕真是太佩服了。” “投入黑暗魔族屬下的陣營,本宮就特許你擁有包括驅使靈魂在內的許多強大能力,身為一個人類、身為一個君王所能取得的最高能力,不會再有人去限制你,也不需要你匍匐在黑暗魔族的腳下,”漂浮在空中的魔族長公主並沒在意科恩的語氣,反而繼續著自己的誘惑,“黑暗魔族將給予你一個高尚的身分,你將會保留住尊嚴,保留住地位和生命,保留你所想保留的東西,這不正是你──斯比亞皇帝一直在追求的嗎?” “很明顯,”科恩笑了笑,“朕的追求與黑暗魔族的給予有些小小的區別。” “先不去談論途徑,”魔族長公主的幻影也笑了笑,“你能得到,這難道不是一件好事?” “怎麼說呢!朕的想法是,”科恩低頭看看手上持有的武器,然後灑脫松手,在金屬撞擊地面的清脆響聲中抬頭看著魔族長公主,目光認真、誠摯,還帶著他特有的那種玩世不恭和漫不經心,“在很多時候,有舍,才會有得。” “這就是你的選擇,”魔族長公主不禁為這樣的科恩莞爾,隨即目光又變得凜然,似乎要洞察科恩心里的一切,“你可知道這樣的回答,讓本宮沒有理由放過你。” “朕一直認為,魔族長公主是睿智的,”科恩回答,“聰明人之間的對話,不用多說。” “本宮早就知道,與斯比亞皇帝見面是件有趣的事情,但沒想到每一次都是如此。”長公主點點頭,“好吧!既然斯比亞皇帝心意已定,那本宮也不好多說什麼,但相見即是情分,什麼都不給也似乎說不過去……不然我們來訂個賭約,如果你能在這些被你們稱為‘惡靈’的攻擊中存活下來,本宮就放過你和這里的所有人,如果你不能,你的靈魂就要歸本宮所有。” “靈魂?靈魂雖然是朕的,但他顯然不願意丟棄朕,他比朕還倔呢!而且朕的妃子們前些日子已經不准朕跟人打賭了,真是抱歉。”科恩又笑了,“至于這個提議……如果今夜長公主能見到朕的靈魂,可以直接跟他談……朕,不管閑事……” “那麼這位呢?你也願意陪著斯比亞皇帝一起消亡嗎?”長公主的目光停留在烏鴉臉上,“你的樣子,與本宮的一位舊識頗為相似。” 烏鴉抿著嘴,冷冷的回望著長公主。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科恩一只手攬上烏鴉的肩,把他的腦袋扭過來看看,再轉回頭去看著長公主說:“所有的英俊男人都有驚人的相似之處──比如我們兩個。” “這倒是你的一貫風格,”魔族長公主的身影緩慢後退,“作為對你勇氣的回應,就以這里的靈魂的一次攻擊為准,只要你活下來,本宮就離開,本宮期待著。” 長公主的話音剛剛落下,五十臂外的惡靈就蠢蠢欲動,魔法陣完全失效,漫天的惡靈不斷彙集下來,看樣子它們是要分九個方向同時攻擊,而且是全體一次性的進攻。看看這次的規模,烏鴉心里根本想不出化解的辦法,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坦然面對。 “我很早以前就聽說,無論情勢怎麼危急,像你這樣的高手都有最後一手,”仿佛猜到了烏鴉心里的想法,科恩咳嗽了一聲,“是嗎?” 烏鴉點了點頭,他當然留了一手,但他也絕對不會對科恩說明這種手段是用來做什麼的,因為後果是很明顯的,科恩會竊笑著跟上一句,“你這樣的人物也會有自我了結的打算呀?” “很好,我的破解方法是,你以全部的神聖力量包裹你的正面,完成之後,我們相背分頭沖出,”科恩說:“本少爺也有最後一手,但要先到達放犧牲者的地方。” “好。”烏鴉的話才出口,四面八方的惡靈已經嘯叫著沖上來了! 耀眼的半圓神聖光幕出現在烏鴉身前,科恩怒吼一聲,一股巨大的力量托著烏鴉的身體疾沖向前,迎面而來的惡靈無法避讓,紛紛在神聖光幕前消失──烏鴉當即就覺得不對,因為科恩那邊傳來的力量是堅決而柔和的,根本就不具備借力前竄的爆發性! 轉頭看時,自己背後是一片科恩釋放的神聖光幕(也只有這個神聖魔法半吊子才會把神聖光幕做得這麼凹凸不平),透過這稀薄的光幕,依舊站在原地的科恩正在向烏鴉叫著什麼,當烏鴉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身體已經飛到魔法陣外,而科恩──他的身體表面已經爬滿了惡靈。 “拜托了!”科恩含混不清的話語還在耳邊回響著。 從未有過的熱淚,奪眶而出。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